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七章謝家之凄厲絕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口氣。 他當然可以不回答,但不能拿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身後馬車車廂里的周家老祖或許會對他的疑慮更重。 所以只是這一息之間,他抬起了頭,平靜回答道:「那處地方,最不可能被兩柄飛劍第一時...

他的震驚並非來自於這股天地元氣的力量,而來自於這股天地元氣的方向。追書必備、.、

這股突然析出的天地元氣,來自於那名流血的老婦人所在的車廂。

車廂里唯有那名被斬了一劍的老婦人。

此時在他的識念之中,謝家的車隊里再無人能夠阻擋他殺死謝連應和謝柔,然而令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此時這名流血的老婦人,卻正在對他出手。

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他手上的銀羅剎扳指再次流淌出大量粘稠如銀汞的元氣,覆蓋他的全身。

肩上失去大片血肉,半邊身體被鮮血染紅的老婦人看起來一直很凄厲,然而此時她的面容卻是一味的平靜,她的雙掌此時往前平伸著,身前的車廂帘子,包括半個車廂都已經被沛然的力量激得粉碎,她身前的泥土地里奇異而極速的浮起許多土黃色的光星,在她的雙掌前方形成兩條光路。

這兩條土黃色的光路,就像她手掌的延伸,帶著一種一往無回的氣勢,就在這名大楚修行者霍然轉身的瞬間,狠狠按在了他的身上。

大楚修行者銀色的眉頭深深皺起,隨著一聲低沉的厲喝,覆蓋在他身上的銀色元氣如浪花般片片飛起。

他的身影微挫,腳下的地面猛烈的凹陷下去,但他的動作卻沒有任何的遲緩,他手中的無憂角像一道飛劍飛了起來,也就在此時掃在了老婦人的身上。

噗的一聲輕響,老婦人的半截身體盡碎,化為無數的血泥往後飛灑而出。

然而也就在此時,空氣里再多一道異樣的氣息。

這道氣息來自那名身上同樣流淌著鮮血的幼童。

因為大量失血,這名幼童的面容蒼白至極,但雙眸此時卻漆黑如墨,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老婦人被一擊擊殺,半截身體化為血泥。但他看似幼稚的蒼白面容卻也平靜到了極點,一道急劇旋轉著的,如紡錐般的烏金色錐形小劍從他被鮮血染紅的袍袖中飛出,以驚人的速度衝擊在了大楚修行者的腰腹之間。

大楚修行者一聲悶哼,口鼻中都沁出血來。

他身上的銀色元氣幾乎被全部震散,被烏金色錐形小劍擊中之處響起裂帛和骨碎的聲音。

他的身影再也無法保持進勢,地上濺起三團氣浪,他的身體頃刻連退十餘丈。

錐形小劍入肉數寸,他身上的銀色元氣盡消,然而在這剎那時光。他體內再度湧出一股澎湃的真元,再次湧入手中銀羅剎扳指之中。

銀汞般的元氣覆蓋他的手掌,他的手掌便落下,握住了這柄劇烈旋轉的烏金色錐形小劍。

空氣里嗡的一聲悶震,他的腰腹間湧出一蓬血霧。

這柄烏金色錐形小劍符文里的所有識念和充斥的元氣被他盡數逼出,一瞬間便變成了失去生命力的死物。

那名幼童頹然的往後靠在車廂上,這名大楚修行者冷漠的甩出了這柄小劍。

小劍帶起一道狂風,落在這名幼童的胸口。

幼童的胸口凹陷,血肉往後飛灑出去。凹陷處很快變成了一個透明的窟窿。

幼童身後的車廂板也被強大的力量全部絞碎,他體內的臟器已經全部消失,即將死去,然而在這臨死之前的一剎那。他轉頭看向身體後方,平靜冷厲的臉上,卻是浮現出一絲不辱使命的笑意。

在他最後的視界里,謝連應、謝柔和丁寧已然退到了周家的三輛黑色馬車前方。

謝家這列車隊里。所有的修行者非死即重傷,碎裂的車廂和血肉飛灑得到處都是,境況看上去十分的凄慘。然而造成這一切的大楚王朝七境強者卻是沒有任何得意的表情。

他停下來,站立在這凄絕的畫面里,垂首沉默了數息的時間,然後抬頭,道:「童姥雙殺…所以從一開始,你們就根本沒有抓到陳吞雲的家人.」

丁寧、謝連應和謝柔也已經停頓下來。

謝連應深吸了一口氣,迎著這名大楚修行者的目光,點了點頭,道:「沒有足夠時間去劫陳家的人,只是關心則亂,在這樣的情形下,你們也不會有足夠的時間去求證。」

「好計謀。」

這名大楚修行者的呼吸恢復了平順,用尖細的聲音真誠的讚歎,「陳吞雲便是白死了。」

謝連應也沉默了下來。

方才謝家那麼多名修行者凄厲和壯闊的截殺,也只是阻擋住了這名大楚修行者分毫。

「你是如何判斷出我的落腳之處?」

這名大楚修行者的目光又落在了丁寧的身上。

雖然不知道那三輛黑色馬車之中還隱匿著什麼樣的修行者,但是他非常清楚,現在謝連應和謝柔之所以還活著,只是因為眼前的這名少年一開始便準確的捕捉到了他那兩片「躍空符」的準確落點,並第一時間成功的遏制住了他的行動。

