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八章周家老祖之陰之毒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下來的結果在所有旁觀的人看來對他極為不利,周家老祖的這凝煞元氣不知道在體內沉積了多久的時間,凝聚到令人難以想象的地步。他的真元匯聚著忘憂角本身的力量都隱然無法抗衡,而且誰都可以感覺得出來,他是不顧體內...

陳楚淡淡的看著周家老祖,風波不驚的說道:「這兩件東西都是我大楚王朝的重器。追小說哪裡快。.。」

周家老祖所說的兩件東西,自然是指他身上的忘憂角和銀羅剎扳指,但他說這兩件是大楚王朝的重器,意思便是一定會將這兩件東西帶回大楚王朝,除非他在這裡死去。

這和大秦劍師所說的劍在人在,劍亡人亡其實是一個道理。

但這樣的道理從一名七境的宗師口中說出,便擁有了不同尋常的威懾力。

周家老祖的眼底閃過不可察覺的貪婪神色,他微微一笑,道:「這樣的結果就是連你自己都留下來。」

陳楚不再多說什麼。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顧方才戰鬥的損傷,強行令真元在體內強橫的奔流起來,有些蒼白的面容上開始散發出異樣的潮紅,黑色的頭髮上卻是開始染上霜色。

一股鮮活而強大的氣息注入他手中的忘憂角。

在下一瞬間,他前方的空氣轟然散開,地上的草葉全部震成粉末,散發著七彩光芒的忘憂角以蠻橫的態勢,直直的朝著周家老祖的身前砸去。

周家老祖眯起了眼睛。

自元武皇帝登基以來,他就沒有和人交手過,此時這種迎面而來令人窒息的力量壓迫感,讓他有種異常陌生的感覺,然而同時,他的骨骼里都有一種癢意傳出,那種久違的感覺,正在復甦。

他凝立當地,右手只是微微提起。

哧的一聲裂響,一道黑色劍光從指間湧出,準確無誤的擊中忘憂角。

雖是同樣的手段,但他的這道凝煞小劍和丁寧的凝煞小劍相比,卻是天與地的差距。

丁寧的凝煞小劍只是外表有些晶狀,但他的這道凝煞小劍卻是凝聚得完全如最幽黑的寶石。散發著熠熠光輝,甚至有了幾分九幽冥王劍的類似氣息。

喀的一聲脆響。

這一道黑色小劍碎裂成無數細小的晶粒,但往前狂暴前行的忘憂角卻是也陡然變緩,凝滯在空中,在下一息的時間,竟然被這些晶粒的力量激得往後倒飛出去。

陳楚的眉頭皺得更深,臉上異樣的紅暈卻更為鮮艷濃烈。

這是雙方第一回合的試探,試探下來的結果在所有旁觀的人看來對他極為不利,周家老祖的這凝煞元氣不知道在體內沉積了多久的時間,凝聚到令人難以想象的地步。他的真元匯聚著忘憂角本身的力量都隱然無法抗衡,而且誰都可以感覺得出來,他是不顧體內的傷勢強運真元。

在內腑有所損傷的情形下,這種強運真元,自然會給身體造成更大的損傷,令他無法長時間戰鬥。

然而七境之間的交手豈是如此簡單的事情。

感受著這一道黑色小劍從出手道擊中無憂角的過程里,周家老祖體內所有的氣息變化,陳楚卻是從這看似毫無勝算的戰鬥里找出了一絲勝機。

他再次深深的吸氣。

在極短的時間裡,他身前便幾乎被他這一吸抽成了真空。

他的右手朝著忘憂角伸出。所有人都認為他是要抓住這件倒撞回來的符器,然而就在這一瞬間,他體內氣海中數滴外人根本無法感知的晶瑩紫色液滴順著經絡以恐怖的速度從他的右手之間暴發出去。

這數滴晶瑩的紫色液滴一衝出指尖,卻是在他的身前化為一道紫色的彎月。

這道紫色的彎月在他身前綻放的瞬間。上方極高的天空里轟隆一聲,好像打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

一道分外明亮的光柱,超越了時間的界限一般,直接從空中落下。落在他身前這道紫色的彎月上。

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驚。

「這是怎麼回事?」

謝柔不可置信的驚呼出聲。

這輪紫色彎月顯然便是這名七境宗師性命兼修的本命物。

在此之前的戰鬥里,這名七境宗師始終都是利用外器戰鬥,讓人懷疑他是否修有本命物。此時本命物驟然出現。原本已經令人緊張得透不過氣來,但此刻從高空中落下的光柱,其中蘊含的力量,卻似乎還遠遠的超過了這本命物的力量。

