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一百四十一章孤寂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那真是極好1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由衷高興的說道。 …… 就在這個夜裡,長陵皇宮深處的一間書房裡,坐著一名和他們差不多年紀的少年。 他的面容俊秀,溫和而又自然散發著...

「果然是幽遠星辰寒煞元氣。。ybdu。」

這一片薄薄黑色晶片一凝成,嵌在那竅位之中,有微微的刺痛感,丁寧心念一動,就此脫離識念內觀,睜眼醒來。

天地之間有無數種元氣存在,草木枯榮、木薪燃火、風雷雨電…其中不知道有多少元氣在活動,但這人世間的諸多元氣,都不脫一些本源的天地元氣的結合和變化。

然而這方天地間,還存在著外來的日月星辰的元氣。

尤其是從極幽遠星空遠道而來的星辰元氣,不知道要穿越多少沒有光線,寒冷凈寂到了極點的空間。那隨便一片空間的寒冷和區域大小,連修行者都根本無法想象。

穿越了無垠寂寒空間落到這方天地之間的星辰元氣,往往浸染了極陰煞的元氣,和修行者的身體皆不相容。

然而又有大能耐者,卻偏偏能夠加以利用,悟出吸納和運用這些寒煞星辰元氣的手段。

這寫意殘卷最關鍵一角上,記錄的便是這樣的手段。

納寒寂元氣凝煞成劍,此時丁寧感覺得出來,只要心念一動,體內那剛剛凝聚的一片晶劍就會頓時如飛劍般飛出。

雖無法像真正的飛劍一樣由心變化,詭異莫測,然而因為這星辰寒煞元氣凝聚之物威力十分驚人,再加上對敵之時突然施展出來,對手也是極其難防。

這十二條經絡之中,一共可以吸納凝結二十四柄這樣的凝煞小劍,存納在二十四竅位之中。

按照那輪寒月的盈虧真意,真正正確的手段,便是吸納凝滿這二十四小劍之後,便將這二十四小劍再按照獨特符線打出,在體內二十竅空虛的一瞬間,再大量吸納對修行者身體有益的天地元氣。融合五氣。

這是修行典籍中有記載的虛塘吸水的手段,真正的盈虧之道,然而這周家老祖見識和理解終究有限,只是悟懂了氖侄危卻未能理解到修行真意。

「怪不得是創下長陵最新修行紀錄的天才,竟然能如此之快的領悟我告訴你的方法,如此快的凝煞成功。」

當丁寧眼睛睜開的一瞬間,周家老祖一點真元悄然探入丁寧體內,一感覺到沉積在那竅位中的寂寒小劍,他便頓時一聲感嘆。

「能凝成這樣一柄。其餘二十三柄自然也沒有什麼問題,你是已然掌握了真訣。你此刻應該感覺得到這寂寒小劍對於你的身體有諸多不利,但維續體內半年應該絕無任何問題,足以讓你應付岷山劍會了。」感嘆過後,他溫和的看著丁寧說道。

半年絕無問題?

感覺著那片真正如冰片嵌在竅位之中的晶片,丁寧可以肯定,差不多恰好就在半年之數。

若是真按周家老祖這種錯謬手段,只需半年的時間,這些凝煞小劍的元氣浸染之下。他氣海中的玉宮便會凍結起來。

到時他對敵之時,玉宮、天竅流動不暢,恐怕最多只能發揮數分之一的真元力量。

那時正好是岷山劍會開端,只能依靠這二十四柄凝煞小劍和數分之一修為幕啊F嗖揖晨隹上知。

心中雖如此想著,但丁寧面上卻是一副真摯感謝的神容,他深深躬身,道:「多謝老祖贈經。他日若有想用,我必盡全力。」

這是真正的各懷鬼胎,周家老祖心中陰霾至極。面上卻是笑容和藹燦爛,和聲道:「小友客氣,以小友天人之姿,他日我周家墨園便要以你為榮。」

……

昔日舊權貴門閥在飲食上亦是奢靡至極,今日周家雖然沒落,菜蔬用料雖然普通,但精細程度依舊不是尋常人所能想象。

即便是見慣了大酒樓名廚菜式的謝長勝,見到每一道菜式都是色相蚊如美麗圖畫一般,都不免覺得今日的許多豪門在尋常生活的追求上面,和昔日的舊門閥相比,還是少了一份精緻和文雅之氣。

一直在想著丁寧不知道有什麼際遇的張儀卻是有些心不在焉,尤其夾了一塊茄子入口,品嘗出雞湯和蝦汁的鮮美,卻根本嘗不出茄子的味道時,他便忍不住想,茄子便是茄子,要雞和蝦的鮮美,便吃雞蝦便是,又何必費這麼多功夫,這麼淺淺一盆茄子,對於長陵尋常農夫而言,根本下不了兩碗米飯,可是製作過程中,又要浪費多少東西?

