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四章楚器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卻似乎非常緩慢。 當身側前方兩名馬賊被力量波及便渾身骨碎往後飛出時,他只是不緊不慢的往前伸出了右手。 他的右手拇指上戴著一個銀色的金屬扳指。 在他伸出手之時,天空里如有一座無線...

這聲音淡漠,然而非常的尖細,第一時間聽上去是女聲,然而和女聲之間似乎又有著一些不同。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謝連應的眉頭不可察覺的皺起,那名頭髮花白的馬賊首領其實便是關中陳家的家主陳吞雲,陳家是關中的後起之秀,在生意上和謝家早有交鋒,做出這樣的事情原本也不算意外。

畢竟若是這件事謝家無法解決,謝家在將來必定元氣大傷。

但陳吞雲是出了名的孝子,而且又是老來得子,在他的心目中,他的老娘和陳家的這一根獨苗恐怕比他自己的命還要重要,現在他已決定換人,陳家還有誰能提出異議?

陳吞雲也在此時霍然轉身。

出聲之人就在他身後不遠處,騎著一匹灰色的馬,衣衫也是灰色,身材瘦小,面上也罩著黃巾,看不出是男是女。

「我要試一試。」

看著轉頭看著自己的陳吞雲,這人再次說道,聲音更顯尖細。

陳吞雲的雙手微微震顫了起來,他的臉色蒼白如紙,他用微不可聞般的聲音,哀求道:「大人…」

「汝是小家,何以與國相比,更何況我又未必會失手,或許根本不會讓你家人有所損傷。」這名灰衫人的眼神柔和,但語氣卻是說不出的堅定,散發著令人不容抗拒之意。

陳吞雲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他還要再說什麼,然而這名灰衫人的眼神卻是驟然轉厲,聲音微冷道:「陳大人,不要忘記你的身份,不要忘記你根本不是秦人1

陳吞雲的胸口如被巨錘擊中,他咬了咬牙,轉過身去。

謝連應在此之間一直沒有出聲,直至此時陳吞雲轉過身來,他才深深的看著陳吞雲,一字一頓的說道:「你應該聽說我,我謝連應平生最討厭的就是人做生意的時候反悔。」

也就在他聲音響起的同時,空氣里驟然出現了兩聲急促而短的嘯鳴。

一紅一青兩道劍光驟然出現在那兩輛掀開車簾的車廂里,分別在老婦人和小童的身上掠過。

血光迸現,兩片血肉分別脫離了老婦人和小童的身體,飛出車廂。

老婦人和小童的身體巨顫,似乎用盡全身力量慘嚎起來,但不知何故,卻是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這種沉默的畫面更讓人心悸。

「謝連應1陳吞雲頓時如受傷的野獸一般劇烈的嘶吼起來,臉上的神色比哭還難看。

「這樣是不是不太好?」扶蘇臉色也十分蒼白,雖然看不到車廂內的景象,但他也可以猜出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不好,但這不是謝家預料之內的事情。」丁寧的面容微寒,他的目光也始終停留在陳吞雲身後那名聲音尖利的灰衫人身上:「如果我沒有猜錯,此刻能夠逼迫著陳家這名家主改變主意的,只可能是一名七境之上的強大修行者。這名七境修行者應該是確定謝家這列車隊里沒有七境的存在,所以才會阻止陳家換人。他不是想要用雷霆的手法刺殺謝連應,便是想要用什麼手段搶奪陳家的人質。」

「謝連應並非像傳說中的那麼平庸,他此刻應該也看清楚了,若是不能對對方施以足夠的壓力,那他們謝家所有人可能都會死在這裡。」丁寧的聲音更冷了些:「而且現在開起來,對方根本不是想要從謝家身上取得巨大的利益,而是直接想要殺死所有在這裡的謝家人。」

「殺死這裡所有的謝家人?」扶蘇的神容極其的震驚:「謝家是關中第一巨富,我大秦王朝的樑柱之一,只是劫了一些謝家人換取驚人的財富,尚且不會驚動皇宮,但若是謝家這些人被殺死,那會引起多大的震動,長陵必定動用全力追查,陳家這些偽裝馬賊的人,絕對不可能隱瞞過去,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丁寧冷笑了起來,道:「或許從一開始,他們的目的便是除掉這根樑柱,或者只是要破壞謝家此刻要做的事情。」

聽聞此言,扶蘇驟然想到了某個可能,不由得心中一顫。

於此同時,他的心情變得更為緊張起來。

若和丁寧所說的一樣,那名聲音尖細的修行者是七境的存在,此時謝連應和謝柔等人自然處在極度的危險之中。

在陳吞雲撕心裂肺的厲嚎之中,在他和丁寧的對話之中,謝連應的臉色卻是極為冷漠,他充滿冷意的看著陳吞雲,說道:「我不知道你們到底是什麼用意,我也不管你們裡面到底有什麼宗師級的人物,但我可以保證,我的這兩名侍從絕對不會吝嗇自己的性命,即便你身後的那人出手再快,在我或者他們倒下之前,令堂和你那寶貝兒子的頭顱,絕對會從他們的身上掉下來。」

