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十章寫意殘卷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這卷殘卷里,包含著很多劍式和修行的道理,就像是一個宗門大典的總綱。方才周寫意用出的那一式江山如畫,只是威力最弱,最淺顯的劍勢,甚至還脫離不出畫意。」 謝長勝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說道:「周寫...

「你以為什麼人都會為錢財折腰么?」

周寫意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霍然轉身,憤怒的厲聲說道。。

「住口,還嫌不夠丟人么?」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平淡而危險的聲音在不遠處響起:「有的時候,為錢財折一下腰亦無不可。」

周寫意的臉色再度變得蒼白至極,他感到震驚而不能理解,但卻是幾乎下意識的對著出聲處躬身行禮,顫聲道:「父親。」

一名面色如玉,一襲青色道袍,同樣盤著道髻,清凈散人模樣的中年人緩步從一輛馬車後方走出。

周家是大秦舊時門閥,雖在昔日商家變法之後便開始一蹶不振,自元武皇帝登基之後,周家和幾乎所有舊時門閥一樣,都沒有了立足根基。然而舊時權貴自然有著非凡的底蘊。

此時走出的周寫意的父親周雲海,雖然並不在朝中任職,然而緩步而行,自有一股龍行虎步,現時長陵新權貴沒有的雍容氣度。

和他的氣質相比,謝長勝給人的感覺則完全就像是土氣的暴發戶。

只是謝長勝似乎就想將這暴發戶的氣質發揮到極致。

聽到這人的聲音,看著周寫意敬畏羞慚的樣子,謝長勝的眼睛驟然發亮,他望著走過來的周雲海,問道:「有的談?」

周雲海先對著薛忘虛微躬身行了一禮,這才微微一笑,說道:「既然犬子都已然賭輸,讓外人進院參悟寫意殘卷,倒也不在乎多上幾名外人,若是諸位少年才俊真能從我周家寫意殘卷中悟出些精妙劍式,將來建功立業,倒也可以傳為美談。」

周雲海此時說話氣質依舊雍容溫雅至極,然而謝長勝的眼睛卻是更加放光,乾脆道:「要多少金?」

周雲海似也覺得謝長勝有趣,微笑道:「一人萬金?」

謝長勝直接說道:「成交。」

張儀也是出身寒門,此時聽到入園觀經便要萬金,即便是謝長勝滿不在乎,明顯是要幫他們出,但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安,忍不住要開口說些什麼。

然而就在此時,薛忘虛看了他一眼。

他頓時有些反應過來,閉口不語。

薛忘虛卻是淡淡的說道:「不必算我,據說墨園景色不錯,待會我看看景色便是。」

周雲海恭謹道:「薛洞主一代宗師,自然不需要再看我周家殘卷。」

薛忘虛搖了搖頭,道:「你不必如此自謙,即便是昔日的那些比我強出太多的長陵天才,也對寫意殘卷極其看重,我不看,只是不想再看到令我心癢難耐的劍意,然而卻不夠時間去修行。」

周雲海微微一怔,輕嘆一聲,不再多說什麼。

張儀聽到,頓時更覺緊迫,更為自己方才又差點婆婆媽媽而羞愧。

周寫意跟隨在周雲海的身後上了周家的馬車,在前面引路。

在這段時間裡,周寫意始終低垂著頭,沒有出聲,當馬車開始奔行,他終於抬起了頭,然而知子莫若父,只是看著他眼裡的一點光焰,周雲海便已然知道他在想什麼。

「不要問我什麼時候來的。」

周雲海看著他,安靜的說道:「無論是靈虛劍門的劍墟盛會,還是岷山劍宗的劍會,看起來是大秦年輕才俊的比試,但背地裡,還不是大秦所有門閥、權貴的比拼?家中的才俊,將來能夠在長陵站到何等高處,便往往意味著家裡將來能夠在長陵站到何等高度。今日陳柳楓和范無缺的決鬥,相當於是岷山劍會第一戰,我豈能不來?在你和陸奪風、辛漸離和他們爭位置時,我便已然到了,只是我沒有想到,那丁寧會在三人之中選擇了你。所以你今日落敗,我自然也有責任。」

他的語氣里並沒有什麼責備之意,然而周寫意卻是更加羞愧自責。

他咬牙道:「我沒有想到他這麼強。」

「不管你有沒有想到他這麼強,只要你再強一些,他便必敗無疑。」周雲海淡淡的看著他,說道:「所以我只希望你將這落敗的羞恥化為修行的動力。即便你今日遭受此敗,但他日若是在岷山劍會上擊敗他,誰還會在意今日此敗?」

