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八章破境約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錯綜交纏之所,長陵人卻是比較中庸,行事最為謹慎和權衡利弊。 權衡太多,性情卻容易比較陰柔,或者說比較陰狠。 所以薛忘虛的感嘆不無理由,許多修行之地的學生里,那些出自長陵的年輕才俊,眼中...

薛忘虛所說的太快,對於關中來的這兩個人卻是完全不同的意思。。。。

「太快1

微胖商賈臉色凝重到了極點。

劍符道本來就是不常見的手段,而且對於一般修行者而言太難。

丁寧這種年紀的修行者,能夠在沈奕一劍衝刺十餘丈之間,便完成兩道劍符,這實在是令人難以想象的事情。

「這是劍符道?」

沈奕聽到微胖商賈的聲音,從一瞬間的失神中清醒過來,他完全沒有落敗的痛苦和羞愧,而是陷入深深的震撼之中,「怎麼可能這麼快…即便是天生的細膩性子,劍符道一般也要數年才有可能有所成就,而且你方才的劍符,不是最簡單的劍符,你才修行多久…怎麼可能這麼快。」

丁寧沒有理會關中來的這兩個人的震驚,他看了一眼沈奕,異常簡單直接的說道:「我不是尋常的修行者。」

沈奕怔祝

此時坐在屋檐下的薛忘虛卻惱怒了起來,喝道:「什麼和什麼!我說太快,是丁寧你們結束得太快!丁寧,你不知道每天不需要考慮修行的事之後,每天的時間就好像分外的多,分外的漫長么?你們就不能多過兩招?」

聽到他的怒喝,丁寧轉過身來,蹙眉道:「你的要求有點高。」

恭立在薛忘虛身旁的張儀也忍不住輕聲道:「洞主,這好像不好吧,您之前都和我說過,戰鬥必定是要出全力,這樣也是尊重對手,而且小師弟還年幼,故意留手,萬一把控不好,傷了自己怎麼辦?」

聽聞張儀的這些話,薛忘虛頓時更加惱怒,抬手作勢欲打,「好你個張儀,教了你那麼多尊師重道的道理,你現在居然敢教訓起我來了?」

張儀頓時汗流浹背,惶恐的躬身,連聲道:「弟子不敢。」

「原來我在關中真是坐井觀天。」聽到薛忘虛和張儀的話語,沈奕的面容微紅,然又肅穆的對著丁寧行了一禮,認真說道:「現在想來,不僅是方才劍符道的度,還有那兩道劍符的時機都把握得妙到顛毫。一開始你便知道我訣不是你的對手,覺得麻煩,所以太推諉不願意和我戰鬥。我料想謝柔立誓,你必有過人之處,但我沒有想到和你相差這麼遠。」

看著這名不卑不亢,頗有關中古風的少年,又轉頭看了一眼惱怒的薛忘虛,丁寧想了想,說道:「你未出全力。」

沈奕道:「你修行時間比我短,修為進境度已經比我快,就算我將修為壓至和你差不多,我修劍的時間比你長,我還是佔優。」

丁寧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刻意壓制了修為,自然就有些束手束腳,沒有那麼酣暢淋漓。」

沈奕有些不明白丁寧的意思,一時微愕。

「我等你們的三陽草。」丁寧平靜的說道:「過些天我應該就能到第三境,那時我的修為和你接近,你若是願意,我和你再戰一場,你也不必有所拘束,可以徹底揮你的劍意。」

「這還差不多。」聽到丁寧這麼說,薛忘虛頓時像個小孩子一樣惱怒全消,笑了起來。

「這…」沈奕覺得自己應該高興,畢竟他的確想要酣暢淋漓的一戰,只是這時他卻是覺得有哪裡不對,一時感覺有些古怪。

張儀在此時開口,愁眉道:「小師弟,哪裡有你想的那麼簡單,雖然你已經接近破境,可是破境哪裡是你想破就能破的。小師弟,關中人性情耿直,你隨便說話誑他,這樣不好。」

沈奕霍然抬頭,他這才徹底反應過來不對在哪裡。

鍊氣境到真元境也是一個大關卡,事關感悟和接納天地元氣,許多人甚至一生都卡在這個關隘,哪裡有一個鍊氣境的人說很快到真元境,就真的能很快到真元境的?

