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章心術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卻是第一時間查看過,應該是九死蠶無疑。趙四先生劍折,白山水重傷而走,即便兩人能逃得出去,元武皇帝能夠順心如意的在鹿山盟會大展手腳,一時不會在意我這孤女。」 佝僂老人深吸了一口氣,終於不再言語。...

明月自潮生,春江連海平。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月上中天之時,大秦皇宮裡喜穿布衣的元武皇帝走出了御書房,踏上了觀星台。

看到今日里觀星史官記錄的「有妖星墜於渭河,色深紅,唯恐不祥」,他信手提筆,改道:「元武十二年春,吉星來朝,天降祥瑞,諸事皆宜。」

月未全滿,只缺一角。

但負手立於高處,看著這輪明月時,他的神色卻十分滿意。

人世間哪裡來徹底的圓滿,何來十全十美?

即便那幾名大逆都未直接被被殺死,即便有人乘著這大局想要殺死扶蘇,但他需要的都已經達到。

在鹿山會盟開始到結束,長陵會徹底的安寧,大秦王朝會穩步的前進。

至於那些棋子…有時候棋子活著才有價值,最強的帝王不是殺伐無雙,而是能夠下一盤無雙的大旗。

立意不同便境界不同。

他在意的不是普通修行者的一招一式,一勝一負,而是整個天下。

同一時間,一列看似商隊的車隊正在官道上行進。

這支距離長陵已有兩天路途的車隊中,頭髮用藥物浸染的烏黑的驪陵君,也在隔著車簾望著天空中缺了一角的明月。

長陵里的驪陵君府此時看上去和平日沒有任何的不同,甚至連他書房都依舊燃著燈,然而卻無人知道,他已經正式踏上了歸家之路。

魚市裡,此時卻反而熱鬧了起來,許多人幽靈一般晃動在重重雨棚之下。

手持著黑竹杖的佝僂老人看著面容平和,和平日里一樣端坐在琴台之前的紅衫女子,請求道:「大小姐您必須離開長陵。」

「這不只是你的意思,朝中的那些叔伯,也是同樣的意思,對么?」紅衫女子看著他,柔聲問道。

佝僂老人點了點頭,道:「我們之所以能夠在長陵容身,只是元武皇帝知道我們與世無爭,不過求一處容身之所,但既然已經動了我們,便說明他想讓這魚市有所變化。這次是看在朝中那些叔伯面子上的一個點醒。」

紅衫女子點了點頭,卻是嘆了口氣,柔聲道:「話雖如此,生在長陵,就算是死,也要留在長陵看個明白,夜策冷都不走,我又怎麼會走。」

佝僂老人目光微沉,一時還想說些什麼勸誡的話。

然而紅衫女子卻是又接著柔聲說道:「旁人不知,但那日宋神書的屍身,我們卻是第一時間查看過,應該是九死蠶無疑。趙四先生劍折,白山水重傷而走,即便兩人能逃得出去,元武皇帝能夠順心如意的在鹿山盟會大展手腳,一時不會在意我這孤女。」

