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六章宿命的鑰匙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竟然有人逼得他不得不借用魚市的力量。 到底是誰? 他的心中越來越冰冷和憤怒,思緒卻是越來越活躍,考慮的後繼事情越來越多。 魚市最低洼處的水塘大多被棚屋的屋面遮掩,所以並沒有落...

丁寧和沈奕並肩走著。看小說首發推薦看書

他們的前方,許多屋棚層層疊疊堆在一起,已是魚市。

「其實現在遊覽魚市也看不到什麼東西。」丁寧轉頭看著沈奕,沒有什麼掩飾的說道:「即便是地下生意,新年裡開業的也很少。」

沈奕說道:「無妨,靜有靜的風景,熱鬧有熱鬧的風景。」

丁寧有些奇怪的轉過頭,看著這個關中少年,說道:「這好像不應該是你這種性格的人說出的話。」

沈奕笑了起來,道:「師兄真是明辨秋毫,這的確不是我說的話,是我小叔說的名言,接下來還有數句,真要看一處的風景,不只是要在靜時,熱鬧時,還需分四季,真要看一友,不只是在得意時,還需看失意時,落魄時,危難時。」

能說是「名言」,那說話的人必然極其有名,所以已然走入魚市的丁寧問道:「你小叔是誰?」

沈奕說道:「我小叔是沈懷。」

丁寧微怔:「關中五劍之一?」

沈奕點了點頭。

丁寧看了他一眼,「沒想到他是你小叔,那你為什麼不找他學劍?」

關中八百里平川,劍豪眾多,能被公認為最厲害的五柄劍之一,沈懷的名氣自然是極大。

沈奕有些羞愧的低聲道:「我的劍本身便是他親自教的。」

丁寧愣了愣,說道:「抱歉。」

沈奕搖了搖頭,道:「同樣的劍經造就不同的修行者,我小叔便和我說過,修行關鍵還在於個人選擇的道路。」

丁寧點了點頭,說道:「他說的不錯,眼界有時候便決定高度。」

「我是應該早來長陵,否則怎會想到天下有如此獨特的地方。」沈奕已然跟著丁寧走入魚市,他看著周圍如沉浸在鬼域里的街巷,看著陰暗裡隱隱約約如鬼火般的燈籠,好奇的輕聲問道:「這裡面真的什麼東西都有交易,包括一些禁物,連我都可以買么?」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可以買,但必須通過這裡面的一些中間人。」

知道這裡面必定有很多門路的沈奕更加好奇問道:「那能否實地參加一些地下拍賣會之類的?」

「當然可以。」丁寧說道:「不過你必須得到那些中間人的信任,以你關中巨富子弟的身份,想要參加,應該沒有任何的問題。只是確實想要買某件東西的時候,還是要中間人出價。否則許多人知道東西最終落在何人的手中,反而會帶來禍事。」

沈奕由衷道:「有機會倒是真,說不定會有些合用的東西。」

西邊角的羊肉鋪子外面是賣羊肉,裡面卻是人販子,販賣的都是偏遠地方甚至別朝帶回來的孩童。東邊的裁縫鋪子,專營的卻是大楚王朝的符器生意。靠近底部水塘邊的三間吊腳樓里,是海外盜賊的銷賬窩點。要想參加有各類修行者物品的地下拍賣會,要找賣桐油的薛麻子,或者賣鹹魚的老周頭。

丁寧一邊領著沈奕往魚市的最深處,也是魚市的最底部走,與此同時,緩緩的將魚市裡的諸多門路輕聲的解釋給他聽。

沈奕越來越聽得津津有味,卻是沒有注意到丁寧的語變得越來越緩慢。

「下面你無論聽到我說什麼,神情絕對不要有什麼明顯的變化,就當在聽我和你閑聊,不要被人覺有任何的異常。」驀的,丁寧這樣的話語傳入他的耳廓。

因為語緩慢,沈奕已然有足夠的反應時間,他心中頓時一震,但卻是極好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緒,輕聲問道:「怎麼?」

今日里丁寧來魚市,只是為了給那名孤獨老婦人拜年,陪她說會話,然而便在方才,他已經感覺到了異樣而危險的氣息。

「應該有人想要刺殺我,敢在魚市裡動手的話,便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所以此事便是將你都牽扯了進去。」丁寧平靜而緩慢的說道:「雖然不知道到底是誰,但我和你的性命現在都在你手裡,所以你接下來一定要仔細的聽清和記住我的每一句話,不能犯任何的錯誤。」

