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七十八章應變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間刺殺對手的能力。若真的如此,那就算是周家老祖出手,都未必來得及。 而且他幾乎可以肯定,周家老祖一定不會很快出手。 周家老祖對戰這樣的一名修行者。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即便周家老...

「陳家自上代起就已經在關中立足,我很想知道他為什麼會是你們楚人。追書必備」謝連應看著如輕飄飄的柳絮一般墜地死去的陳吞雲,

用同情的語氣問道。

灰衫修行者淡淡的說道:「兒是親兒,娘卻不是親娘。」

謝連應有些意外,道:「收養?」

灰衫修行者並沒有拒絕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冷淡的說道:「一名楚孤兒遭到了關中慈母的收養,視如己出,自然感恩。」

謝連應鄙夷道:「楚孤兒能入陳家,想必也是經過你們的安排。」

灰衫修行者挑眉,對於他而言這種事不需要解釋。

謝連應冷笑道:「是個人便知道感恩圖報,更何況是養育自己的慈母?陳吞云為母盡孝,是人知常情,即便你有所圖,大可等他交換了人質再說,此次不成,哪怕下次,你口稱大義,實則只是害怕他放了人質之後,我們四散而逃,你殺不掉我們所有人,讓你們的陰謀敗露。只是為了急功近利而殺死陳吞雲,你這樣的人簡直枉為宗師,豬狗不如。」

灰衫修行者並沒有發怒,只是不屑的淡淡說道:「我們的失敗只是低估了你和謝家的能力。」

「你比外人對你的評判強出太多…」灰衫修行者微微仰起頭,冷漠的目光掃過周圍所有人,最終又落在謝連應的身上,「但想要用言語蠱惑我身周這些人內亂的小手段,卻不要想著用在我身上,你應該明白,既然我已經出手展露了實力,那我周圍這些人都很清楚,只要誰想要對我動手,就會立即死去。」

謝連應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眯起了眼睛。他雖然肥胖,但此時卻如猛虎初醒。

「那些人我先不殺,他們留在這裡,想必你們也不會留下他們就跑。」

灰衫修行人微微側身,點了點遠處被圍著的十餘名謝家人,接著他的身影微動,飄身下馬,開始朝著謝家的車隊緩步前行,同時看著謝連應和謝柔平靜道:「我殺死陳吞雲雖然事出無奈,但眼下卻變得極為簡單。要麼你們謝家有足夠的實力能夠殺死我,要麼你們被我殺死。」

聽聞這樣的話語,謝柔的心中不知湧出何等的情緒,她不自覺的轉頭看了一眼身後道上的三輛黑色馬車。

丁寧的心情驟然緊張了起來。

他的目光始終牢牢的盯在謝連應和謝柔的身上,只是這樣的一個微小動作,就讓他反應過來謝家雖然早有準備,但為了讓陳家放鬆警惕,謝家恐怕並未有七境之上的人到常

謝家恐怕也未曾料到,這些偽裝馬賊的人裡面。還有如此強大的一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

也就是說,謝家未必有可以抗衡這名大楚王朝修行者的能力。

周家老祖應該是這名大楚王朝修行者的勁敵,他也應該想藉此結交謝家,但是之前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卻表達過想要試一試的。

這便說明這名大楚修行者可能有著某種極遠距離下瞬間刺殺對手的能力。若真的如此,那就算是周家老祖出手,都未必來得及。

而且他幾乎可以肯定,周家老祖一定不會很快出手。

周家老祖對戰這樣的一名修行者。未必可以全身而退。

即便周家老祖可以毫髮無傷的擊敗這名大楚修行者,以他對周家老祖的了解,他也絕對不可能在謝家竭盡全力之前出手。

他一定會等謝家拼得十分凄厲。形勢危急到極點時才會出手,甚至和這名大楚王朝的修行者戰鬥,哪怕不受傷他恐怕都會裝出受很嚴重的傷。

這樣謝家便自然會覺得欠他更多的恩情。

丁寧甚至隱約肯定他會在謝連應死去之後才出手。

因為謝連應已經表現出了外人根本想象不到的強大應變能力和判斷力,相對於謝連應而言,謝柔這樣初出茅廬之輩便更容易欺騙和掌控。

在謝柔轉身看向丁寧所在的三輛黑色馬車時,大楚王朝的這名灰衫修行者也看了遠處道上的這三輛黑色馬車一眼。

這一直跟著謝家車隊的三輛黑色馬車,自然也早已落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只是看到此時謝柔回望,但這三輛黑色馬車卻未動,他眼眸深處的忌憚之意便略微消隱,體內一股真元,悄無聲息的緩緩往雙足下流淌而去。

修行者的世界里,生死只差剎那時光。

扶蘇的呼吸也變得越來越急促,此時感覺到自己所乘和前後馬車的車輪還未動,他忍不住張開了嘴,想要發出些什麼聲音。

丁寧的眼光劇烈的一閃。

他已經決定了自己要做什麼。

也就在扶蘇剛剛張開嘴的這一瞬間,他對著扶蘇一聲急促的厲喝:「你不要妄動1

扶蘇一怔,他不明白丁寧怎麼會發出這樣的一聲厲喝。

就算不想和謝柔有任何的糾葛,但難道連謝柔的生死都不關心?

