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四十一章才俊冊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想著,連此刻的丁寧都只被排到了七十二名,那被弘養書院那些人排在第一,認為最出色的年輕才俊是誰? 張儀也很好奇,他先給薛忘虛倒了杯暖手的熱茶,然後看著丁寧手中薄薄的小冊子,問道:「排在第一的是誰...

載著丁寧和沈奕的神都監馬車緩緩駛回梧桐落。YaNkuai

張燈結綵的陋巷裡,卻已經有人在等著他。

丁寧看到,南宮采菽、謝長勝還有徐鶴山正恭謹至極的坐在薛忘虛的身側,和薛忘虛在說這話。

一眼看到丁寧下車,謝長勝馬上第一個站了起來,興奮道:「姐夫,你回來啦?」

再看到跟著丁寧下車的沈奕,謝長勝卻是一愣,「你怎麼也來了?」

沈奕看著謝長勝,一臉的苦相。

「不要再用那種稱呼喊我,你知道我不喜歡。」丁寧平靜的看了一眼謝長勝,說道:「沈奕是白羊洞最新收的弟子,現在是我師弟。」

這下換做謝長勝苦了臉,道:「這怎麼可以,他對我姐意圖不軌。」

丁寧皺眉道:「那我正好可以從中促成。」

沈奕的眼睛一下子瞪大,驚喜至極的看著丁寧:「丁寧師兄,真的?」

謝長勝惱怒的說道:「你高興個什麼勁,我姐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

沈奕一愣,眼神頓時一暗,頓覺有些胸悶。

「你也就知道瞎胡鬧,在薛洞主面前還這麼幼稚。」

南宮采菽呵斥了謝長勝一句,又看著離開的神都監馬車,問丁寧:「怎麼會出了這樣大的事情,連回來都是神都監的馬車?」

聽到南宮采菽這樣的話,丁寧知道薛忘虛肯定已經告訴了他們魚市裡生的事情,於是他點了點頭,道:「那是莫青宮對我的照顧,神都監馬車送我回來,便是告訴別人,神都監已經插手,想要對付我的人也最好收斂一些。至於刺殺我的,神都監也在查,想必不會那麼簡單。」

「可能是廟堂之間的紛爭,將你卷了進去,你接下來盡量小心。」徐鶴山壓低了聲音,凝重的說道。

他和南宮采菽都是出身名門,眼光自然比起一般出身的人要更深刻些。

感受到他的好意,丁寧點了點頭。

「不過你也真是不簡單,兩名五境和一名四境的修行者…換了別人早就被殺死了。」謝長勝自從祭劍試煉之後就有些崇拜丁寧,此刻看著丁寧的目光便更加崇拜,「這消息傳出去,你在劍會才俊冊上的位置,可是絕不只七十二,肯定又要大大的上升一截了。」

「你們今天怎麼都會過來?」丁寧微微蹙眉道:「劍會才俊榜又是什麼?」

「新年裡當然要走動訪友,就算現在不是我姐夫,也不要說得這麼不近人情。」

謝長勝隨手掏出了一本薄薄的小冊,遞給丁寧,說道:「再過一兩個月,這東西的手抄本可能到處都是,不值錢了,不過這是第一批,可是花了我不少力氣。」

南宮采菽微微一笑,輕聲解釋道:「這劍會才俊冊是弘養書院綜合所有有參加岷山劍會資格的修行之地,以及所有得到舉薦機會的所有年輕才俊做出的評估。」

「那這相當於就是實力排名的冊子,居然有這樣的東西?」沈奕大吃了一驚,有些不可置信的問道:「那先前謝長勝說七十二,難道弘養書院在這個冊子上,只把丁寧排名七十二,這到底準不準?」

南宮采菽解釋道:「弘養書院不是什麼修行之地,是經戶司的一個附院,一些統計的事情,尤其是大秦修行者的登記和編修,全部由他們完成,即便是一些不在修行之地的修行者,他們都會盡量去調查統計最新狀況,記錄資料。現在範圍縮小至可能會參加岷山劍會的年輕才俊,他們編修的這個冊子,應該最為權威。當然這只是綜合修為和所修劍術的評估,未考慮戰鬥起來的揮和互相間克制的問題。」

沈奕的臉色頓時白。

他此時已自認遠不如丁寧,即便這只是基本的綜合評估…這長陵里,原來有這麼多的強者?

此時張儀正好燒了熱茶出來,正好聽到南宮采菽回答沈奕的話,又看到沈奕蒼白的臉色,他便忍不住出聲寬慰道:「小師弟,長陵很大,尤其人特別多,比關中多出很多倍。」

沈奕沒有出聲,他此時只是想著,連此刻的丁寧都只被排到了七十二名,那被弘養書院那些人排在第一,認為最出色的年輕才俊是誰?

