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五章趙地多寡女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1-18 22:54  |  字數:3644字

七境之上已是挾一方天地的宗師,真正的大逆又自有卓然不凡的氣度,天下間絕大多數七境宗師都未曾見過白山水和傳說中的趙四先生,然而大部分都知道自己並非白山水和趙四先生的對手。,.,

並非是功法和所修劍經的問題。

從來沒有最強的劍經,唯有更強的人。

大魏王朝和趙王朝無數的修行之地,之所以唯有雲水宮的白山水和趙劍爐的趙四先生成為天下公認的超凡存在,便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最強的人,擁有凡夫俗子無法想像的氣魄。

白山水和趙四先生一朝相逢,又豈是普通的七境對決?

聽著白山水緩慢的話語,趙四隻是依舊負手凝立,但江面上方的白雲卻是突然透紅,變成了一條條的火燒雲。

白山水面無表情的往前伸出手來。

在他身前波濤洶湧的江面,突然斷流。

半江水斷,不是被強大的力量分開,而是被一股如山般的天地元氣牽引,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個旋轉的碧潭。

江底無數水草暴露在陽光下,無數魚蝦茫然而驚恐的在失去水分的泥沙中蹦跳著,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

看著半江水化為一個碧潭,江底如變成原野,趙四先生的眼眸里流露出欣賞的表情。

「我輩喜學劍,十年居寒潭。」

他先吟詠了一句白山水在長陵狂歌而戰時的句子,然而看著那一個開始散發驚人劍意的碧潭,讚歎道:「看來這便是你用了十年時間煉養而出的本命劍了。」

白山水沒有回答,碧潭裡卻是有一點濃綠色的光焰升起。

一柄濃綠色的長劍自碧潭中抽出,落於他的手中。

在這柄劍從碧潭中抽離之後,在他身前旋轉的碧潭便失去了神魂一樣,瞬間化為凡水,散入周圍失水的河床中。

魚蝦感覺周圍的天地再次被自己賴以生存的水流充滿。它們並沒有因此而覺得歡喜,反而是更加恐懼的逃離這片水域。

長劍的濃綠比任何寶石都要深沉鮮艷,但是內里卻偏偏有黑白兩色,隱約有白山黑水的氣象。

白山水手持著這柄劍,漠然注視著趙四,道:「我的劍已在手,現在該讓我看看你的劍。」

趙四點了點頭,然後抬頭望向無盡高空,道:「那你便接我這一劍。」

白山水心有所感,也抬頭望向上方無盡高空。

任何人目力都不能及的無盡高空之上。是越來越稀薄的天地元氣,在天地元氣稀薄到幾乎完全消失的高度,有許多其妙的光弧,許多紊亂的星辰元氣、太陽真火,極寒極熱充斥其間。

有一截髮紅的小劍,靜靜的漂浮在其中,接受著極寒極熱的沖刷、淬鍊,如一顆恆定的星辰般沿著既定的軌跡不變的前行,然而其中自有一股心念和趙四相連。

心念如此高遠。連本命劍都如星辰時時飛於無盡高空,趙四先生所說的捨身求道自然沒有幾個人能夠理解。

只在這剎那辰光,那截小劍如同蘇醒,還未加速便冒出無數赤紅色火焰。緊接著便開始以恐怖的速度墜落。

赤紅色火焰和天地元氣劇烈的摩擦,帶起的火焰便更加洶湧。

只是數分之一息的時光,劍身之外的一層真火已經變得純凈而無色澤,在恐怖的速度衝擊下。在周圍天地元氣的擠壓下,變成了一層琉璃狀的物質,緊緊的貼在了劍身之上。

而這劍身之外的火光。卻是變成了深紅色,且越來越濃烈,當真正穿過江面上的火燒雲,出現在白山水的視線中時,已然變成了一個拖出十餘里長長焰尾的巨大深紅色火團。

這樣的火團,長陵許多高處都看得到。

大秦皇宮裡的一處觀星台,一名史官看到白日里這樣的流星,駭然變色,「白晝星辰墜落,色澤深紅,是為妖星!」

江面之上,狂風呼嘯。

趙四先生的這一劍距離江面還有數十丈,白山水腳下的江水已然被一層層炙干,變成帶著恐怖熱量的水蒸氣蒸發。

白山水的眼睛裡出現了真正的震驚。

見到這樣的一劍,他才確信昔日趙劍爐那位宗師,在秦趙之戰中一劍焚湖的傳說是真的。

這是真正蘊含著天地洪爐,星辰真火的一劍,然而他並不認為自己會敗。

這是連著海域的大江大河,而不是一傾封閉的湖水。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體內一股獨特的天地元氣急劇的釋出,落於他腳下的江水之中。

他的整個人如同和這整條渭河連成了一體。

他朝著這妖星般的火團揮出一劍。

萬頃碧波自江面湧起,恐怖的天地元氣從遠處召來,卻不是在高空中行走,而是在深水中掠來,真正如蛟龍在水中潛行,最終匯入他手中的濃綠長劍。

白山黑水由劍身中透出,如衍化一個獨特的天地。

兩種色澤的劍氣在他身前有迅速轉變,先是形成一條巨大的白色盤蛇,張開巨口,食日般一口咬向墜落的火團,白色後方的黑色,卻是凝聚成一個巨大的黑龜。

白蛇黑龜的元氣和天空星辰遙相呼應,陰陽變幻,是為攻守兼備的玄武之意。

白色盤蛇張口的瞬間,一團冰冷的碧綠劍氣寒光滾滾,頓時將深紅色的火團撲滅大半。

趙四的眼睛裡也開始散發出狂熱的光彩。

深紅色火團中心的小劍隨著他的心意在空中驟然切出無數條線路,瞬間灑出千重萬道琉璃晶光傾瀉下來,兩一碰撞,頓時將冰冷的碧綠劍光全部消除。

咔嚓一聲裂響。

白蛇將他這小劍擒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