微微一頓之後,周雲海看著周寫意說道:「回去之後,你便閉關吧。你要想著,即便是羞辱,現在至岷山劍會也只有半年時光。你忍耐半年又何妨?我倒是希望你多學學那名酒鋪少年的榮辱不驚.」

周寫意的心情慢慢平靜,他有些感激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但還有些不解,說道:「父親,難道家中真的在意那些錢財?又何必為了這些錢財,讓他們入園觀劍經?」

周雲海微冷道:「你到現在還不夠清醒?我們周家世代參悟寫意殘卷,花了多少時間?一天的時間…這些年輕人能看出些什麼?而且旁人不知道,但你難道不知道老祖修行需要花費多少錢財?」

聽到「老祖」二字,周寫意頓時通體一寒,徹底醒悟。

……

原本來時,是南宮采菽和徐鶴山、謝長勝一輛馬車,但此時前往沒落周氏門閥的舊園,謝長勝卻硬是和丁寧、沈奕同乘。

「糟糕1

只是剛剛駛離河岸,進入主道,謝長勝卻是一拍腦袋,懊惱的叫了起來。

「怎麼了?」沈奕頓時吃了一驚。

謝長勝嘆息道:「剛剛忘記心間宗的易心了,否則我也可以邀請他一同前往。」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你真是錢多得沒處花,用不出去還懊惱?」

「錢生來便是用來花的。」謝長勝理所當然道:「我父親便說過,花錢如流水沒有什麼關係,最重要的是只要有新的錢財如流水一樣進來。流水出去,流水進來,這樣才能源源不斷的收穫好意或者友情。否則死物堆積在那裡,最終還是被人一鍋拿去。」

丁寧眉頭微蹙,沉默數息,說道:「關中謝家能成為巨富,果然有些道理。」

謝長勝有些得意,但又好奇道:「你現在如願以償可以去看寫意殘卷,我比你會花錢,可看得書不如你多,寫意殘卷到底是什麼樣的東西?」

看著一口氣花了數萬金但卻連寫意殘卷都不知道是什麼的謝長勝,丁寧也只能搖了搖頭,在心中說了聲傻人有傻福。

「很簡單。」

搖了搖頭之後,他平靜的說道:「寫意殘卷也是和影山劍窟的劍壁類似的東西。在遠古洪荒之時,最早的人們為了對抗天災、猛獸、疾病,開始尋找強身健體的手段,便有些人脫穎而出,領悟了讓自己力量強大的手段,在文字都未有的年代,那些最早的修行者便用各種手段設法將自己的修行之法流傳下來。」

謝長勝聽得有些愣住,忍不住打凳嗆薌虻ィ怎麼這麼複雜?」

丁寧沒有理會他,接著說道:「所以記載修行之法的,未必是文字,最簡單的可能只是一些繩結,一些簡單的符號、圖畫。千百年之後,一些力量不大,修行沒有多少意義的修行之法便自然被淘汰,而其中一些在經過無數代演化的修行者世界依舊顯得十分強大,還是超越大多數宗門秘典的修行之法,便自然會留存下來。只是記錄方法和現今不同,現今的修行者,卻必須要自行去參悟內里的真意。」

謝長勝和沈奕終於聽懂了,齊聲道:「你的意思是,寫意殘卷也是和影山劍窟的劍壁一樣,相當於是昔日古宗門的遺冊,只是也不是尋常的文字記載?」

丁寧點了點頭,說道:「寫意殘卷,看上去就是一副水墨山水,而且是寫意手法,有山水之韻,卻未必有山水之形,最關鍵的是,這副水墨山水還已然有所殘缺,如此就更難領會當時留下這副水墨山水的一代宗師的真意。」

頓了頓之後,丁寧認真的看著沈奕和謝長勝,緩聲道:「但可以肯定的是,這卷殘卷里,包含著很多劍式和修行的道理,就像是一個宗門大典的總綱。方才周寫意用出的那一式江山如畫,只是威力最弱,最淺顯的劍勢,甚至還脫離不出畫意。」

謝長勝的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說道:「周寫意的那一劍,若是氣定神閑全力發出,才俊冊上恐怕沒有多少人接得住,連那樣的一劍都只是最淺顯,最弱的,都根本還觸摸不到這卷殘卷的一些真意,那即便只是看一看…這數萬金都花的不冤。」

丁寧平靜道:「當然不冤,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即便是當時權傾朝野的人想要看那捲殘卷,周家都不同意。此時廟堂里,恐怕看過那捲殘卷的,也只有聖上和皇后數人。至於現在,如果我們過了六境,恐怕無論花多少錢財,周家也絕對不會敞開墨園讓我們進入看這卷殘卷。周雲海之所以同意,只是因為肯定我們這麼短的時間裡,根本看不出什麼。」rg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