「我也不會給你任何選擇的機會。」

謝連應頓了頓,面無表情的看著陳吞雲後方遠處那些圍著十餘名謝家人的馬賊,冰冷的說道:「三息之內,你再不放人,從他們身上掉下來的就不是一塊血肉,而是一條手臂。」

「不要1

陳吞雲的整個身體已經都被汗水浸透,就像是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他失神的看著車廂里那兩條流血不止的身影,右手脫離了馬韁,往上抬起。

也就在此時,他身後不遠處的瘦小灰衫人眯起了眼鏡。

一股淡薄但分外銳利的氣息,從他的身上迅速的釋放出來。

陳吞雲的整個身體還在做著往上抬起右臂的動作,然而他的右臂卻沒有能夠抬得起來,因為他的整條右臂已然和肩部脫離,掉落下來。

陳吞雲在灰衫人身上的氣息散發出來之時便已經反映過來,只是依舊來不及阻擋對方切斷自己的一條手臂,在他的這條右臂被切斷掉落的瞬間,他終於也做出了反擊。

一聲絕望的厲喝從他的口中噴薄而出。

他的左手之中湧出一道彩虹般的光華,以驚人的速度朝著後方的灰衫人斬殺而至。

在他和灰衫人之間兩側還隔著兩名馬賊,只是這兩名馬賊根本未被這道彩虹般的光華觸及便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呼,渾身響起無數骨骼碎裂的聲音,往後飛出。

這一道彩虹般的光華散發著本命物獨有的氣息,然而卻似乎比一般的本命物更為強大。

灰衫人的眼眸里似乎有無數星辰閃動。

這一道彩虹般的光華速度極其的驚人,但在他的眼鏡里卻似乎非常緩慢。

當身側前方兩名馬賊被力量波及便渾身骨碎往後飛出時,他只是不緊不慢的往前伸出了右手。

他的右手拇指上戴著一個銀色的金屬扳指。

在他伸出手之時,天空里如有一座無線巨山鎮落,瞬間凝縮在他的這顆銀色金屬扳指里。

無數股銀色的氣流從這金屬扳指的微小符文里流淌出來,布滿他的手掌。

他的手掌就像被沉重的銀汞鍍滿,然後沿著手臂朝著身體蔓延。

沒有任何花巧的動作。

他用這隻銀色的手抓住了迎面而來的彩虹般光華。

在銀色的指掌和彩虹般光華接觸的瞬間,指掌的縫隙里閃過無數道耀眼的光亮,一道道恐怖的勁力就要隨著這些光亮的迸射而炸開,然而在下一個極為微小的瞬間,這些力量卻就像沉入了水中一樣,滲透進粘稠的銀色氣流中。

此時銀色的鍍層剛剛鋪滿這名灰衫人的半個身體,沒有任何明顯的響動,銀色鍍層的邊沿驟然射出無數條漿線,就像是無數朵銀色的異花在他的另外半面身體上驟然開放。

與此同時,陳吞雲的瞳孔卻是劇烈的縮放。

「噗」的一聲悶響,他的整個身體就像是被無形巨物碾壓過一般,一團血霧從他的空中噴出,他的整個身體軟綿綿的往後拋飛出去,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輕到沒有分量的柳絮在空中飄飛。

那條彩虹的光華被銀色的指掌牢牢的鎖住,光華迅速的黯淡,露出了真容,赫然是一截牛角狀的七彩彎玉。

丁寧一直在看著那銀色的扳指和這條彩虹的光華,他早已看出了這兩件到底是什麼東西,只是保持著沉默,並未出聲。

「是銀羅剎扳指,還有無憂角。」

扶蘇的臉色卻是變得極為難看,寒聲道:「是楚王朝的人。」

大楚王朝煉器手段天下第一,修行者世界里最強的符器皆出大楚。

無憂角出自大楚王朝無憂宮,在大楚消隱了多年,流落在別國還有可能,然而銀羅剎扳指是大楚銀線工坊的鎮坊之寶,銀線工坊名為工坊,實則是大楚王朝十大修行地之一,這樣宗門的密寶,自然不可能流落在外朝修行者手中。

「身為楚人,你根本不配用無憂角。」

這名灰衫修行者此時似乎也不想刻意掩飾自己的身份,看著在空中已然氣息全無的陳吞雲,他冷冷的搖了搖頭,說出這樣一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