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五章趙地多寡女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再次被自己賴以生存的水流充滿。它們並沒有因此而覺得歡喜,反而是更加恐懼的逃離這片水域。 長劍的濃綠比任何寶石都要深沉鮮艷,但是內里卻偏偏有黑白兩色,隱約有白山黑水的氣象。 白山水手持著...

七境之上已是挾一方天地的宗師,真正的大逆又自有卓然不凡的氣度,天下間絕大多數七境宗師都未曾見過白山水和傳說中的趙四先生,然而大部分都知道自己並非白山水和趙四先生的對手。,.,

並非是功法和所修劍經的問題。

從來沒有最強的劍經,唯有更強的人。

大魏王朝和趙王朝無數的修行之地,之所以唯有雲水宮的白山水和趙劍爐的趙四先生成為天下公認的超凡存在,便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最強的人,擁有凡夫俗子無法想象的氣魄。

白山水和趙四先生一朝相逢,又豈是普通的七境對決?

聽著白山水緩慢的話語,趙四隻是依舊負手凝立,但江面上方的白雲卻是突然透紅,變成了一條條的火燒雲。

白山水面無表情的往前伸出手來。

在他身前波濤洶湧的江面,突然斷流。

半江水斷,不是被強大的力量分開,而是被一股如山般的天地元氣牽引,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個旋轉的碧潭。

江底無數水草暴露在陽光下,無數魚蝦茫然而驚恐的在失去水分的泥沙中蹦跳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看著半江水化為一個碧潭,江底如變成原野,趙四先生的眼眸里流露出欣賞的表情。

「我輩喜學劍,十年居寒潭。」

他先吟詠了一句白山水在長陵狂歌而戰時的句子,然而看著那一個開始散發驚人劍意的碧潭,讚歎道:「看來這便是你用了十年時間煉養而出的本命劍了。」

白山水沒有回答,碧潭裡卻是有一點濃綠色的光焰升起。

一柄濃綠色的長劍自碧潭中抽出,落於他的手中。

在這柄劍從碧潭中抽離之後,在他身前旋轉的碧潭便失去了神魂一樣,瞬間化為凡水,散入周圍失水的河床中。

魚蝦感覺周圍的天地再次被自己賴以生存的水流充滿。它們並沒有因此而覺得歡喜,反而是更加恐懼的逃離這片水域。

長劍的濃綠比任何寶石都要深沉鮮艷,但是內里卻偏偏有黑白兩色,隱約有白山黑水的氣象。

白山水手持著這柄劍,漠然注視著趙四,道:「我的劍已在手,現在該讓我看看你的劍。」

趙四點了點頭,然後抬頭望向無盡高空,道:「那你便接我這一劍。」

白山水心有所感,也抬頭望向上方無盡高空。

任何人目力都不能及的無盡高空之上。是越來越稀薄的天地元氣,在天地元氣稀薄到幾乎完全消失的高度,有許多其妙的光弧,許多紊亂的星辰元氣、太陽真火,極寒極熱充斥其間。

有一截髮紅的小劍,靜靜的漂浮在其中,接受著極寒極熱的沖刷、淬鍊,如一顆恆定的星辰般沿著既定的軌跡不變的前行,然而其中自有一股心念和趙四相連。

心念如此高遠。連本命劍都如星辰時時飛於無盡高空,趙四先生所說的捨身求道自然沒有幾個人能夠理解。

只在這剎那辰光,那截小劍如同蘇醒,還未加速便冒出無數赤紅色火焰。緊接著便開始以恐怖的速度墜落。

赤紅色火焰和天地元氣劇烈的摩擦,帶起的火焰便更加洶湧。

只是數分之一息的時光,劍身之外的一層真火已經變得純凈而無色澤,在恐怖的速度衝擊下。在周圍天地元氣的擠壓下,變成了一層琉璃狀的物質,緊緊的貼在了劍身之上。

而這劍身之外的火光。卻是變成了深紅色,且越來越濃烈,當真正穿過江面上的火燒雲,出現在白山水的視線中時,已然變成了一個拖出十餘里長長焰尾的巨大深紅色火團。

這樣的火團,長陵許多高處都看得到。

大秦皇宮裡的一處觀星台,一名史官看到白日里這樣的流星,駭然變色,「白晝星辰墜落,色澤深紅,是為妖星1

江面之上,狂風呼嘯。

趙四先生的這一劍距離江面還有數十丈,白山水腳下的江水已然被一層層炙干,變成帶著恐怖熱量的水蒸氣蒸發。

白山水的眼睛里出現了真正的震驚。

見到這樣的一劍,他才確信昔日趙劍爐那位宗師,在秦趙之戰中一劍焚湖的傳說是真的。

這是真正蘊含著天地洪爐,星辰真火的一劍,然而他並不認為自己會敗。

這是連著海域的大江大河,而不是一傾封閉的湖水。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體內一股獨特的天地元氣急劇的釋出,落於他腳下的江水之中。

