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八章無端的刺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得母后一直最不喜歡厲侯府。很多時候厲侯府總是秋毫必爭,爪牙太過猙獰了些。 「這酒鋪少年無端捲入這樣的恩怨,豈不是很無辜?」 扶蘇想了想,問道:「岷山劍宗不會讓人插手比試,厲侯府難道是想...

過了立春,長陵所有修行宗門的放院日早已結束,一名身穿紅色鑲白狐領大袍的少年輕飄飄的掠過長陵某處修行地的高牆,卻是偷溜出來。親,眼&快,大量小說免費看。。.。

一聲輕咳聲在不遠處響起。

這名身穿紅色鑲白狐領大袍的少年身影頓時一僵,臉面上並沒有一般宗門弟子外逃被察覺時的恐懼,泛起的卻都是些惱羞成怒的神色。

就在此時,輕輕的有聲音響起:「表弟,小姨說得果然不錯,你平日里修行的確不太用功。」

聽到這一句,這名少年頓時羞怒頓消,眼眉之間全是喜色。

他霍然轉身,不可置信的對著出聲的那人說道:「表哥,你怎麼來了?」

站在不遠處的也是和他年紀相差無幾的少年,即便一臉捉弄的笑意,依舊顯得分外的寬厚溫和,赫然是最受大秦王朝皇后和皇帝寵愛的皇子扶蘇。

大秦皇后鄭袖唯有一個堂妹鄭非夜,嫁於了孟侯府,此刻這名身穿紅色鑲白狐領大袍的少年稱扶蘇為表哥,他自然便是孟侯府的世子孟七海。

看著驚喜萬分的孟七海,扶蘇顯也高興,抿嘴笑道:「母后准允我在外行走,歷練一番,這外面我不熟,便第一個想到找你,聽說你是魚陽劍院一等一不安分的學生,經常翻牆跑出來,我就想來這片高牆看看,想象一下你跳牆時的風采,沒想到你就直接這樣跳到了我的面前,真是有什麼想什麼。」

孟七海一年之中和扶蘇見面的機會雖然不多,但兩人自幼一起玩耍,且扶蘇性情隨和,很多時候都由著他的性子,即便小孩子玩耍起了爭端也會讓他,所以他和扶蘇自然十分親近,平日里也只是喊扶蘇表哥。此時欣喜之下。他直接一步便跳到了扶蘇的身前,握住了扶蘇的雙手,說道:「表哥,你來得正好,我才真是有什麼想什麼。」

扶蘇微微一怔,道:「什麼意思?」

孟七海開心道:「表哥你是長陵所有年輕才俊中修行最快的,對付才俊榜上那些人應該不成問題,你來了正好,快幫我教訓個人出氣去。」

扶蘇好奇的看著他,問道:「教訓誰。到底怎麼回事?」

「便是前些日風頭最盛的那名白羊洞酒鋪少年。」

孟七海撇了撇嘴,說道:「前些時日我和曾庭安聽到個對他極為不利的消息,一時好心,便去找他,想著若是他表現好,我便將那個消息原原本本的告訴他,未料到曾庭安挑戰他,他卻是推諉不接受,還讓他的師兄張儀應戰。雖然連他的師兄張儀都戰勝了曾庭安。看起來那酒鋪少年的確似乎比他的師兄張儀還要厲害一些,但那種作態,我卻不喜歡。」

