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六章借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不要婆婆媽媽。」丁寧看著他,說道:「我現在讓你出聲留劍,一是因為你是我師兄,二是因為你婆婆媽媽,經常在這種場合公然出聲,師兄你也可以變得決斷一些。」 「這倒是反過來教導師兄了,有些無禮,不過...

這是碧海潮生劍里威力最大的一式,陳柳楓的修為已達第三境上品,距離第四境也只隔破境,他所修的真元功法想必也不俗,遠遠看去都可感覺真元極其精純。。。.。此刻他全力施為,真元如暴怒瘋狂貫入無鋒鐵劍之中,這一式「挾海擊」,真是已有了數分碧波自海面生起,盡融於劍意之中的真意。

謝長勝看得臉色發白,直覺這數千金沒有白花,此刻他所站的位置正好在陳柳楓的正面,即便是隔了一條野河,迎面而來的劍風也將他束好的頭髮吹得全部散落。

感受著空氣里濃厚的濕意和那一劍挾帶的水浪足有千鈞之力,他忍不住震撼出聲:「這樣的一劍怎能擋得住?」

丁寧看著這一劍的壯闊,眼中也有了幾分欣賞之意,然而看著如磐石般凝立的范無缺,他卻是輕聲說道:「未必。」

便在此時,范無缺出劍。

他手中的無鋒玄鐵長劍再次刺出。

劍勢無比平直,看上去和之前一劍沒有任何差別。

轟隆一聲,迎頭砸向他的藍色水浪被他的劍洞穿了一個方圓數尺的孔洞。

這一劍具有驚人的洞穿力,然而卻太直,沒有什麼變化,不可能刺中浪后的陳柳楓。謝長勝不能理解,不明白這樣的一劍有什麼意義。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范無缺體內的真元狂涌而出,沖入平鈍鐵劍劍身上平直的符紋里。

平直的劍氣和平直的劍氣相撞,就像是一根鐵棍被硬生生的撞裂,灑開。

范無缺手中長劍的前方,驟然灑開無數的線條。

這無數線條深深扎入藍色水浪中,直接便變成藍色水浪中的裂紋。

在下一瞬間,藍色水浪徹底崩解,變成無數沒有殺傷力的水花。

一片驚嘆聲和驚呼聲響起。

薛忘虛微微一笑,讚許道:「不錯。」

張儀認真研究般輕聲道:「洞石劍的真意在於洞金裂石…不只是具有驚人的穿透力。范無缺的確已然掌握了洞石劍的真意,不愧能站在才俊冊的那個位置。」

「當」的一聲震響。

陳柳楓手中的劍和范無缺手中劍正式相交,兩個人身體一震,都是往後飄飛出去。

在這樣的金鐵震鳴聲里和無數人的驚呼聲中,謝長勝白著臉,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說道:「竟然真的接住了這一劍,挾海擊是碧海潮生劍里威力最大的一式,而且最耗真元,現在這一劍都被范無缺破解。那接下來陳柳楓如何能勝?」

聽聞他這樣的話語,丁寧又搖了搖頭,自言自語般:「那也未必。」

即便一直喊丁寧姐夫,對丁寧的表現一直都是佩服之極,然而此時丁寧一直唱反調,謝長勝還是不自覺的有些惱怒。

然而也就在此時,往後震飛出去的陳柳楓口中再次發出一聲無比憤怒的厲喝。

他身體里所有剩餘的真元,全部注入了手中還在劇烈震鳴的鐵劍之中。

他手中的鐵劍,再次往前拍擊出去。

所有的驚呼聲驟然停頓。

范無缺寧靜而冷的面容上第一次出現了震驚的神色。

平直的劍身上。再次灑出無數條藍色的劍氣。

空氣里,陡然出現了無數顆藍色的水珠,然後被一股決然的劍意拍擊著,往前崩飛。

藍色的水珠和空中雜亂不成型的崩散水流撞擊著。卻是浪花朵朵開,形成了無數迸射的白色水花,千朵萬朵的朝著范無缺砸了過來!

「萬濤生,不錯。」薛忘虛再次發出了讚許的聲音。

范無缺的臉色劇變。他不再向之前一樣筆直的刺出一劍,而是急劇的朝著身體前方連刺三劍。

他身前的空氣里,驟然出現三條劍孔。三條劍孔之中勁氣互相擠壓,將一朵朵拍擊過來的白色浪花擠成了無數細微的粉末,崩散出去。

「轟」的一聲。

也就在此時,陳柳楓的身影自水霧中衝出,已到他身前。

他的身體都已經被水流徹底浸濕,甚至肩上都因為撞到了一朵水浪而發出了輕微的骨裂聲,然而他卻是沒有任何停留,厲喝著,一劍拍著數朵浪花,攔腰砸向范無缺的身體。

范無缺的臉色瞬間變得雪白。

他的身體往後掠出,手中長劍朝著陳柳楓這一劍斬下。

然而他這一劍斬勢比起他之前的直刺要慢上一些,當的一聲暴鳴聲中,他的劍截住了陳柳楓的劍,爆開一團耀眼的火花,然而數朵白浪,卻是悉數砸在他的身上!

