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章時候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入大楚王朝的一片平原。陽山郡在元武三年便歸大楚王朝,現在距離巫山關最近的秦軍要塞便是寒谷關,距離此處有六十餘里的路途。 從長陵到此都是一路暢通無阻,這個關卡顯然也已經接到了有關密令,在看到了這...

時光始終如一的流逝,這或許是對於天下所有人而言唯一公平的東西。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只是對於長陵的許多權貴而言,長陵這個春天裡的時間卻似比往年流淌得更快。

之所以快,是因為人心急迫,是因為鹿山會盟這個極大的盛會。

岷山劍會雖然是長陵無數權貴交鋒的投影,是天下各朝關注的大秦王朝才俊的一次檢閱和實力展現,但相對於足以直接決定整個王朝命運的鹿山會盟相比,卻還是無法相提並論。

暮光里的方侯府和往日相比似乎沒有任何的不同,但隨著蘇幕忤逆聖意不辭而別,落在很多人的眼睛里,便多了一絲衰敗之意。

渭河軍港中,夜策冷站立在伴隨著她出海的那艘鐵甲巨船的船頭,遠遠的眺望著幕光中的方侯府,突然對始終老僕般跟隨在她身後的韓三石輕聲說道:「代替方幕跟隨聖上去鹿山會盟的,必定是方餉。」

「為什麼?」韓三石問道。

她的這句話對於幾乎所有的長陵人都難以理解。

跟隨君側參加鹿山盟會,這是一種莫大的殊榮,現在方幕違逆聖意,即便是讓方侯府將功補過,將鎮守關外的神威大將軍調回,這舉動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你等著看便是。」

夜策冷搖了搖頭,冷漠的一笑。

她是最為了解元武皇帝的數人之一,她十分清楚,昔日在十三侯之中最為強勢的方侯府,恐怕會第一個灰飛煙滅。

……

隨著時日的流逝,籠罩在暮光里的驪陵君所在的車隊前方,已經出現了一條雲氣繚繞,水氣充沛的秀麗大山。

看見如此清晰的出現在自己面前,就像一個世界朝著自己身體擠壓而至的大山,驪陵君的眼睛里不由自主充滿了霧氣。

那便是巫山,便是楚地。

在闊別了楚地這麼多年之後,不用說是這樣一條大山,便是這大山上的一草一木,都分外讓人震撼。

驪陵君的這列車隊裡面,自然有許多當時追隨他到了長陵的楚人。

歸家路遠,真正的千山萬水,這樣的歸家之路已經規劃了十餘年,一路上各地都有安排,置換車馬,是真正的日夜兼程,只是用了平時一半的時間便趕到這裡,車隊里的所有人自然都疲憊到了極點。

然而在看清這座大山,看到這座大山上的草木時,所有這些楚人全部如受電擊,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其中的不少人甚至泣不成聲。

巫山是天然的險阻,其間有數條奔騰惡水纏繞,大軍不可能從這裡突襲,平日里只有邊貿商隊通行,所以在驪陵君的這條歸家線路上,最後一個大秦王朝的關卡只是有數百人駐守的巫山關。大秦王朝和大楚王朝最重要的兵家之地原先是陽山郡,是巫山中斷處,深深切入大楚王朝的一片平原。陽山郡在元武三年便歸大楚王朝,現在距離巫山關最近的秦軍要塞便是寒谷關,距離此處有六十餘里的路途。

從長陵到此都是一路暢通無阻,這個關卡顯然也已經接到了有關密令,在看到了這列車隊的通關文書之後,便馬上放行,甚至根本就未檢查車隊的隨行人員和物品。

當馬車真正駛入馬幫在巫山中行走開闢出的車道,嗅著巫山中濕潤的氣息,驪陵君終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他掀開車簾,有種想要親吻故國土地的衝動。

然而就在他掀開車簾的同時,端坐在這列車隊第一輛履一名灰袍老者卻是陡然睜開了雙目,車隊上方的雲氣突然旋轉了起來,似乎從裡面要鑽出一條真龍。

驪陵君和車隊中的許多人都是面容微僵。

任憑車隊上方的天空風雲色變,前方道上的一片雲氣,卻是如水中磐石般巍然不動。

似乎那方天地,已經變成了某一人獨有的天地。

一名頭髮用精緻白玉簪盤起,身穿青色金紋長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所有人的視線中。

在他顯現在所有人視線中的瞬間,山林中所有的飛塵都似乎被一種氣息吹拂一空,變得異常的潔凈。

感受著這人身上散發出的無塵無垢的氣息,驪陵君的呼吸微頓,沒有任何遲疑的下了馬車,對著這人微躬身行禮,道:「參見范無垢大將軍。」

聽聞驪陵君的這句話,這列車隊中所有的修行者都變了臉色,他們知道若是這人是來殺驪陵君的,那即便是有第一輛履那名長者在,也未必阻止得了。

范無垢是大楚王朝無垢宮的宮主,同時也是大楚王朝最強的數位大將之一,他在世間的威名和地位,恐怕無限接近於大秦王朝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兩宗的宗主,今日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不必緊張,我只是奉命來帶你去見一個人。」絕世高手自然有絕世高手的風範,范無垢頷首還禮,淡淡的說了一句,便轉過身去,道:「你單獨隨我來。」

