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十章新的紀錄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就連以往破落的梧桐落都張燈結綵,平添了許多喜氣。 丁寧看到王太虛的這輛馬車出現在巷口,便直接迎了上來。 在車廂里自己的老位置上坐安穩之後,丁寧看著不加任何掩飾的王太虛,說道:「報...

一扇黑漆院門由內而外打開,身穿白色狐毛裘衣的王太虛從中走出,踏上等候在門口的馬車。YAnKuAi本文由。。

這道院門內的廳堂里,十幾名長陵市井間的江湖大佬看著他的背影,一時相互無言。

在數十日前,這名兩層樓的主人和他們只是並起並座的存在,然而數十日後,對方卻已然有了深厚的兵馬司的強力支持,兵馬司已然採用了一系列異常強悍的手段,幫他在整個長陵鋪平了道路。

從今以後,長陵市井間的很多規矩,便是由他來定。

在場的這些人或多或少知道那一夜腥風血雨背後的故事,在他們看來,從市井人物的手裡搶奪到一些地盤和利益,不算什麼,但敢於從兵馬司的手裡搶奪到地盤,那便真的足以令人敬畏。

步入車廂的王太虛揉著腦袋兩側的穴位,疲憊的靠在軟墊上開始閉目養神。

給這些長陵的江湖大佬劃定規則和重分地盤不是簡單的事情,而且他十分清楚,接下來要想站穩腳跟,完全無法依靠威脅別人,而是要讓人覺得你做得比以往的所有人好。

已然接近年關,長陵的街道上比任何時候都要熱鬧,到處都有歡快的孩童在街巷裡跑來跑去。

就連以往破落的梧桐落都張燈結綵,平添了許多喜氣。

丁寧看到王太虛的這輛馬車出現在巷口,便直接迎了上來。

在車廂里自己的老位置上坐安穩之後,丁寧看著不加任何掩飾的王太虛,說道:「報仇是件很累的事情。」

王太虛笑了笑。

每次看到丁寧他都會很放鬆,這种放松來源於他不需要再費盡腦汁自己想問題,丁寧往往能夠做得比他更好。

「應該是梁聯。」他收斂了笑意之後,看著丁寧說道。

對於別人而言,這一句會非常突兀,讓人摸不著頭腦。

然而丁寧卻很清楚王太虛這一句話里包含的所有訊息。

丁寧冷笑了一聲,「真是巧。」

王太虛卻是誤會了丁寧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他軍功已滿,封侯就缺些立足的根基,在軍中的地位又足夠高。一些線索也都指向他…而且最近這段時間,被皇后或者兩相深切表達不滿的也只有他。只是沒想到這麼巧,是由薛洞主之手來表達皇后的意思。」

丁寧沉默不語。

對於他而言,和梁聯的恩怨,又何止是眼前的這些恩怨。

「梁聯沒有那麼快可以對付,你現在還缺一名足夠分量的修行者的支持。」

沉默了數息的時間后,丁寧抬起頭,看著王太虛說道:「之前還有薛洞主,但現在沒有了。」

王太虛點了點頭:「薛洞主的身體到底如何?」

丁寧說道:「他會看完明年的岷山劍會。」

王太虛苦笑。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不過你暫且不需要找別人,在明年的岷山劍會之後,我或許便足夠分量。」

王太虛頓時一愣。

丁寧平靜的說道:「不是說已然能夠擁有足夠的力量,是只要能夠奪得第一,我在長陵權貴眼中的地位便必然不同。就如長陵沒有人敢殺死安抱石和凈琉璃。」

「岷山劍會折桂?」

王太虛雖然明知道丁寧進入白羊洞的目的便是要參加岷山劍會,但此刻聽到丁寧的這句話,他還是有些難以相信。

丁寧看了他一眼,沒有解釋什麼,只是說道:「今天你如果有空,晚上也可以來接我。」

王太虛疲憊的雙眸里頓時閃現異樣的光彩。

他知道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丁寧絕對不會說一句這樣的話,所以他沒有任何猶豫,說道:「好,我在白羊洞山門外等你。」

