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八章江山如畫(第三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在他們看來,立意對,這一戰便已勝了大半。 轟的一聲悶響。 大江崩散,而黃色大堤依舊未消,繼續往前壓出。 只是這一劍,周寫意便已經展現出絕對超過丁寧的力量。 石台雖然寬闊...

「說到劍即為命的道理,這兩年在月氏國邊境協助駐軍殺敵,倒是懂了不少。」

周寫意冷凝的看著丁寧,握住了另外一柄無鋒黑鐵劍,道:「像你這樣連長陵都未走出,根本連真正戰陣中的風沙漫天都沒有看過的市井少年,又如何配教訓我?」

丁寧看著這名盤著道髻,一劍在手卻開始散發出鐵血氣息的少年,認真說道:「只希望這一戰之後,你還有這樣的銳氣。你要明白,沒有敗,何來勝。」

周寫意的眉頭倏然皺起,他的臉上閃過一層寒光。

「想要用這樣的言語來亂我心境么,這恐怕是江湖人物鬥狠時才會用的方法。」

他橫劍於胸,將身體里所有的燥意全部排出,然後冷漠的說道:「開始吧。」

隨著他這一劍橫胸,兩岸所有觀戰的人瞬時變得絕對關注。

「其實這並不是一場絕對公平的對決。」

有一個聲音在河坡上一處響起。

出聲的是一名身穿華貴狐毛大衣的清秀少年。

「連他都來了1

不少人認出,這名清秀少年便是排在才俊冊上第七位,心間宗的天才易心。

接著,很多人想到,易心的父親,便是弘養書院里某位位高權重的大人。

只是易心在才俊冊上位列第七,卻是所有人都沒有覺得有問題。

因為在去年秋里心間宗的某次試煉里,易心已然公開展露過第四境的實力,他本身便是心間宗修為進境最快的學生,而心間宗的念劍極其獨特,即便未到第五境,無法御使飛劍,但獨特的心念劍,依舊可以讓心間宗的修行者憑藉念力凝出劍氣刺痛或者刺傷對手。

這樣的人出聲,自然足夠分量。

「你們只注意了才俊冊上的排名,卻忽略了丁寧只是去年才開始修行。而且他的排名雖然在前,但是才俊冊上都記得明明白白,他只是三境下品的修為,而周寫意已然是三境上品的修為。無論從修行時間,從修為來看,這場戰鬥本身就不是你們想來的那麼公平。」

感受著周圍人的注視,易心卻是絲毫不在意的接著說道:「所以就算輸了,也不能說明什麼。」

許多人不由得蹙眉,發覺自己的確忽略了這樣的問題。

張儀心悅誠服,對著易心遙遙一禮,道:「此人是個君子。」

謝長勝撇了撇嘴,雖然他對丁寧擁有盲目的信心,覺得易心多此一舉,但是他卻也知道易心是好意,這樣丁寧就算輸了,也不會像范無缺那樣丟人。

「可是丁寧會輸么?」他冷哼道。

「我們自然認為不會。」南宮采菽輕聲道:「但這裡絕大多數人恐怕都是和我們相反的想法。」

謝長勝微怔,轉眼看過周圍人臉上的神色,他頓時憤憤不平起來。

若是有時間,他說不定又要弄出什麼事情來。

只是此刻丁寧沒有給他足夠的時間。

因為便在此時,石台上的丁寧也已經平靜的橫劍於胸,道:「請。」

清冷的聲音劃破了他前方的空氣,清晰的傳入觀戰的每個人的耳廓里。

在下一瞬間,便化為一聲凄厲的劍鳴。

丁寧的身影未動,他手中的長劍,卻是在前方的空氣里已經拖出了十餘道劍痕。

黑色的劍身上流淌出的白色劍氣縱橫交錯,頃刻間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張白色的劍符。

「白羊劍符經1

「好快1

所有的雜音瞬間消失,全部化為驚呼!

