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一章寡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損失了太多優秀的修行者。」 「那只是一個趙地,天下能人異士太多。」老人看著自己雙手的皺紋,接著道:「王朝的興衰,從來不是一名修行者便能決定的事情,誰也不能保證這次的鹿山會盟里會出現什麼樣的...

這兩道身影中,其中一名老人鬚髮皆白,像參須般垂落,正是宗法司司首黃真衛和元武皇帝共同的老師。

對於這名老人外界所知甚少,甚至幾乎所有人連名字也都不知曉,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的修為極高,所懂的修行之理也極多,還有他的年歲極長,也曾是上代皇帝的老師。

這樣的人物,自然有著非凡的智慧。

此刻恭謹坐在他身側的並非在長陵一直跟隨著他學習的黃真衛,而是那名經常出入皇后書房的端莊宮女。

她的手中有一顆有著無數鏡面的鴿蛋大小的小珠,雖然距離周家老祖和丁寧、扶蘇等人相隔很遠,然而她卻似乎能從這顆珠子里看清一切正發生在周家老祖和扶蘇、丁寧身邊的事情。

「大人,此人竟然如此惡毒,要不要殺了他?」

看著扶蘇和丁寧被周家老祖控制,這名面容端莊的宮女眼眸一寒,沉聲問道。

她這句話並沒有說大人您要不要殺了他,而是直接說要不要殺了他,這便意味著或許不需要這名老人動手,她都有殺死此時的周家老祖的能力。

「要殺在長陵出來的時候就可以殺了,周家老祖這種死而不僵之蟲,又怎麼可能懷著什麼好心。只是說什麼他也是我們大秦王朝的宗師,此去鹿山,留著他或許有些用處。」

聽聞宮女殺氣凜冽的話語,老人微微地一笑,道:「而且我想他到底想要做什麼。」

宮女收斂了怒意,緩聲道:「那酒鋪少年倒是不錯。」

老人溫和的點了點頭,道:「但要看他過不過得了這一關和岷山劍會那一關。」

宮女沉默下,數息的時間之後,她恭謹的問道:「連您都對此次會盟沒有絕對的信心么?」

「當年我朝軍隊一戰絞殺了趙王朝四十萬精銳大軍,所有人都覺得在接下來一月之內,趙王朝就將徹底滅亡。」老人垂下了眼瞼,緩聲說道:「然而一個突然出現的趙劍爐,便令我朝的軍隊無法前行。後來我朝和大楚王朝的征戰大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在趙地的戰鬥力,我朝就已經損失了太多優秀的修行者。」

「那只是一個趙地,天下能人異士太多。」老人看著自己雙手的皺紋,接著道:「王朝的興衰,從來不是一名修行者便能決定的事情,誰也不能保證這次的鹿山會盟里會出現什麼樣的宗師,就如當年趙劍爐的宗師,便是最好的例子,我之所以說岷山劍會是他必須要過的一關,是因為以我所知,唯有岷山劍宗的一些功法,才能讓他繼續活下去。至於說鹿山會盟也是他必須要過的一關,只是因為這鹿山會盟和所有大秦的修行者休戚相關。若逢亂局,像他們這樣的修行者,又怎麼可能安靜的修行。」

宮女深吸了一口氣,不再多言。

她以為只是自己一個人杞人憂天,但沒有想到連這樣的聖天子之師都在深深的擔憂著。

只是她並未想到的是,此刻這名老人心中真正在擔憂著的,卻是那已然出現的九死蠶。

「帝臨鹿山,我大秦王朝可以說一半以上的力量都離開了長陵若真是你的傳人,在這樣的時刻,又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老人無疑是對那人的能力最為清楚的人之一,所以在他看來,若是有一個人能夠對大秦王朝造成致命的影響,那這個人便一定是那個人留下的傳人。

只是這名充滿智慧的老人卻怎麼都沒有想到,他真正擔憂的九死蠶,其實就在他的眼下。

巫山之間有惡水。

水流洶湧的山間河流之中,本來幾乎沒有商船和漁船行走,兩岸也沒有多少人跡,偶有猿鳴。

然而此時,其中一條惡水之中,卻是行著十餘艘鐵甲巨艦。

為首的一艘鐵甲巨艦上,站立著一名身穿淡黃龍袍的男子,雖眼眸平淡的看著天上的浮雲,水中的浪花,但這條惡水大河卻都似乎被他身上的氣勢鎮壓,變得壓抑和敬畏,連水流都比平時平緩了許多。

