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九章折羽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極其瘦高,高得就像角樓的身影釋出了令人心悸的劍意。 他身上陰霾的氣息驟散,天光灑落,將他的身上鍍上無數重的金邊,如魔如聖。 與此同時,天空里好像多了一座無形的橋,又像是空間破開了一個缺...

連波這一劍被破,體內氣息狂震,一時說不出任何的話來,眼見趙一還能狂笑出聲,他的身體里自有一絲涼沁沁的意味湧起。追書必備本文由

首發

平時和白山水有差距便也算了,白山水的真元修為恐已越過七境中品,但同為七境下品,修行的時間不會比趙一短,在凶羌一帶也是經歷了多少年的廝殺,現在卻是連趙一都有所不及,難道和這些大逆相比,真是差了那一分氣吞山河的氣魄?

今日這個大局中的小局裡,手持錫山劍盤的章狂刀修為最差,然而卻是其中最重要的人物。

在趙一的狂笑聲中,他面沉如水,將體內所有剩餘的真元盡數匯入手中這件符兵之中。

轟的一聲。

真元耗盡的他也無法控制錫山劍盤的反震之力,立足不穩之間,身下小舟都翻覆了過來,他的身體都落入了水中,與此同時,那數十柄小劍卻是再度飛出。

這數十柄小劍引領著磅的天地元氣在空中飛行,沒有刺向趙一,而是刺向趙一身後毫無停歇而走的白山水。

數十柄小劍組成的劍陣如牢獄般落下,要將白山水困鎖其中。

感知著這些小劍的行走,白山水卻是沒有絲毫出手的打算,眼眸冷到了極點,皆是瘋狂之意。

「秦用楚劍,也不羞恥?」

趙一卻是又一聲狂熱大笑,笑聲響起之時,他那柄紅得發黑的小劍已在空中折彎,對著這些小劍一劃而過。

轟的一聲巨響,他的頭頂上方憑空生出無數黑紅色的真火,完全像一個巨大的洪爐立在空中,撈住這些小劍便煉。

噗噗噗噗…數十聲密集連響,這數十柄小劍匯聚的磅元氣全部被燃空,被火浪拍擊四散。

就在此時,利道周出手。

身穿鐵甲的利道周是連波手下真正的統軍大將,這些年統率邊軍,背上雙劍不知道染了多少強者的鮮血,然而此時這名秦軍著名將領卻是並未出劍,而是雙掌往前拍出。

兩道颶風在他的身前形成,推送在連波的身上。

連波一聲厲嘯,往上飛起,在下一瞬間,他變成了天空里的一個黑點。

此時的天空里,還有另外一個黑點,那便是他那柄墨綠色的大劍。

這柄劍被震飛之後,沒有墜落,而是像高空飛出。

此時的連波,伸手接住了這柄劍。

空氣里響起令人耳膜刺痛的嘯鳴聲。

兩個黑點在趙一的眼睛里急劇的擴大。

趙一的臉色變得異常的凝重。

他感覺到有如山的天地元氣匯入到了這兩個黑點之中。

他的眼睛眯了起來。

然後雙手握住了自己的黑色大劍,再次掄動巨錘一般往上砸去。

下一刻,他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道環形的氣浪,往外爆開。

他身外所有的火焰全部消失,一些在燃燒的蘆葦盪中矗立的漆黑的楊樹瞬間被激成無數的木屑,往外飄舞。

無數的泥土被恐怖的衝擊波震起,拋向四周。

這岸邊多了一個巨坑。

煙塵四溢里,坑底兩條人影漸漸顯現。

趙一雙手依舊握著黑色大劍,黑色大劍有些彎曲變形。

趙劍爐未滅之前,趙劍爐的修行者大多一生都在打鐵,趙劍爐的劍胎是公認的天下第一,趙一是趙劍爐首徒,他的劍胎自然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

然而此時他這柄劍都出現了彎曲,尤其可見方才一擊中蘊含著什麼樣的力量。

連波還是右手持劍,然而整條手臂卻是奇異的扭曲著,垂落著,他的唇齒間都有血滲出,臉色分外的蒼白。

很顯然在這一擊中,他的右臂骨骼已經多處斷裂。

「世上都知趙四強,但沒想到你也這麼強。」

連波左手接劍,看著白山水身影消失的地方,口中鮮血不再流淌,但是說話之間,逆在胸腹之間的元氣卻是嗤嗤迴響。他充滿恨意的看著趙一,厲笑了起來:「只是用你的命換白山水的命,你們趙劍爐覺得值得么?」

