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七章簡單的勝負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呵斥了一句。 「左右都是尋上門來打架的,連掃個雪準備過年都不安生,要什麼客氣。」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 沈奕更加發愣,他有些猶豫的看著丁寧,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找你打…我是來挑戰你...

第二十七章簡單的勝負

「看來有麻煩。追小說哪裡快」

薛忘虛注意到了這名少年,旋即笑了起來,「關中來的。」

聽到薛忘虛的這句話,臉上還掛著淚痕的張儀不由得轉過身去,看著快步走來的這名少年,他卻是又愣了愣,不理解的問道:「洞主,你怎麼知道他是關中來的?」

「關中是我大秦王朝起源之地,也只有那裡的修行者,背起劍來比長陵的修行者背劍還要沒有美感,就像是背著一根鋤頭或者是一柄砍柴的斧頭一樣。」薛忘虛笑了笑,說道。

張儀看著走來的少年架子很豪邁,只是那柄橫在背上的劍的角度真的有問題,看上去真是像一把鋤頭橫在背上一樣沒有什麼美感,他便覺得薛忘虛說得太過有趣,忍不住破泣為笑。

背著紫劍的少年在距離丁寧數丈時停了下來,微躬身行了一禮,道:「在下關中沈奕,閣下應該便是白羊洞丁寧?」

聽到對方果然是來自關中,臉上掛著淚痕的張儀更是差點笑出了聲來。

丁寧卻是拄著雪鏟,冷硬的問道:「幹嘛?」

沈奕一愣。

雖然之前一直在關中,從未到過長陵,然而無論從書籍還是周圍人的口中,他都知道長陵比關中一帶更為重禮,然而此刻對面這兩人,一人又哭又笑的樣子,看上去十分古怪,而這丁寧,卻是好像一點都沒有什麼好臉色。

「人家遠道而來,就算你不請人喝杯熱茶,好歹你也要客氣一些。」看著有些僵住的沈奕,薛忘虛搖了搖頭,無奈的對著丁寧低聲呵斥了一句。

「左右都是尋上門來打架的,連掃個雪準備過年都不安生,要什麼客氣。」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

沈奕更加發愣,他有些猶豫的看著丁寧,問道:「你怎麼知道我是來找你打…我是來挑戰你的?」

「除了謝柔和謝長勝,我哪裡認識什麼關中的人。」丁寧看著他,說道:「想想都是因為他們的關係,而且你走進來便是戰意盎然,精氣旺盛的樣子,不來尋我打架,難道是來幫我掃雪?」

沈奕怔了片刻,面色迅速凝重起來:「你才思敏捷,果然不凡。」

「實不相瞞,我對謝柔一見傾心,聽到她立誓非你不娶,我便想來挑戰你,我到長陵已然半月,適逢你們外出,直到今日才確定你在這裡,尋了過來。」不等丁寧出聲,他已然毫不掩飾的正色接著說道。

薛忘虛更加開心的笑了起來,「果然是關中本色,連這種爭風吃醋的事情,說起來都毫不羞澀。」

丁寧看著眼前這個並不討第二十七章簡單的勝負

厭的少年,眉頭微蹙,說道:「你對謝柔如何,和我沒有任何關係,畢竟你也清楚,那只是謝柔她自己的想法。」

沈奕的眉頭也皺了起來,誠懇說道:「但我想只要我能證明比你優秀,她或許便會改變想法。」

丁寧平靜的說道:「那和我有什麼關係?你和她的事情,難道要我和你打一架,讓我幫你證明你比我優秀,我有什麼好處?」

沈奕再次愣祝

這在他看來本是極其簡單的事情,只要他找到丁寧,便可開始公平的對決,然而此刻聽到丁寧的話,他卻的確沒有什麼話語可以反駁。因為這好像的確是只對自己有利,對丁寧沒有什麼好處的事情。

看著愣住的他,本身對這樣的戰鬥沒有絲毫興趣的丁寧張了張嘴,又想說話讓對方徹底打消這樣的主意,但就在這時,他身後的薛忘虛卻是輕咳了一聲,像個孩童般說道:「丁寧,我想看你們的戰鬥。」

