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六章指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不在於此。」 「趙劍爐那麼多人的亡命,那麼多人的死去,只是為了完成老師的道,老師的道,便是今日我要走的道。」 頓了頓之後,趙四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小劍,接著平淡說道:「今日這齣戲,既然你都...

長陵之中能夠如履平地踏波而來的女子不只一個,然而其中唯有一名女子喜穿白色。。

有謠言稱她此舉是為了祭那人,以長陵的灰黑色調相衝,來暗示其不滿,所以一直被放逐海外。

然而她卻又自暴雨中回歸,一劍殺了趙斬。

她自然便是監天司司首夜策冷。

只是數息,她便已經到了距離白山水和趙四不遠的水面上。

「原是梟雄聚首,現在卻是變成了三個女人一台戲。」

夜策冷微嘲的看著白山水和趙四,說道:「天下最出名的兩個巨梟,居然全部是女人,這消息若是傳出去,那些自命不凡的男子便都該去找塊豆腐撞死。」

白山水看了一眼夜策冷,此時她衣容不整,然而卻已徹底恢復了平靜,恢復了平日的孤傲姿態。

「你也在此,殺我師兄,引我入魚市這件事,看來是你挑起的?」她眼睛微眯,冷笑說道。

夜策冷很隨便的看了她一眼,說道:「你我本是敵人,我又何必給你交待,你又何必糾結這樣的問題?」

趙四卻是淡淡的說道:「同為局中人,又何必分彼此。若真皆是她設的局,此時在的便何止她一人,都是借劍殺人而已,只是可笑的是元武皇帝已過八境,長陵那麼多七境修行者,那麼多的王侯將相,敢到這裡見我們,和我們生死搏殺的,卻只有一名女子。」

白山水想了想,理了理衣衫,冷笑道:「還不是為了應付鹿山會盟,不敢有絲毫損傷。」

夜策冷卻是看著趙四笑了起來,露出兩個淺淺的酒窩:「趙四先生,你們兩個都消耗甚大,任何一人此時應該都不是我敵手,不若我們聯手,殺了白山水?你拿走孤山劍藏,我拿她領賞,這樣也公平。」

「逗留時間已長。」趙四轉頭看了白山水一眼,道:「你怎麼想?」

白山水冷笑道:「即便我們聯手殺了她,我們也必有損傷,正巧中了別人算計。到時天下間最精彩的四名女子,一下子便死了三個,只剩下鄭袖而已,那她到時可真是高興得緊。」

任何人談及自身,尤其是褒獎的時候,都會讓人覺得古怪,然而她說起來,卻總是讓人覺得理所當然。

趙四淡然一笑,道:「你說現在天下最精彩的是四名女子,這四名之數我可以贊同,然而你說其中有鄭袖…她修為雖高,然而卻是靠陰謀算計,靠男人權威才坐穩中宮,她算什麼精彩。要說四位,公孫家的那位大小姐,商家的那位大小姐,在我眼中都比她強些。」

夜策冷蹙起了眉頭,如純真少女般嘟起了嘴,嘲笑道:「修行者的世界,女子不如男這是事實,現在天下能入七境的女子修行者隨便數數都數得完,不如男子十一,你們兩個在這裡自吹自擂,覺得有趣?」

「明明和我們一樣,卻硬要留在長陵,做人手中的劍。」

趙四在三人中最矮,然而目光卻是最為凌厲,只是一眼掃過,如看穿夜策冷一般,冷道:「以身犯險,你到底圖謀的是什麼?身為棋子,你難道能翻出落子者的掌心?更何況長陵在你之上,能落子者不止一人。」

白山水旁若無人的放肆笑了起來,「或許她也想當皇后?」

夜策冷卻是並不生氣,臉頰上再次泛出兩個微小酒窩,「我倒是想,若真成了倒是要謝你吉言。」

白山水平日里狂劍傲嘯山林,心中不順便自一劍斬去,比絕大多數男子都要更加狂傲不羈,但是鬥嘴這件事,卻似乎並非夜策冷對手,聽到夜策冷如此回答,她卻反而生氣起來,眼睛再度眯起。

趙四卻是淡淡的看著夜策冷說道:「我看你是心不死,我倒是聽說九死蠶出現,所以你才從海外歸來?」

夜策冷蹙了蹙眉頭,道:「你倒也不用言語試我,也不用擺出為我考慮的姿態,趙斬死在我手,想必平日相逢,你我必有一死。」

趙四神容依舊不改,淡漠道:「料想今日設此局的人也覺得我必會殺你,畢竟趙劍爐的人修的皆是亡命劍,只是這人卻並未想到,我的道不在於此。」

「趙劍爐那麼多人的亡命,那麼多人的死去,只是為了完成老師的道,老師的道,便是今日我要走的道。」

頓了頓之後,趙四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小劍,接著平淡說道:「今日這齣戲,既然你都來了,必定要演完全套,就讓我先領教你的天一生水。」