看著周圍異常平靜的街巷,感受不到任何殺機的沈奕心中越來越震驚,但是丁寧平靜的話語里蘊含著的凝重,卻是讓他可以肯定這並非是什麼玩笑。

「你說,我會做到。」他點了點頭,輕聲說道。

丁寧壓低了聲音,微垂著頭,連嘴唇都隱匿在陰影里:「等一下我會帶你經過數家店鋪,那幾家店鋪的主人都不是普通人,而且都和這魚市地下的主人有關係。只是不知道那幾家店鋪現在哪家開著,等會哪家開你便進哪家,在走進去之後,你便開始計算時間,五十息之後,你便用最快的度告訴店鋪的主人,有人正要在魚市裡殺人,地點在鬼見愁碼頭。」

沈奕自然不明白丁寧為什麼要他計算時間,但他還是認真的記住了每一個字,同時輕聲極其簡單的重複道:「進店鋪,計時,五十息,求助,鬼見愁碼頭。」

丁寧平靜的點頭,道:「記住便好,接下來我和你說的話,便又是尋常閑聊。」

沈奕看了他一眼,說道:「我明白了。」

……

丁寧繼續領路,朝著那名老婦人所在的吊腳樓方位走去。

他也繼續說著這魚市裡的門路,心中卻是充滿難言的憤怒而冰冷的情緒。

就如他和長孫淺雪所說,他本不願因為一些陳年舊事而再將那名商家小姐牽扯進來,不想藉助任何她的力量,然而今日只是尋常的探望老人,在這樣的新年裡,竟然有人逼得他不得不借用魚市的力量。

到底是誰?

他的心中越來越冰冷和憤怒,思緒卻是越來越活躍,考慮的後繼事情越來越多。

魚市最低洼處的水塘大多被棚屋的屋面遮掩,所以並沒有落到多少雪,此時水面上,只是結出了兩個指節厚度的冰面。

丁寧平靜的眼眸深處驟然浮現出兩縷幽火,他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腰側的末花殘劍上。

此時已然到了他和沈奕所說的那數家店鋪的附近。

那數家店鋪此刻只有一家店鋪開著,內里有火光和人的氣息。

而丁寧清楚,那家店鋪的主人經營的是兵器生意,他的那間吊腳樓里,有不少好劍。

李道機當日的末花殘劍,就是在那裡購得。

原本全無關係的人卻都和這柄殘劍有些關聯,所以冥冥之中真的就像是有無數恩怨牽扯出的宿命,這柄殘劍,似乎就像是一把開啟宿命的鑰匙,塵封在此,已經等待了他多年。

「那家店鋪是賣劍的,單獨進去不需要什麼中間人,店鋪主人手裡有不少連長陵的許多修行之地都不如的好劍,你可以去看一看,在這裡等我。我拜完年過來就在這裡和你碰頭。」丁寧點了點那個店鋪,抬起頭平靜的看著沈奕說道。

沈奕當然明白丁寧這些話只是「閑聊話」,他當然不能等著丁寧回來這裡和他碰頭,於是他顯得略微用力的點點頭,道:「好,既然只開了這一家,我便逛逛這家便是。」

丁寧微微一笑,便將沈奕留在這裡繼續前行。

沈奕看著他的目光里又多了幾分敬意,如此危急時刻,竟然還能露出如此的笑容,自己真是不如。

……

丁寧的眉頭不可察覺的微微蹙起,他前方的那處鬼見愁碼頭位於數間堆積著乾柴的吊腳樓下方,附近沒有什麼店鋪,視線又被遮掩,實是這條路線上最好的刺殺地點,若是換了個位置,他要刺殺人,也會選擇在那個地方動手。

此刻他感覺到的那些氣味,都在朝著那處地方行進,這便說明,這些人的確是來對付自己而不是對沈奕有什麼圖謀。

他深吸了一口氣,體內那些無數的「小蠶」,也隨著他這一口呼吸而蘇醒過來一般,在他的身體里無聲的涌動了起來。

沈奕儘可能的平靜,但是在推門進入店鋪之後,他的呼吸還是不可遏制的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恩?」

內里榻上的披男子似乎瞬時就感覺到了沈奕的異樣,出了一聲輕哼聲。

沈奕想到了丁寧的告誡,想到不能提早出問題,所以他馬上深吸了一口氣,在心中開始計算時間,同時說道:「我來自關中沈家,聽聞你這裡有許多好劍。」

黑暗裡看不清面目的披男子沉冷的看了他一眼,卻不多說,身體后移。

隨著披在贍掀開,在露出下方黑色劍匣的同時,沈奕也看清了他是沒有腳的。

他的雙腳齊膝而斷!

眼見這樣的畫面,沈奕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不由自主的出了一聲低聲驚呼:「你腿腳不便..這可如何是好1

沒有腳和賣劍全無關係,沈奕此時的驚呼也異常突兀,然而披男子卻是目光劇烈一閃,反而壓低了聲音,沉靜道:「有事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