沈奕的呼吸直接停頓,眼睛卻是瞪大到了極點。

他也認得這是白羊劍符經的劍勢,只是和對付他的劍符不同,並不是兩岸青山升起,而是這道劍符直接化成了一條大江。

「怎麼會這麼快的…」

張儀的臉上也儘是愕然。

一息之前,他還在深深擔憂丁寧用不用得慣這種無鋒鐵劍,然而現在看來,丁寧用劍反而更加輕鬆,這一劍反而更快!

周寫意根本未曾想到丁寧出手如此果決,也根本未曾想到丁寧的這一道劍符如此凌厲。

在他的雙瞳之中,已然看不到丁寧的身影,只看到一條大江傾瀉而來。

丁寧真的很強!

只憑著這樣的一劍,排在才俊冊上已然不虛。

他的心中震驚著,閃過這樣的念頭,口中卻是迸發出一聲尖利的嘯鳴。

他的劍原本橫在胸口,這是大秦王朝決鬥時起手的禮數,然而此時他卻是直接就將這柄劍橫著往前推了出去。

他的右臂顫抖起來,接著是五指。

磅而精純的真元以驚人的速度湧入這柄黑劍的劍身,接著盡數化成耀眼的黃光。

他的前方,就像出現了一道黃色的大堤,毫無花巧的硬撼這道大江。

他的真元修為本身比丁寧高出兩個小境界,所以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花巧,只需要用最穩妥的辦法硬打。

一看到他施展出這樣的劍勢,在謝長勝等人身邊不遠處觀戰的陸奪風和辛漸離便面露喜色。

在他們看來,立意對,這一戰便已勝了大半。

轟的一聲悶響。

大江崩散,而黃色大堤依舊未消,繼續往前壓出。

只是這一劍,周寫意便已經展現出絕對超過丁寧的力量。

石台雖然寬闊,但是周寫意這一劍之威,卻是近乎籠罩了半個石台,看似緩慢,如山的勁氣,卻是已經壓至丁寧的身前。

丁寧依舊面色如常。

他手中的劍往前遞出,身前又像是有一片野火燃起。

這一片野火看似單薄,然而卻正好抵消周寫意這一劍的余勢。

當的一聲輕響。

周寫意微微一愕。

丁寧手中平鈍的劍尖穿入四溢的元氣,正中他往前推出的劍身之上。

輕輕巧巧,藉助這一劍一推一送,丁寧的身體靈巧的往後飄飛出去。

周寫意眼睛微微眯起,他深吸了一口氣,胸口鼓脹起來,體內的真元卻是借著這一口氣的壓迫,就要更快的湧入手中的長劍里,就要馬上發動反擊。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呼吸微頓。

飛在半空中的丁寧已然再次出劍。

他的劍勢帶著莫名的美感和韻律,一道白色劍符,竟然已經在此時形成。

白色劍符消失,驟然變成無數燃燒的光線。

明明是清晨,他前方的半空中,卻是出現了一輪夕陽。

順暢至極,幾乎是下意識的,周寫意往上揮劍。

滾滾注入他手中平直劍身的真元,頃刻化成一道斜飛往上的黃雲,劍意瀟洒,如要飛向天邊。

轟的一聲爆響。

符意所化的夕陽無法承受這一劍的力量,頃刻徹底爆裂。

破碎的紅色火光和黃雲混雜在一起,頃刻間在石台上方形成一條長達數十丈的燦爛霞光。

燦爛的霞光照亮了兩岸和中間黯淡的冰面,濺射出更多的色彩,這是美麗至極的景色。

然而幾乎所有的修行者的目光卻都沒有在那道霞光上停留分毫,而是盡數落在周寫意的身體前方。

那裡,丁寧已然落下。

丁寧的身體距離後方石台的邊緣已經只有數步的距離,但是他的面容依舊寧靜至極,而此時,他已經往前出劍。

此時周寫意正覺得酣暢淋漓至極,他方才的那一劍名為「黃雲斬赤霞」,丁寧的那一道劍符,簡直就像是湊上來,配合他這一劍一樣。

在過往的數年裡,他都沒有施展得出如此淋漓盡致,如此舒服,值得回味的一劍。

但是此時,他卻突然感到不對。

他的劍勢已盡,還高高的往上揚著。

然而丁寧的這一劍已出。

一道簡單的劍符在丁寧的前方已然形成。

他的瞳孔劇烈的收縮起來,反應過來,方才丁寧是故意用那樣的一劍,引動他施展出了黃雲斬赤霞的劍勢!