他的整個人如同和這整條渭河連成了一體。

他朝著這妖星般的火團揮出一劍。

萬頃碧波自江面湧起,恐怖的天地元氣從遠處召來,卻不是在高空中行走,而是在深水中掠來,真正如蛟龍在水中潛行,最終匯入他手中的濃綠長劍。

白山黑水由劍身中透出,如衍化一個獨特的天地。

兩種色澤的劍氣在他身前有迅速轉變,先是形成一條巨大的白色盤蛇,張開巨口,食日般一口咬向墜落的火團,白色後方的黑色,卻是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黑龜。

白蛇黑龜的元氣和天空星辰遙相呼應,陰陽變幻,是為攻守兼備的玄武之意。

白色盤蛇張口的瞬間,一團冰冷的碧綠劍氣寒光滾滾,頓時將深紅色的火團撲滅大半。

趙四的眼睛里也開始散發出狂熱的光彩。

深紅色火團中心的小劍隨著他的心意在空中驟然切出無數條線路,瞬間灑出千重萬道琉璃晶光傾瀉下來,兩一碰撞,頓時將冰冷的碧綠劍光全部消除。

嚓一聲裂響。

白蛇將他這小劍擒於口中,卻是不能阻其分毫,反而從蛇頭處寸寸爆開。

白山水一聲輕吟。

一團團黑煞元氣如雲朵般蓬蓬升起,只是剎那時光,所有水光、火光盡皆消失,唯有薄薄的水霧環形在江面上散開。白山水持著濃綠長劍,已至趙四先生身前。

白山水一劍刺出。

他刺向趙四先生的這一劍沒有任何的絢爛光影,然而這一劍刺出之時,整條河面的波濤都全部消隱,整條大河在這一瞬間徹底死寂。

這是他真正強大的一劍,不只是蘊含著他最強的精氣神,還暗合著水流天道。

趙四先生輕咦了一聲。

但他也只是這輕咦一聲而已,那柄劍身上流淌著一層琉璃狀火層的小劍在此時落在他身前,他極其簡單的握住了這柄小劍,同樣一劍朝著白山水刺出。

轟的一聲巨響。

趙四先生手中的這柄小劍和白山水的濃綠長劍相交。綻放出無窮熱流。

趙四先生面色冷凝,他如同置身於當年的那個打鐵鋪子裡面。

面對著整個一條大河的水流,這個打鐵鋪子里所有的爐火似乎都將熄滅,然而他的腦海中卻出現了昔日的一幕。

滂沱大雨中,一名滄桑而不羈的男子,手握著燒紅的鐵鎚一錘揮下,濺出無數的火星。

接下來一瞬間,他將燒紅的鐵鎚和剛剛敲擊的劍條全部放在檐下的水中。

嗤的一聲。

紅彤彤的鐵鎚和劍條變得黑冷,而此時。趙四身前也響起了真實的聲響,他手中小劍的熱意全部消失,變成黑冷的沉鐵,繼續前行。

白山水手中濃綠長劍驀然一震。他的整個身體往後飄飛而出。

他的雙腳始終沒有離開水面,隨著他的身影飄起,江面上往後驟然捲起一道巨潮。

趙四先生身影不動,手中小劍恢復赤紅。緩緩垂下。

他的衣衫震亂,無數青絲在腦後飄灑,令人震驚的是。竟然露出女相。

更為令人震驚的卻是白山水,他身上無數裂帛聲響起,白狐毛大衣裂開,胸口露出雪白一片,竟有深壑。

隨著他的身影再退數步,碎裂狐裘大衣散亂開來,體態曼妙,哪裡還有平日的男子氣度,分明是一名身材高挑的美妙女子。

趙四先生神容不改,看著白山水說道:「原來這世間第一桀驁大逆白山水,竟然是女子之身。」

白山水一時氣息散亂,顯露真容,此時臉上頓時籠滿寒霜,道:「你還不是一樣?」

趙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說道:「趙地多寡女,趙地的男子在趙滅之前便已經死得差不多了,餘下的多是女子,也是正常。」

白山水深吸了一口氣,雖是沒有再用真元控制自己的體態,恢復了女子的形容,然而卻依舊英氣勃發,帶著一種難言的魅力。

她的面容也平靜下來,冷漠的看著趙四,道:「看來今後便只能稱你趙四小姐。」

趙四反唇相譏道:「入門之前,我便叫趙妙,只是不知道白小姐叫什麼,相比白山水也只是取白山黑水之意,不是你的真名。」

白山水的眼睛里頓時多了幾分羞惱,但她還是咬牙沉聲說道:「我叫白露。」

趙四平靜說道:「白露為霜,好名字。」

白山水冷笑道:「雖然你勝了我半招,但想要將我留住,卻是絕無可能,難道你覺得能在言語上羞辱我?」

趙四搖了搖頭,平和道:「我只是意外。」

說了這一句之後,她看向遠處的長陵,緩緩說道:「都是長陵乃蘊育真龍之地,世上最強的修行者皆出長陵,難道這句話真有些道理…看來你在長陵這些時日得了些際遇,否則我想不我不只是能勝你半招。」

白山水的嘴角微顫,她知道趙四說的是事實。

江水隨著她的心情涌動不堪,此時的江面上,卻是又已多了一條白色的婀娜身影。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