扶蘇也已經從車廂中掠出,站在了丁寧的身旁。

方才短短數十息的時間裡的生死絞殺,完全超越了他平日修行中的所見,此刻他的身體里還流淌著涼意,此時聽到這名大楚修行者的話語,他看著丁寧的目光里也充滿了難以理解的情緒。

他有著天下最強的父母,有著大秦王朝最好的老師,所以他的修為進境極快,而且接觸涉獵的東西比一般的修行者多得多。他知道「躍空符」有跡可循,是一股強烈的天地元氣的流通通道,修行者看似在空中徹底消失,只是因為那一條天地元氣的流速太快,徹底超出了修行者雙目的極限。

只是即便知道對手的身上有這樣的符器,在那極短的時間裡,一般也根本不可能判斷出對方的那條天地元氣的落點在哪裡。

若是說躍空符是在空中架起一座橋,那橋的另外一個支點,是由施展者才決定的。

丁寧深深了吸了一口氣。

他當然可以不回答,但不能拿出令人信服的理由,身後馬車車廂里的周家老祖或許會對他的疑慮更重。

所以只是這一息之間,他抬起了頭,平靜回答道:「那處地方,最不可能被兩柄飛劍第一時間截祝」

扶蘇一怔,一時沒有理解這句話的意思。

這名大楚王朝的七境強者的眉頭卻是再次蹙起。

他回想著方才的畫面,緩緩道:「只是如此?」

丁寧看著他,點頭道:「只是如此。」

扶蘇怔怔的想道,難道只是因為那處地方,是謝連應和謝柔的身體正好遮掩住了後方兩柄飛劍直線前行的方向?

「在下銀線工坊陳楚。」

這名大楚修行者點了點頭,然後平靜的說道。

他的目光此時落在丁寧身後,周家老祖所在的黑色車廂上,這句話顯然是對著周家老祖所說。

然而扶蘇和謝連應的目光卻同時一凝。

「我倒是誰,原來是大名鼎鼎的銀線聖手陳楚。」謝連應隨即冷笑了起來,「還是出自楚宮廷的強大修行者,能夠見到,倒是三生有幸。」

陳楚的名氣的確極大。

唯有能夠達到「絲路」級,也就是說能夠在一根頭髮絲般大小的細絲上,準確的布置出符文的匠師,在大楚王朝的匠師之中才能稱為聖手。

銀線工坊的聖手,一共也只有五位。

而陳楚不只是聖手,而且還是七境的強者。

這便更加難得,可以製作和使用七境之下的修行者難以理解的符器。

所以他在很早之前便已經是宮廷器師。

只是謝連應此時的冷笑,卻還帶著其它的意思。

大楚王朝許多停留在宮廷之內的器師,身體都不完整。

陳楚自然感覺得出謝連應的嘲諷之意,但是他卻是絲毫不加理會,他只是隱約覺得那輛黑色馬車之內傳出一股令他感到危險的氣息。

他必須獲得更多的訊息,來判斷到底是要逃,還是要繼續戰鬥。

丁寧的眉頭微跳。

便在此時,周家老祖的車簾往兩側分開。

身披寬鬆錦袍的周家老祖緩緩站起,從車廂內走出。

「我姓周,單名眉字,可能和霉諧音,所以這一生都不太幸運。」

周家老祖一副慈祥和藹的面容,看著這名大楚王朝的宮廷修行者,溫和的說道。

「原來是他,他竟然還未死1

謝連應瞬間就反應了過來,心中響起不可置信的聲音。

「想不到周家老祖竟然還活著,真是老而彌堅。」陳楚眼睛微微眯起,尖細的聲音響起,他的臉上也儘是意外的表情。

「此時的長陵,不是你們那時的長陵。」

陳楚微微的頓了一頓,看著周家老祖,淡漠的說道:「你又何必來插手這樣的事情?」

「正好遇到,便是機緣。」

周家老祖和藹的看著陳楚,說道:「你身上的兩件東西很好,我想拿來送給我身邊的年輕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