驪陵君深吸了一口氣,對著周圍的人點了點頭,這列車隊上方的旋轉雲氣迅速的消失,他跟隨著范無垢的腳步走入旁邊的林間小道。

范無垢雖然沒有半分殺意,但他的背影和身上流露出的氣息始終給驪陵君帶來強大的壓力,只是十數息的時間,驪陵君的雙手已然微汗。

「你在長陵有賢名,我也留意過你的修行進境,之前的許多年裡,你的修行進境都極為優秀,甚至超過我門下幾乎所有弟子,但是五年前開始,你的修為進境卻開始出奇遲緩,否則你此時見我,便應該入了七境。但你現在非但未至七境,反而身體五氣都有些失調…現在既然回來,便不要再憂思太重,你要明白,修為始終是你是否能夠在這世間立足的根本。」

范無垢沒有回頭,但卻是突然緩緩出聲。

驪陵君面容微緊,誠懇道:「晚輩受教。」

范無垢不再多言,繼續前行。

他開始穿過一些沒有道路的山林,周圍越來越荒蕪,盞茶時間過後,他和驪陵君的面前出現了一片高山草甸。

這裡顯然連冬季都沒有寒意侵襲,三片如牆般的山壁完全阻隔了寒風,所以不知名的蕨草長得齊腰深。

在這片高山草甸的中央,有一個小小的湖泊,而湖泊畔,矗立著數頂很大的營帳,在此時便已燃起了燈,顯得異常明亮溫暖。

「要見你的人便在裡面,你自行過去便是。」

范無垢在草甸的邊緣便負手而立,淡淡的對著驪陵君說道。

能夠令范無垢接引的,到底是何等的貴人?

驪陵君想到了某個可能,但又覺得根本不可能,他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如風而行般快速行走在草甸里。

越是接近湖畔那數頂營帳,驪陵君的心情就越是震驚。

草甸接近帳篷的數十丈區域內,草地不僅被清理得整齊無比,而且地面上竟然全部灑滿了名貴的花朵,散發著沁人心脾的幽香。

營帳里散發著明亮光焰的,也根本不是燈火,而是一顆顆的明珠。

就連營帳的本身,用的都是某種白獸皮拼接而成,這種白獸皮連驪陵君都沒有見過,本身就散發著一種獨特的香氣。

數名身穿宮裝的侍女在他接近這數頂營帳的時候走出,對他盈盈行了一禮,然後掀開一座營帳的帘子,讓他進入。

驪陵君的呼吸徹底的停頓了。

這幾頂營帳是連接在一起的,就像是組成了一個深深的院落。

而營帳的內里,富麗精美到了極點,不只比他在長陵驪陵君府最精美的房間要強出太多,甚至可以說,比長陵所有的美宇都要精美。

這種精美,在整個世間,只可能出自大楚王朝的皇宮。

這幾頂營帳中的一切,和大楚王朝皇宮裡的精美殿宇里的一切,沒有任何的區別。

在最中心的一頂營帳里,一名僅憑身姿便令人難以呼吸的絕麗女子背對著他而立。

絕麗女子的身前,不知道是一個人工開鑿還是自然形成的溫泉池子,在不斷的散發著迷離的白霧。

驪陵君終於確定了他猜測的那個不可能的人變成了可能。

他近乎惶恐的垂下了頭,微微猶豫了一下,道:「母后。」

「離開埕城時,你還是個孩子…」

一聲無比美妙動聽的聲音響起,絕麗女子帶著一絲感慨,緩緩的說道:「你接下來不需要急著趕往埕城,你需要做的,便是隨我一起去鹿山等著。」

驪陵君呼吸一滯,他終於明白了這名和鄭袖一樣擁有無上權勢的女子為什麼會在這裡,他聲音微顫道:「父王御駕也已然快到了么?」

絕麗女子依舊沒有轉身,只是點了點頭,道:「時候差不多了…你來侍奉我入裕」

驪陵君的整個身體都抑制不住的震顫起來,大腦在此刻竟是一片空白。

在接下來的一息之間,他開始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終於明白蘇秦是用了什麼方法,才讓他可以這麼順利的回到大楚。

然而這樣的事情…蘇秦根本沒有告訴他知曉!

他的口中變得無比乾澀,如同吞了無數沙石。

絕麗女子等待著他,嬌柔的背影因為他的遲滯而緩緩冷硬起來。

驪陵君心中充滿無數難言的情緒,然而他知道此時應該做什麼。

「遵命。」他的心中開始充斥對蘇秦的濃烈殺意,但面容卻是和平時一樣變得溫雅,他緩步上前,雙手落向絕麗女子的香肩。

巫山開始慢慢籠罩在夜色里,雲霧更加繚繞。

營帳的溫泉池裡,水聲如有人呢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