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七十三章龍入魚市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濃重的冷諷之意:「我前後十餘次來過長陵,然而之前一次都沒有進入過魚市,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各自有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你們卻做得太過分了一些。」 他微微的頓了頓,冷漠的看著佝僂老人:「樊卓...

只是那些大人物的事情不需要他多慮。追小說哪裡快!ybdu!

秋再興用極細微的聲音問了車廂中人數句,便轉過身朝著丁寧看去。

今日這場刺殺里,對方出動了一名強大的符師,三名御劍極為純熟的劍師,其中甚至還有一名「蠅池」的修行者,最終決定結果的只是白羊洞這三名少年,尤其是丁寧的表現。

若是沒有丁寧不可思議的表現,他將會和他那些沒有出現的同僚一樣,被第一時間殺死,七境的修行者趕到之時,結果也早已註定。

「你今日的表現只能用完美來形容,任何人身為你的師長,都會為你感到驕傲。」

秋再興先肅穆的對丁寧說了這一句,然後躬身對著薛忘虛所在的小院行了一禮。

他是元武三年便出了靈虛劍門的修行者,無論是身份還是資歷對於丁寧而言都是前輩,所以他第一句話才會對丁寧做那樣的評價,而接下來的話,則是對能夠教導出這樣弟子的白羊洞和薛忘虛表達最真摯的敬意。

「我欠你一命。」

再接下來,他卻是又認真的輕聲對丁寧說道。

這是他個人的謝意,完全站立在他個人的立常

「你沒有欠我。」

丁寧平靜的看著秋再興,看著數名已經掠入這街巷中的便服修行者。那些修行者肯定比起監天司的人和神都監的人要強大,而且一時都沒有靠近秋再興和這個車廂,只是從這些方面,他便隱約猜出了車廂中人的身份。「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很顯然他們也想將我們殺死。」丁寧搖了搖頭,接著說道:「若不是有您這樣的強者,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秋再興微微一笑,並未出聲和丁寧辯駁。只是說道:「或許我可以設法舉薦你進入靈虛劍門學習。」

聽聞此言,張儀和沈奕都是渾身一震,然而丁寧卻是再次搖了搖頭,說道:「我已決定要參加岷山劍會。」

秋再興微愕,但是卻又笑了起來,讚許的點了點頭:「修行首先要順心境,你既然念頭裡岷山劍宗是第一選擇,進入岷山劍宗修行,對你將來的修行也的確更加有利。」

頓了頓之後,他也搖了搖頭。道:「是我多慮了,以你今日的表現,想必在他日的岷山劍宗也能勝出。」

丁寧沉吟了一下,看著周圍那些流動的修行者的身影,輕聲道:「您若是真想幫我,便不要讓今日一戰的許多細節流傳出去。」

秋再興並沒有感到意外。

他沒有想到丁寧有很多更深層的想法,只是想著丁寧那種凝煞為劍的手段,的確是威勢驚人,只是直來直去。和飛劍相比少了許多變化,若是面對那些真正的強手,這種手段被提前知曉,對陣時的確極為不利。

「我明白。」秋再興認真的點了點頭。道:「我會儘力而為。」

秋再興和丁寧在輕聲交談之時,車廂中的兩名少年也正在輕聲的交談。

這兩名少年便是扶蘇和孟七海,一名是不出意外明年就要成為太子的大秦皇子,一名是孟侯府的世子。

這兩人裡面無論哪一個死去。整個王朝都要掀起驚天波瀾,更不用說兩個人都被刺殺在這裡。

此時的扶蘇面色有些蒼白,氣息有些不穩。只是眼瞳里卻都是讚歎和興奮。

孟七海的額頭微濕,全是冷汗,面容比扶蘇還要略微蒼白一些。

「七海…你現在覺得丁寧如何?」回味著方才一戰中的許多畫面,扶蘇溫和的微笑了起來,看著餘悸未平的孟七海說道。

孟七海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沒想到會這麼強。」

扶蘇笑道:「那你還覺得不服氣,還覺得他故作姿態很討厭么?」

「今日他這樣的表現,兩個我都比不上,我自然已經服了。」孟七海有些羞愧的低了低頭,但馬上又抬起了頭,道:「不如我們這就出去致謝。」

扶蘇溫和的搖了搖頭,說道:「還是改日比較好。」

孟七海有些不理解,問道:「為什麼?」

「現在出去,這麼多人,終歸有些麻煩。」扶蘇看著他,輕聲道:「而且我們和他畢竟身份相差太大,我不想一開始交往時,就令他們感覺我們太過高高在上。」

孟七海聽出了扶蘇話語里更深層的意思,眼睛亮了起來:「你的意思是,我們隱瞞身份和他們結交?」

扶蘇輕嘆了一聲,眉頭少見的皺了起來,「今日里不知道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我也不知道這樣的事情會不會令母后和父王的想法發生什麼改變,但就算他們還是允許我參加岷山劍會,接下來哪怕我不想…我的行蹤和身份恐怕都必須更加的隱藏著。」

