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章心境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弧線。 周家墨園裡,周家老祖始終四季溫暖如春的房間里,周素桑滿懷敬畏的垂首站立在周家老祖的面前。 看著這名少女,周家老祖的眼底充滿著極為複雜的情緒,他微微的眯著眼睛,用儘可能和藹的語氣...

一場雨悄然灑落,使得整個巫山更顯雲霧繚繞,如同仙境。追書必備

車隊沉寂的等待在開始變得泥濘的山道上,呂思澈站立在其中的一輛馬車側,沉默而緊張的看著范無垢和驪陵君離開的方位。

黑暗中傳來熟悉的腳步聲,呂思澈的神容微松。

沒有范無垢的身影,驪陵君獨自一人從山林中走出,但他的身體也給所有人和結晶的感覺,而且好像連長途跋涉之下的疲倦睏乏都被洗去,整個人流散出異樣的氣度。

在長陵,驪陵君在很多方面也展現出令人佩服的能力,令人決意跟隨的氣度,然而畢竟需要小心翼翼的求存,但此時在所有馬車內外的人眼裡,驪陵君身上的這種小心翼翼卻消失了很多,所以他的身影似乎驟然變得大了起來。

這種氣度的變化,讓很多人意識到了什麼,心情再度變得激動起來。

驪陵君十分清楚自己這些忠心的門客此刻需要的是什麼,所以他輕輕的咳嗽了一聲,溫和而又清晰的緩聲道:「我們不需要急著趕去埕城了,我們轉道鹿山。」

這列車隊所有人都一怔,在其中大部分人還沒有來得及咀嚼這句話里的真意時,驪陵君已經緩聲的說了下去,「在鹿山,會盟開始之前,父王會冊封我為太子。」

巫山一帶,還不到春雷響起時分,然而驪陵君的這句話,卻是如同一個驚雷,在這列車隊所有人的耳中響起。

鹿山屬於數朝交界之地,在鹿山冊封太子…而且驪陵君還未正式回到大楚都城,大楚王朝的太子之位已經空了數十年…無論從任何一個方面來看,這種事情都是不合常理的。

然而這列車隊所有人都清楚驪陵君的說話行事風格,他們都注意到,驪陵君連「如無意外」四個字都沒有加上。

連這樣的四個字都沒有說,便說明冊封太子這件事已成定局,絕對不可能有任何的意外。

天下間誰都知道楚王已經老邁不堪,驪陵君成為太子成為定局,那便說明在不久的將來,他便是大楚王朝至高無上的主人。

追隨的主人成為一朝帝王,那追隨著他的人,會是何等的風光?

這是真正的苦盡甘來。

一時間,車隊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激動難當的跪倒在地。

唯有驪陵君不是全然的欣喜,他走到呂思澈的身側,用無比冰寒的語氣在呂思澈的耳畔說道:「殺了蘇秦…無論用多少代價,一定不能讓他活著離開大楚。」

呂思澈的眉頭頓時深深蹙了起來,他此時尚不知道為什麼要殺蘇秦,然而他卻可以感覺到驪陵君心中那種無比的暴戾和怨毒的情緒。

……

過了晚飯時分,梧桐落便迅速的變得清幽起來。

酒鋪里已經沒有什麼客人,丁寧收拾著桌子,已然準備關鋪。

扶蘇就在此時走入了酒鋪。

看著正在忙碌的丁寧,他也隨手拿了塊抹布,開始幫著擦拭桌面。

「既然生意不錯,為什麼不請兩個人,這樣你也可以多些時間修行。」看著並沒有拒絕他幫忙的丁寧,扶蘇溫和的微笑問道。

丁寧看了他一眼,平靜的說道:「在很多人看來,修行最重要的是時間,好像說得他們天生有個幾百歲的壽命,就一定能夠修到第七境甚至第八境一樣,但在我看來,其實是他們不了解修行,如果純粹想著用耗時間的方法耗到破境,那往往就不能破境,許多這樣的修行者,最多耗到五境六境就白髮蒼蒼,到時候還是覺得上天不公,不能在讓他們活個五百年。」

扶蘇微微蹙眉,不知為何,他覺得丁寧的這些話里好像的確隱含著很多有用的道理。

「那你覺得修行最重要的是什麼?」他想了想,謙虛而認真的問道。

丁寧看著他,說道:「自然是心境。」

「心境愉悅,做什麼事情都覺得對,都覺得有意義,便不會懷疑現在做的事情沒有用處,是在白費時間。沒有絲毫猶豫,便自然勇猛精進。」頓了頓之後,看著陷入沉思的扶蘇,他接著說道:「其實即便是黑夜中過江河,也有無數條途徑,但渡不過的,往往是懷疑自己錯了,走到一半不走,或者又退回一處,再選一道路徑出發。反倒是有些即便走了彎路,但覺得自己正確,始終在前行的修行者,他們會走得更遠。」