這種天之開,直接落下恐怖力量元氣的景象,明明是一些典籍里有關第八境啟天境的畫面。

丁寧此時的面容平靜,只是靜心感知。因為他十分清楚,此刻之所以有這樣的異相,只是因為陳楚的本命物,本身就是一件特殊的符器。

「大楚符器果然天下第一,但終究只是用外物借一點第八境的皮毛,豈有真正第八境的神韻?」

微仰頭看著天空中落下的明亮光柱,周家老祖搖了搖頭,同情般說道。

無憂角被這輪紫色彎月的力量震飛出去。

陳楚沒有去管無憂角,他的整個人和這輪紫色彎月完全融為了一體,他的身體被這輪紫色彎月的力量完全帶起,連著這輪紫色彎月,轟然一聲爆震,便已壓至周家老祖身前。

丁寧、扶蘇、謝連應、謝柔,包括周家的兩名車夫,車馬,甚至周家老祖的身體,都被一股沛然莫御的狂風吹得往後飄起。

原本寬鬆的袍衫被狂風吹拂得緊貼在周家老祖的身上,將他原本遮掩著的體型全部展現了出來。

他的腰側有很大的一塊空缺,深陷入體內,而他的小腹卻是高高隆起,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那塊被切掉的血肉全部堆砌到了他的小腹內里一般。

周家老祖的面容微厲。

他的雙手十指鋪張開來,十片薄薄的黑色晶片不真實般從他的指間浮現出來,卻是並未馬上化為一道道小劍,而是懸浮在他雙手之前。

在下一個極短的瞬間,天空里傳來巨山滑動般的轟鳴聲。

無數無形的天地元氣湧入他的身體,然後帶著他的真元,從他的身體肌膚里瘋狂的湧出。

十片薄薄的黑色晶片融會著他的真元,融會著他以搬山境界搬運而來的恐怖數量的元氣,也驟然生成一輪黑色的彎月。

黑色的彎月散發著恐怖的寂滅之意,散發出黑白兩色的光彩。

周圍的天地也如同墨園一樣,變成了純粹的黑白兩色。

所有人的身體都沐浴在黑白中,就像被硬生生拖入了一張水墨長卷里。

這是寫意殘卷里最強的殺意。

雖然周家老祖對於寫意殘卷的領悟有所偏差,並未徹底理解盈虧之意,但是上百年的參悟,對於這樣的殺意,卻是已經掌握得淋漓盡致。

這就是他雖然氣海僵結,但擁有九幽冥王劍的長孫淺雪卻都對丁寧說,她也沒有必勝把握的真正原因。

黑白色的光芒刺入天空中落下的龐大光柱。

明亮到極點的龐大光柱也被黑白兩色侵蝕,紫色彎月迅速黯淡,表面甚至出現了無數鏽蝕般的紋理。

本命物都遭受一定的損傷,陳楚一聲抑制不住的輕咳,口鼻中都噴出無數緋紅色的血沫,他的身體肌膚里,不止有血珠沁出,而且還像漏氣般發出絲絲的聲音。

這是他體內積蓄的天地元氣和真元激蕩到了極點,在強大的衝擊之下,體內竅位里的天地元氣都被絲絲擠了出來。

知道自己即便贏得這一戰,今後恐怕修為也會大退,甚至體內傷勢重到落下沉痾,今後再難和人交手,陳楚的嘴角泛開一絲苦意,但他的眼神卻是堅定至極,閃耀著狂熱的光芒。

他的手再度伸了出來。

體內大半的真元都在這一瞬間全部湧入銀羅剎扳指的符文里。

一股細小但散發著大江大河決堤般氣勢的銀色氣流,準確無誤的衝上周家老祖的身體,沖入他腰腹處那塊空處。

這便是他不惜一切代價想要得到的勝機。

這樣強大的力量,直接從周家老祖的舊傷沖入,立即就會撕碎周家老祖所有的臟器,破壞他的氣海。

即便在臨死之前,周家老祖都不可能再發出什麼反擊。

然而就在此時,陳楚的身體突然變得寒冷。

他看到周家老祖的眼眸里滲出些得意而同期的神色。

那股銀色氣流沖入周家老祖的體內,卻就像是沖入了一個空無一物的空間。

更加準確而言,是他的這股力量,直接就沖入了已經準備在那裡,好像一個口袋張開般的氣海。

尋常人即便在體內有這樣一道直達氣海的通道,這樣破壞性的力量強行湧入氣海,氣海也頓時會破壞不堪,足以讓修行者瞬間死去。

然而周家老祖的體內,卻像是一個凍結的星辰空間。

裡面充斥著的,唯有無數的寒冰。

這條銀色氣流在沖入的瞬間,便被凍結起來。

陳楚終於真正明白了周家老祖體內到底是何等的狀況,明白了周家老祖為何比他要慢。

但此時他卻已經來不及做出更多的反應。

周家老祖的左手,輕柔的按在了他的胸口。

他的體內響起無數奇怪的聲音。

在下一瞬間,嗤嗤嗤嗤連響,他的後背血肉被他體內衝出的無數碎骨刺穿,帶出無數蓬的血霧。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