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四章並不擅長做很多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你是兵馬司的人?」樊卓一怔,他未料到車廂中的是名女子,也未料到對方直接說出這樣的話語,但想到兵馬司不存在夜策冷這樣強的女修行者,他的心中並未生出多少警惕之意。 長孫淺雪搖了搖頭,不悅道:「是...

馬車在長陵的街巷裡穿行,丁寧那面畫牆上的線路起到了一些作用,這輛馬車很快的穿出鬧市,行向渭河一處支流岸邊的田舍。

馬車上的車夫在穿過街巷之時,便已被一股柔和的力量推落在一處陽光照耀的牆下,看似就像無所事事坐在牆下曬太陽打。

看著這輛馬車不緊不慢的行進速度,一直尾隨其後的商販模樣的男子臉上的冷嘲之意越來越濃烈,眼睛里也開始瀰漫出一股霸烈無雙、桀驁兇狠難言的氣勢。

這種儼然不將一國一朝放在眼裡的難言氣勢,放眼天下,也唯有數名大逆才能擁有。

這名商販模樣的男子,自然是雲水宮真傳弟子之一的樊卓,白山水的左臂右膀。

此刻樊卓自然已經看出這輛馬車的故意相引之意,然而在他的眼裡,這輛馬車裡的人只是自尋死路。

長陵能夠殺死他的人是有限的,但那樣的人不會存在於兩層樓裡面。

即便是兩層樓外請的修行者,都絕對不會想到他是雲水宮的人。

只是這些只是他個人的想法。

長孫淺雪平日的想法極其簡單,但並不代表她笨。

當馬車駛入一片應是河邊養鴨人留下,此刻沒有人煙的棚戶區時,她確定這個地方已經不會被最近的角樓觀測到,她又在腦海里認真想了一遍丁寧那面畫牆裡的線路,想好了出手過後離開的路線,這才將履勒停,停在一片簡陋的屋棚之間。

樊卓沿著馬車的車痕走入這片臨時村落。

看著被馬車車輪碾裂的冰面下露出的青黃色或白的鴨糞,他的眉頭皺了起來,嘲諷出聲道:「位置選得不錯,可是環境太差了一些。」

車廂內的長孫淺雪眉頭也深深的皺了起來。

她一直有比較嚴重的潔癖,這雖然是她選定的最為安全的出手之地,然而聽到樊卓的話,她還是極不舒服。

她決定要快一些離開這種地方。

「你為什麼想要殺王太虛?是因為梁聯?」她異常直接的問道。

「你是兵馬司的人?」樊卓一怔,他未料到車廂中的是名女子,也未料到對方直接說出這樣的話語,但想到兵馬司不存在夜策冷這樣強的女修行者,他的心中並未生出多少警惕之意。

長孫淺雪搖了搖頭,不悅道:「是我問你問題,而不是你問我問題。」

她本身出身於第一舊門閥,性情又是高冷至極,此時心中不悅,聲音便自然帶著一種凜冽的寒意,高高在上的逼迫威勢。

樊卓頓時冷笑了起來,渾身桀驁不馴的氣勢也轟然爆發,他的身體都好像驟然高大起來。

「你難道是夜策冷?敢對我這種口氣說話1他不屑的看著車廂,道:「只怕你真的知道了我的身份,便要馬上下車跪在我的面前,求我不要殺你。」

「雲水宮只不過一沒落宗門,在外嘯傲山林還可佔山為王,在長陵便要懂得夾起尾巴做人。」

長孫淺雪是秦人,又是昔日貴族,本身就看不起外朝修行者,尤其是已被滅國的修行者,她也冷笑了起來,沒有耐心的說道:「既然夜策冷都令你忌憚,那你更應該好好回答我的問題,不然我直接殺了你。」

樊卓驟然收斂了臉上冷笑。

一種兇險的感覺開始瀰漫在他體內。

既然已經知曉了他雲水宮的身份,還敢故意引他到這裡,而且他聽得出對方話語里的意思,是連夜策冷都根本不放在眼裡。

放眼整個長陵,所有的女子修行者里,誰能比夜策冷還要強?

再想到這名女子自從出聲來,一直散發著的那種高貴而不可一世的氣息,樊卓陡然想到某個可能,眼瞳都不可置信的收縮了起來:「難道你是鄭袖?」

鄭袖便是大秦王朝最尊貴的女主人,大秦皇后,同時她也是鄭氏門閥最強的修行者。

然而聽到他這樣的驚聲,車廂內的長孫淺雪卻臉色一變,清冷的呵斥道:「誰是這個賤女人1

樊卓瞬時覺得荒謬。

賤女人?

對方竟然直接稱呼皇后鄭袖為賤女人?

