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六十章劍雨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輸出速度不同的真元,前後不斷的在他手中的劍身上互相衝撞著,交疊著。 他手中純黑色的無鋒玄鐵劍開始散發出青光,最終全部變成了青色。 一**的青色光焰從他的劍上如波浪般揮灑出來。 ...

清晨堵門,以拆門逼迫,再加上此時的踢劍邀戰,曾庭安今日的一切都顯得十分的驕狂。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然而這在長陵卻又極其正常,曾庭安就像是無數長陵少年的一個縮影。

一切應是虛名,皆以實力為尊。

當大秦的劍師連滅韓、趙、魏三朝,長陵早便有了以劍為尊的氣勢,其實在所有權貴的心裡,元武皇帝之所以能夠變法成功,之所以登基之後便將整個大秦王朝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江山腳下,便是因為他和他身邊的一些人具有別人無法抵擋的劍。

所以現在長陵許多修行者對薛忘虛尊敬,不是因為薛忘虛年紀夠長,而是因為他所達到的境界。

張儀側身,伸手,準確無誤的抓住了迎面飛來的無鋒玄鐵劍的劍柄,他也熟知長陵這些少年才俊的性情,所以此時也不動怒,只是看著丁寧,愁眉道:「真的要我打么?」

丁寧看了他一眼,只是輕聲道:「打得精彩一些,不是我要看。」

張儀聽出了丁寧這句話的意思,他臉上的愁容終於徹底消失,肅然的點了點頭。

「一場挑戰也被你們弄得這麼麻煩,怪不得白羊洞只能歸了青藤劍院1

曾庭安早已沒有了耐心,直接說出一句很無禮的話,然後走向道路中央,被他抓在手中的無鋒玄鐵劍直接抬起,平鈍的劍尖凌空指著張儀的胸口,劍身開始輕輕顫抖,發出水浪拍岸般的轟鳴。

張儀有些拘謹的快步向前,儘可能的離開薛忘虛多一些,同時還對沈奕使了個眼色,示意他照顧好薛忘虛。

若是平時,曾庭安絕對會等對手橫劍於胸時再行出手,然而對於他而言,張儀本來就不是他此行想要找的對手,更何況丁寧和張儀在他的眼裡極盡拖延。

所以他直接出劍。

無鋒玄鐵劍上平直的符文迅速被耀眼的真元和天地元氣填充,一股青色的劍氣隨著曾庭安腳步的前移,往前傾斜而出。

這股劍氣並未平直斬向張儀的胸口,而是如一條清澈的溪水般濺落地上,然後散開為無數像竹葉般的細小青色劍氣。

曾庭安是清溪劍院的弟子,這出手一劍,便是清溪劍院出名的劍式「清溪竹影」。

張儀手中無鋒玄鐵劍有些倉促般往身前下方揮灑出去。

一條微彎的白色劍光如同一隻彎曲的白羊角,將無數竹葉般往上濺射的細小青色劍氣盡數擋祝

然而就在此時,曾庭安已經沖至他的身前。

嗤的一聲凄厲裂響遮掩了所有劍氣相衝的聲音。

曾庭安手中的無鋒長劍的劍尖上驟然湧出一股恐怖的力量,直往張儀胸口刺去。

這是「清溪湧泉」。

張儀感受出這一劍中恐怖的衝力,面色微微的一變,手中長劍斜往上挑,在這刻不容緩的一瞬間,他平鈍的劍尖竟然準確的刺在了曾庭安手中長劍的劍尖處,令這一劍的力量,頃刻間從他的頭頂上方衝過。

曾庭安的面上閃過一絲冷諷之意。

雖然張儀化解得輕巧,然而只是這一瞬間的劍身和劍身相觸,他便感覺出來張儀的真元修為比他還是要略差一些。

沒有任何的遲疑,他體內的真元以更加洶湧的態勢湧出,灌入劍身,往下壓去。

張儀身體一挫,往後連退三步。

從上往下的劍光分為兩道,在他的身前不斷疾進。

他身前石道上出現了兩道清晰而深刻的劍痕,嗤嗤的噴出粉塵。

嘶啦一聲裂響。

張儀的右手衣袖裂開了一道口子。

曾庭安劍勢已盡,然而他面上的冷諷之色卻更濃。

他迅速收劍。

一收劍,他的身體里一股磅的真元卻是驟然拍出,和依舊存積在他手中長劍劍身里的真元和天地元氣相撞。

這一撞,便是如同一朵浪花綻放一樣,在空氣里驟然拖出無數青色的水線。

張儀的面色變得更為凝重。

他的雙腳死死站住,手中長劍往上挑起。

又是嗤的一聲爆響,一道微彎的白色劍氣往上挑起,正是白羊劍經中的「白羊掛角」。

只在這一瞬,無數青色水線牽扯出無數股真正的青色水刃,朝前打出。

白羊角最寬厚處如盾牌般擋住這些青色水刃。

張儀一步不動,但是他的身體微微一顫,兩肩的衣衫各自出現了一道裂口,飛出細細的血珠。

轟的一震,白羊角消失無形,張儀再退三步。

「這樣也說能戰勝我?」

退出一步,避開白羊掛角殘餘劍意的曾庭安持劍斜指地面,看上去悠閑消散,臉上掛滿嘲弄之意。

丁寧微微皺眉,看著張儀兩肩上淡淡的血痕,說道:「師兄,你是受虐狂還是暴露狂,要等到衣衫盡碎才肯真正出手么?」

眼睛的餘光里掃到自己衣衫上的破處,張儀羞愧道:「怕洞主說時間太短不夠精彩…且想試試光憑白羊劍經能不能戰勝,未料到對手這麼強。」

聽到這兩人明顯不是認輸的對話,曾庭安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不想再說什麼,只想下一劍就徹底擊敗張儀。