一聲無比劇烈的厲嘯聲從他的口中噴薄而出。

他手中的長劍,以超越平時極限的速度,往下斬殺!

「還是慢了。」

河岸上有人發出嘆息。

「此時出力過猛,反而不達。」易心也搖了搖頭,看著丁寧,眼睛里皆是讚歎。

「師…師…師…」張儀驚喜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馬車車廂里,顧惜春的臉色驟然難看起來。

很多人此刻還沒有和他們一樣的情緒。

但是在他們的眼裡,勝負已然決定。

「…」

周寫意的劍斬在一株迎面撞來的冰樹上。

無數的冰屑飛劍而出。

他一聲憤怒的厲喝,被眾多的碎裂冰塊砸在胸口,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影,往後連退。

直至這時,其餘觀戰的所有人也才反應過來,齊齊的發出了一聲驚呼。

丁寧已然再出一劍。

又一道大江帶著滾滾千里之勢,朝著周寫意傾瀉而下。

「好快1

「怎麼會這麼快的1

純粹品評施劍,張儀卻是能夠完整的出聲。

這是白羊劍符經里去勢最快的一劍,丁寧此時乘勝追擊,自然是用得極其恰當,只是這一劍卻是白羊劍符經里最繁雜的三道劍符之一,此刻丁寧施劍如此之外,卻是讓張儀有些難以置信。

聽著張儀的驚呼,薛忘虛卻是微微一笑,用指節在他的腦袋上敲了敲,「你這痴兒,用殘劍尚且快,難道用好劍不會更快?」

就如醍醐灌頂一般,張儀霍然醒悟。

末花殘劍的符文殘缺,劍氣走向更難把握,而這柄無鋒鐵劍對於丁寧就算陌生,至少也是完好的。

「之前用那殘劍都能那麼快,丁寧師弟真是天才中的天才。」一念至此,他卻是陷入更強烈的震撼里。

無法控制身影,身體遭受重擊,即便倉促出劍,劍勢自然也散亂。

丁寧這一劍又是純粹追求速度,就連陸奪風都是臉上全無血色,覺得周寫意已然必敗無疑。

「我豈會敗在你手中1

然而就在此時,周寫意卻是一聲怒喝。

他的左手五指,撫在了黑色的劍身上。

就如彈奏一般,五股真元瘋狂從劍身的中部沖入符文之中。

他的身前,揮灑出一片墨光。

就像是一幅水墨山水。

南宮采菽的臉色驟然嚴肅至極,沉聲道:「寫意劍勢1

「江山如畫!寫意殘卷第一式1

觀看者中自有眼光更加高明者,直接驚呼出了這一式的劍名。

奔瀉的大江撞入墨光中,就像是被固定在畫卷中一般,絲毫不得進。

藉助這一個契機,周寫意雙腳猛的一挫,身體下方的石縫裡受力,驟然迸射出無數的灰塵。

他再次發出一聲厲喝,身體反而往前衝出,雙手握劍,往前斬殺。

劍上黃雲瀰漫,又有白光迸射,正是黃雲白鶴劍意。

這一劍雖然倉促而就,並未發力完全,然而直切中線,氣勢如虹,卻是比之前丁寧所施展的任何一劍力量都要壯闊。

河岸兩側鴉雀無聲。

丁寧已然距離身後邊緣只有數步,此時毫無花巧的絕對力量壓來,他還有什麼方法可以應對?RG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