……

一襲白衣的夜策冷坐在氯待著。

按理而言,她便是應該出現在梧桐落附近的那名七境之上的修行者。

然而距離她此時所在的馬車不遠,層層雨棚重重疊疊,連綿不絕,卻赫然是魚市。

魚市已然開市,然而今日里卻比起新年那數天還要安靜、死寂。

許多店鋪門依舊開著,只是不只是人,似乎就連鬼影都消失了許多,原本擁擠而狹小的土道都似乎變得空曠了一些。

一名身穿白狐毛大衣,容貌俊美如大富人家嬌柔公子哥模樣的人信步走在魚市的巷道里。

以他為中心的遠處,似乎有無數的竊竊私語就像鬼物般不斷響起,然而隨著他的前進,這些聲音卻又迅速畏懼的消失。

並沒有太過深入,只是走了百餘步,他似乎已經看厭了幾乎同樣的景物,停了下來,微諷道:「我不知這些重重的雨棚到底是為了遮掩鬼氣,還是為了遮掩七境的氣息,但難道真的要我將這些都拆了,你們才肯出來么?」

「白先生您是江中真龍,此處只是小泥塘,不知哪裡惹怒了白先生,白先生不在江中乘風破浪,卻是要拆了這個僅堪容身的小泥塘。」一聲蒼老的聲音在黑暗裡響起。

一名佝僂的老人拄著黑竹杖,緩緩的從一條窄巷的陰影里走出。

「這不應該是你問我的話,而是應該我問你的話。」

白山水看著這名佝僂老人手中的黑竹杖,他的識念里,周圍已經有很多株黑竹在搖蕩,他如玉般的面容上浮現出濃重的冷諷之意:「我前後十餘次來過長陵,然而之前一次都沒有進入過魚市,之所以如此,便是因為各自有路,大家井水不犯河水。然而你們卻做得太過分了一些。」

他微微的頓了頓,冷漠的看著佝僂老人:「樊卓雖當我宗主般奉著,然而他卻是我的師兄,你們殺了我的師兄也就罷了,卻還搶了我雲水宮的東西,你們真當我已經死了么?」

佝僂老人的面容微僵,肅聲道:「白先生你肯定有所誤會。」

「抱歉。」白山水看著老人,說道。

佝僂老人一怔,不明他的意思。

像白山水這樣的人物,一動便是如龍王一樣牽雲布雨,非同小可,豈可能因為他一句話而覺得不對。

「抱拳。」白山水又重複了一遍,然後用淡淡的看著他,說道:「若是我有誤會,不如你告訴我,長陵所有的修行宗門,所有的修行地裡面,除了魚市的主人之外,長陵還有誰會大齊鬼竹門的秘術,還有哪一個知曉這樣秘術的修行者,修為突破了七境的?」

佝僂老人徹底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不知道長陵還有誰是這樣的存在,事實上如果我們知道長陵突然之間也多了這樣的一名修行者的話,我們自己都會很震驚。」佝僂老人抬起頭,看著白山水,無比認真的說道:「但我們不知道你的師兄被人殺死,更不知道他是死在一名修鬼竹陰神秘術的七境修行者手中…這件事,真的不是我們做的。」

白山水搖了搖頭,道:「我今日來這裡,不是為了聽這樣無力的解釋。若是你能說出長陵還有這樣的修行者存在,我或許可以相信你們,只可惜,長陵沒有別的地方存在這樣的修行者。」

頓了頓之後,他微嘲道:「長陵只有昔日的商家,是大齊王朝鬼竹門的逆徒。」

佝僂老人陡然憤怒了起來,厲聲道:「白山水,你不要太過放肆,我敬你是個人傑,難道你真當我魚市怕你不成1

「你們是秦人,我是魏人,原本便是敵人,你們敬我,本身便是懼我的實力。至於我,我大魏之所以滅國,和你們商家也不無關係,若不是你們商家變法,令你們大秦國力昌盛,你們又怎麼會有力量連滅三朝?所以我對你們商家可是沒有你們想象的那麼有好感。」

白山水冷冷一笑,又看著佝僂老人搖了搖頭,道:「你不是我的對手,你太老…連我的一劍都不可能接得下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