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六章仙符宗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有藏寶圖遺留下來,卻不知道所謂的藏寶圖,是暗含玄機,是用天地元氣的流向,來表明某些方位。一些礦脈、暗河的走向,能夠對修行者摸清一些天地元氣的走向有幫助,現在地上許多地貌已然更改,要想摸清真正的地下暗河...

虎狼北軍駐地正中的營帳里,光線黯淡,只點著一盞油燈。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只是鋪著普通棉褥的床榻上,梁聯臉色木然的盤坐著,數股凝結不散的天地元氣懸浮在他身外,猶如數面盾牌,又如數塊墓碑。

忽然之間,他感應到什麼,睜開雙眼朝帳外望去,目光森冷如電,充滿濃厚的戒備之意。

即便是他,在這一刻都感覺到了令他渾身冰冷的殺意,破空而至。

嘩啦一聲,帳簾已被濃厚的水汽沖開。

身穿白狐毛大衣的白山水出現在帳內,水汽侵滅了油燈。

梁聯眉頭微挑。

白山水只是平靜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幫我查擅陰氣鬼物之道的七境修行者。」

……

梧桐落酒鋪後院的房裡,卻是點亮了一盞油燈。

丁寧將長孫淺雪從樊卓身上搜出的所有東西,一一在自己的床榻上鋪開。

此時他的心情已經恢復了平靜。

對於樊卓這樣的人物而言,只有做交易的可能,不存在從他們的口中榨取到什麼有用訊息的可能。

對於自幼便比公主還要嬌貴,之後離家修行也是高高在上,連人情世故都不太通的長孫淺雪而言,今日這樣的表現已經很好。

對於他自己而言,人生總是存在著無數種可能,若是真無法進入岷山劍宗,他還存在兩種選擇,九死蠶散功,或者從孤山劍藏中得到可以解決的辦法。

樊卓身上的東西並不少,很多都是正常人會用的隨身物件,顯然他覺得自己連一絲可能死去的可能都沒有。

丁寧連銀兩等最普通的東西都沒有放過,逐一仔細的看過之後才剔除到一邊。

最後他的面前只剩下了三件東西。

一顆珍珠,一捲髮黃的羊皮書卷,一塊木牌。

珍珠足有龍眼大小,在這黑夜之中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如有一的波浪不停的在表面氤氳,然而最為奇特的是,這顆珍珠還是半透明狀,內里一片蔚藍猶如大海,其中的光亮似是隱隱結出一些畫面。

丁寧微微眯起了眼睛,他看清這顆珍珠內里的畫面似乎是一座仙島,無數天宮美宇,布滿靈泉靈藥。

「這是什麼?」

在之前的過程里,長孫淺雪只是耐心的等待著,等到此時,她才出聲問道。

「這是蜃珠,海外一種龐大貝物結出的寶珠。」丁寧說道:「大秦王朝自開闢海外航線至今,一共發現了三顆這樣的蜃珠,這蜃珠在海外諸國被稱為仙域海圖,傳說內里結出的圖影,是它一生所至的所有海域中,靈氣最為充沛之地。元武三年,大秦王朝的鐵甲船隊就憑藉一顆蜃珠中的海圖最終發現了東萊島,獲取了大批修行的靈藥。」

長孫淺雪眉頭微蹙,道:「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蜃珠,記得家中以前也有一顆,只是傳說中未必可全信,其中的海圖飄渺無蹤,只是虛幻。所有此種蜃珠,其中海圖被證實存在的,只不過十分之一。」

丁寧沉吟道:「大魏王朝全盛之時,也曾有開闢海外之心,雲水宮主修水系功法,自然首當其衝,只是後來魏朝覆滅,雲水宮都只剩下寥寥數人。只是憑這數人要入海外,則是茫茫無期,年歲不知了。」

長孫淺雪點了點頭。

這顆蜃珠恐怕是那時候雲水宮的遺留,只是要憑現在的雲水宮去海外尋找虛無縹緲,未必存在的仙島,卻是根本力所不及。

丁寧將這顆蜃珠也放在一邊,打開了那捲發黃的羊皮書卷。

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目光就劇烈的跳動了起來。

「水注經?」

長孫淺雪不解的問道,「他帶著這在身上做什麼?」

這長陵水注經並非是什麼修行典籍,而是前朝一名陰姓大夫編製的水利圖錄,記錄了長陵和關中一帶地下水的流向,也叫陰注經。

這份水利圖錄在當時起了很大作用,只是後來地形更改,大秦王朝又為了農田水利修建了大量明溝暗渠,這這份水利圖錄的基礎上,大秦王朝也有了更為完善的水經。

看這份羊皮書卷年代極老,應該便是前朝之物。

帶著這樣古老而有些不合用的水利經注在身上本身就已經有些難以理解,而且長孫淺雪看得出此時丁寧的神色極為異常。

「看來傳聞沒有什麼問題,雲水宮的手裡的確有孤山劍藏的遺物。」丁寧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她美麗的雙目,說道:「而且他們已經知道了如何從那遺物上參悟孤山劍藏的方法。」