一聲不可置信的悶哼尚未從他的口中發出,他的整個人已經如斷線的風箏往後飛墜出去。

他的背後,便是結了冰的野河。

嚓一聲裂響。

他的身體重重的砸碎了冰面,墜入冰冷的河水之中。

冰冷的水浪自冰窟中濺出。

河岸兩側一片寂靜。

石台上的陳柳楓劇烈的喘息著,手中的長劍如拐杖一般扎在石台縫隙里,他似也到了極限,然而此刻,他卻是再次發出了一聲厲喝:「是誰勝1

河岸兩側更為死寂。

誰都知道以范無缺的修為,被這一劍拍墜冰冷河水之中不會有任何性命之憂,但是被一劍拍出高台,連身影都無法控制而墜入冰冷河水之中,已然是敗了。

若是在戰場上,被一劍擊傷而無法控制身影,便註定是被一劍刺殺的結果。

嘩啦一聲。

范無缺的身影從水下沖躍出來,體內真元激蕩,無數冰冷的水珠濺射開來,落在周圍冰面上啪啪作響。

他的衣衫已然盡干,然而他的嘴唇卻是說不出的烏青。

沒有說任何的話語,他將手中的無鋒玄鐵劍擲在身側冰面上,然後沿著冰面狂奔而去。

這名年輕才俊顯是已然羞憤到了極點,連一隻靴子跑掉在冰面上,都未察覺。

只是場間沒有任何的嘲笑聲響起。

當眾輸給排名靠後的人,這的確會讓令人羞憤至極。但實力就是實力,之前他出的數劍,足以震懾在場的大多數年輕人。

「這是怎麼回事?」

謝長勝依舊有些難以接受這結果,他總是覺得有什麼不對的事情發生了,在他的潛意識裡,似乎明明是范無缺應該勝的,但結果卻是完全不一樣。

「勝負又何止在於真元強弱和對劍經的領悟。」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劍意的飽滿還在精氣神,陳柳楓自始至終的劍意都飽滿到了極點,兩者相差本來就不大。到了最後那一劍陳柳楓劍勢淋漓,范無缺的氣勢本身已然弱了,卻還想留些後路,生怕自己真元耗盡之後再出意外。在決勝之時都如此不幹脆,如何能勝?」

謝長勝腦海中的疑惑盡消,細想著方才的畫面,他覺得丁寧說的是對的。

薛忘虛微笑著看著丁寧,道:「好像你的理解比長陵很多老劍師還深。」

丁寧平靜的說道:「最近看你的筆記,很有心得。」

薛忘虛想了想。說道:「如果是好東西,朋友之間便該分享。」

丁寧平靜道:「你同意便好。」

聽到兩人這樣的對話,謝長勝和南宮采菽、徐鶴山開始反應過來薛忘虛的意思,三人都是驚喜至極的瞪大了眼睛。

「薛洞主。您的意思是,讓我們也可以看您的筆記?」南宮采菽不由得輕聲問道。

薛忘虛微笑道:「只是筆記而已,又不是什麼寶物。」

「這哪裡不是寶物1謝長勝激動的語氣都有些發顫,「這可是多少金錢都換不來的寶物。」

「師兄。」

就在此時。丁寧卻是平靜的對張儀行禮說道:「陳柳楓和范無缺的事情已然解決了,我和身後三人的問題卻沒有解決,所以請幫我留下那兩柄無鋒玄鐵劍。」

丁寧此言一出。張儀頓時一呆,「師弟你真的?」

丁寧肯定的點頭,道:「有問題自然要解決。」

「可是你對於這種無鋒玄鐵劍…」張儀心裡頓時擔憂起來。他十分清楚丁寧根本沒有碰過這種劍,劍若生疏,在劍法的施展上,便會有很大不同。

「不要婆婆媽媽。」丁寧看著他,說道:「我現在讓你出聲留劍,一是因為你是我師兄,二是因為你婆婆媽媽,經常在這種場合公然出聲,師兄你也可以變得決斷一些。」

「這倒是反過來教導師兄了,有些無禮,不過說的話倒是有些道理。」薛忘虛哈哈的笑了起來,推了張儀一把:「快聽你師弟的話。」

張儀尊師重道至極,聽到薛忘虛的話,他不敢違背,雖是臉色有些為難,但還是咬了咬牙,對著對面石台,迅速抱拳朗聲道:「陳兄且慢…可否借兩柄無鋒玄鐵劍一用?」

因為看到石台上陳柳楓也已然要離開,有人已然收了兩柄劍,他有些心急,在出聲之後,才想起沒有自報門楣,所以他有些歉然的補了一句:「在下青藤劍院白羊洞張儀。」

石台上陳柳楓霍然轉身。

兩岸一片驚呼聲響起。

白羊洞在過往的數月里在長陵極其出名,白羊洞張儀雖然不知何故沒有能夠位列才俊榜百名之內,但在很多人心目中,張儀似乎也足夠實力排在才俊榜里。

此時他公開出聲借劍,便自然讓人想到,今日里,或許還會有一場對決。未完待續。。

ps:罪粉之大秦王朝,招納正版鐵杆書迷同學!

劍王朝上架快半個月了,各位正版訂閱與打賞過,或者投過月票的同學,可以加入我們創建的大家庭--《罪粉之大秦王朝》。

希望大家像秦朝的修者一樣,人人如龍,人人如君子,像秦朝的劍一樣厚重,一樣沉澱。

加入《罪粉之大秦王朝》,做《劍王朝》的鐵杆粉絲,我們都為《劍王朝》貢獻自己的力量!

群號:63914580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