……

……

時近年關,已是白羊洞的放院日,大多數學生都已離院,所以和往日相比,白羊洞更加靜謐。

丁寧由白羊洞一名師長相送,步入崖間的隱秘茅屋。

關上門,在蒲團上盤坐下來之後,他從袖裡取出了一個藥瓶,一口將微苦的黃色藥液全部飲盡,一滴不剩。

和往常一樣,他閉上眼睛,很快進入識念內觀。

那些黃色的藥力在他的體內散開,隨著時間的流逝,他體內五臟也變得微黃,散出來的氣息變得異常猛烈,就好像他的五臟都徹底的燃燒起來。

無數隱匿在他體內的「小蠶」又開始復甦,輕柔而迅的吞噬著藥力,而後又吐絲般吐出更為精純的藥力。

他體內五氣變得越來越旺盛,在他的念力驅使下,他體內的無數「小蠶」的活動也越來越旺盛,從一開始被動吞噬口邊的五氣和靈脈靈氣一般,到開始大口大口的抽吸。

他身下的蒲團開始出無數細微的絲絲聲。

普通下方的細小靈脈,從一開始自然散,到最後變得就像是抽水一般,被大量的抽引出來,和他體內的真氣融合,然後注入氣海。

他的氣海和無數「小蠶」的身體里的真氣,都變得越來越粘稠。

就如同確切的知道某個點是臨界,某個點是契機來臨一般,心境絕對平靜的丁寧的念力緩緩的朝著身外開始流散。

他的身體和身體周圍,就像是變成了一個小小的池塘。

若是南宮采菽此刻能夠感受到他的感知,必定會震驚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因為在他的感知里,是無數的線條。

甚至每一條線條的色彩,每一條線條中元氣流動的方向和度,都是那麼的清晰。

他沒有像南宮采菽一樣等待。

而是將自己的念力溫柔的傳遞向其中的許多線條。

這些線條中的元氣根本沒有感到畏懼或者抗拒,而是就像驟然感覺到老朋友的來臨一般,驟然興奮起來。

它們幾乎是歡呼著,迫不及待一般,和丁寧的念力相融,飛快的流入丁寧的身體,更加雀躍的和丁寧的真氣融合。

就像它們本身就應該在那裡,就像它們已經等待了這一個時刻太久。

無數光星在丁寧的肌膚表面不斷閃動,散出異常瑩潤的光澤。

這個過程對於幾乎所有修行者而言完全不可控,就如天空飄雪,雪大雪小,什麼時候積雪盈尺,只看天意。

然而這個過程,對於丁寧而言竟然也可以控制!

他的身體表面好像有無數看不見的蠶爬了出來,無數的細絲伸向周圍的空氣之中。

在這些細絲的牽引下,就如雪落時高空里的雪花都被大量的牽落,雪落更急一般,他身體表面的光星出現的度越來越快。

他體內的真氣和天地元氣融合,生徹底改變的度越來越快。

他的整個人被徹底點亮一般,通體變得玉石般瑩潤。

他體內所有氣狀的真元全部消失,全部變成了晶瑩的液滴,流入氣海。

這便是真元境。

他的破境,不只是如水到渠成,而是像水未至,便已預先挖了溝渠,令水流得更為順暢。

沒有任何的破境時間。

真氣和身體到了可以凝鍊真元的點,便直接破境。

阻礙修行者前行的坎,對於他而言,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夜色已濃,山道上已然伸手不見五指。

等候在相近索橋上的那名白羊洞師長有些擔心起來。

以往丁寧在這個時候,便早已出來,難道今日里修行上是遭遇到了什麼問題?

就在他忍不住要朝著丁寧所在的那間茅屋飛掠而去之時,茅屋的門卻是被人推開。

在看到走出的丁寧的瞬間,看到丁寧顯得異常瑩潤和潔凈的臉龐,這名中年道士模樣的白羊洞師長渾身都不可控制的震顫起來。

他身下的索橋都因為氣息的激蕩而出了無數金鐵震鳴的聲音。

……

王太虛在白羊洞山門口的馬車裡安靜的等待著。

事實上在清晨將丁寧送到這裡之後,他這輛馬車便一直沒有離開。

當聽到熟悉的腳步聲,掀開車簾看到從山道上走來的丁寧,王太虛便徹底的呆祝

片刻之後,他看著已然走到身前的丁寧,無比佩服的輕聲說道:「我知道今日會有不同尋常的事生,但怎麼都沒有想到竟然這麼不尋常。」

頓了頓之後,王太虛看著丁寧,接著說道:「從祭劍試煉到現在,怎麼都不到八個月的時間。」

丁寧和王太虛認識都沒有八個月。

但丁寧現在很清楚王太虛為什麼會刻意說八個月。

因為長陵所有年輕才俊里,修行最快的安抱石和凈琉璃的紀錄,從第二境鍊氣到第三境真元境便是八個月的時間。

所以丁寧今日破境,對於整個長陵而言,自然是一個新的紀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