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九章靈虛真傳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朝著丁寧而來,他只是想著丁寧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住這樣的飛劍,身為師兄,他一定要保護丁寧周全。 「不要亂出手1 丁寧感覺得出他的心意,然而他的面上卻反而出現了一絲惱怒之色,面對著這柄飛劍,...

馬車車輪在石道上滾動的聲音不斷響起。。、ybdu、

丁寧的面容越來越冷凝。

在這短短的數息時間裡,他已經想清楚了許多環節。

這輛馬車裡的人到梧桐落只可能是因為他的原因,只是到底是什麼身份,居然會引來這麼多修行者的刺殺?

最為關鍵的是,能夠發動這樣規模刺殺的人,絕對會知道這條巷子里還有他和張儀等人的存在。

梧桐落這周遭都是屬於城南和城東的交界偏遠地帶,最近的那座角樓也很難發現這裡的動靜,只是要刺殺馬車裡的人,根本不需要在到了梧桐落之後再動手。

因為一個區域越多修行者存在,就越是有諸多不可知的因素。

所以只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策劃此次刺殺的首領,必然已經將他和張儀等人都考慮在內。

最簡單而言,便是這人想要一次性將馬車裡的人和他們一起剷除在梧桐落裡面。

兵貴神速,成功失敗,也往往只差半分辰光,丁寧在長陵所有人眼中,只是一個有些名氣但羽翼根本未豐的底層修行者,然而他卻擁有所有人難以想象的經驗。

在此時根本不知道這輛馬車裡到底是誰的情形下,他異常堅決的直接發出了一聲厲喝:「有刺客1

在他這一聲厲喝聲響起的同時,清寂的空氣里發出了一聲急速的轟鳴,就像是有人在二樓直接倒了一桶水下來。

丁寧的眼瞳微縮。

只是這聲音,他便知道這是「長風破甲弩」.

長風破甲弩是仿大楚王朝「楚風重弩」所制,雖然弩機上符文始終做不到大楚王朝的弩機那麼精細,可以配備的弩箭在重量上和「楚風重弩」相比輕了兩成,但在速度上卻略有勝之,洞穿力足以破開踏入五境的修行者的防禦力量。

這種破甲弩,是兵馬司庫藏重器。在外征戰的軍隊,每百人才有配備一具,這樣的制式重器每具都會登記在案…能夠出現在這市井之間的刺殺里,只能說明發動刺殺者並非尋常的權貴,而此刻馬車裡的人,也絕非普通人!

極具壓迫的聲浪響起的瞬間,那一抹冷厲的金屬反光終於露出了真容。

那一處的屋面承受不住弩機震蕩的力量,直接碎裂崩塌下去。

一具沉重的黑色弩機在屋面的陰影里隨之滑落。

與此同時,一枝重達上百斤,有著四面金屬尾翼。在空中劇烈旋轉著的弩箭,如閃電般襲來,直接射中那輛剛剛轉入巷口的馬車!

「當1

沉重的弩箭射中車廂,卻是並沒有出現車廂被一層紙一樣輕易撕裂的景象。

整個車廂發出一聲沉悶至極的金屬爆鳴,表面的木材紛紛碎裂濺射,內里卻是露出了銀白色的層膜。

這一層銀白色的金屬膜看上去極薄,所以使得這輛馬車看上去和普通馬車的分量沒有任何的區別,然而這一層薄薄的金屬內夾層卻是有著極其驚人的韌性,這一枝連重甲都可以擊穿的弩箭竟然無法洞穿。只是頂在上面,強大的衝擊力硬生生的將整個車廂撞得傾飛出去。

轟的一聲,這個車廂便直接撞在丁寧等人經常吃面的面鋪牆上,直接撞塌了半面牆。繼續往裡滑行,帶著無數磚石撞在煙熏火燎的灶台上。

「師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張儀此時剛從丁寧身後院門掠出,便看到此等從未見過的可怖畫面。頓時全部駭然驚呼。

「一場刺殺,將我們恐怕也包括在內,你和沈奕師弟護住洞主。不要出來1

丁寧知道張儀容易婆婆媽媽,所以在用最快的速度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又厲喝了一句:「不要婆婆媽媽考慮我,我能應付1

被丁寧當頭厲喝一句,張儀下意識就轉身往回掠,差點與掠出來的沈奕撞在一起。

也就在此時,餘音未歇的清冷空氣里,再次發出一聲急劇的嘯鳴。

張儀這段時間對丁寧越來越信服,然而此時聽到這急劇的嘯鳴,轉頭看時,他卻是一咬牙,對著沈奕厲喝道:「你快去帶洞主藏好1

與此同時,他卻是決然的又朝著丁寧掠回。

因為發出那一聲急劇嘯鳴的,是一道淺綠色的劍光!