「你未必需要此時信。」

丁寧卻依舊平靜,他看著沈奕說道:「你可以看成我的提議,若是我能很快到真元境,我便和你再戰一場,若是不能很快到,那便先欠著。」

迎著丁寧沉靜的目光,沈奕點了點頭,道:「我等你的消息,還有,我們沈家會儘快送你要的三陽草到你這裡。」

丁寧微躬身謝禮:「如此多謝。」

沈奕頷,背好長劍,轉身離開。

……

一陣陣歡呼聲和喝彩聲從身後不斷傳開。

走到巷口的沈奕腳步驟然有些沉重起來。

腳步沉重,便代表著他的心情沉重。

「金叔……」他沒有轉身,輕聲說道:「雖說連他師兄都訓斥他第二境到第三境破境時間根本不可能確定,不可能太快,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卻總覺得他真的能很快破境。他的目光太過沉靜,太有信心。難道他真的和靈虛劍門還有岷山劍宗那些百年難遇的怪物一樣,天生對天地元氣有著獨特的感知,在這一關隘上,根本不需要浪費什麼時間?」

微胖商賈苦笑了一下。

他有些猶豫,但還是說了起來:「我也和你是同樣的感受,若真如他自己所說,他不是尋常的修行者…他真的是那種怪物,我只擔心你一直都無法證明比他強,我只希望你不要氣餒。」

「父親一直對我說,挨打要站直,願賭要服輸,這世上能人異士太多,不可能全勝,但人這一生,唯一不能敗給的,便是自己。」沈奕雙手微顫,眉宇間卻是流淌出更為堅毅的神色,嘴角緩緩浮現出一絲笑容。

「這少年看上去委實不錯,要是長陵一些貴人家的小孩子,輸了之後就絕對不會這樣的表現。」薛忘虛看著消失在巷口的沈奕的身影,興緻勃勃的說道:「丁寧,要不下次你和他打賭,讓他也稱為白羊洞的學生算了?」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白羊洞現在的狀況,不要誤人子弟。」

薛忘虛面容一僵,愁眉道:「其實也沒那麼不堪,青藤劍院現在還算站得住腳。」

張儀之前一直在猶豫,此時終於鼓足了勇氣,看著丁寧道:「小師弟…」

「我接下來的白天要藉助白羊靈脈修行,大師兄你不如幫我照顧洞主,帶他去些想去的地方?」但不等他說出什麼勸誡的話,丁寧便已經直接看著他說道。

張儀頓了頓,無奈點頭,道:「好。」

……

……

大秦雖然在軍功封賞律的刺激下整體民風悍勇,見到修行者戰鬥都不惶恐逃避而是趨之若鶩的觀看,但各地的民眾性情在細微處還是諸多差異。

例如薛忘虛和丁寧之前去過的鄭人城竹山縣,便是比較柔弱怕事,終日戰戰兢兢,生怕有什麼禍事臨頭。

關中卻是民風最為豪邁暴烈,大多數修行者用劍都像用刀或者用斧一樣,走斬勢或者劈式。

輕性命而重諾言,死士豪俠也是關中一帶出得最多,若是薛忘虛和丁寧之前去的是關中腹地的某個小城,全城皆敵的話,恐怕薛忘虛和丁寧真的要將城屠一遍,才有可能衝殺出來,或者要麼被殺死在裡面。

長陵是大秦權貴勢力最錯綜交纏之所,長陵人卻是比較中庸,行事最為謹慎和權衡利弊。

權衡太多,性情卻容易比較陰柔,或者說比較陰狠。

所以薛忘虛的感嘆不無理由,許多修行之地的學生里,那些出自長陵的年輕才俊,眼中總是陰霾有餘,而坦蕩不足。

此種性情,又如何能揮在大秦佔據主導的坦蕩平直的劍經的劍意?

只是長陵有些劍宗的劍意,倒不是走的平直之道,而是詭奇多變之道。

例如影山劍窟。

影山劍窟山門便在長陵城北外的影山之中。

影山劍窟的大多數建築,以及最早期遺留下來的一些在山壁上開鑿出來的劍窟,都位於影山的向陽面上,但由於這些建築的外表都是極其晦暗的灰黑色澤,所以看上去便很像一團團陰影。

顧惜春便在這其中一團陰影里。

他盤坐在地上,面前是一塊陰鬱至極的光滑山壁,這塊山壁整個就像一塊陰影,陰鬱的深灰色壁面上,有無數道深淺不一的劍痕。

這些劍痕看上去毫無規律,繁複異常。

盤坐在這塊光滑山壁之前的顧惜春不知道已經靜靜參悟了多久,他的身上全是塵埃,完全沒有平日里的風姿。

一名身穿深灰色衣袍的中年師長悄然走到了他身後。

看著枯坐憔悴已然如枯萎花朵一般的顧惜春,這名面容慈祥和藹的中年師長忍不住輕嘆了一聲,說道:「其實你不需要如此激進…因為無論你從影劍壁上參悟出多少東西,都極有可能無法在岷山劍會上折桂,因為我得知消息,獨孤家的那個少年也從漠北回來了,要參加劍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