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三章老祖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一劍,不僅是大塊的血肉和骨骼都失去,就連內里的臟器都似乎缺了一部分。 這樣嚴重的傷勢能夠活下來,便真是很不簡單。 這名老人的目光始終像窗外飄去,似乎對自己的身體都有些恐懼和厭憎一樣,目...

這便是修行途中最可貴的頓悟。

這是一種難言的感覺,令張儀無比震撼,無比欣喜。

白雲化為雨珠。

每一滴雨珠墜落,便出現了他之前看不到的許多線條。

他徹底感覺出了這些線條中的真意,震驚欣喜到忍不住顫聲道:「小師弟,真的是雨不是雲1

沈奕疑惑的轉頭看著他。

張儀這才醒悟過來,此時白羊芤丫不是丁寧,而是沈奕。

周寫意此刻的臉色有些微白。

看著張儀此時的樣子,他不可置信的想到,難道張儀只是用了這麼短的時間,就真的在寫意殘卷上領悟到了什麼?

張儀望向丁寧,他看到丁寧已經走到了南宮采菽的身邊。

也就在此時,一股淡薄的天地元氣,已然從寫意殘卷上緩釋出來。

張儀怔祝

他隨即反應過來,自己方才頓悟時,自己的念力已經不自覺的沿著那些符線走了一遍。

這便已然牽動了氣機。

感受著那股淡薄的天地元氣中的濕意,他的呼吸微頓,心情卻更加激動,因為他確定他方才的頓悟是正確的,他已經領悟到了那幾朵看似白雲,實則是雨線的真意。

周寫意的面容在瞬間變得更加蒼白,身體徹底僵硬。

這股從寫意殘卷上緩慢施放出的天地元氣雖然淡薄,然而卻分外清遠,一直飄向高空。

此時墨園之外的整個長陵,都是艷陽高照,然而這墨園的上空,卻是驟然多了無盡濕意,數團突然凝結的白雲遮住了陽光。

在寫意殘卷之前的所有人都終於感到了這種異變,連全部心神都沉浸在前方畫面的南宮采菽都徹底驚醒過來。

墨園裡的小山上,雲海閣的書房裡。

周雲海正和薛忘虛在飲茶。

茶是極其貴重的雲霧茶,茶杯亦是秘色瓷,如青凍凝,杯口如有雲霞繚繞。

感受到前方空中陡然生成的無數濕潤之意,周雲海的面色微微一變,手中茶杯輕顫。

薛忘虛目光微亮,讚歎道:「寫意殘卷果然不凡。」

周雲海深吸了一口氣,緩聲道:「薛洞主座下高徒,才真是不凡。」

只在說話之間,那數團白雲下端變淡,然而不是濕意消失,卻是濕意太重,終於凝結成雨珠。

無數雨珠從天空墜落,帶出無數條晶瑩的雨線。

晴朗的天空下,墨園裡下了一場雨。

看著這滂沱大雨的意境,周寫意的臉色更加沒有血色,他可以肯定,這是周家也沒有人悟到過的東西,他忍不住看著張儀問道:「你悟到了什麼?」

「應該是一道符意,可以成為劍符,也可以用於煉器,是氖侄巍!閉乓鞘喬謙君子,所以他如實回答了周寫意的問題。

「丁寧師弟1

在接下來的一瞬間,他看著平靜的丁寧,卻是五感交集。

只有他才明白,方才的頓悟,就像是他自行摸到了許多道門口,卻不得而入,但接下來是被丁寧直接一腳踢進了一道門中,而且那扇門后,還的確是蘊含著真意。

「恭喜師兄。」

丁寧卻是看著他,輕聲說道:「不要謝我,你應該明白這是湊巧,任何的宗師都不可能這麼快便隨便看出這樣的畫卷的真意,只是湊巧。」

張儀回味著丁寧的這句話,他覺得有道理。

因為他可以肯定,像薛妄虛這樣級別的宗師,境界也應該比留下這份畫卷的人低出許多。而整個長陵,境界高過薛忘虛的,卻並不算多。

也就在此時,令他和所有人震驚的是,前方的寫意殘卷上,再次緩緩釋放出一股天地元氣。

只是這股天地元氣很快開始散落,好像有人一筆畫出,卻是馬上中斷。

「當」的一聲。

墨園裡的半空中,發出了一聲悶響,就像是有人敲動了一個無形的黃銅巨鍾。

「怎麼回事?」南宮采菽震驚難言的左右看著,她和眾人的目光都最終落到了伸著手掌放在自己眼前的謝長勝的身上。

謝長勝的臉色也十分的古怪,十分的精彩。

「我好像悟到了一點東西,但不完全…沒徹底弄懂?」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了這一句,然後繼續將手掌放在眼前,繼續看前方的畫卷。

這算是什麼?