趙一在此時也感應到了什麼,緩緩側轉過身體。

遠處的江岸上,有一條身影正在行來。

那條身影極瘦高,高得就像是長陵的一座角樓。

「我道是誰,想來也只有那吃裡扒外的申玄,也只有像他終日像水老鼠一樣隱匿在下水道里啃噬屍體的七境,才不會引起太多人的注意,來到這裡。」

趙一知道了來人是誰,他也明白了連波此時只是要纏住他,在這樣兩人的聯手之下,他絕對沒有半分的勝算,然而他的眼眉之中卻是流淌出趙妙本命劍被毀時一樣越挫越強的意味。

「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說出了這句話。

在他說出這句話的同時,遠處那條極其瘦高,高得就像角樓的身影釋出了令人心悸的劍意。

他身上陰霾的氣息驟散,天光灑落,將他的身上鍍上無數重的金邊,如魔如聖。

與此同時,天空里好像多了一座無形的橋,又像是空間破開了一個缺口,同樣是搬山,尋常修行者將極遠處天地適合己身的天地元氣大量如山般搬來,而他此時卻是反了過來,將自己體內元氣形成的無數劍氣,通過這個無形的橋,遞了過來。

趙一頭頂上方的光線越來越亮,亮到趙一的整個身體發白,就像要融化。

趙一先前便說出「我命由我不由天」的話,他自然知道真正的威脅來自何處,但此時,他卻未管這天空落下的無數絲光劍,而是無比認真的朝著連波出劍。

這些年追隨趙妙遊歷天下,他已悟出了退的道理,然而趙劍爐的人,即便是退,也是以進為退。

微彎的大劍再次如鐵鎚般砸下。

匠人打鐵,落錘時便是要將所有的一切都砸出去,那一錘的力量,就是匠人生命的升華,很多人都無法想象一名匠人何以能夠砸出遠超出自身力量的一錘,便在於此。

一聲悶響。

深坑繼續凹陷。

連波的左手手臂,甚至身體里都響起了無數聲骨裂的聲音。

連波一聲厲喝,這些年的恨意和執念讓他無比強橫的站立著,他的雙腳下地面裂開,湧出兩股河水,承托住他的身體,承托住他的劍。

然而就在此時,那道黑得發紅的小劍也已襲來。

這黑紅小劍就像是打鐵鋪子里輔助的年邁老師傅接下來敲的一小錘,只是為了規整被擊打的紅鐵的形狀,但這一錘反而是最能決定紅鐵形狀的一錘。

連波手中的墨綠色劍斬在了這柄小劍之上,然而他手中的墨綠色長劍卻是瞬間震蕩不停。

這股震蕩傳到了他的身上,震碎了他身上的元氣。

連波頹然坐倒在地,強大的力量推得他往後急劇的滑出,坑底的弧度使得他的身體急劇的倒滑后,和這個坑脫離時,往上方拋飛出去。

趙一身影不停,往前衝出。

他沒有去看連波的身影,因為此時他已然閉上了眼睛。

天空落下的光亮再亮數分。

無數光絲般的劍氣刺入他的身體。

他悶哼一聲,整個氣海內的真元都化為真火,猛烈燃燒起來。

這些劍氣在他的體內被燃荊

但與此同時,他體內無數氣血被蒸發出來,身體瞬間乾枯。

遠處那極為瘦高的身影隱怒的一聲冷喝。

刺入趙一雙目之中的光絲更亮,天空中的光線卻是驟然消隱。

趙一雙目之中的水分盡數揮發,無數血脈乾涸至斷裂,就如變成一顆顆泥沙。

趙一的眼前黑了下來,他知道自己今後再也看不到任何的光亮,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色彩,但是他乾枯的面容卻是越加的堅韌。

他手中的黑色大劍往後反手掄出,

黑色大劍在風中呼嘯,投石車投出的巨石一般,落向遠處那瘦高的身影。

他的身體借著這一劍反衝,幾個起落便消失在江岸的荒原里。

申玄伸手往前一抓。

當的一聲金屬震響,他的五指變成古銅色,微微的抓住了黑色大劍的劍尖。

利道周落於連波的身後,雙手托住墜落的連波。

這一戰之下白山水重傷,趙一雙目被刺瞎,失了一劍…然而這樣的殺局都未能徹底將這些大逆留下,此時這名大秦名將的心中絲毫沒有欣喜之感,整個身體都反而不住的顫抖起來。

申玄並未與連波以及他剩餘的兩名部將有任何交流,只是倒提著趙一的這柄大劍轉身回望,望向長陵皇城方向。

長陵的街巷縱橫交錯,此時落在他眼中,就像一個方方正正的棋盤。

這一場大戰,這些大逆即便逃得出去,但也紛紛折羽,但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這些大逆只能想辦法爭得一絲活命的空間。

而元武皇帝達到了所想,鹿山會盟之前徹底的安定。

熙來攘往,七境之上的強者亦如棋子,劍術能否強得過心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