佝僂老人深吸了一口氣,終於不再言語。

方幕此時也在觀月。

他此時就站立在趙四站過,夜策冷做過的那塊江中礁石上。

他眼前的江水中,倒映著那一輪缺了一角,不甚圓滿的明月。

他的心中,也有著一輪不甚圓滿的明月。

江水洶湧拍擊在他腳下的礁石上,激起千堆浪。

雖然不落這個局裡,沒有能夠親眼看到發生在這裡驚世駭俗的大戰,然而只是一些細微的痕,一些天地元氣的細微改變,便讓他想象出了當時這裡一戰的情景。

天空隕火墜落,江水中斷碧潭生,天一生水碎寒潭…最終定格在他腦海中的畫面,是夜策冷疲倦不堪的走到這裡,坐在他腳下的這塊礁石上。

為何白山水和趙一能夠如此順性妄為,狂放而戰,為何夜策冷會敢出現在這兩人面前,為何會留在長陵。

他看著在江水裡晃動的那輪不甚圓滿的明月,覺得自己和這些人相比,缺了些至關重要的東西。

之前聖意難違,他的破鏡終究差了半分春光。

到此時,感受著這三個精彩絕倫的女子留下的氣息,他卻開始有所頓悟。

差的那半分,能不能找回來,其實全在自身。

差的原來不是火候,而是羈絆,而是氣魄。

「脫了衣衫去1

他的腦海之中,驟然如響起一聲佛偈。

他眼眉之中的憂意瞬間消失,嘴角泛開一絲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歡喜笑容。

他脫盡了身上所有的衣衫,赤足的跳落江水中。

在漆黑的江水裡,他大笑著任憑水流沖刷著身體,和長陵漸離漸遠。

這是他迄今為止醞釀而成的最強的一道劍意,斬斷了他和方侯府,和長陵,和皇宮,和這個王朝的所有羈絆。

這個夜晚,有人留,有人走。

觀星台上那名有史以來最強大的秦帝王的大局裡,終於出現了第一個意外。

方幕沒有成為他帶去鹿山會盟的一柄強大的劍,而是選擇了離開。

……

「引白山水入魚市,趙四和白山水大戰,若是趙四一定要報趙斬之仇,一戰之下,連波和申玄等人埋伏後手,恐怕別說是趙四和白山水,就連趙一都會死,好大的手筆。」

梧桐落的酒鋪里,丁寧沒有在觀月,而是看著比滿月還要好看的長孫淺雪的面容,緩緩的說道。

沈奕也是關中巨戶,自有許多來源很快的消息,兩層樓又有許多打聽消息的手段,再加上魚市距離梧桐落不遠,許多氣息長孫淺雪也感應到了,所以這個驚天大局,此時在丁寧的腦海里也逐漸清晰。

「有錫山劍盤的氣息。」

長孫淺雪不用多想也知道自己殺死樊卓只是恰巧點燃了這一個大局的導火索,她眉頭微蹙道:「這是驪陵君安身立命的符兵,近乎七境中品的力量,元武皇帝許了他什麼好處,居然讓他交出了這件東西。」

丁寧冷笑道:「自然是允他歸楚。」

長孫淺雪說道:「代價會不會太大?」

丁寧看了她一眼,說道:「大楚王朝的內里,不知有多少人不想他回去,保他平安歸楚,這代價根本不大。」

長孫淺雪皺了皺眉頭,道:「我不是說他給的代價太大,我是說以錫山劍盤換取歸楚,大秦王朝給出的代價太大。」

「你是覺得驪陵君優秀,生怕大秦之後的敵國,多了一名年輕而強大的帝王?」丁寧冷漠的搖了搖頭:「論心術,驪陵君和鄭袖都相差得太遠。鄭袖既然讓他回去,便說明她從來不認為驪陵君是她的對手,或者說這件事她有著絕對的掌控能力。元武三年的那場大戰里,我朝軍隊被殲二十萬,損失戰車無數,割了陽山郡。一子易六百里地,這是奇恥大辱,所以你看好了,這次鹿山會盟,元武皇帝首要針對的便是大楚王朝。這次鹿山會盟之後,不出意外,陽山郡便會交回,今後要滅敵國,第一個被滅的,便是大楚王朝.」

頓了頓之後,丁寧冷笑著接著說道:「相比擊殺白山水和趙四,讓驪陵君歸楚,才是這局裡最重要的局。驪陵君雖然優秀,然而他在長陵呆得太久。在長陵呆得太久,他的一切,便已經被了解得太多。」

長孫淺雪面色越來越不喜。

越是複雜的事情不喜歡,心術越是複雜的人,她更不喜歡。

更何況她從來都沒有喜歡過鄭袖。

「我記得那孩子的氣息。」

她的眼睛里流淌出一絲少有的寒意,緩聲道。

這句話很是突兀,但是丁寧卻是完全聽懂了,他沉默了片刻,說道:「我知道他應該是扶蘇。」

「是什麼人想要殺他?」她也沉默了片刻,問道。

「有人借著這個局想要殺死扶蘇,能夠做出這樣事情的人也不會是尋常的權貴,只是兩相?其餘皇子身後的權貴,甚至鄭袖,都有可能。」丁寧搖了搖頭,看著她說道:「這種廟堂裡面的爭鬥,就像富家的妻妾明爭暗鬥一樣,最為複雜。」

長孫淺雪皺了皺眉頭,聲音微冷道:「鄭袖也有可能?她為什麼要殺自己的兒子。」

「或許只是做做樣子,即便我不全力出手,她也會有準備?」丁寧冷漠道:「或許也只是另外一個局,故意讓人覺得是另外的某個人圖謀的.」

這種宮闈之爭太過複雜,長孫淺雪終於沒有興趣再去深思。

她閉上眼睛開始修行,然而卻也始終像那缺了一個角的明月一樣不得圓滿,她始終無法靜心內觀。

她再次睜開了雙目,看著丁寧,問道:「他是那個人的兒子么?」

丁寧看著她的雙目,認真而肯搖頭,「不是。」

長孫淺雪沒有再說什麼,閉上了眼睛,不知為何,她面上的寒霜比平日里更濃。

丁寧也閉上了眼睛,與此同時,他卻是在心中說了一句,「但或許可以讓皇帝覺得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