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七章劍即為命(第二更,求票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1-03 18:50  |  字數:3471字

四周的目光,瞬時全部聚集在了張儀和丁寧等人所站的這一片土丘上。看書神器8書網

「真的要打?」

陳柳楓和范無缺的對決就像一場大戲剛剛落幕,丁寧又提出借劍,這對於謝長勝而言是一場更大的戲又要來到,他看著丁寧,聲音都激動得顫抖起來。

陸奪風、周寫意、辛漸離這三名都在才俊冊上的少年,也還未徹底從剛剛一戰的震撼中回過神來,此時驟然聽到張儀公開出聲借劍,三個人的身體也都是同時一震。

三人之中黃雲洞天的辛漸離在才俊冊上排名九十一,位列最後,但實則是三人中最會鬥嘴之人。

此時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平靜心情,微仰頭看著丁寧,緩聲道:「很高興你敢接受我的挑戰,看來你不像我想像的那麼不堪,只是方才陳柳楓戰勝范無缺,卻是最好的證明,這才俊冊上的位置,並非是權威到無法更改。」

辛漸離的意思十分清晰。

陳柳楓可以戰勝排名在他之前的范無缺,那他自然也可以戰勝丁寧。

然而聽到他的這些話語,丁寧卻只是平靜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和你打,我和周寫意打。」

「什麼?」

辛漸離、陸奪風、周寫意三人都是一愣。

……

對岸石台上的陳柳楓胸中的一口惡氣終於出了,此時雖然心情酣暢至極,但卻已極其的疲憊,張儀的問詢聲也不能給他帶來更多的欣喜,他只是微微躬身回禮,道:「若是馬上就用,想必沒有人會拒絕借劍。」

「是安山劍塔的陸奪風,黃雲洞天的周寫意和辛漸離,都是才俊冊上的人物。」

「張儀出聲,那老人是薛忘虛!那腰佩殘劍的,自然就是丁寧了,是丁寧要和這三人中的某位在此時決鬥?」

此時,四周河岸上的人也都看出了端倪,一片紛雜的聲音響起。

雖然這相比陳柳楓和范無缺,必定是一場排名靠後的對戰,然而這裡面卻是有丁寧。

「這名酒鋪少年還真是不懂得收斂,只是看場決鬥,竟然又憑空生了事端。」

停駐在河岸上的某輛馬車裡,一名身穿灰袍的少年冷冷的笑了起來。

他正是這次才俊冊上最讓人看不懂的顧惜春。

丁寧是去年冬里最受矚目的少年,創下新的修行紀錄,讓他位列七十二也能令人理解,只是他能位列第三,卻是讓絕大多數人根本無法理解。

和祭劍試煉時相比,此時的顧惜春少了幾分神俊之姿,多了幾分憔悴,他的面色有些過於乾枯蒼白,眼影太濃,卻又微微泛著異樣的紅,顯得有些元氣大為損傷之後的病態。

但是他舉手投足之間,卻是流露著一絲昔日完全沒有的鋒芒。

「越是在岷山劍會之前喜出風頭,真正到了岷山劍會,倒下便是越快。就如今日里陳柳楓雖然勝出,但是劍勢被人看得如此透徹,實在是莽夫所為。」顧惜春的身旁坐著的一名影山劍窟師長冷笑道:「不管這酒鋪少年今日發揮到底如何,他日也不足為懼。」

顧惜春微嘲的說道:「我倒是希望他能夠表現得更為出色一些。」

他身旁的影山劍窟師長雙眉微挑,有些不解。

顧惜春說道:「我能在劍壁上有所領悟,便是因為他和謝長勝等人,他表現得越好,我越是擔心被他追上,我便會更加努力的修行。」

……

「為什麼選我?」此時周寫意對著辛漸離揮了揮手,阻止了辛漸離繼續出聲,然後他面容微冷的看著丁寧問道。

「我出身市井,比較市儈,沒有好處的事情在我看來就是無聊。」丁寧平靜的回望著這名盤著道髻,看上去清爽幹練的少年,說道:「我的排名在你們之上,贏了你們便被認為應該,輸給了你們,卻是丟了顏面,成為了你們的墊腳石。所以和你們這些排名較低的人戰鬥,我沒有多少好處。」

周寫意胸中火氣已熾,完全沒有了耐心,厲聲打斷了丁寧的話:「你到底什麼意思?」

「這還不清楚么?」

一旁的謝長勝嘲笑道:「即便是挑夫苦力,也沒有白出的力氣,這種決鬥,當然要添些彩頭。」

「你真以為贏定了我?」周寫意怒極反笑起來,直視著丁寧:「你想要賭什麼?」

丁寧說道:「你若輸了,我要看你們周家寫意殘卷。你若贏了,我讓你看薛洞主的筆記。」

張儀愕然,下意識的想說這不太好吧,只是這時周寫意已然怒笑出聲:「都知道我墨園周家的寫意殘卷,方才竟然還說對我們沒有印象。」

丁寧面容不改,依舊平靜道:「知道寫意殘卷,未必知道你在才俊冊上的位置。寫意殘卷雖然蘊含著一些神妙的劍式,但其中只有一些潑墨寫意的畫面,卻沒有任何的文字,經脈運行圖,不同的意會都會產生不同的劍式。據說你們墨園周家歷代天分最高的人也只不過悟出其中三式。你父親直接將你取名為周寫意,顯然是期望你能夠多悟出一招半式。我們雙方無論輸贏,都以一日為限。我若是勝了,即便看上一日寫意殘卷,也未必能悟出什麼東西,但你看上一天薛洞主的筆記,必定可以大有收穫。這份賭約,怎麼看都是我讓著你了。」

聽到丁寧這些話,薛忘虛渾濁的雙目中出現了異彩,他輕聲說道:「你看的書,知道的事情倒真是不少。」

周寫意雖然憤怒,然而想到薛忘虛戰勝虎狼北軍大將軍梁聯的事實,想到這樣宗師留下的筆記,心中也是怦然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