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八章不過如此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道花費多少的力氣,追蹤白鯉都在水中呆了十餘日,再加上白山水先前放出話來,若是逃脫便要屠了他的連侯府,但是此刻白山水朝著章狂刀處衝出,他卻只是鄙夷的一笑,站立原地根本未動。 「哈哈哈哈!來得好1...

白山水冷冷一笑。

就如梁聯雖然也是七境,但她根本未將梁聯放在眼裡一樣,平日里連波這種七境修行者遠非她的對手,然而對方此時卻的確擁有殺死她的能力。

更何況連波是十三侯之一,就連梁聯都有那麼多強大的部下,今日里連波一定要將她留在這裡,又怎麼可能獨自一人。

煙波浩渺的江面上,此時出現了三條小舟。

三條小舟上都是各立一人,一人光頭,耳上戴著大銀環,奇裝異服打扮,一人風流倜儻,書生打扮,而另外一人則是渾身鐵甲,背負雙劍,將小舟壓得幾乎進水。

這三人自然便是連波手下的三大高手,章狂刀、柳宗棠、利道周。

「倒是捨得下本錢。」

白山水嘲諷的看著連波說了這一句,在下一瞬間,她的面容就變得毫無表情,一股激浪從她的腳下湧起,她直接朝著章狂刀衝殺而去。

章狂刀本是羌人,原為邊境上的馬賊,早些年敗在連波的手下,得了連波的調教,修為突飛猛進,然而連波既然和白山水是舊仇,白山水對他的這些部將自然十分了解,她知道章狂刀是這三人之中最弱的,所以第一時間便想從章狂刀處破口衝殺出去。

連波在此時的大秦身份極為尊貴,悄然的回到長陵便已經不知道花費多少的力氣,追蹤白鯉都在水中呆了十餘日,再加上白山水先前放出話來,若是逃脫便要屠了他的連侯府,但是此刻白山水朝著章狂刀處衝出,他卻只是鄙夷的一笑,站立原地根本未動。

「哈哈哈哈!來得好1

白山水何等的威名,但看到白山水此時衝來,章狂刀卻反而狂笑了起來。

他的嘴巴本身極大,此時張口大笑,一張嘴簡直佔了半張臉面。

白山水呼吸驟頓,心中再度湧起危險的感覺。

也就在此時,章狂刀雙手真元狂涌,鏗的一聲震響,掀開了手中一個銅盒。

這個銅盒的底部是一塊銀白色的晶石製成,雕刻的符文如一座古樸殿宇,而這塊奇異的銀白色晶石上,卻是如星空里的星辰一樣,漂浮著數十柄極細的銀白生鐵色小劍。

這數十根銀色小劍比起平時凡夫俗子剔牙的小竹籤大不了多少,然而此時章狂刀體內的真元如決堤之水般湧入銅盒底部,這數十柄銀白生鐵色小劍卻都散發出一種沉重如山的磅氣息。

準確的說,這數十柄銀白色小劍,每一柄都散發出一座錫山般的氣息。

白山水的臉色大變。

她感覺到這股氣息直衝她的身體,連口鼻之中都感覺到了那股生澀的味道,胸腹之中都好像被無數塊錫塊充斥。

「錫山劍盤1

「驪陵君1

她反應了過來這是什麼,心中瞬間升起更凜冽的寒意。

連大楚王朝最強的符兵…驪陵君用以護身保命的東西,現在都出現在了連波三名部將的手中。

這個局,竟然連驪陵君都涵蓋了在內。

要讓驪陵君都付出這樣的代價,那交換的回報又是什麼?

時間太過倉促,她已經來不及再去思索更多的可能,她手中的濃綠色長劍一瞬間便震蕩了無數次,每一次都震蕩出恐怖的天地元氣。

原本平直往前的劍意,一層層往上湧起。

白山水的身前,出現了無數道鏡面般的水幕。

也就在此時,數十柄銀白生鐵色小劍從章狂刀手中的銅盒中飛出。

每一柄小劍從銅盒中飛出時,就已經被銅盒中的符文規劃好了既定的軌跡。

章狂刀幾乎全部真元激發的劍盤中一開始的磅力量,只是保證這些小劍不會被外來的力量摧毀,而此時,這些小劍本身的材質,飛出的軌跡,便自然組成了一個大陣,帶出了更為恐怖的力量。

轟轟轟…

無數的爆鳴聲在白山水的身前響起。

這一瞬間就如無數座真正的錫山轟在她的劍勢之中。

白山水已經採取守勢,此時這些錫劍組成的劍陣轟來,她第一時間的直覺是能夠擋住,甚至自然生出任何外物不過如此的念頭,然而在下一瞬間,真正的感知卻讓她深刻明白自己不同往日。

她的呼吸變得極其艱難。

原本胸腹之間就像是塞進了許多錫塊,而此時,這些錫塊似乎生出了許多稜角,散發出許多粉末。

她的身體里生出一陣劇烈的嫌惡感覺。

喉中一甜,一口鮮血竟是控制不住,從口中狂噴而出。

連波的眼中升起嘲諷之意。

能夠布置出這樣的大局的人,又豈是白山水能夠與之相比?

