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五十六章曲解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1-09 08:29  |  字數:3539字

真意已在心間,說法卻是可以隨意。

丁寧思索著要如何說法。

只是一息的時間,周家老祖卻是已經按捺不住,說道:「若你真的可以對我有些幫助,我也必有回報,我可以將我從這輪寒月中悟到的修行之法告訴你。」

聽聞這一句,丁寧的面容依舊平靜,然而心中的冷諷之意卻是如草原上的野火般燃起。

他看不到周家老祖的銀狐毛大衣下的腹部,然而他卻可以想像這名老祖此時腹部氣海處必然是高高隆起,玉宮內里真元硬結如鐵。

「這輪寒月可能有問題。」

他有些遺憾的看著周家老祖,說道:「我覺得功法本身可能會有些問題。」

周家老祖陷入真正的震驚里。

他深吸了一口氣,盡量掩飾著自己的真正情緒,甚至擺出了謙卑的姿態,問道:「你覺得是什麼問題?」

丁寧微蹙著眉頭,說道:「為什麼不是一輪旭日,而是一輪寒月?」

周家老祖下意識的想著畫境,不能理解。

丁寧接著說道:「畫面明明有濃淡,若是一輪這樣的寒月,那就如現在的清冷冬夜一樣,看遠山皆是沉浸在一片漆黑之中,哪裡還能看得出清晰濃淡,哪裡還能看得出白雲化雨而落,哪裡還能看得出高山滾石,魚尾拍浪。」

周家老祖悚然動容,驚聲道:「你的意思是,畫面明明應該是在白晝,那裡是一輪寒月,本身便已有些不對?」

丁寧心中冷笑。

事實上留下這寫意殘卷的那位宗師大有深意。

遠山景色,在滿月通明之時,也看得清楚。

這本身便是令後人卻揣測為什麼不是滿月,從而再察覺出那一道最為重要的符文,察覺出他要表達的最深真意。

然而周家老祖揣摩這麼多年不可得,便是修為境界、為人學問、心境感悟,都和留下寫意殘卷的這名宗師相差甚遠,這麼多年苦思亂想之下,他的腦海之中恐怕更是一團亂麻。

所以即便話語中包含著一些真意,他絲毫都不擔心周家老祖有可能獲得真正的感悟。

他心中冷笑,面容卻是依舊平靜異常。

「這輪彎月的氣息也太過陰寒。」

他點了點頭,接著說道:「女子為陰,男子為陽,所以我懷疑這片殘角里蘊含的功法,可能是女子才能修行的功法。」

周家老祖面色變得無比雪白,失色道:「女子修行的功法?」

丁寧歉然道:「晚輩也不知道感覺得對不對…只是覺得畫卷別出都是對敵的手段,只是這裡是修行之法。這輪彎月畫在一角,偏離得這麼孤遠,所以我便懷疑,留下這畫卷的宗師極有可能就是女子,她的意思便是這畫卷別的地方都可以領悟研習,但這一角,事關真元修行,卻是只有女子修行才得法。」

周家老祖的呼吸都徹底停頓了,他的身體不斷的震顫起來。

一時之間,他的腦海里有無數尖銳的聲音同時在嘶鳴,在嘲諷,在狂笑…難道自己修行一生,竟然真的是無比可笑的,修行了只有女子才能修行的功法?

他的念力不由自主的觸碰到完全硬結的月宮,感受到小腹的鼓脹和沉墜,他的心中猛的一痛,腦海中卻是有如一道光芒閃過。

寒月…寒月…月事!

難道真是如此?

這太過鬱結的陰煞之氣,若是女子修行,便有可能在月事之時自然排出,身體便自然無礙。

這一輪寒月的真意,竟是如此?

一時之間,他的呼吸急促至極,身上的氣息亂震,甚至使得整個沉悶的地宮都發出了嗡鳴。

地上整個小院都開始輕顫。

鼓盪的空氣擠壓在耳道里,十分的難受,丁寧輕咳了一聲,捂住了耳朵。

周家老祖慘笑了起來。

然而他畢竟是一代梟雄,在這種時候,他還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抱歉。」

他看著丁寧,柔聲道:「讓你見笑了,想到自己上百年的參悟,從一開始便有可能是錯的,實在是太過失落。」

丁寧微微躬身,行禮道:「晚輩惶恐,只是我的看法,未必會對。」

「這可能是建立在我這麼多年參悟的基礎上,便是極大的可能。」周家老祖也躬身還禮,悲苦道:「我自百歲時悟到這上面的真元運行之法和劍訣,初試時威力極大,然運用一定時日之後,玉宮真元卻是開始凝結,我自以為是這功法的獨特之處,他日可破繭重生,但未料情形卻是越來越差。若真是一開始便錯了,這真是女子才能修行的功法,那你覺得還有什麼方法可以補救?」

丁寧目光不可察覺的微微一閃,垂首道:「若真是有那可能,至於補救…前輩您對於修行的理解應該遠超於我,既是極寒,若是讓我來看,自然只能用極陽元氣之物對沖。」

周家老祖心神稍定,他驟然有些自省,發覺自己真是亂了分寸。

隨即他無比失落的心中又升起了一絲希望。

極陽元氣之物對沖,若是真的能夠化解掉玉宮的真元硬結…只要玉宮的真元再次能夠動用,哪怕從此之後不再運行這圖上的真元運行之法,不再用那樣的劍意,憑藉此時的修為,恐怕也可以超越往日巔峰之時,在此時的長陵亦可東山再起!

「極陽元氣之物,要能入氣海,便要融入五氣。」

周家老祖看著丁寧,探討般輕聲說道:「那便是要有極其滋養陽氣的天地靈藥方可。」

丁寧平靜道:「想來應該如此。」

周家老祖沉吟不語。

片刻之後,他徹底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