他再次往前出劍。

這一次體內的真元灌輸更為猛烈,就像是要一次性將氣海里的所有真元,全部噴湧出來。

只是這種瘋狂的真元噴涌之中,卻還帶著獨特的韻律。

一股股輸出速度不同的真元,前後不斷的在他手中的劍身上互相衝撞著,交疊著。

他手中純黑色的無鋒玄鐵劍開始散發出青光,最終全部變成了青色。

一**的青色光焰從他的劍上如波浪般揮灑出來。

隨著他的劍勢走動,劍身在空氣里斬出奇妙的線路,層層的青色波浪里,出現了一個個細小的漩渦。

這每一個細小的漩渦卻是又越來越凝聚,變成一顆顆滾圓的鵝卵石般形狀。

張儀的面色再次變得極為凝重。

清溪劍院有一門秘術叫做溪石劍,清澈溪流攜帶著萬千卵石奔流疾進,迅捷萬鈞之餘,這萬千卵石又如巨磨,即便一時能擋,接下來恐怕也要被活活磨死。

想必此時曾庭安用出的,便是這門溪石劍。

感覺著那每一顆滾圓鵝卵石般的元氣沉甸甸的意味,張儀知道自己已經別無選擇。

他手中的黝黑玄鐵劍刺了出來。

然而此時他這一劍,卻是沒有刺向前方,反而是劍尖朝上,刺向了上方的天空。

這一劍刺出時,他的腦海里出現了在墨園裡清晰的領悟出的許多線路。

一股股劍氣,從他的劍尖上衝出。

清遠淡泊的元氣沖向高空,便引起無數濕意,在墨園裡引起了一場雨。

此時一股股殺伐氣息濃烈的劍氣刺天戮地般刺向高空,又會引起什麼樣的異變?

似乎什麼都沒有改變,曾庭安手中的青色劍光已經揚起,疾飛而來,張儀的眼睛里卻是閃現異樣的亮光,同時他的臉色卻是微微猶豫。

丁寧看著他,平靜道:「不要婆婆媽媽,你想洞主生氣么?」

在丁寧開口的瞬間,張儀就已然覺得自己不對,手中刺向高空的劍便已往前斬落。

便在這一剎那,整條小巷中的氣機驟然改變。

已經期待到了極點的沈奕不由自主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曾庭安的呼吸驟然停頓。

他感到上方的天空之中,有無數鋒銳之意正在急劇的鎮落。

他不自覺的抬頭。

他看到了晴朗的天空里,突然出現了無數晶瑩的雨線。

和往日里所有的雨不同。

這些雨線里每一顆雨滴都是連在一起,就像無數小錘互相錘擊著,將濕意儘可能快的傳到地面。

感受著那一道道雨線之中的凌厲之意,曾庭安的臉色迅速變得慘白。

他發出了一聲前所未有的厲喝,手中的長劍往上方撩起。

裹挾著無數青色鵝卵石的溪流,倒卷而上,沖向那些雨線。

非是他想擋,而是不能避。

張儀這一劍的劍意,已然充斥了他前後左右所有的長巷,他根本不可能沖得到張儀的身前。

萬千條雨線落入街巷。

神奇的是,落在兩側屋檐,落在街巷裡的樹木、落在街道其餘各處的雨線只是散發出純粹的濕潤之意,散開成無數的水花,唯有張儀劍尖所指,曾庭安所在之處,那一條條雨線卻是散發出極其可怖的氣機,變成了無數鋒利而不可抵擋的小劍。

無數密集的雨線刺入青色瀑布般倒卷的溪流之中,衝出一條條筆直的白線。

鋒銳的劍意撞擊在青色溪流中密密麻麻的小卵石上,不斷的爆開更為細微的白花。

每一顆細小卵石都有水中磐石不可動搖之意,沉穩而堅持,然而這些雨線卻畢竟太長,後勁卻更為持久。

只是片刻晨光,但其中相持卻已如水滴穿石的意境。

無數顆青色小卵石爆裂開來。

往上倒卷的溪流也徹底崩碎,散開。

曾庭安手中的無鋒玄鐵劍還在茫然無力的往上揮著,但無數的雨滴已然落在了他的劍上,落在了他的身上。

張儀已然收劍,他身上散發的所有氣息收斂。

然而這些雨滴余勢未消,沖打在無鋒鐵劍上,發出了密集的噹噹聲。

曾庭安的身體上也有無數噗噗的聲音響起。

密集的衝擊里使得他無法站得住,跌坐在了地上。

他的衣衫被刺出了無數小洞,身體肌膚上出現了無數細小血痕。

雨水順著他的肌膚流淌,他身上破碎的衣服濕透,披散的頭髮也在滴水,身體開始控制不住的劇烈顫抖,寒冷而驚恐。

「這怎麼可能,這到底是什麼劍勢?」他無力的抬著頭看著張儀,蒼白的雙唇翕動著問道。rg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