原本是這江上最弱之人,但錫山劍盤在手,這一擊的力量,卻甚至比他都要強上數分,白山水如何能接得祝

蓬!蓬!蓬!

一口鮮血衝出,白山水像腳踏實地一般,連退三步,身下炸開三朵巨大白蓮般的水花。

她剛剛結起的頭髮再度散亂,呼吸也已有些散亂。

然而也就在此時,連波感應到了什麼,驟然回首。

江岸上,出現了一道散發著熊熊熱氣的身影,燎原般的氣勢,使得江邊的蘆葦盪都瞬間猛烈的燃燒了起來。

「我乃趙劍爐趙一,若相信我,便上岸來,我保你不死1

一聲沉穩而又帶著狂熱渴戰之意的喝聲,自火原中響起。

白山水根本沒有絲毫猶豫,一聲狂笑,手中濃綠長劍的綠色全部褪去,她的身外卻是包裹了一層碧流,整個人都位於一柄碧綠大劍的中心。

「小心1

連波駭然變色,手中墨綠色大劍脫手飛出,如一條墨綠蛟龍朝著那柄碧綠大劍衝去。

「啊1

文士打扮的柳宗棠一聲驚呼,手中沁出一柄緋紅色小劍,如海棠盛開般湧出一大團劍影。

然而「嚓」一聲裂響,他的身體連帶著腳下的小舟卻是被這碧綠大劍直接從中斬成兩半。

轟!

連波一劍沖在白山水的身外,白山水卻是絲毫不顧,碧綠大劍轟然砸落水中,她連吐數口鮮血,乘著這股衝力,卻是已然距離岸邊唯有數丈。

「你走!此處交給我。」

濃眉大眼的趙一一步便到了她的身前,擋住江面上拂來的殘餘劍意。

白山水唇齒中竟是鮮血,然而此時她卻轉頭對著連波狂傲一笑:「我當著你的面斬了你一名心腹,你現在又能奈我何?」

「你也是找死1

連波十九年的等待,眼看大仇得報,此時陡然出現這樣的變故,他頓時憤怒到情緒難以控制。

轟的一聲。

墨綠色大劍如蛟龍汲水一般,從江面上汲取出了一個方圓數十丈的水球,這個水球奇異的跟隨著墨綠色大劍飛行,無比暴烈的朝著趙一砸下。

「趙四?我說了我是趙一。」

聽到連波的怒吼,再看到這樣的一劍,趙一卻是反而狂熱的笑了起來。

在過往的年月里,他跟隨著趙四遊歷天下,趙四對他有意打磨,他是看得多,戰鬥的機會少,此時見到連波這一劍如此酣暢淋漓,他的心境卻也是酣暢淋漓至極!

他的背上背著一柄破舊大傘,狂笑聲中,他反手一抽,從傘柄中抽出了一柄黑色大劍。

根本沒有任何花巧,他只是揮著這柄大劍,硬碰硬的,像揮舞著一柄打鐵的巨錘一般砸向迎面而來的墨綠色大劍。

咚的一聲巨響。

就如當日在長陵郊野砸碎那名燕地修行者的真火蛟龍一般,連波劍外的元氣被一擊敲碎。

劍上凝結的那團巨大水球也根本沒有起到任何用處,直接被震碎,往後濺開成無數水流。

然而連波身為大秦十三侯之一,暴怒之下的全力一劍,自然不可能如此好應付。

他距離岸邊還有數十丈的距離,但他的手在此時伸出,那些飛回的水流卻是纏繞在他的臂上。

這些水流,就像是他延長的手臂。

他就像是握住了被砸中的墨綠色大劍。

然後他瘋狂的暴喝,墨綠色大劍如山般往前擠壓過去。

趙一的眼瞳里燃起熊熊的火焰。

他的雙腳和地面之間也燃起了岩漿般的火焰。

他的身體似乎承受不住這種力量,要往後飛出。

但他還有一柄劍。

他有兩柄劍,他對敵從來都是一劍砸出,一劍飛出。

他的衣袖中爆開一團火浪,那柄紅得發黑的小劍恐怖的加速,斬在墨綠色大劍后的水流上。

嗤的一聲。

水流中斷,墨綠色大劍往後震飛。

趙一也狂笑了起來:「大秦十三侯,亦不過如此1u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