這道淺綠色的劍光,前一刻還在遠處的屋檐之上,后一瞬便已經到了這條巷子的上方,遠處聽來急劇的嘯鳴,此刻落在耳中,已是如風雷般的咆哮,劍光後方的天地元氣,拖成了一道道筆直的線條,在空氣里看上去就像是一縷縷白煙。

這毫無疑問是五境修為才能御使的飛劍。

而且從這一劍飛來的距離來看,這名修行者在飛劍之術上已經浸淫了多年,絕對不是剛入五境的修行者,而且其念力也絕對比一般人強大的多。

張儀此時沒有考慮自己是否這柄飛劍的對手,他只是感覺出這柄飛劍的殺意朝著丁寧而來,他只是想著丁寧絕對不可能抵擋得住這樣的飛劍,身為師兄,他一定要保護丁寧周全。

「不要亂出手1

丁寧感覺得出他的心意,然而他的面上卻反而出現了一絲惱怒之色,面對著這柄飛劍,他只是略退了半步,用力的拉了拉張儀的衣袖,沉聲喝道。

一聲清鳴!

就在此時,被撞塌了半面牆的面鋪里一道雪亮的劍光筆直的往上衝出,直接在面鋪的屋面上擊穿了一個細孔,無數粉塵如噴泉一樣往上湧起的同時,雪亮的劍光已經追上了那道淺綠色的劍光,在空氣里,一剎那便相交十數擊,不見火星,只是爆開十幾個詭異的光團。

車廂中人也是五境的修行者。

張儀身體微僵,然而不容他喘過一口氣,轟的一聲巨震,整條街巷的房屋都劇烈的抖動起來,面鋪正對面爆開一團土浪,對面那間裁縫鋪子的後院牆直接爆炸開來。

一條渾身散發著猩紅色光芒的魁梧男子彷彿如魔將般,舉著一柄比他身體還要龐大一些的青色巨斧,狂暴無比的飛掠起來,一斧朝著陷入面鋪里的那個車廂斬去。

這一瞬間魁梧男子在無數濺飛的煙塵中飛出,身體在巷道中心時,雙手往後掄斧掄到了極致,整個身體沐浴在金色的陽光下,發青的斧面倒映著金色的旭日,看上去耀眼和威猛到了極點。

被丁寧扯著袖子的張儀呼吸都停頓了,渾身冰冷。

這車廂里的人飛劍在外,根本來不及回救。

這一斧下去,那車廂金屬夾層雖韌,但也不可能抵擋得住,砸都要被砸扁。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不知死活?」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平淡的冷喝聲響起。

先前那名端坐車頭,隨著兩匹馬一齊被甩飛出去,連丁寧都未感知到他身上有任何修行者氣息的車夫,卻是已然出現在了車廂的前方。

這名四十餘歲面容,身穿舊袍的車夫之前看上去憔悴異樣,有些瑟縮怕冷,然而此時渾身都流淌著異樣的光彩,飄逸清靈異常,他腳下流散的天地元氣,甚至形成了一朵潔白的祥雲。

面對飛躍而來,氣勢已經威猛到難以形容的持斧魁梧修行者,他只是直直的轟出了一拳。

他一拳轟出,拳頭的前方就出現了一條筆直的線路,被壓縮的空氣往前迸射,直接形成了一柄狂風大劍,然而更為可怖的是狂風之後的無形力量。

這一拳,便是一劍。

「你是秋…」

半空中,手中巨斧已經劈下的魁梧修行者看到這樣的一拳,驟然變色,駭然出聲。

然而已經來不及有任何改變。

「當」的一聲悶響。

筆直而無形的大劍撞在他手中的巨斧上,他手中的巨斧瞬間往後掀飛,斧柄上劇烈的震動和衝擊力直接順著他的手臂衝擊到他的體內,一剎那便震傷了他的心肺。

一蓬血霧從這名魁梧修行者的口中噴出,他手中的巨斧往後脫手飛出的同時,他的身體也倒飛而出,墜入方才衝出的煙塵里。

「真空破殺劍秋再興。元武三年,靈虛劍門出山弟子。」

此時兩柄飛劍還在屋檐上方糾纏,無數道劍光跳閃不息,看上去無比好看,然而卻是蘊含著無數兇險,魁梧修行者的身體還未落地,馬車來時的道口,卻是已然傳出了有些讚歎的聲音。

一名文弱書生模樣的黃袍青年,握著一柄紙扇,緩步而來。

「秋再興…」

張儀吞了口口水,口中無比苦澀。他沒有聽說過秋再興的名字,然而能用出山來形容的靈虛劍門弟子,自然是真正通過了靈虛劍門大試的正宗真傳弟子,這種真傳弟子和後來舉薦、以及通過其它途徑獲得進入宗門學習的修行者有著本質的不同,靈虛劍門每年出山的真傳弟子,都只不過十餘名。

即便沒有方才那恐怖的一拳,張儀也知道擁有這種身份的修行者會是如何的強大。

然而靈虛劍門的真傳弟子,竟似只是車廂里人的護衛,那車廂里的到底是何樣尊貴的存在?

他有些無法想象。

也就在此時,聽到對方喝出自己的來歷,秋再興面容平和,用一種帶著同情的語氣看著黃袍青年,道:「在這裡出手,你們還想逃得出去么?」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