扶蘇細想著這些話,發現和自己老師說的有些話完全一致,他便不由得肅然起敬,說道:「怪不得外面都說你的悟性恐怕不輸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那幾名怪物。」

「你這麼晚過來是有什麼事?」收拾完的丁寧端來一盆清水給自己和扶蘇洗手,說道:「該不會是特別過來拍我兩句馬屁。」

扶蘇笑了起來,從袖子里摸出一個青玉酒壺,道:「上次是你請我喝酒,這次換我請你喝酒。」

青玉酒壺裡的酒液也是青玉色,倒入酒杯時凝成一線,散發著晶瑩的光澤。

只是一杯入腹,他便感覺到每一滴細微的酒液如同朝堂里那些貴人喜食的海外魚子一樣爆開,散發出微腥的氣息,這些氣息深入他的內腑,卻是好像一朵朵鮮花盛開,讓他體內一些因為陽氣太過旺盛而顯得乾枯的地方,都如同蒙上了一層水膜。

他深吸了一口氣,看著扶蘇,道:「這酒可是有些特別。」

扶蘇笑了笑,說道:「這酒可是好酒,而且外面都沒有得賣,家裡已經存了好久,這一壺喝光了也就沒有了,所以你可是得多喝點。」

「他對你可是有些特別。」夜深之時,看著將扶蘇送出巷口之後回來的丁寧,長孫淺雪微冷的嘲諷道:「連七心花煉製的續命酒都給你拿了過來。這可是真正的有價無市,整個魚市十年裡也未必能夠從海外採集到釀造出這麼多酒的七心花。」

「能多給我三年的時間,我會用這三年的時間來換取修為。」

丁寧感受著那些滋潤著自己體內乾枯之處的瑩潤藥力,只是平靜的對她說著修為的事,「這會讓我在岷山劍會開始之前,更接近三境上品一些。」

長孫淺雪不悅的看著他,說道:「他對你如此,你卻利用他,你不覺得有些內疚?」

「不要太在意過程,只需在意結果。」丁寧看著她,說道:「再好的過程,人都死光了,也沒有用。」

「不要老在我面前提這些舊事。」

長孫淺雪的面色驟寒,緩聲道:「你這麼說,便認為他當年做的很多事都是錯的?」

丁寧點了點頭,道:「自然有很多是錯的。」

長孫淺雪並不喜歡爭吵,所以這樣的對話如果在別人而言才是開端,但在她這裡卻已然結束。

她直接轉身,走入後院。

丁寧也不再說什麼,和平常一樣用熱水洗漱,然後上床。

他體內的無數小蠶開始蘇醒,瘋狂的吞噬著那酒液所化的元氣。

他身體內那些被浸潤的乾枯之處重新變得乾枯,但同時他的體內又有驚人的五氣生成。

他身體里的真元,以尋常修行者難以想象的恐怖速度,急劇的增強著。

……

此時已是殘月。

夜空里的月亮已經變成了一條細小的弧線。

周家墨園裡,周家老祖始終四季溫暖如春的房間里,周素桑滿懷敬畏的垂首站立在周家老祖的面前。

看著這名少女,周家老祖的眼底充滿著極為複雜的情緒,他微微的眯著眼睛,用儘可能和藹的語氣問道:「你的月事已然結束,自己可有什麼感覺?」

周素桑雖然知道周家老祖問這樣的話只是關心自己修行那門秘術的進展,但她還是忍不住滿臉通紅,羞澀道:「稟報老祖,我自己未曾有什麼特別感覺。」

周家老祖眼中光芒一閃,她還根本沒有反應過來,他枯乾的雙手已經落在了她的雙手,沿著雙臂往上不斷的摸去。

她的身體頓時微顫,肌膚上不自然的冒起了無數小疙瘩,但是她卻是連呼吸都屏住了,一動不敢動。

周家老祖的真元在她體內那兩條線路中緩緩遊走,極其細緻的感知著她體內的變化。

然而他的臉色不可遏制的陰霾起來。

她沒有感到變化,他也沒有感到任何的變化。

沒有任何的變化…那便說明那名酒鋪少年的理解是錯誤的。

這並非是女子修行便適合的秘術。

或者有可能,那名酒鋪少年故意說了謊話。

他的心中,也頓時和驪陵君一樣,充滿無比暴戾和怨毒的情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