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七十三章龍入魚市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1-17 23:47  |  字數:3333字

只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不需要他多慮。追小說哪裡快去眼快!8書網!

秋再興用極細微的聲音問了車廂中人數句,便轉過身朝著丁寧看去。

今日這場刺殺里,對方出動了一名強大的符師,三名御劍極為純熟的劍師,其中甚至還有一名「蠅池」的修行者,最終決定結果的只是白羊洞這三名少年,尤其是丁寧的表現。

若是沒有丁寧不可思議的表現,他將會和他那些沒有出現的同僚一樣,被第一時間殺死,七境的修行者趕到之時,結果也早已註定。

「你今日的表現只能用完美來形容,任何人身為你的師長,都會為你感到驕傲。」

秋再興先肅穆的對丁寧說了這一句,然後躬身對著薛忘虛所在的小院行了一禮。

他是元武三年便出了靈虛劍門的修行者,無論是身份還是資歷對於丁寧而言都是前輩,所以他第一句話才會對丁寧做那樣的評價,而接下來的話,則是對能夠教導出這樣弟子的白羊洞和薛忘虛表達最真摯的敬意。

「我欠你一命。」

再接下來,他卻是又認真的輕聲對丁寧說道。

這是他個人的謝意,完全站立在他個人的立場。

「你沒有欠我。」

丁寧平靜的看著秋再興,看著數名已經掠入這街巷中的便服修行者。那些修行者肯定比起監天司的人和神都監的人要強大,而且一時都沒有靠近秋再興和這個車廂,只是從這些方面,他便隱約猜出了車廂中人的身份。「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很顯然他們也想將我們殺死。」丁寧搖了搖頭,接著說道:「若不是有您這樣的強者,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秋再興微微一笑,並未出聲和丁寧辯駁。只是說道:「或許我可以設法舉薦你進入靈虛劍門學習。」

聽聞此言,張儀和沈奕都是渾身一震,然而丁寧卻是再次搖了搖頭,說道:「我已決定要參加岷山劍會。」

秋再興微愕,但是卻又笑了起來,讚許的點了點頭:「修行首先要順心境,你既然念頭裡岷山劍宗是第一選擇,進入岷山劍宗修行,對你將來的修行也的確更加有利。」

頓了頓之後,他也搖了搖頭。道:「是我多慮了,以你今日的表現,想必在他日的岷山劍宗也能勝出。」

丁寧沉吟了一下,看著周圍那些流動的修行者的身影,輕聲道:「您若是真想幫我,便不要讓今日一戰的許多細節流傳出去。」

秋再興並沒有感到意外。

他沒有想到丁寧有很多更深層的想法,只是想著丁寧那種凝煞為劍的手段,的確是威勢驚人,只是直來直去。和飛劍相比少了許多變化,若是面對那些真正的強手,這種手段被提前知曉,對陣時的確極為不利。

「我明白。」秋再興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會儘力而為。」

秋再興和丁寧在輕聲交談之時,車廂中的兩名少年也正在輕聲的交談。

這兩名少年便是扶蘇和孟七海,一名是不出意外明年就要成為太子的大秦皇子,一名是孟侯府的世子。

這兩人裡面無論哪一個死去。整個王朝都要掀起驚天波瀾,更不用說兩個人都被刺殺在這裡。

此時的扶蘇面色有些蒼白,氣息有些不穩。只是眼瞳里卻都是讚歎和興奮。

孟七海的額頭微濕,全是冷汗,面容比扶蘇還要略微蒼白一些。

「七海…你現在覺得丁寧如何?」回味著方才一戰中的許多畫面,扶蘇溫和的微笑了起來,看著餘悸未平的孟七海說道。

孟七海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沒想到會這麼強。」

扶蘇笑道:「那你還覺得不服氣,還覺得他故作姿態很討厭么?」

「今日他這樣的表現,兩個我都比不上,我自然已經服了。」孟七海有些羞愧的低了低頭,但馬上又抬起了頭,道:「不如我們這就出去致謝。」

扶蘇溫和的搖了搖頭,說道:「還是改日比較好。」

孟七海有些不理解,問道:「為什麼?」

「現在出去,這麼多人,終歸有些麻煩。」扶蘇看著他,輕聲道:「而且我們和他畢竟身份相差太大,我不想一開始交往時,就令他們感覺我們太過高高在上。」

孟七海聽出了扶蘇話語里更深層的意思,眼睛亮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我們隱瞞身份和他們結交?」

扶蘇輕嘆了一聲,眉頭少見的皺了起來,「今日里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會不會令母后和父王的想法發生什麼改變,但就算他們還是允許我參加岷山劍會,接下來哪怕我不想…我的行蹤和身份恐怕都必須更加的隱藏著。」

……

一襲白衣的夜策冷坐在馬車中等待著。

按理而言,她便是應該出現在梧桐落附近的那名七境之上的修行者。

然而距離她此時所在的馬車不遠,層層雨棚重重疊疊,連綿不絕,卻赫然是魚市。

魚市已然開市,然而今日里卻比起新年那數天還要安靜、死寂。

許多店鋪門依舊開著,只是不只是人,似乎就連鬼影都消失了許多,原本擁擠而狹小的土道都似乎變得空曠了一些。

一名身穿白狐毛大衣,容貌俊美如大富人家嬌柔公子哥模樣的人信步走在魚市的巷道里。

以他為中心的遠處,似乎有無數的竊竊私語就像鬼物般不斷響起,然而隨著他的前進,這些聲音卻又迅速畏懼的消失。

並沒有太過深入,只是走了百餘步,他似乎已經看厭了幾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