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十一章新的風波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660字

去眼快修行世界裡新的紀錄,便意味著可以在史書上留下濃厚的一筆.

但新的紀錄,也往往代表著新的風波.

所以當丁寧回到梧桐落酒鋪,當他第一步跨入酒鋪時,長孫淺雪不悅的清冷聲音就已經響起:你一定要讓人發現你這麼快么?

長孫淺雪的這句話包含著兩層意思.

一層是你可以控制修為的速度,另外一層是,就算你想要這麼快破境,你破境之後也可以隱匿修為,不需要讓別人察覺.

一定要這麼快.

聽著長孫淺雪包含著兩層意思的這句話,丁寧異常乾脆的回答,然後看著面籠寒霜的長孫淺雪輕聲解釋道:因為我想要讓薛忘虛風光.

長孫淺雪似乎接受丁寧這個說法,臉色漸柔,但語氣依舊一貫的清冷:對於你而言,你顧慮的東西也太多了些.

最終的結果是目的,不管能不能達到目的,我也希望過程能夠精彩一些,有意義一些.丁寧看著她,說道:越少羈絆的人可能越容易被人憎惡.

……

和所有正常的老人一樣,薛忘虛睡得很早,但是醒得卻比絕大多數老人都晚.

黯淡的晨光里,張儀端著面碗,停著屋裡傳出來的沉重但紊亂的呼吸聲,想到昔日薛忘虛的仙骨道風,想到七境之上的風姿,他就忍不住悲從中來,快要有眼淚滴進手裡的面碗.

他很擔心那種沉重的呼吸聲突然沒有了,或者薛忘虛永遠醒不過來.

然而就在一滴眼淚將落未落之時,隨著一聲長長的呼氣聲,薛忘虛就此醒來,迎接長陵新的一天.

聽到薛忘虛起身,張儀來不及放下面碗便疾步走進小院.

緩緩披衣的薛忘虛聽到門外急促的腳步聲,他腦海中便自然浮現起張儀倉促心急的模樣,他便忍不住呵斥了一聲,跑那麼急做什麼,怕我睡死了不成.

張儀一個錯步,僵在薛忘虛門口五六步處,有些氣急道:都快過年了,您還說這些不吉利的話!

除了李道機之外,在丁寧未入白羊洞之前,張儀一直是薛忘虛最喜愛的弟子,只是他也有些受不了張儀的迂腐和婆婆媽媽,原本聽到張儀這樣的話,薛忘虛白眉微豎,又忍不住要喝罵些什麼,只是突然之間,他鼻翼抽動,嗅到了熟悉的香味,他便頓時好奇起來:張儀,你在吃面?

張儀一愣,看了看手裡的面碗,頓時有些羞愧,垂頭道:聽人說您和小師弟經常在巷口那家面鋪吃面,今日早起幫您準備些熱水,看您沒有起身,再聽面鋪老闆說過了明天便歇攤過年了,我便要了一碗嘗嘗,卻一時疏忽,您還未吃,我卻已然在這裡吃上了.

薛忘虛卻是突然來了勁,還未完全披好外衣,便連聲道:你快推門進來讓我看看.

張儀頓時十分疑惑,難道洞主這麼愛吃面?但對於尊師重道極其看重的他自然不敢有任何遲滯,他馬上一個箭步便到了門口,推門而入.

薛忘虛定神往張儀手中看去.

待看清張儀手中碗的顏色,他頓時一手伸著指頭點著張儀,一手捶床狂笑了起來.一時間,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又是怎麼了?

張儀臉都白了,心想小師弟托自己照顧,結果只是一夜,洞主便失心瘋了的話,這可如何交待!

沒事,沒事.

看著緊張得要撲上來的張儀,薛忘虛一邊收手揉著自己笑疼的肚子,一邊說道,下次記得到那家面鋪去要自己帶碗.

自己帶碗?

張儀還是覺得薛忘虛極不正常,這面的味道和碗難道有什麼關係,更何況離得那麼近,那家面鋪老闆又那麼好說話,吃完將碗還回去不就好了?

你小師弟還沒醒?

薛忘虛強忍住笑,道:讓他和我一起去吃面.

好,我馬上去喊他.張儀心中覺得丁寧在場似乎才鎮得住場面,頓時轉身就要往外跑.

你跑什麼!

薛忘虛見狀又忍不住喝道:隔得這麼近,喊一聲他不就聽見了?

張儀怔了怔,為難道:這似乎有些失禮…

薛忘虛微怒,失什麼禮!這是普通街坊胡同,你以為是什麼地方,你這麼婆婆媽媽,難道要我喊么!

張儀頓時苦了臉,粗聲喊道:小師弟,洞主喊你過來陪他吃面!

遠遠的,街口那頭的面鋪響起面鋪老闆的回應聲:要兩碗什麼面?澆頭幫你們先做!

肥腸面.

丁寧清越的聲音響起.

我也一樣.薛忘虛看了張儀一眼.

張儀便只得愁眉喊道:肥腸面兩碗.

要不再多喊一碗吧.薛忘虛這才有些滿意,看了張儀手中的面碗一眼,你也帶個碗和我們一起去吃.

這怎麼行.張儀下了決心一般,兩口便把碗里的面全部吃完,然後才歉然道:.,!五穀本天子所賜,又經膨辛勤播種,磨成米面,豈可浪費.

薛忘虛看著他鼓著腮幫子的樣子,輕嘆了一聲,說道:你只記這些古語,卻不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的說法.你若是知道這洗碗之人喜歡時不時挖鼻孔,你還會不會如此說法?

張儀的眼睛頓時鼓了起來,面上的神色極其精彩.

也就在此時,丁寧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後的小院中.

張儀轉身,在看清丁寧的面容的瞬間,啪嗒一聲,他手中的面碗掉落在地,碎成數片.

薛忘虛忍不住搖頭:就算是表示憤慨,也不要摔別人家的碗啊.

張儀卻是如結巴般顫聲道:小…小…小師…

薛忘虛終於覺得異樣,他定定的看著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