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十四章位置之爭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1-02 17:47  |  字數:3860字

「說是排名三十七的陳柳楓對排名三十五的范無缺。追小說哪裡快!.!」

張儀畢竟是謙謙君子,雖然生怕薛忘虛惱怒,此時有些著急,但走出兩步還是問道:「鋪子里有沒有什麼事情,要不要和你小姨說一聲?」

丁寧搖了搖頭,道:「不用。」

以長孫淺雪的修為,這小巷中的一切都逃不過她的感知,此時火爐上的粥雖然還未沸,卻也沒有什麼關係。

謝家是關中巨富,謝長勝平日里又揮金如土,極講排場,此時在薛忘虛的小院前等著的也是兩輛華貴至極的馬車。

拖車的都是產自隴西郡的青色追風駒,看上去皮毛油光發亮,一絲雜色都沒有,而馬車車廂則都用白玉和金箔鑲飾,一副富麗堂皇的氣派。

薛忘虛和沈奕已經在其中一輛馬車上,看到張儀心急如焚的拖著丁寧過來,薛忘虛不由得又暢慰的一笑。

人之一生,到老之時有這樣幾個為了自己的一時喜好而如此著急的徒弟,便也值得了。

謝長勝安排得甚是妥帖,車廂里都甚至備有酒食,張儀和丁寧一上車,兩輛馬車的車夫便頓時驅車以最快的速度狂奔起來。

丁寧隨手取了塊干饃慢慢的撕著吃了起來,問張儀道:「兩人在什麼地方決鬥?」

張儀道:「在小周河菊花坡。」

「那也不遠。」丁寧問道:「兩人之間又有什麼恩怨?」

小周河是長陵城南的一條野河,兩岸河坡地勢卻有些高,就像兩道小山坡,平時都用於放羊,在秋高氣爽之時,兩岸卻是都開滿野菊花,倒也會有不少人過去遊玩。

那裡有一些舊時用於傳遞軍情的烽火石台,現在被當成了觀景台。而對於長陵的修行者而言,那裡卻又是極佳的公開決鬥的地點。

在那裡戰鬥,兩岸的人都看得十分清楚。

「我只知道陳柳楓是月海劍院的優秀學生,修的是碧海潮生劍,范無缺是師從天正劍院田翰養,修的應該是洞石劍。」張儀歉然的答道:「至於兩個人到底有什麼舊怨,恐怕是要到了之後才能得知了。」

弘養書院對於才俊冊的排名是綜合了諸多的因素,此次公開決鬥的雙方,陳柳楓和范無缺雖然只是排名三十七和三十五,然而只要想著祭劍試煉勝出。又隨著薛忘虛大出風頭,又擊敗沈奕,破了修行紀錄的丁寧都只排七十二,南宮采菽等人連前一百都沒有排到,這三十七和三十五,在平日里顯然也都已經是令長陵絕大多數年輕人仰望的存在。

只是清晨,小周河兩岸的坡上,已然停了無數馬車,後到的馬車接踵而至。都無法停至幾座石台的近處。

看到自己派去載薛忘虛和丁寧等人的馬車還未來,河坡上的謝長勝不免有些焦躁,道:「怎麼這麼多人!」

南宮采菽看了他一眼,道:「還不是因為弘養書院的小冊子。如果沒有那本小冊子,平日里他們兩個決鬥,也未必會來這麼多人。現在這本小冊子一出,許多之間原本沒有聯繫的年輕才俊之間如同驟然有了聯繫。排在冊子上的人自然想排在三十七和三十五的是什麼樣的實力,好多些了解,不在冊子上的人更是想自己不在冊子上的原因。看看有多少的差距。」

「他們來了!」便在此時,徐鶴山面色一喜,他看到了派去梧桐落的那兩輛馬車。

「總算來得及。」謝長勝不顧旁人,直接對著那兩輛顯然是靠不到近處的馬車大叫了起來,「在這裡!」

此刻河岸上多的是年輕才俊和許多名門望族前來查看的人,但極少有人像謝長勝這麼出挑,所以丁寧很容易便聽到了謝長勝的聲音,看清了他們的位置。

「這兩人一早上發什麼神經,跑到這裡來決鬥?」到了謝長勝等人的身邊,看著就在對面石台上相對而立的兩條身影,丁寧問道。

「據說是為了爭風吃醋的事情。」謝長勝有些鄙夷的說道:「這兩人據說曾是好友,陳柳楓喜歡上了一個姑娘,便經常找范無缺出主意,但後來范無缺卻和那姑娘搞在了一起,陳柳楓勃然大怒,本來已經準備和范無缺老死不相往來,但現在這個小冊子一出,原本就認為范無缺比自己要差一些的陳柳楓看到反而自己排在後面,便受不了了,正式上了戰書挑戰范無缺。」

聽聞這樣的話,張儀頓時忍不住正色道:「那這范無缺可是不對,君子不奪人之好,更何況是奪好友心儀的女子。」

丁寧打量著就在正對面石台冷然對立的兩名少年。

其中一人身穿黑色勁裝,頭髮也用黑色細繩盤起,面目冷峭,看上去平日里不苟言笑。

另外一名少年卻是身穿藍色袍裝,看上去略為清秀。

「這兩人哪個是陳柳楓,哪個是范無缺。」丁寧轉頭看了謝長勝一眼,道:「若是要很多人見證,現在也足夠多人了,為什麼還不開始,他們在等什麼?」

謝長勝也有些疑惑,「我們也不知道,兩人都已經到了一盞茶的時間,而且兩個人除開一開始說了幾句話之外,明顯是話不投機半句多,我便是擔心薛洞主和你們來不及到,卻沒有想到到現在還不開始。」

正在說話之間,丁寧的身後卻是響起了一個平冷的聲音:「不好意思,請你們讓讓。」

謝長勝和南宮采菽、徐鶴山從一開始便占著的這個坡岸位置極佳。

正好是正對著陳柳楓和范無缺所在石台的位置,而且正好是河岸上一塊自然隆起的土丘頂部,都接近石台的高度。

這樣近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