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六章借劍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1-03 14:20  |  字數:3763字

這是碧海潮生劍里威力最大的一式,陳柳楓的修為已達第三境上品,距離第四境也只隔破境,他所修的真元功法想必也不俗,遠遠看去都可感覺真元極其精純。追莽荒紀,還得上眼快。。.。此刻他全力施為,真元如暴怒瘋狂貫入無鋒鐵劍之中,這一式「挾海擊」,真是已有了數分碧波自海面生起,盡融於劍意之中的真意。

謝長勝看得臉色發白,直覺這數千金沒有白花,此刻他所站的位置正好在陳柳楓的正面,即便是隔了一條野河,迎面而來的劍風也將他束好的頭髮吹得全部散落。

感受著空氣里濃厚的濕意和那一劍挾帶的水浪足有千鈞之力,他忍不住震撼出聲:「這樣的一劍怎能擋得住?」

丁寧看著這一劍的壯闊,眼中也有了幾分欣賞之意,然而看著如磐石般凝立的范無缺,他卻是輕聲說道:「未必。」

便在此時,范無缺出劍。

他手中的無鋒玄鐵長劍再次刺出。

劍勢無比平直,看上去和之前一劍沒有任何差別。

轟隆一聲,迎頭砸向他的藍色水浪被他的劍洞穿了一個方圓數尺的孔洞。

這一劍具有驚人的洞穿力,然而卻太直,沒有什麼變化,不可能刺中浪後的陳柳楓。謝長勝不能理解,不明白這樣的一劍有什麼意義。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范無缺體內的真元狂涌而出,沖入平鈍鐵劍劍身上平直的符紋里。

平直的劍氣和平直的劍氣相撞,就像是一根鐵棍被硬生生的撞裂,灑開。

范無缺手中長劍的前方,驟然灑開無數的線條。

這無數線條深深扎入藍色水浪中,直接便變成藍色水浪中的裂紋。

在下一瞬間,藍色水浪徹底崩解,變成無數沒有殺傷力的水花。

一片驚嘆聲和驚呼聲響起。

薛忘虛微微一笑,讚許道:「不錯。」

張儀認真研究般輕聲道:「洞石劍的真意在於洞金裂石…不只是具有驚人的穿透力。范無缺的確已然掌握了洞石劍的真意,不愧能站在才俊冊的那個位置。」

「當」的一聲震響。

陳柳楓手中的劍和范無缺手中劍正式相交,兩個人身體一震,都是往後飄飛出去。

在這樣的金鐵震鳴聲里和無數人的驚呼聲中,謝長勝白著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說道:「竟然真的接住了這一劍,挾海擊是碧海潮生劍里威力最大的一式,而且最耗真元,現在這一劍都被范無缺破解。那接下來陳柳楓如何能勝?」

聽聞他這樣的話語,丁寧又搖了搖頭,自言自語般:「那也未必。」

即便一直喊丁寧姐夫,對丁寧的表現一直都是佩服之極,然而此時丁寧一直唱反調,謝長勝還是不自覺的有些惱怒。

然而也就在此時,往後震飛出去的陳柳楓口中再次發出一聲無比憤怒的厲喝。

他身體里所有剩餘的真元,全部注入了手中還在劇烈震鳴的鐵劍之中。

他手中的鐵劍,再次往前拍擊出去。

所有的驚呼聲驟然停頓。

范無缺寧靜而冷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現了震驚的神色。

平直的劍身上。再次灑出無數條藍色的劍氣。

空氣里,陡然出現了無數顆藍色的水珠,然後被一股決然的劍意拍擊著,往前崩飛。

藍色的水珠和空中雜亂不成型的崩散水流撞擊著。卻是浪花朵朵開,形成了無數迸射的白色水花,千朵萬朵的朝著范無缺砸了過來!

「萬濤生,不錯。」薛忘虛再次發出了讚許的聲音。

范無缺的臉色劇變。他不再向之前一樣筆直的刺出一劍,而是急劇的朝著身體前方連刺三劍。

他身前的空氣里,驟然出現三條劍孔。三條劍孔之中勁氣互相擠壓,將一朵朵拍擊過來的白色浪花擠成了無數細微的粉末,崩散出去。

「轟」的一聲。

也就在此時,陳柳楓的身影自水霧中衝出,已到他身前。

他的身體都已經被水流徹底浸濕,甚至肩上都因為撞到了一朵水浪而發出了輕微的骨裂聲,然而他卻是沒有任何停留,厲喝著,一劍拍著數朵浪花,攔腰砸向范無缺的身體。

范無缺的臉色瞬間變得雪白。

他的身體往後掠出,手中長劍朝著陳柳楓這一劍斬下。

然而他這一劍斬勢比起他之前的直刺要慢上一些,當的一聲暴鳴聲中,他的劍截住了陳柳楓的劍,爆開一團耀眼的火花,然而數朵白浪,卻是悉數砸在他的身上!

一聲不可置信的悶哼尚未從他的口中發出,他的整個人已經如斷線的風箏往後飛墜出去。

他的背後,便是結了冰的野河。

咔嚓一聲裂響。

他的身體重重的砸碎了冰面,墜入冰冷的河水之中。

冰冷的水浪自冰窟中濺出。

河岸兩側一片寂靜。

石台上的陳柳楓劇烈的喘息著,手中的長劍如拐杖一般扎在石台縫隙里,他似也到了極限,然而此刻,他卻是再次發出了一聲厲喝:「是誰勝!」

河岸兩側更為死寂。

誰都知道以范無缺的修為,被這一劍拍墜冰冷河水之中不會有任何性命之憂,但是被一劍拍出高台,連身影都無法控制而墜入冰冷河水之中,已然是敗了。

若是在戰場上,被一劍擊傷而無法控制身影,便註定是被一劍刺殺的結果。

嘩啦一聲。

范無缺的身影從水下沖躍出來,體內真元激蕩,無數冰冷的水珠濺射開來,落在周圍冰面上啪啪作響。

他的衣衫已然盡干,然而他的嘴唇卻是說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