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三章何以解憂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行的,不只是野心,往往更多的是不甘心。 虎狼北軍大營的大將軍營帳里,梁聯面色漠然的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 他身前的中年男子身穿著他親兵的衣甲,但是眉宇之間卻是有任何侍從都不會有的桀驁和狂...

「為我解憂?」

驪陵君看著蘇秦,心中殺意越來越濃烈。yanKuAi追書必備本文由。。

此時的蘇秦身上沾染著馬糞的氣息,雙手說不出的粗糲,看上去和最普通的下人沒有任何的區別。

尤其他的左手雖然已經不再血肉模糊,傷口都已經結痂長好,但是五指和整條手臂的筋肉都看上去有些扭曲,布滿傷痕,看上去說不出的詭異。

蘇秦對自己此時的觀容可以說毫不在意,然而驪陵君對自己的兩鬢秋霜卻極為在意。

正值壯年而兩鬢染霜,只能說明憂思過重,影響了氣血,甚至對將來的修為進境肯定也有極大的影響。

驪陵君在過往的很多年裡,給人的感覺一直是事無巨細,事必躬親而精力旺盛,如日中天。

尤其是現在,他絕對不能讓外界知道他的憔悴。

「雖然我不知道你是怎麼能夠避開外面人的耳目,接近我的書房,但看看你現在的樣子,恕我真想不出你能在什麼方面為我解憂。」因為心中殺意濃烈,所以此刻他說話也完全沒有了平日的溫雅,充滿了嘲諷的意味。

「您的書房外面有許多比我厲害的門客,我能出現在你的面前,便是因為我在這裡這麼多天,已經精準了摸清楚了他們的習慣和路線,這是我的能力,但也是您留我在府內,賦予我的機會。」

蘇秦有些感慨的看著自己被馬房糞水染濕的鞋面,然後抬起頭,看著譏諷的看著自己左手的驪陵君,平靜的說道:「其實你也知道,丁寧說的很多話是對的。」

驟然聽到那個名字,驪陵君的眉頭不自覺的皺起,眼中寒意更濃。

蘇秦卻是宛如無所察覺,臉上反而露出了白羊洞時那種微笑,他接著說道:「其實你做事太過追求完美,世上哪裡有那麼多完美的事情。就如你的歸家之路…你又何必一定要你父王和趙香妃全部認同?」

驪陵君眼睛微微眯起,語氣寒冷道:「什麼意思?」

蘇秦看著他,淡然道:「你有沒有想過,讓你父王和趙香妃之中某一個人對你有極其強烈的好感,覺得非你不可,或許比兩個人都對你有些好感要有用得多?」

驪陵君畢竟非同常人,聽到蘇秦的這句話,他的眉頭驟緊,臉上的神色卻是柔和下來,「你繼續說下去。」

「你父王和趙香妃之間的關係,恐怕比起你們大楚任何權貴之間的關係都要牢靠,只要其中一人確定是你,另外一方必然會做出讓步。」蘇秦越平靜自信,他明明穿著散著消散不去的臭味的下人衣衫,然而卻就像是穿著天下最華貴的衣衫般散著光彩,他看著驪陵君,說道:「所以您不要再猶豫什麼,不要再去考慮別的什麼可能,您現在只需要徹底說服其中一人。」

驪陵君深吸了一口氣,他抬起頭來,面容再次變得溫雅可親,「你在我府中隱忍了這麼久,便是為了能夠得到站在我面前的機會,這麼說,你已經有所把握?」

「我說了我可為君解憂。」蘇秦再次作揖行禮,緩緩說道:「我願為使,去楚都說服趙香妃。」

驪陵君讚許的看著他,說道:「你來投我,我故意讓你去馬房,你不懷恨在心,現在反想幫我?」

蘇秦微微一笑,道:「高位者,不問恩怨,只將利益。」

驪陵君站了起來,緩緩躬身行禮,道:「您需要什麼?」

稱呼上的改變,便意味著身份的改變。

蘇秦知道自己踏上高處的第一步已然正式跨出,於是他更加燦爛的微笑道:「您為君,我為相,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許諾。」

「能令我歸國,位登大寶。這個要求不算過分。」驪陵君不再猶豫,看著蘇秦,說道:「你想要何日啟程?」

蘇秦平靜的說道:「事不宜遲,便在今日。」

……

支持著人前行的,不只是野心,往往更多的是不甘心。

虎狼北軍大營的大將軍營帳里,梁聯面色漠然的看著面前的中年男子。

他身前的中年男子身穿著他親兵的衣甲,但是眉宇之間卻是有任何侍從都不會有的桀驁和狂放之意。

這種桀驁和俾睨天下的氣息,也唯有那種敢於和整個王朝為敵的大逆才能蘊育得出。

一個人的氣質如何,只看他胸懷中所想的事如何,只看他面母叨熱綰危這些話一點都不虛。

這名桀驁直視梁聯的中年男子,自然便是雲水宮真傳弟子之一的樊卓。

「都已經用這種手段給了你警示,難道你還不甘心?」

樊卓看著臉色漠然的梁聯,隨意用小刀在身前食盤中的羊腿上切了一片,嚼了起來,同時接著說道,「說不定鄭袖都覺得長陵衛驚動我們的事情,都是你暗中插手,像她這樣冷酷的人物,做事根本都不需要什麼證據。」