連手掌遮在眼前都能看寫意殘卷,都能從裡面悟道?

周寫意渾身僵冷的想著,驟然想到之前丁寧對謝長勝做過的動作,他心中頓時湧起更多不可置信的情緒,忍不住轉頭望向丁寧。

「你方才看得那麼入神,你看到了什麼?」此時的丁寧,卻是在輕聲問著南宮采菽。

「我看到了一條江。」

南宮采菽看著丁寧說道:「不知道為什麼,這張圖畫上有許多東西,但我好像只能看到這條江。」

丁寧平靜的低聲說道:「這很正常,每個人的眼光不同,喜好不同,性情不同,每個修行者所修的東西不同,在看符或者看這種圖解之時,便自然會有差別。」

南宮采菽點頭道:「我父親也說過類似的道理,我想著若是能有所悟,那我也只能從這條江里悟出些東西。我便在這條江里尋找最吸引我的東西。」

丁寧說道:「這種做法是對的。」

南宮采菽道:「現在好像吸引我的是江里的數朵浪花,那數朵浪花似乎也很有意思,好像尋常的浪花不會那樣生成,也不會那樣起落,只是其中的真意,卻是全無頭緒。」

丁寧沉默的看著畫卷,看了半炷香的時間,說道:「若那些浪花是被江水中逆流而上的魚尾激起的水花,便算正常了。」

南宮采菽愣祝

她再看那些浪花,心中便不自覺的想,那下面似乎真藏著幾尾逆流而上的魚?

……

時至傍晚,茶案上已經換了參茶,添了精緻的小點。

周雲海的面容雖然平靜,但心神卻略有不寧。

「當1

便在此時,一聲鐘聲在空中響起。

他的心驀然一沉。

和兩個時辰前響起的那聲半截鐘聲相比,這聲鐘聲分外悠揚,甚至給人一種引起遠處山谷迴響的感覺。

……

墨園西北角,丁寧感知里氣機最為強烈的那片小院白牆黑瓦,看上去和普通村落中的小院沒有什麼分別。

然而在其中一間廳堂里,卻是都鋪著虎皮。

每一張虎皮都顯然是取自壯碩的成年巨虎,每一張在地上鋪開都是極大。

這間廳堂的一張軟榻上,吊著一顆紅色的拳頭大小的珠子。

這顆珠子散發著灼熱的氣息的同時,還散發著一股血腥和暴戾的氣息…唯有在一些凶獸的體內,才有可能結成這樣的內丹。

灼熱的氣息偏又沉重,緩降在地面的虎皮上,熱意又隨著毛皮的纖端往上散發,是的這個廳堂里溫暖如春,且熱意出奇的平均。

鋪著比少女的肌膚還要絲滑的錦緞的軟榻上,坐著一名老人。

他滿頭銀髮梳理得光可鑒人,臉上沒有一絲皺紋,肌膚散發出玉般的光澤。

他身體上散發出的熱氣同樣濃烈,讓任何修行者都會感到氣血旺盛,生機強大。

然而偏偏又有一種蒼老的意味,從他的身體里不斷散發出來,似乎有許多污穢的塵埃,始終縈繞在他的周圍。

他身上金錦袍下,小腹部如同懷胎十月的女子般異樣的高高隆起。

但他的腹部左側,卻有些異樣的空虛。

那處地方,就好像被人斬了一劍,不僅是大塊的血肉和骨骼都失去,就連內里的臟器都似乎缺了一部分。

這樣嚴重的傷勢能夠活下來,便真是很不簡單。

這名老人的目光始終像窗外飄去,似乎對自己的身體都有些恐懼和厭憎一樣,目光極少觸及自己的身體。

他的目光里充滿了許多負面的情緒,怨毒、不甘、貪婪、狠辣…這使得他光潔的面容有些猙獰。

夕陽將要落山。

鐘聲已然消隱。

然而卻是又有幾道獨特的劍意,好像游魚般出現在清冷的空氣里,出現在墨園的半空。

然後又是一道如雷般的宏大聲音,從極高空不斷滾落。

在聽到之前的鐘聲時,這名老人便已經明白今日墨園裡有極不尋常的事發生,再感覺到這樣兩股氣息接連從寫意殘卷上噴薄而出,他便不再有任何懷疑。

他想要知道造成這樣不尋常的事的真正原因。

所以他從軟榻上站了起來。

在他站起來的瞬間,他眼睛里所有負面的暴戾情緒全部消失,盡化為和藹。

他又披上了一件狐毛大衣,遮掩住了自己的腹部。

看上去,他便是一個極其善良、和藹慈祥的老人。rg

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