丁寧頓了頓,沒有說話。

沈奕的眼睛里頓時出現了希望的光彩。

他身後微胖的商賈在此時也輕咳了一聲,看著丁寧,商討般說道:「若是覺得對你沒有任何好處,我們或許可以給出些補償?」

丁寧想了想,道:「好。」

沈奕頓時興奮了起來。

「小師弟,這樣不好吧?」臉上掛著淚痕的張儀頓時苦了臉。這長陵的挑戰決鬥,還從未聽說過一方要給另外一方補償的,這又不是街頭賣藝,要打賞兩個賞錢。

「我要三陽草。」

丁寧卻是沒有管他的意見,看著沈奕和身後的微胖商賈說道:「當然是我贏了的話,你們給我三陽草,輸了的話便不用。」

沈奕下意識的轉頭,問身後的微胖商賈:「金叔,三陽草是?」

微胖商賈輕聲的回應道:「一種功效大壯脾腎的靈藥,價格不菲,但卻還是能夠找到。」

沈奕頓時欣喜起來,他爽直的看著丁寧,道:「你這要求不算過分,且條件是能勝我之後,既然如此,只要你能勝我,我沈家能找到幾株三陽草,便贈你幾株。」

丁寧平靜點頭,「如此甚好。」

在他身後的薛忘虛卻是有些擔心,輕聲問道:「你這三陽草是用來做什麼,是看到了什麼對你身體有益的丹方,這丹方到底靠不靠得住?」

丁寧轉身看了他一眼,說道:「靠得住,你就別擔心了。」

看著丁寧如此篤定的樣子,薛忘虛呵呵的一笑,也不再多說什麼。

沈奕徹底的興奮了起來,問道:「那第二十七章簡單的勝負

么現在可以開始了么?」

丁寧放下了手中鏟雪的鏟子,擦了擦手,看到臉上淚痕快要結出冰霜的張儀已經侯在薛忘虛的身旁,他便又往前方的雪地里走了兩步,這才對著沈奕道:「可以了。」

沈奕的手握住了背負的紫色長劍的劍柄,卻是又看著丁寧,輕聲問道:「你應該未到真元境?」

丁寧有些奇怪的看著他,點了點頭。

「請1沈奕不再多說什麼,按照長陵的禮儀,拔劍,橫劍於胸。

丁寧面上的神容再次變得絕對平靜,他也不說任何的話,握住末花劍的劍柄,將它從后配的普通劍鞘中抽出,橫在胸前。

街巷裡周圍掃雪的人都隨之興奮起來。

這裡的街坊鄰居都已經知曉酒鋪的小老闆丁寧已然成為修行者,雖然最開始知曉時的興奮勁已過,但是現在看到有這樣的對決,他們自然極想看看成為修行者的丁寧小老闆現在擁有什麼樣的手段。

「不要怕!好好打1

「不要丟了我們梧桐落的臉啊1

「只要你贏了,我不要你明天的面錢1

無數紛亂的聲音響起。

在這樣的聲音里,看到丁寧沒有先行出手的打斷,沈奕的眉梢微微挑起。

他堅毅的臉上,驟然閃過一絲凌厲的氣機。

所有紛亂的叫聲戛然而止。

因為沈奕就在此時出劍。

他朝著丁寧揮劍。

他和丁寧之間至少隔著五六丈的距離,這一劍揮出,原本自然不可能接茨身體,然而隨著他的揮劍,他的身影已然疾速掠起。

他和丁寧之間的殘雪瞬間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催成粉末,往外散開。

瞬息之間,他便已掠過十餘丈的距離,到了丁寧的身前。

他手中劍身上金色符文全部亮起,無數絲元氣從劍鋒滲出,形成真正的金色雷霆。

梧桐落里尋常的破落戶何時曾見過這樣一劍出雷電生的景象,一時都是驚得徹底呆祝

但此時看到這樣的金色雷電從紫色劍鋒上雀躍而出,立於薛忘虛身側的張儀卻是瞪大了眼睛,歉然的讚歎了一聲,「真乃君子,卻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之所以會發出這樣的讚歎,是因為先前他聽沈奕問丁寧的修為時,是以為沈奕是確定了丁寧還未到真元境,所以才放心出手。

然而現在他卻是發覺,沈奕之所以那樣確定丁寧的修為,只是因為不想在真元修為上占丁寧的便宜。

此刻他第二十七章簡單的勝負

這一劍,只是將自己的力量壓制到了第二境的巔峰。

……

丁寧微微蹙眉。

在沈奕出手的瞬間,他就已經感覺出了沈奕的用意。

只是在他看來,這對於這一戰的結果沒有任何的影響。

若是可以讓勝利變得更加簡單,他當然不會拒絕。

所以在沈奕疾進之時,他體內的真氣便瘋狂的湧入手中的末花殘劍。

一道道白色的符線在他身體的兩側形成。

他甚至沒有後退一步。

他等著沈奕先出手,便是為了后發制人,鎖死沈奕的劍勢。

剎那間,風雷已至他的面前。

金色雷光距離他的胸口已然不足一尺。

然而也就在這一瞬間,兩道劍符隨著他手中殘劍的急速遊走,在他身前兩側徹底成型。

轟的一聲爆響。

兩團雄渾之極的青色元氣憑空生起。

丁寧的身前,就像是有兩岸青山豎起,合攏。

金色雷光便在這合起的兩岸青山之中,不得寸進。

「白羊劍符經…小師弟小師弟…」張儀眼睛瞪大到了極點,一時又是驚喜,又是不可置信,只知道在口中不斷重複「小師弟」。

沈奕的呼吸驟然停頓。

他只覺得自己手中的劍就像是被兩面青山轟然擠壓,完全無法前進,也不可能抽離。

一聲嗡鳴!

在下一剎那,無數青色元氣反震出來,朝著他身前漫射!

他的身體猛的一震,如被巨錘轟然砸中,整個人頹然往後退去。

只在此時,丁寧往上方出劍。

一道方形的白色劍符瞬間形成。

冰冷的空氣里凝出更寒冷的元氣,一片冰樹穿過四散的金色遊絲,從沈奕的頭頂穿過。

丁寧收劍。

他沒有說什麼。

然而所有的人都明白這其中的意思。

這一戰勝負已分。

只要丁寧願意,方才那一片冰樹,完全可以沖在倒退的沈奕的身上。

「小師弟…」張儀看著這樣的結果,驚喜萬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又只能輕喚了一聲。

薛忘虛卻是輕嘆了一聲,「太快了。」

他似乎有些看不過癮,有些不甚滿意。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