而且似乎呼得那麼理直氣壯。

在感覺到無比荒謬和難以理解的同時,更加強烈的危機感,讓他的背上都開始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臉色變得無比肅穆,緊盯著車廂,眼眉間全部都是狠辣之氣:「你什麼時候聽說過我雲水宮的人會在敵人的逼迫下說出對方想要知道的東西?」

車廂內的長孫淺雪的眉頭皺得更深,她開始覺得自己真如丁寧所說,根本不擅長做修行之外的事情。

但她做事一向簡單。

「我本來不想殺你,但是正好遇到,我也不想你殺了那個兩層樓的人。既然如此,我便殺了你。」於是她說道。

「口氣倒不校」

樊卓冷笑了起來。

他的聲音洪亮如雷。

他的身外同時也如有雷聲響起。

一柄如水流般的劍出現在他的手中。

與此同時,上方的天空里,一片白雲也突然落下。

在半空里,這片白雲已經全部化水,變成一條晶瑩而氣勢磅的水流,就像一條真正的蛟龍。

樊卓手中的劍化為一條水流,朝著車廂斬去。

天空里那條蛟龍般的晶瑩水流,也從空中朝著車廂罩落。

與此同時,他的身影卻是被劍勢牽動一般,朝著一側凍結的河流飛去。

他的身體也包裹著濃厚的水汽。

空氣里,就像同時有三條水流在飛舞。

樊卓的臉上全是戾氣,眼神卻是沉冷寧靜。

雖然他的修為是六境上品,距離真正的七境還有一步之遙,然而雲水宮的修行功法和對敵手段並非一般修行宗門可以比擬,而且越近水,雲水宮的修行者就會越強。

此刻這條河流雖然結冰,但他自有辦法使之化為萬傾水流。

即便對方是真正超過夜策冷的修行者,他都有信心借這條河流逃脫出去。

……

水流未至,強大的力量卻已瞬間將整個車廂撕裂,將兩匹拉車的高頭大馬推飛出去。

長孫淺雪處於無數車廂碎片之中,身上似乎瞬間就要被無數碎片割裂出許多傷口。

然而在她這種級別的修行者的眼裡,此時的畫面卻近乎停頓。

她的手中出現了一柄幽藍色的長劍。

這柄長劍的色澤急劇的加深,變成了藍黑色,和她白皙如玉的膚色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藍黑色太過深邃,所以她握著這柄劍,就像是握住了一個幽冥世界。

這一剎那,朝著冰結的河面飛掠的樊卓看清了她的面目,看清了她手中的劍。

「九幽冥王劍,你是公孫…」

他終於徹底的反應過來,駭然出聲。

也就在此時,長孫淺雪已經出劍。

所有在她身外飛濺的車廂碎片在空氣里驟然停頓,變成無數顆包裹著湛藍色堅冰的晶體,然後在下一瞬間崩裂,變成無數的粉塵爆開。

天空中落下的那條氣勢磅的巨大水流,在接近她身外數丈時迅速冰凍,從頭至尾急速的變成湛藍色的晶體,停滯在空中,然後轟然墜地。

飛斬而至的樊卓的本命劍凄厲的震鳴起來,然而卻無法阻止上面湛藍色冰晶的蔓延。在她身前數尺時便徹底冰凍,被長孫淺雪身外的力量震飛出去。

樊卓身體內的真元如大江大河般狂沖而出,轟在他的身下。

此時他已至冰凍的河面上。

他的真元如無數條瀑布衝擊在冰面上,引起了奇異的律動。

整條冰凍的河流都瞬間解凍。

冰冷的寒氣被硬生生從水流中逼出,形成無數條絲光,往極高的高空飛去,像煙火一樣散開。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恐怖爆響在他的身周響起。

他的身周往上轟起無數根龐大的水柱,瞬間以他為中心,形成了數圈水牆。

他僧卻並未枯竭,好像遠處的水流都被一瞬間吸引了過來,反而在他的身下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水漩渦,他的身體就要順勢落入其中,借水遁走。

喀喀喀喀…

然而就在此時,樊卓的呼吸都停頓下來,耳朵里如同聽到死亡的聲音。

無數根衝起的龐大水柱變了顏色,全部變成湛藍色的冰柱。

一點藍黑色的劍光,在其中一根冰柱的中央透入,刺到他的面前。

樊卓的臉色蒼白得毫無血色,他一聲厲嘯,右手並指為劍,恐怖劍意從指掌間刺出,想要爭取一絲時間。

然而他的右手瞬間失去知覺,折斷。

啪的一聲。

他的整個身體往後彈出,嵌入身後的冰柱里。

「好強的九幽冥王劍…想不到你已經有了這樣恐怖的修為。」

「只是你不可能從我口中得到什麼東西,白山水會為我報仇的。」

樊卓的真元已經無法流動,然而他的臉上卻是布滿了獰笑。

當這樣的聲音響起,他體內似有一股獨特的水流從腹部一直衝到頭頂。

「噗1

一條白色的水練從他的口中衝出,而這名雲水宮大逆,卻是就此斷絕了氣息,再無生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