長孫淺雪蹙眉,「為什麼?」

丁寧說道:「世上人只知孤山劍藏有藏寶圖遺留下來,卻不知道所謂的藏寶圖,是暗含玄機,是用天地元氣的流向,來表明某些方位。一些礦脈、暗河的走向,能夠對修行者摸清一些天地元氣的走向有幫助,現在地上許多地貌已然更改,要想摸清真正的地下暗河的走向,還是要藉助之前的水注經。如果真是如此,那說明白山水至少已經知道了破解孤山劍藏遺物的方法,已經開始著手設法參悟破解。」

長孫淺雪的面上瞬時籠了一層寒霜。

她的想法都極其的簡單直接,對於她而言,元武皇帝是敵人,白山水同樣是敵人。而孤山劍藏則極有可能幫助她追上元武皇帝的修為,所以她一定要搶奪。

「會不會很快?」她聲音微冷的問道。

「不要著急。」丁寧看了她一眼,認真的說道:「是真的不要著急,不是我騙你,八境之下想要參悟破解,不知道要耗費多少年的時間。」

頓了頓之後,丁寧接著說道:「白山水是想要藉助孤山劍藏來幫助他快些到達八境,但不到八境,又極難參悟破解出孤山劍藏的藏寶地,所以這裡面的順序就有些不對。」

長孫淺雪細想著丁寧話語里的意思,看著丁寧拿起最後一塊木牌。

這塊木牌看上去像是用小葉紫檀所制,色澤有些紫到發黑,表面有許多金星狀的斑點透出,然而不同的是,這些金星狀的斑點中的光芒尤為明亮,而且金色裡面又透出些銀色的光芒,看上去裡面好像另有一個小世界。

木牌上面沒有文字,只有三條如人形般的符文。

「我知道這是什麼東西。」這次她卻是沒有發問,而是對著正在仔細研究的丁寧說道:「我以前見過。」

丁寧一怔,他也根本未見過這種東西,忍不住問道:「這是什麼?」

長孫淺雪說道:「這是仙符宗的信物。」

丁寧目光劇烈的一跳。

長孫淺雪看了他一眼,接著說道:「我家中也曾經和仙符宗接觸過,只是大約沒有料到當時的變化會那麼快,還未來得及藉助仙符宗的力量便已被滅。」

旁人可能難以理解長孫淺雪這樣一句話里所有的意思,然而丁寧卻十分清楚。

和岷山劍宗、靈虛劍門是大秦皇朝最強的宗門一樣,仙符宗也是大燕王朝最強的宗門,事實上仙符宗和昔日大秦的巴山劍場一樣,根基比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還要深厚。

大燕王朝在明面上和大秦王朝最為相安無事,然而丁寧知道這些年燕人為了遏制大秦王朝的崛起付出了無數努力。

原來當年的長陵舊門閥,已然是和燕王朝有所接觸,只是不如元武皇帝的下手快。

「如此說來,雲水宮和燕王朝已隱有結盟?」

丁寧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的心情再度平靜下來,然後接著問道:「那這片仙符宗的信物有什麼意義?或者說有什麼用?」

長孫淺雪說道:「可以憑此找到仙符宗的接頭人,只要在符文中注入真元,仙符宗的接頭人便能憑藉獨特的氣機感應到你的位置。這種仙木符是用一種極其罕見的木材製成,唯有仙符宗的真傳弟子才配擁有,只是這種仙木符分陰陽,這種都是陰符,你要是注入真元,別人可以感應到你的位置,但你不能感應到他們的位置。」

「只要是氣機感應,即使分陰陽,其中自然會有獨特聯繫。」丁寧凝視著手中這片木符,輕聲說道:「只要參悟透了,或許也能改過來。」

「我知道你得了他的傳承,不是一般的修行者,這種事情有可能做到。」長孫淺雪看著他,清冷道:「只是目前的麻煩已然夠多,你還有心力再去注意仙符宗的人?」

丁寧看著她,搖了搖頭,道:「只是在等待之中順便做些事情而已,若是發現什麼都做不了,而又什麼都不去做的話,那會讓人絕望。」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