然而也就在他這一怔之間,他感覺到身旁驟然多了一座爆發的火山。

轟的一聲,他的耳膜微鳴。

他還未來得及反應過來,丁寧體內的真元已經狂暴的噴涌。

丁寧的身體化成了一道狂風從車廂中湧出。

「嗤嗤」兩聲尖利的破空聲同時響起。

兩道黑色劍光分別從他的雙手指尖飛出,切斷了拖著他們這輛馬車的其中一匹馬上的套具。

沒有絲毫的停留,他的腳尖在這匹馬的馬背上一點,這匹馬便吃痛一聲嘶鳴,帶著他往前瘋狂的狂奔而出。

這一系列的動作一氣呵成,行雲流水一般,等到扶蘇明白過來丁寧只是喊他不要動,那匹馬已經帶著丁寧衝出了數十丈的距離。

兩匹拖車的馬驟然失了一匹,這輛黑色馬車頓時傾斜,車頭上的周家車夫自然也是不俗的修行者,身影依然穩定,如釘子般釘在車頭,然而就連他都沒有來得及阻止丁寧,只是忍不住一聲厲聲低叱。

「他要做什麼?」

扶蘇看著御馬朝著謝家車隊狂沖而去的丁寧,完全無法想得明白丁寧要做什麼。

在他看來,以丁寧的實力,這樣衝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中間的馬車裡,周家老祖的面色驟然陰沉起來。

他的雙手微微抬起,兩股可怕的氣息在他的手臂內似乎就要透出,但是他的目光一閃之下,卻不知想到了什麼,只是冷冷的一笑,雙手落在膝上,一語不發。

他不說話,三輛黑色馬車便自然不動。

謝柔此時萬分驚愕的看著御馬在道上狂沖而來的丁寧,她也根本想不明白丁寧一個人衝過來做什麼,又能起到什麼作用,然而遠遠看著丁寧平靜卻如同燃燒般的眼眸,這密如雨點的馬蹄聲,卻像是無數小錘一擊擊的敲在了他的身上。

灰衫修行者的身影微滯。

他原本已經出手,然而丁寧衝出車廂時那兩道詭異的黑色劍光卻是令他都有些不解,所以他停了下來。

丁寧並非是尋常的修行者。

他可以肯定這名灰衫修行者的遲滯來自何處。

所以他馬上抬起了手,嗤的一聲,又一道黑色劍光衝出,朝著前方的天空衝出。

他的前方,就是謝家車隊和這名灰衫修行者的方向。

這樣遙遠距離下的一道黑色劍光破空,灰衫修行者的腦海之中頓時閃現過無數種可能,無數強大的功法劍經的名字逐一浮現在他的腦海。

他忍不住抬頭,眯著眼睛看著這道好像要融化在日光下的黑色劍光。

他生怕這道黑色劍光出現什麼驚人的變化。

然而隨著這道黑色劍光的接近,在他的感知里,這道黑色劍光的力量卻是越來越小,飛行的速度也越來越緩慢,接著他感知到了濃烈的寂滅寒冷的意味。

「星辰凝煞手段。」

他忍不住輕聲自語出聲,眉頭卻是不自覺的皺起。

他確定了這是什麼樣的手段,也確定了丁寧的修為對於他而言十分弱校

只是他卻有些隱約的不安…這名御馬狂奔而來的少年,竟然好像能夠看穿他的心念,似乎無形之中控制了這場戰鬥的節奏。

他當然不希望被任何人控制戰鬥的節奏。

於是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再猶豫,兩股清泉般的真元湧入足底。

他的鞋底之中,有兩片淡青色的玉片。

這兩片淡青色的玉片薄得完全透明,連一根頭髮絲的厚度都沒有,也不知道用何種方法才能切割和打磨得出來,然而這麼薄的玉面上,卻偏偏還有無數細密的符文。

隨著他的兩股真元的注入,噗的一聲,他的腳下驟然湧起兩束青色的光柱。

他的身體,便在這兩束青色的光柱中消失。

是真正的消失。

因為這一瞬間,周遭所有人的視界里,都根本沒有他的身影存在。

ps: 上一章的章節名好像又錯了但章節名沒辦法更改,只能這章又修正回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