張儀也很好奇,他先給薛忘虛倒了杯暖手的熱茶,然後看著丁寧手中薄薄的小冊子,問道:「排在第一的是誰?是獨孤侯府的獨孤白么?」

獨孤侯府獨孤涼生以天地元氣和戰氣戰魂為葯,以天道自然養人培養的兒子獨孤白在長陵的確極有名氣。

長陵幾乎所有的修行之地,在年前便都已然聽說他從漠北回來,準備參加這次的岷山劍會。

「我也原以為是獨孤白,翻開卻現不是。」聽到張儀的話,謝長勝卻是眨了眨眼睛,有些得意的說道。

「那是誰?」

就連薛忘虛都微微一怔,望向丁寧手中薄薄的冊子。

即便是在他看來,獨孤侯府的那個肯定已經踏入了第四境的小孩子,應該是排在第一。

丁寧在薛忘虛的身旁坐了下來,神色有些凝重的翻開了第一頁。

既然已經決定要在岷山劍會上折桂,給薛忘虛最大的風光,那這本小冊里的所有人,便都是他的對手。

他也已經聽說過獨孤白的許多事情,即便是拿出所有隱藏的實力,對於目前他的修為而言,獨孤白也應該是個極具威脅的對手。

現在獨孤白都不是第一,那便意味著這次的岷山劍會對於他而言並不是毫無變數,並不是他想到就能得到的。

「第一位:烈螢泓」

只是在看清這個名字的瞬間,丁寧微微的一怔,這絕對是個極罕見的姓氏。

張儀也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這個名字連他都根本沒有聽說過。

他不由得飛快看了下去。

「預計修為:四境中品」

「修行地:海外諸島」

這本薄薄的才俊冊上其實並沒有透露太多的訊息,有關一名修行者,只是記載了這三項。

海外諸島,這是指大秦王朝經常與之通貿的一些出產靈藥的附屬島國。

這些島國物產貧瘠,經過上百年的商貿,命脈已經牢牢的控制在大秦王朝的手中,雖然也有修行者存在,但極少會有修行者會到長陵。

像此種參加岷山劍會,恐怕都是第一次,而且竟然能夠得到弘養書院的極其重視,排在第一。

丁寧微微蹙眉,抬頭看著謝長勝和南宮采菽等人問道:「這人是誰舉薦的?」

聽聞此語,張儀也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他頓時覺得丁寧這一問抓住了癥結,像這種大秦海外屬國的修行者能夠參加岷山劍會,背後恐怕必定有極大的靠山。

聽到丁寧的問題,謝長勝卻是又有些得意,輕聲道:「我已經打聽過了,不能確定,但極有可能是膠東郡的人。」

丁寧頓時面色微沉。

張儀也是臉色一變,「皇後殿下家裡的人?」

膠東郡是大秦王朝沿海大郡,大秦王朝任何一個人都心中清楚,皇后鄭袖雖是鄭人,但她之所以能夠最終成為皇后,一是因為她的修為、美貌和智慧,另外一點最為關鍵的原因,是因為她的娘家鄭家門閥在膠東郡擁有驚人的勢力。

事實上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整個膠東郡一帶雖然名義上是大秦王朝的領地,但實則幾乎相當於鄭氏門閥管轄的獨立王朝。

鄭氏門閥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甚至和大齊王朝都有一些見不得光的盟約。

元武皇帝能夠登上皇位,很大程度也來自於鄭氏門閥的支持。

大秦王朝最早的鐵甲艦隊,便都是屬於鄭氏門閥。

在那時,鄭氏門閥便已經有了稱霸海上的能力。

「弘養學院都是些認死理的老學究,他們應該不會特別給皇後面子。」謝長勝看著丁寧,認真說道:「所以這個烈螢泓應該是確有實力,在海外可能有驚人的戰績,你一定要小心。」

丁寧點了點頭,翻開第二頁。

第二頁出現的依舊不是獨孤白的名字。

「第二位,葉浩然。預計修為:四境中品。修行地:驪陵君府。」

這名年輕才俊的來歷便已然一目了然。

想著在祭劍試煉中遭遇的雪蒲劍,丁寧目光微冷,語氣微諷道:「驪陵君的確是事無巨細,什麼時候都有拿得出手的人。只是現在長陵的權貴心胸倒也廣闊,居然會讓驪陵君府的人都參加岷山劍會。」

南宮采菽看著他,猶豫了一下,輕聲說道:「驪陵君還是有可能會回大楚王朝接替王位…所以有可能是長陵的有些權貴和他有些交換條件,這應該只是大人物之間交易的極小部分。」

張儀眉頭微皺著。

廟堂里那些真正大人物之間的權衡利弊太過複雜,未到那些高位的人根本不可能理解,所以他對那些也沒有什麼興趣,只想知道接下來這第三個到底是不是獨孤白。

然而當丁寧掀開第三頁,出現在他視線里的,卻依舊不是獨孤白,而是一個令他和丁寧、薛忘虛都絕對意想不到的名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