「我又豈是到此時才不甘心?」梁聯漠然道:「否則我又何必派人給你們送信?我大可看著你們被夜策冷和虎狼軍絞殺,同時我或許還能乘機殺死夜策冷,讓皇后對我滿意一些。」

樊卓饒有興趣的看著他,繼續邊切肉邊吃,「你想要我們幫你做什麼?」

梁聯道:「幫我殺死薛忘虛和他身邊那名少年。」

樊卓頓時大聲的冷笑起來:「即便再不甘心,也不要自暴自棄,這有必要麼?」

「當然有必要。」

梁聯面無表情的說道:「在兵馬司和那名江湖人物談判之後,我的兩名親信還被殺死了。我可以不在意皇后給我帶來的傷勢,但是我不能無視我手下這些人的生死,若是我對他們的命都不在意,便不會有人再給我賣命。我們行軍打仗這麼久的人,都知道不可能一直打勝仗,都知道失敗會死人,但如果連一名江湖人物都對付不了,我手下的這些人會懷疑我的能力。」

「我不是一名單獨的修行者,我是擁有一支軍隊的將軍。」梁聯看著眼睛微微眯起的樊卓,接著說道:「而且兵無常形,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現在所有人都不會覺得我還會對付薛忘虛和那少年,若是他們被殺了,或許反而會讓人覺得是有人要栽到我的頭上,挑戰皇后的權勢。你們恰好可以幫我做到這點。」

「而且你們難道怕我不甘心,怕我像一頭受傷的狼一樣亂咬?」

梁聯沒有多少表情的臉上出現了冷諷的神色,「我越是和你們一樣,越是接近你們,我們之間的盟約才更加牢靠,你們也會覺得我更加安全。」

樊卓毫不掩飾的冷笑,說道:「你說的雖然不錯,然而你應該明白我們只是為了孤山劍藏,我們不可能為了這件事冒險。」

梁聯冷漠道:「真正的亡命之徒,真正和長陵權貴沒有關係的殺人的人,你們比我認識得多。我安排你們入城至今,都根本未過問任何孤山劍藏的秘密,都根本未過問你們在長陵搜尋的到底是什麼。若是連這些小事都不肯為我做,我們的盟約還有什麼意義?」

樊卓想了想,覺得若是長陵亂些,似乎對他們的行事更加的有利。

梁聯看了他一眼,接著說道:「那名江湖人物此刻已經將我想要擁有的一些勢力整合了起來,除了魚市之外,他已然是那些江湖人物的盟主,將來若是能夠控制他,你們要尋找什麼東西,應該更為簡單,若是以行軍打仗般的長遠來看,將來我在白,你們在黑,各掌一方,我們或許都不用現在這麼不甘。」

樊卓桀驁的笑了起來,他覺得吃得不暢快一般,丟開了手中的小刀,直接舉著羊腿吃了起來,同時說道:「那些人的價格都不低,尤其要到長陵搏命,價格便更高。」

梁聯看著他,緩緩說道:「用來買命,多少錢都不算貴。」

……

……

送禮的馬車一直到午後才漸漸稀少、消失。

所有梧桐落的住戶都覺得這裡出了一個不得了的人物,都是面上極有光彩,但丁寧卻和往日沒有什麼不同。

因為未去白羊洞修行,酒鋪在數日之前便已歇業,所以接近傍晚時分,丁寧只是一邊隨手翻看著薛忘虛這數日里時斷時續寫出來的一些筆記,同時看著張儀陪著薛忘虛下棋。

薛忘虛昔日修為雖高,但棋力比起張儀卻是不足,連輸了數局,終於有些惱羞成怒,一拍棋面,叫道:「你懂不懂尊師重道,贏了數局也不知道故意下兩步昏招,讓師長一局1

看著薛忘虛生氣的模樣,張儀又是羞愧,又是不解,惶恐低頭道:「洞主,書上言…」

「書1薛忘虛氣得伸手欲打,但不知為何,卻突然又深深的擔心起來,最終只是嘆了一口氣,無比認真的看著張儀告誡道:「你性情仁厚,古君子之風,但我擔心你太過仁厚,被小人所乘。所以我只想讓你記住一句話,任何書都是人著,任何法都是人定…規矩和人情,孰輕孰重,你自己去想。」

丁寧看著認真教誨的薛忘虛,眼裡又多了幾分敬重。

然而就在此時,他的身體突然不可察覺的微微僵硬起來。

他眼睛的餘光里,一名說不出安靜的紅衫女子,正在看著他。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