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八章齊修行者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那柄原先在陰暗裡若隱若現的赤色小劍的氣息徹底的改變,從一開始的悄然隱匿,到現在變成了純粹的速度疾斬! 赤紅色的劍體圍繞著這名想要逃遁的青袍修行者,編織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劍網。 青袍...

嗚的一聲怪鳴,青袍修行者袖中飛出一柄如竹葉般的輕薄淡青色飛劍,在他的身周圍繞飛舞,散開無數條劍影,就像有無數竹葉在不斷的灑落。追小說哪裡快,ybdu,

他面色微白的緊盯著那柄在陰暗裡若隱若現的赤色小劍,只是悄無聲息,讓這柄赤色小劍潛到腳底冰下都讓自己和同伴毫無察覺的手段,就意味著對方的境界在自己之上。

方才若先出手的是他,他便也已經迎來死亡。

疾如密鼓的腳步聲傳入他和丁寧的耳廓。

臉色更為蒼白,甚至緊張得額頭上全部是汗珠的沈奕背著沒有腳的披髮男子出現在青袍修行者和丁寧的視線里。

一眼看清依舊好好站立著的丁寧和那兩具躺在冰面上的屍體,在第一時間感到慶幸的同時,沈奕也再次轉頭,眼神複雜的看著自己背著的披髮男子。

他這才徹底明白自己的固定思維是錯誤的,沒有腳不意味著不快。

便在此時,青袍修行者深吸了一口氣,發出了一聲急促的厲喝,他腳下的冰面碎裂開來,整個人往一側飛掠出去。

噹噹噹噹….

恐怖到了極點的密集金鐵撞擊聲在他身外響起,無數劍影像不真實的一般,在他的身外爆開無數團細小但耀眼的火花。

沈奕的呼吸徹底的停頓。

他感覺到自己背著的披髮劍鋪老闆體內的真元在急劇的奔流和釋放。

那柄原先在陰暗裡若隱若現的赤色小劍的氣息徹底的改變,從一開始的悄然隱匿,到現在變成了純粹的速度疾斬!

赤紅色的劍體圍繞著這名想要逃遁的青袍修行者,編織成了一道密不透風的劍網。

青袍修行者的飛劍被壓至身外數丈範圍,身影更是被逼得徹底停頓下來。

「你已經跑不掉了。」

披髮劍鋪老闆唇角微微翹起,冷漠的說道:「即便你能勝得了我,你今天也已經跑不掉了,更何況你連我都不可能戰勝。」

在他聲音響起的同時。赤色小劍又倏然後退,在陰影中飄忽不定。

交手只是這片刻時光,青袍修行者的衣衫已經被被汗水完全濕透。

「我未必要跑。」

然而他卻是看著披髮劍鋪老闆說了這一句話。

就在他這句話響起的同時,他腳下的冰面驟然裂開。

他的整個人就像一柄劍一樣,直接插入下面的冰面,沉入冰冷刺骨的渾濁泥水裡。

那柄始終旋飛在他身側的竹葉般淡青色小劍緊隨其後,嗤的一聲沒入水中。

「丁寧師兄!小心1

沈奕驟然反應過來,發出了一聲驚駭的大叫。

渾濁粘稠的泥水掩飾那人身上的許多氣息,飛劍更是將冰面下的水流攪得極其混亂,青袍修行者顯然已經不想走。他此刻如同化成了一條巨大的毒蟒,穿行在水底,要將冰面上的丁寧殺死。

然而此刻,丁寧卻是依舊極其的冷靜,只是用一種異常誠懇的語氣說道,「我要活口,對魚市有好處。」

沈奕呆祝

黑色而渾濁的冰面上,突然產生了奇異的湍動。

無數股陰冷的氣流從冰面上湧出,但冰面卻沒有絲毫的破損。

在下一瞬間。他看到冰面上長出了許多黑竹,無風卻搖曳著。

一股龐大而恐怖的陰寒氣息,讓這片區域徹底變成真正的鬼域一般,任何的聲音都消失。水面下的顏色更加陰沉,似乎有一隻無形的大手瞬間握住了那條巨大的毒蟒。

時間實則極短,但給人的感覺卻很長。

那柄在陰影里若隱若現的赤色小劍飛回到披髮劍鋪老闆的袖中,而丁寧的身前不遠處的一片冰面。卻是奇異的往上拱了起來,好像有一顆筍,正從下方的泥潭裡長出。

喀喀喀數聲輕響。

這片死寂的區域里終於有了聲音。

數塊碎冰往上飛出。墜下。

一股極其渾濁而陰氣沉沉的水流如怪物一樣湧出,翻倒在旁邊的冰面上。

泥水像黑油一樣在冰面上鋪開,內里露出的身影正是那名青袍修行者,此刻他的渾身也被泥水染得漆黑,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無數在冰面上搖曳的黑竹好像從不存在一般,悄然散去。