他的身後,站立著許多身穿黑甲戰袍的將領和不少長陵的重要人物。

他自然就是這次鹿山會盟最重要的人物,大秦元武皇帝。

雖然連他的師長都對大秦王朝能否在這次鹿山會盟找回顏面而沒有絕對的信心,但是所有人都知道,沒有信心的原因,只是因為他是另外那三朝共同的敵人。

兩岸的山中遠遠的響起一聲猿鳴,然後又急劇的消隱,似是遠遠的逃開,這一聲尖鳴,讓元武皇帝眉梢微動,停止了思索。

他向後招了招手,說道:「黃司首,你上前來。」

先前一直恭立在甲板一側,看著兩岸險惡山林的黃真衛微微一怔,旋即走到元武皇帝的身後,略微差了兩個身位。

「與我並肩。」元武皇帝背負著雙手,沒有回頭看他,卻是說道。

黃真衛深吸了一口氣,他感到震驚,但是卻沒有說什麼,走上前,位於元武皇帝右側,和他平排而立,看著前方險灘上的浪花拍打著礁石。

「你是我選擇的人,我讓我的老師教導你,嚴格意義上而言,你便是我師弟。」元武皇帝緩聲說道:「我之所以選擇你,只是因為你是真正的國士,真正知道和理解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王朝變得更加強盛,讓這天下的萬民將來能夠更好的安居樂業,你是整個長陵最純粹的忠誠於我的人。」

黃真衛微頷首感謝元武皇帝的稱讚,但心中卻是忍不住想到,自己在聖上的眼中是最忠誠他的存在,那難道兩相和皇后,還有自己的老師,都不算最忠誠他的存在么?

「你一定有些奇怪,我為什麼喊你上前,和我並肩而立。」

元武皇帝的眼睛看著已經不遠的鹿山,對著身旁的黃真衛說道:「這是因為再強的帝王,他首先也是個人,他也有著自己的情緒。」

黃真衛忍不住看了他一眼,輕聲道:「微臣不明。」

「自我登基前三年,整個大秦王朝,便已經沒有人再敢和我並肩站立。」元武皇帝緩緩的說道:「本來這種場合,這樣的盟會,我的身邊應該會有不少人和我一起並肩而立然而他們卻太過偏執,最終只剩下我一個人單獨的站在船頭,帶著大秦王朝往前行走。從我登基前三年,我便成了寡人。」

黃真衛的呼吸微頓,他溫和儒雅的面容沒有絲毫的改變,但是心臟卻都微微地緊縮了一下。

他知道聖上此時的感懷只是因為懷舊和響起了過去的事情,只是他不知道這種懷舊里到底包含著什麼樣的真實情緒。

「寡人讓你上前,便是想要你在這鹿山會盟和我並肩而戰。」

元武皇帝沒有看他,只是不知道是嘆息還是讚歎般輕聲說道:「這一次盟會過後,寡人便成為了真正的寡人。」

黃真衛的眼眸中驟然透出前所未有的震驚神色。

寡人成為真正的寡人,這句話聽上去很拗口,然而他聽著這句話,再聽著元武皇帝一改之前的稱呼,開始始終自稱寡人,他卻是極其清晰的感覺出了其中的真意。

對這即將到來的鹿山盟會,聖上竟然擁有如此強烈的自信?

天空里有一道黑光落下,近了卻是一隻羽毛皆黑的蒼鷹。

這隻蒼鷹落在一名黑甲將領的臂上,這名黑甲將領從它腳上縛著的小金屬筒里抽出了一卷密件,然後遞給了身旁一名身材異常肥壯的男子。

這名身材異常肥壯的男子渾身散發著無比霸烈的氣勢,便是長陵另外一名舉足輕重的存在,橫山許侯。

許侯上前幾步,腳步震得整條大船都震動起來。

「第一個登鹿山的是楚皇,楚皇在鹿山祭天,定立驪陵君為太子。」

看過密件的徐侯站在元武皇帝的身後,輕聲說道。

「第一個登山的是楚,第一個亡的也必定是楚。」

元武皇帝絲毫不覺意外的傲然一笑,他接著緩聲道:「這和楚皇的老邁和誰接替皇位無關,一個太過依賴外物的皇朝,修行者自然會失去本身的精神。大楚出得了真正的制器大匠,卻出不了真正的修行大宗師。」

橫山許侯霸氣的一笑。

在此時各朝之中,大楚王朝還隱然最為勢大,然而即便是在他的眼裡,大楚王朝也是最弱的對手。

昨天又欠兩更,大家抽我吧,最近實在超忙,冰火破壞神的遊戲也即將發布,會在縱橫登陸,還有一堆發布會要忙,在路上趕來趕去,現在在北京還在作為文藝工作者深造,然後九號十號要趕上海,11號又要回北京,還有影視項目和動漫項目也即將發布,所以一時看來只有繼續欠債的可能性較多,大家幫我記著吧,只要有時間,一定會加更還出來,不然切了jj數年輪)r1058

,閱讀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