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章啟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在自己身上已經獲得了凝鍊星辰寒煞元氣的強大手段,那自然會覺得跟隨著自己會更大的好處,這對於任何修行者而言是無法拒絕的誘惑。 然而他並不知道丁寧對他的性情無比的了解。 丁寧走出了薛忘虛的...

「跟著老祖去看這樣的盛會,肯定會大有益處。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丁寧沉默了片刻,說道:「只是我雖然在外修行,但畢竟是青藤劍院的學生,要離開長陵遠去鹿山,我也需要得到師長的允許。」

「如沒有意外,今日聖上就會啟程。」周家老祖沒有先應丁寧的話,而是先緩緩的說了這一句,然後才和藹的看著丁寧說道:「你自然需要得到師長的允許,但若是你真的想隨我去看看,便需要快一些。」

「晚輩明白。」丁寧恭謹的垂首說道。

周家老祖滿意的微微一笑,說道:「那你便去吧,這裡會有周府的馬車等著,只要你可以去,便隨時可以出發。」

……

張儀始終有些緊張的看著巷口,看到丁寧走回,他馬上迎了上去,輕聲問道:「丁寧師弟,周家老祖這麼早來找你,是有什麼要緊的事?」

丁寧沉吟著,說道:「他讓我隨他一去去鹿山。」

「去鹿山?」

張儀雖然性情有些過分寬厚,但心思也是聰慧至極,他瞬間便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頓時十分凝重道:「鹿山會盟,天下至高的修行者雲集,可以說是修行者世界里最大的盛會,這些至高的修行者之間必有交鋒,哪怕只是感受一下那種境界,恐怕就會對將來的修行有莫大的好處,然而這道理誰都知道,我大秦王朝、大楚王朝、大齊王朝,還有那大燕王朝,到底會有多少修行者到鹿山周遭,到底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卻是無人知曉。」

頓了頓之後,張儀看著丁寧,越加凝重的說道:「因為以前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會盟,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便沒有例子可供參考。」

丁寧還沒有回話,身後小院里卻是傳來一聲蒼老的聲音,「你說這麼多,你丁寧師弟想必都知道,關鍵看他怎麼想。」

張儀馬上轉身,「洞主,你已經醒了?」

薛忘虛坐在床頭,緩緩的披著衣服,對著外面說道:「等你到了我這個年紀,便會知道即便你很想睡,但是一點小響動還是會很容易讓你驚醒。」

已到門口的張儀聞言自責羞愧道:「實在是弟子聲音太響了。」

「自己年紀太大,和你有什麼關係,你們進來吧。」薛忘虛等兩人進門之後,看著丁寧問道:「去鹿山沒有前事可考,關鍵在於你怎麼想。」

丁寧看著他一眼,異常簡單的說道:「我想去。」

「既然你已經決定想去,那便去。」薛忘虛看著丁寧笑了起來,說道:「看來你考慮的只是安全問題。」

丁寧對著薛忘虛深深躬身行了一禮,又同樣認真的對著張儀行了一禮。

「小師弟…不,丁寧師弟,你這是?」丁寧之前極少對著張儀如此莊重的行禮,所以看到丁寧如此動作,張儀頓時有些手足無措。

「我不在長陵的時日,洞主就全靠你和沈奕師弟照料了,你們一定要好好照料他,等我回來。」丁寧看著張儀,平靜的說道:「鹿山路遠,等鹿山會盟結束,我回來之時,岷山劍會便也要開始了。」

張儀徹底明白了丁寧的意思,也異常莊重的回禮,說道:「我和沈奕師弟一定會好好的照料薛洞主,等著丁寧師弟你回來在岷山劍會上大放異彩,給白羊洞帶來真正的風光。」

「寫意殘卷上的劍意足以和任何劍經爭鋒,白羊劍經也是大巧若拙,希望師兄能更進一步。」丁寧認真的想了片刻,對著張儀接著說道:「我再送師兄一句話,朝雨浥輕塵,朝雨綿柔,卻可以洗盡鉛華,白羊挑角,意在相持,兩者真意,未必沒有共同之處。」