舊權貴門閥在昔日最終無法阻止變法,太過窮奢極欲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最著名的故事,便是一家門閥每日都將吃不完的白米飯沖洗入陰溝,旁邊一家寺廟裡的僧人每日便將這些白米淘洗出來,晒乾儲存,待這家門閥沒落之時,寺廟裡存積的白米干都足以讓一戶人家吃上數年之久。

真正的清貴高遠,又豈是要用這種精緻來展現?

只是略微出神之間,一些真正清貴高遠的氣息從他身上不自覺的散發出去,正合今日里他在寫意殘卷上領悟的那些符線。

整個墨園的高空里,便又驟然有了些濕意。

「師兄,怎麼,還想將我淋一身雨不成?你是大師兄,又不是大濕兄。」

正在此時,一聲戲謔調侃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張儀一震,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無意中又觸碰了天地間那些線路,他下意識的收斂了身上所有的氣息,天空里的濕意消失無蹤,同時他也看著出現在門口的那人,驚喜呼出聲音:「丁寧師弟,你回來了?」

看著出現在門口的丁寧,謝長勝等人也頓時興奮起來。

「丁寧師兄,你有悟到了什麼么?」沈奕第一時間搶著出聲,問道。

丁寧點了點頭。

張儀呆住,卻是太過驚喜而呆祝

「那真是極好1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由衷高興的說道。

……

就在這個夜裡,長陵皇宮深處的一間書房裡,坐著一名和他們差不多年紀的少年。

他的面容俊秀,溫和而又自然散發著寬厚仁和之意。

帝王家的少年,這樣單獨處於靜室,顯露本真時自然流露的溫潤仁和,便更加可貴。

在元武皇帝所有的皇子里,唯有一名皇子有這樣的性情。

所以他便是扶蘇。

此刻他的面前,攤開著一本薄薄的小冊子。

這本薄薄的小冊子正是弘養書院編製的岷山劍會才俊冊。

只是此刻他面前的這本才俊冊和日間的相比已經有了改變,此時在他這本攤開的小冊子上,戰勝了范無缺的陳柳楓已經排到了三十五位,而戰勝了周寫意的丁寧,此時已經悄然上升到了六十一位。

只是一日之間,這本才俊冊上很多人的位置便都出現了變動,這些變動,甚至是接下來的岷山劍會,和扶蘇原本沒有任何的關係。

長陵皇宮中典藏的一些修行秘典不會輸於岷山劍宗的典藏,且他的母親大秦皇后和他的父親元武皇帝,都是天下最強的修行者。他們自已安排好了一條修行之路讓他前行。

即便他真的還有興趣去岷山劍宗一觀,以他至為尊貴的身份,也不需要參加任何的入試。

他的一切,都是長陵任何的年輕才俊嫉妒不來。

然而他很寂寞。

就如此刻和丁寧等人一樣,許多少年才俊的身邊都有朋友聚集,而他卻是一個人。

似乎始終都是一個人。

尤其是在年初那場大宴,那名平時侍奉他的宮女直接消失在空氣里,宛如從來沒有存在過之後,即便一切都似乎沒有什麼改變,然而聰慧無比的他卻感覺出了身邊所有人對他的刻意疏遠。

這種對他的疏遠不是來自於對他的厭惡和揣測,而是來自於對他的父母,皇后和皇帝的敬畏和戒備。

誰都不願意無端惹上事非,誰都不願意變成微塵消失在空氣里。

當必須要出現在自己面前的絕大多數人都懷著這樣的敬畏和戒備時,他便感到更加的孤獨和寂寞。

面前的這本薄薄的小冊子雖然似乎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但是上面風雲變化,卻讓他覺得熱鬧而精彩。

他想和正常的少年一樣有朋友,也想要和正常的少年一樣熱鬧和精彩。

他的目光離開這本小冊子,抬起頭來。

窗外四四方方的威嚴建築,看上去就像是冰冷的枷鎖。

他的身體未動,心卻是飛了出去。

「或許我該做出些什麼改變。」

「否則拘泥於其間,抑鬱不得脫,自然也會影響我的修為進境。」

他自言自語,說服自己一般,發出這樣的聲音。

一縷溫潤而陽光的微笑,出現在他的嘴角。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