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五章君問長生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要看岷山劍會,皇后既然應允,而且今日甚至動用了那樣重量級的人物,便是為了履行她的諾言。她要令所有人知道她言而有信…今日你和梁聯一戰後,很多人都自然會知道她言而有信,...

一名身穿紫袍的修行者飄然落在河畔的冬林外。看小說首發推薦看書

這名修行者很年輕,劍眉星目,面容極為英俊,而且和尋常的英俊年輕人不同,他的身上獨有一種神光。

和驪陵君身上的那種光彩一樣,這種神光來源於信心、氣質、出身等諸多方面,唯獨和長相無關。

他身上的紫袍也和一般的衣衫截然不同,也散著一種耀眼的光彩,每一根絲線都似乎是用某種獨特的材質所制,甚至給人一種每一根絲線都是一條獨特的符線,都可以幫助他吸納天地元氣的感覺。

整件紫袍上沒有任何特別的紋飾和標記,但這種空無一物的虛無和紫袍上獨特的氣息和光彩,便是最大的標誌。

這是靈虛劍門的宗門袍。

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這兩個至高的宗門,唯有三境之上的弟子才有資格出山,否則便只能終老山中。

而所有能在塵世中走動的弟子里,唯有得到宗主親自冊封的真傳弟子,才有資格身穿代表宗門的宗門袍,在外行走。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每一次出劍戰鬥,才代表著宗門的榮辱。

能夠代表宗門的靈虛劍門真傳弟子,自然不是凡物。

他雖然也是感覺到七境之上的對決,急趕來而未來得及,眼前的這片冬林似乎也沒有任何的異常,然而在遠處看著這片河畔的冬林,他卻始終覺得有哪裡不對。

此刻離得近了,他終於感覺出了是哪裡不對。

這片冬林太過安靜。

這安靜不是指沒有雪落的聲音,而是這細微的聲音太過單一。

無數的雪片從天空灑落,落在林間。林間有樹木,有枯枝,有枯葉,有泥土,有石頭…落雪墜落在這些上面,聲音雖然細微,但聲音畢竟是不同的。

在他這種修行者而言,凝神細聽之下,這無數不同的細微聲音,理應是一曲獨特而玄妙的樂曲,天地間自然的交響。

然而此刻,這雪落的聲音異常單一,就像是每一片雪花都墜落在一條絨毯上一樣。

真正感覺出異常來自何處的這名靈虛劍門真傳弟子的神色變得異常凝重。

這樣的法陣,便代表著極其強大的實力。

然而為什麼有人會在這片普通的冬林裡布下這樣顯然是用於遮掩氣機和聲音的法陣?

也就在此時,他面前的這片冬林里驟然響起了一陣雞蛋殼碎裂般的聲音。

因為這聲音太過清冷,而且太過密集,所以令人覺得凄切,甚至不寒而慄。

一聲清亮的震鳴聲響起。

他的袖中一道飛劍倏然飛出,就像有自己的生命一般,急的圍繞著他的身體旋轉。

這名靈虛劍門真傳弟子的念力同時下意識的深入法陣力量已然消失的林間。

他的臉色驀然一變,整個身體隨著盤旋的淡紫色飛劍凌空飄起,身法曼妙難以形容,只是瞬息之間,他的身影已經在林間深處。

此時,無數片雞蛋殼一般的雪幕碎片才紛紛的砸落在他的身旁地下。

他的呼吸驟然停頓。

他的身前站立著一具已然徹底冷硬的屍身。

「內史司南宮大人1

看清這具屍身面容的瞬間,這名靈虛劍門的真傳弟子認出了其身份,不由得出了一聲驚呼。

他的聲音引起了周圍空氣的震動。

只是這細微的震動,南宮傷的屍身上,便瞬間出了無數細微的裂響聲。

就好像有許多粉塵從他的身體里湧出來。

在下一息的時間裡,南宮傷的屍身在他的面前轟然崩塌,變成了一地碎裂的冰塊。

「是什麼人1

這名靈虛劍門真傳弟子的面容都變得蒼白起來。

這裡是長陵。

南宮傷本身又是內史司的重要官員。

而且虎狼軍北營大軍門外的戰鬥,必定吸引了長陵許多強大的修行者的目光…是誰敢在這裡,直接殺死了一名大秦王朝的重要官員?