夜策冷也不再言語,仰頭望向天空。

天空中如有山轟然飛行,一滴晶瑩的水珠出現在她的手中,然後化為一劍。

先前和白山水戰,趙四始終是后動,即便是在白山水最強的時刻,都依舊勝了白山水一分,令白山水受了些損傷,然而此時,他卻是先行。

他體內的力量轟然爆發,頃刻間湧入手中小劍,又全部匯聚在小劍的劍尖。

他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巨大的烘爐,小劍的劍尖卻像生出一顆赤紅的恆星。

夜策冷一劍刺出。

她手中的劍在刺出時卻又驟然消失。

她這柄劍從無自有,此刻卻是又從有自無。

一股極柔的力量,卻是纏住了趙四手中的赤色小劍,令這如同攜帶著一顆真正星辰前行的小劍竟然硬生生的無法寸進。

趙四眉頭微蹙。

「原來夜司首最強的並非是暴雨如注,而是細水長流,至柔克剛的手段。」

她搖了搖頭,說了一句。

然後她鬆開手。

在和白山水一戰,大損元氣之後又殺意消隱,此時既已然不可能破掉夜策冷這一劍,無法進,她便退。

她鬆手,赤色小劍便通體一震,往後退出,往上空飛起。

只是瞬息之間,這柄小劍便已飛向無盡高空,飛向其來處。

而她的身影,也如一柄真正的飛劍一樣,往後破空飛去。

趙四一退,白山水只是將手中濃綠色長劍往身下一擲。

也只是這簡單一擲,白山水便咳出一口血來。

半江碧水又頃刻消失,只是和先前不同的是,魚蝦早已遠遁而走,只有江底的水草有氣無力的躺在微濕的泥沙之中。

濃綠色長劍消失無蹤,一個旋轉的巨大碧潭卻是頃刻將夜策冷籠於其中。

夜策冷一聲長嘯,整個身體如沉重江石落於聽體內無數股真元釋出。

轟隆一聲巨響,江面上開始暴雨如注。

只是這無數雨滴卻不是從天空往下飄落,而是從江中深處朝著天空飛出。

自她身體周圍生出的晶瑩水滴切割在身周旋轉的碧潭上,化為更多的水流,往上空飛灑。

只是剎那時光,無數晶瑩水滴已然形成萬千晶瑩小劍,變成一個劍陣。

夜策冷深吸了一口氣,再次厲嘯了一聲。

一口嫣紅的鮮血順著她緊緊抿著的嘴角滴落,萬千晶瑩小劍一齊往外刺出,深深刺入碧潭之中。

碧潭如蛟龍被萬千小劍釘住,再也無法呼風喚雨。

在接下來一瞬間,便化為無數水流,沿著江底沖開。

噗的一聲。

就像被巨龍吐珠吐出一般,夜策冷被一股強烈的元氣從江底衝出。

在她自空中開始下落時,江水四合,波濤洶湧,已不見白山水的蹤影。

她身前白衫上滴滴鮮血如紅梅綻放,而混雜了無數泥水的江水裡,有一條隱約的血流擴散,真如一頭蛟龍負傷而遁,留下痕。

夜策冷輕輕的咳嗽著,微黯的眼神看不出是遺憾還是慶幸。

……

此時大秦皇宮深處,一座四方的銅殿里,只是身穿便服,鬚髮也未整理,不修邊幅然而卻是大秦有史以來最強帝王的元武皇帝緩緩抬起了頭。

八境之上自有七境無法想象得到的神妙之處。

他的眼瞳里,如有無數星辰在流動。

趙四那一劍如妖星墜落,太過強橫,此時歸鞘般飛回無盡高空,卻是被他抓住了軌跡。

他深吸了一口氣,雙手微微抬起,忍不住要出手。

然而在旁人根本無法感覺到,對於他這種修為的修行者卻已然是漫長的猶豫之後,他的雙手垂下,只是手指微彈。

皇后的書房裡,靈泉上方的天井突然射出無數條純凈的光線。

無數的光線交錯著,無數的交匯點變得更加明亮,如無數細小星辰漂浮在靈泉里的數個蓮蓬上方。

皇后完美無瑕的臉龐上流淌出一絲冷意。

她的左手抬起,五指的指尖上也射出了數條純凈的光線。

無盡高空中,那柄赤紅小劍正要歸入既定軌跡,靜懸下來。

然而就在此時,上方的寂冷空間里,卻是湧出無數道彗尾般的星光,旋即化為蒼白色而沒有絲毫溫度的火柱,掃落在這柄赤紅小劍之上。

趙四此時已然落在某處山巔,她的眼神里驟然充滿無盡震驚和憤怒之意,噗的一聲,她的口中一口鮮血衝出,竟然一時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影,跌坐在地。

無盡高空里那柄赤紅小劍符紋深處的光華盡滅,通體焦黑,變成了一截真正的鐵般,飛墜不知何處。

————☺編輯整理,謝謝觀賞!☺————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