嘶的一聲抽吸聲。

直至此時,沈奕才恢復了呼吸的能力,劇烈的呼吸起來,也直到此時,他才徹底明白長陵的魚市到底是何等樣的地方。

一名拄著黑竹杖的佝僂老人緩緩的在一條木道上走出。

沈奕的心臟跳得越來越激烈,就像要從喉嚨口跳出來。

這顯然是一名七境的宗師級修行者,而且更為重要的是,這名修行者修鍊的是大秦罕見的陰神鬼物之道。

雖然修行的手段沒有正道外道之分,但修行典籍里記載得十分清楚,修鍊這種陰神鬼物之道的修行者,到達七境要比修鍊尋常功法的修行者更加艱難。

「你想要怎麼做?」

拄著黑竹杖的老人收斂了所有可怖的氣息,平淡的問丁寧。

丁寧對他和披髮劍鋪老闆行禮致謝,說道:「神都監應該對他很有興趣,我認識一個官員叫莫青宮。」

黑竹杖老人微微搖了搖頭:「你和王太虛走得近,你應該明白,暗地裡的事情就要暗地裡解決,和廟堂扯上關係,便會引來許多禍事。」

「我明白這些。」丁寧看著他,認真說道:「但關鍵就在於,想要對付我的,應該就是廟堂里的人物,而且地位肯定不低。我今後還要來魚市,他們這次又不顧魚市的規矩…所以不能讓他們背後的那人有所收斂的話,市井之間便更沒了規矩。」

頓了頓之後,他看著這名黑竹杖老人誠懇的補充道:「而且就算有什麼變故,也是兩層樓頂在前面。」

黑竹杖老人沉吟了片刻,道:「我會著人將他送出魚市,送給王太虛處理。」

丁寧此前的心情都極度平靜,此刻聽到這名老人應允。並想到接下來的可能,他的心臟卻是也不可控制的劇烈跳動起來。

他深深的躬身,再次對著這名拄著黑竹杖的老人行禮致謝。

「你是故意給了他們出手的機會,借用了魚市的力量,下次最好不要有這樣的事發生。」拄著黑竹杖的老人沒有回禮,只是看了他一眼,冷淡的說道:「任何人都不喜歡被利用。」

丁寧沒有任何的申辯,只是恭謹道:「下次不會了。」

「你知道我是可以對付得了他們的修行者?」

在拄著黑竹杖的佝僂老人不再多說轉身離開之後,披髮劍鋪老闆目光微冷的看著丁寧,問道。

「不確定。但至少肯乒飫娜擻泄叵怠!倍看著他,說道:「而且我給沈奕預留的時間足夠,即便你覺得不能應付,也來得及讓別人過來這裡。」

披髮劍鋪老闆的目光掃過那名被丁寧兩劍刺死的修行者的屍身,說道:「即便是在道上沉浮了許多年的人都未必有你的決斷和深思熟慮,怪不得王太虛那麼看重你。」

丁寧道:「先生的飛劍也是非常厲害。」

披髮劍鋪老闆沒有回話,卻是對著沈奕道:「你背我過來,背得累不累?」

沈奕一愣,道:「不累。」

披髮劍鋪老闆說道:「不累便勞煩你再將我背回去。」

沈奕又是一愣。隨即微汗道:「這是自然。」

丁寧微微一笑,道:「我先和你一起回去。」

沈奕有些猶豫的看著冰面上躺著的兩名修行者的屍體和那名如同死了一樣的修行者,輕聲道:「那不用管?」

丁寧看了他一眼,道:「既然魚市的人都已經那麼說了。難道你還不放心?」

沈奕鬆了一口氣,但回想方才短短時間裡發生的所有事情,在開始動步之時,他又忍不住無比佩服的輕聲道:「丁寧師兄。我的確不如你。」

丁寧已經對這名關中少年的直爽性情十分了解,知道自己不管如何謙虛,對方也依舊會保持看法。所以他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

沈奕卻又忍不住微轉頭問披髮劍鋪老闆:「先生,你修為如此之高,是什麼人能夠斬斷你的雙腿?」

丁寧頓時面容尷尬。

這無異於揭人傷疤,雖然他很清楚沈奕是有些感激對方的出手相助,此時這麼問,都有些想要幫助對方的意思。

然而對方了解沈奕的性情么?

披髮劍鋪老闆開口,聲音微冷道:「被師弟所嫉,暗算所至。」

丁寧愣了愣,沈奕的面容卻是瞬間變得無比尷尬,說道:「我雖然佩服丁寧師兄,可不嫉恨他。」

披髮劍鋪老闆冷笑一下,也不出聲。

沈奕的俠義心卻是又頓起,問道:「怎麼會有如此狠毒的師弟,那你報仇了沒有?」

聽著如此稚嫩的話語,披髮劍鋪老闆皺了皺眉頭,說道:「若是報了仇,便不需要逃到長陵了。」

沈奕頓時憤怒起來,道:「那人叫什麼名字,現在何處?」

披髮劍鋪老闆似是覺得這名關中少年十分有趣,微諷道:「那人叫公子白,現在在營丘。」

「營丘?」沈奕頓時怔住:「先生你是大齊王朝的修行者?」

聽到此處,丁寧的眼瞳深處倒是也閃現出一些異樣的光彩,忍不住轉頭看了披髮劍鋪老闆一眼,「紀國侯公子白?」

沈奕一呆,方才他顯然不知道公子白是什麼人。

披髮劍鋪老闆微嘲一笑,點頭道:「我那師弟已然封侯,要想報仇,除非是你們大秦王朝能滅了大齊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