扶蘇愣了愣,眉頭微蹙。勸解道:「有什麼對人不利的消息,先直接告訴他便是,還要先挑戰他,看他表現。這不是君子之風。」

孟七海無奈的看著扶蘇,道:「我又不是什麼君子,且不接受公平挑戰。那人簡直連廉恥之心都沒有,更算不上君子,表哥你不答應幫我,居然還反過來說我一通。」

扶蘇微微一笑,不應他這些話,卻是輕聲道:「我也要參加岷山劍會。」

孟七海一下子呆住,失聲道:「這怎麼可能。」

扶蘇開心笑著輕聲道:「母后准了。」

孟七海這才回過神來,興奮得渾身都輕顫起來:「這下可好了,那些人怎麼是你的對手。」

扶蘇認真的搖了搖頭,「那可未必,修為和勝負不是一回事。」

孟七海想了想,壞笑道:「那更是要去幫我教訓一下那名酒鋪少年了,和那些排在最前的數人相比,表哥你缺的也就是些對敵經驗而已。」

「還在念念不忘這所謂的出氣事。」扶蘇溫和的看了他一眼,好奇道:「那名酒鋪少年的事情我也留意過不少,你說聽到個對他極為不利的消息,到底是什麼消息?」

孟七海說道:「我聽說厲家要對付他。」

扶蘇的眉頭皺了起來:「厲侯府?為什麼?」

孟七海聳了聳肩膀,道:「厲侯府和禮司的司空連不是有恩怨么?司空連似乎送了份重禮給這酒鋪少年,大約厲侯府覺得司空連是想支持他贏得岷山劍會,所以才要對付他。」

扶蘇心中好生不快,心想怪不得母后一直最不喜歡厲侯府。很多時候厲侯府總是秋毫必爭,爪牙太過猙獰了些。

「這酒鋪少年無端捲入這樣的恩怨,豈不是很無辜?」

扶蘇想了想,問道:「岷山劍宗不會讓人插手比試,厲侯府難道是想在岷山劍會之前便對付他?」

孟七海點了點頭:「按我聽說的消息,厲侯府是已經令厲西星趕回來了。」

「厲西星可是個狼崽子,小時候我們一群人便都不喜歡和他一起玩,我可是記得清楚,他可是因為小事打斷了端木凈宗的兩根肋骨,所以厲侯府才無奈把他送到月氏國去的。」孟七海冷笑了一聲,道:「他在月氏國呆了那麼多年,吃了那麼多風沙,想必不會有什麼好脾氣,梧桐落又不是端木侯府,他要出手,不會是敲斷兩根肋骨那麼簡單了。」

扶蘇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早在丁寧半日通玄,一月破境之時,他便對這名酒鋪少年有了強烈的好奇心,雖然聽了皇后和師長的一些教訓,知道自己的確不該花心思在這些底層的修行者身上,但在才俊冊公布之後,丁寧的表現還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這次出宮,他對丁寧本來沒有任何的想法,只是沒想到正好聽到這樣的事情。

「這本不關那酒鋪少年的事情,而且像他那樣出色的修行者,本身便是我大秦王朝的寶貴財富。」他不由自主的用皇后說話時的語氣,輕聲說道。

孟七海聽出了他的意思,撇了撇嘴,道:「表哥你不幫我教訓他,難道還想管這件事,幫他?」

扶蘇看了他一眼,反問道:「若是厲西星的性情真的這麼多年未改,而且去了月氏國那種亂地,更加變本加厲,你說和這酒鋪少年相比,你更討厭誰一些?」

孟七海怔了怔,自言自語道:「如果是這兩人相比,當然是厲西星。」

扶蘇看著他,微微一笑。

孟七海有些鬱悶的叫了起來,「表哥,說起道理,總是說不過你。」

扶蘇笑了笑,卻是馬上又正色道:「若是有別人在場,你可記得不要喊我表哥,否則別人可能一下就察覺了我的身份。我可不想引起諸多麻煩。」

孟七海頓時覺得這的確是很要緊的事情,他便也馬上點了點頭,道:「我記得了。」

扶蘇微笑道:「那你就帶我去看看那酒鋪?」

孟七海也是急性子,馬上點頭,道:「也好,省得厲西星正好去了。」

……

……

梧桐落和平日里相比似乎沒有什麼異樣。

晨間各家各戶起床洗漱和早飯時,是梧桐落最熱鬧的時光,等過了這段時光,梧桐落便迅速變得清凈起來。

街巷中行人稀少,尋常店鋪里鮮有客人,生意只能勉強維持生活而已。

然而長孫淺雪卻第一個感到了異常。

想到丁寧說的那些可能,她的身體迅速變得冰冷。

但是感知著那些人的修為,她卻又緩緩的放鬆下來。

這些人應該至少不是針對九幽冥王劍而來,因為在力量上相差太遠,不可能留得住她和丁寧。

她喚了兩聲,當丁寧走入後院,她清冷的說了幾句,告訴丁寧她感知到的事情。

有不少修行者出現在梧桐落附近,且並非是強到足以留住七境修行者的修行者?

丁寧的眉頭深深的皺緊,他也根本想不出是什麼樣的原因。

再次走出酒鋪門,朝著薛忘虛所在的小院行去的同時,他體內的無數「小蠶」如冬眠復甦般,悄無聲息的緩緩活動起來。

他的感知瞬間便清晰了數倍。

他感知到了其中一些修行者的位置。

然後他很快發覺,許多修行者隨著兩名修行者移動,那兩名朝著梧桐落而來的修行者,便是那些修行者形成的包圍圈的中心。

驀地,他的眼睛微微的眯起。

他隱約看到,不遠處的屋檐間有一處異樣的反光。

那是塗抹了大量潤滑礦油的金屬產生的冷厲反光。

這樣的反光,基本只出現在一些連弩、弩機之上。

所以…這是一場刺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