張儀一怔,一時不能理解丁寧這些話的意思,但他潛意識裡卻覺得這些話極其重要,一時間這些話在他的心中無比的清晰。

薛忘虛卻是不由自主的皺緊了眉頭,然後忽然又有所感般笑了起來,看著丁寧道:「看來我不是宗師,你才是宗師。」

丁寧搖了搖頭,道:「弟子若是宗師,老師自然是真正的宗師。」

薛忘虛大笑了起來。

張儀更加不明白的看著他們兩人,薛忘虛微微收斂笑容,看著他說道:「你便好好參悟著吧。」

……

周家老祖根本沒有離開梧桐落太遠,既然出了墨園,他便不可能輕易的回去。

在他看來,丁寧不可能拒絕自己的提議。

既然這個酒鋪少年在自己身上已經獲得了凝鍊星辰寒煞元氣的強大手段,那自然會覺得跟隨著自己會更大的好處,這對於任何修行者而言是無法拒絕的誘惑。

然而他並不知道丁寧對他的性情無比的了解。

丁寧走出了薛忘虛的小院,走到附近不遠處的一間鋪子里,對著裡面的一名夥計交待了幾句。

然後他便回到酒鋪,和平時一樣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長孫淺雪明白他的用意,也根本不理會他。

只是隔了半個時辰,一輛馬車便停在了巷口,扶蘇從車廂內走出,匆匆的走入酒鋪。

「今日怎麼這麼好興緻,一大早便令人找我,有什麼有意思的事么?」一看到坐在酒鋪里的丁寧,扶蘇便含笑問道。

「不是什麼有意思的事情,是件危險的事情。」

丁寧等著扶蘇過來,坐到對面,接著說道:「你應該知道周家?」

扶蘇微微蹙眉,看了他一眼,道:「你說周家,應該便是指有墨園的周家。你又說有危險的事情,是周家找你麻煩?」

丁寧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平靜問道:「你知道周家老祖么?」

扶蘇也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神色微異:「他還沒死么?」

丁寧搖了搖頭,道:「我一門凝煞手段便是他傳的,現在他請我隨他去鹿山。」

扶蘇大吃一驚:「去鹿山?」

丁寧點了點頭,平靜的看著他震驚的雙眸,說道:「你肯定也明白去鹿山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我找你,是想問問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

扶蘇深吸了一口氣,道:「你想我陪你一起去?」

丁寧沒有任何的解釋,只是看著他點了點頭。

扶蘇有些感動。

他認為可以互相生死相托的,才是真正的朋友,他認為丁寧將他看成真正的朋友。

但接下來,他卻是有些惶恐,低頭道:「我不知道家裡准不准我離開長陵去鹿山。」

「你等我1

但他馬上又抬起了頭,看著丁寧道:「我去問問家裡,只要家裡同意,我便陪你去。」

丁寧看著他點了點頭。

看著扶蘇異常乾淨的眉眼,他都有些想不明白,像元武皇帝和鄭袖那樣複雜的人,怎麼可能會有這樣和他們全然不同的兒子。

……

扶蘇要問家裡的意見,他的問題,自然會傳遞到皇宮深處女主人的書房。

皇后的手指間此時沒有任何玄妙的光絲繚繞,但是在她的感知里,無盡的高空之外,那不屬於這個天地的幾道蒼白火焰,卻像妖精一般歡悅的纏繞著那柄焦黑如廢鐵的小劍。

這柄焦黑如廢鐵的小劍深處的符文里,緩緩的吸納著蒼白色火焰中的力量,一些已經破損的微小粒子里,開始散發出蒼白色的晶光,就像是鏽蝕的鐵屑卻在轉化成寶石。

「周家老祖居然還沒有死…在周家墨園裡躲了這麼多年,現在出來又想做什麼?」

聽著面前宮女的回報,她淡漠的自言自語。

「既然扶蘇自己想去,那便讓他去。」

下一刻,面容始終完美無瑕的她微微抬起頭,看著面前的宮女說道。

能夠在她身前稟報這些事情的自然不是一般的宮女,所以聽到這句話,這名宮女並沒有直接領命退下,而是遲疑道:「娘娘,這似乎有違聖上的意思…會不會不太好。」

「你懂什麼。」

皇后呵斥了一句,卻並未生氣,嘴角反而掠起了一絲異樣的笑容:「他帶他的人,又怎麼會管我的安排,若是試圖去揣摩他的意思,才是真正的不好。更何況扶蘇太乾淨,讓他去看看人心險惡也是不錯。」

除了最後一句之外,宮女依舊有些不懂。

皇后便又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說道:「你應該明白,我們最重要的關係,首先便是夫妻。唯有將這層關係凌駕於一切之上,才會真的好,長陵的一切才會真正的穩固。」

說完這一句,她望向外面的天空,緩慢而帶著一些傲意的說道:「現在聖上應該已經啟程了。」

宮女的身體微微一震,她也不由自主的側轉頭看向身後遠處的天空。

聖上已經啟程,那現在這偌大的長陵,便是全要放在她身前的這名女主人手裡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