而且這是什麼手段,竟然能夠凝出這樣至寒的,不像是人間所能擁有的寒氣!

腦海里電閃過這些念頭的同時,這名靈虛劍門的真傳弟子不再猶豫,一聲厲嘯,縈繞身邊的淡紫色飛劍就像燃燒起來一般,以恐怖的度沖向上方的天空。

轟的一聲爆鳴。

這片冬林的上方的風雪裡,就像陡然出現了一條紫色的蛟龍。

……

丁寧持著的黃油紙傘上也落滿了白雪,純粹變成了白色。

雖然大半身體的分量都壓在丁寧的肩上,但是薛忘虛還是覺得身體內外的每一根血肉都變得越來越酸痛,身體越來越冰冷。

「終於體會到尋常老人真正風燭殘年時是什麼樣的味道,這種味道很新鮮,對於我的人生而言,最後能夠感覺到這樣的味道,而不是直接在戰鬥里死去,我的人生便更為完整。」

薛忘虛艱難的喘著氣,對著丁寧說道:「只可惜從今天開始到岷山劍會,我便不能做你的靠山了。」

丁寧搖了搖頭,說道:「沒有關係,從今天開始,我有了更大的靠山,在岷山劍會之前,更沒有人敢動我。」

薛忘虛微微的一怔,「我有點不懂。」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你要看岷山劍會,皇后既然應允,而且今日甚至動用了那樣重量級的人物,便是為了履行她的諾言。她要令所有人知道她言而有信…今日你和梁聯一戰後,很多人都自然會知道她言而有信,而且會知道你要看明年的岷山劍會。除非那種蠢到死的人,否則必定推斷得出,你要看岷山劍會就是要看我的表現。皇后既然答應讓你看岷山劍會,當然不可能讓你沒什麼可看。所以皇后的應允,不僅是對你,還有對我。除非我自己找死,否則我在明年的岷山劍會之前,會活得好好的。她就是我在岷山劍會之前的最大靠山。」

薛忘虛佩服的看著丁寧,真心的說道:「你想的真的比我還要深遠,可是你有沒有想得更深遠一些,讓一輛馬車來接我們?來的時候不用馬車,但現在卻真的很需要一輛馬車。」

丁寧看了他一眼,沒有回話。

但薛忘虛卻是再次怔祝

「我真的很佩服你,就算你不能成為極強的修行者,你也必定可以成為最好的軍師之一。」他看著前方,由衷讚歎。

他的前方,一輛馬車在風雪裡透出,朝著他和丁寧迎來。

駕車的人一襲灰袍,正是王太虛手下的荊魔宗。

整座長陵城籠罩在風雪中時,皇后的書房裡依舊溫暖如春。

一種緩緩釋放的柔和天地元氣,令整座書房都保持著人體感覺最適宜的溫度。

無一處不完美的皇后平靜的坐在鳳椅之上,她沒有去看梁聯和薛忘虛的戰鬥,但她卻比就在近處趕去的修行者還更早知道結果。

「正值巔峰,卻連薛忘虛這樣的一名老人都對付不了,勇猛精進有餘而不知剛柔並濟的道理,長陵城裡的哪一名侯爺,不能輕易的一劍敗了薛忘虛,還想封侯?」

她完美的面容上浮現出了一絲冰冷的嘲弄之意,她對著恭立在身側一側的宮女吩咐道:「讓家裡告訴他,不要再將力氣花在別的地方,若是無法在白山水和孤山劍藏這件事上有所功勞,他便只能去關外養老。」

能夠替她傳遞這樣的訊息,這名宮女自然不是普通的宮女。

也就在此時,這名正待退下的宮女感覺到了一股異樣的氣息,她瞬間反應過來,直接跪了下去。

皇后光潔如玉的臉上也浮現出了真正驚喜的神色。

她露出了極罕見的微笑。

這個時候她才像是個凡間的女子,才不顯得如同神佛般沒有正常的情感。

她盈盈起身,看著那條走進書房的高大身影,溫柔的問道:「陛下,你怎麼來了?」

能讓她擁有這樣變化的人,自然是大秦王朝最為尊貴,江山盡在腳下的大秦皇帝。

此刻這名在無數臣民眼裡最為英明神武,最為鐵血強悍的皇帝甚至沒有穿龍袍,只是穿著一件尋常的灰麻袍。

他的臉上甚至有著未曾修理好的胡茬。

然而就算是這麼不修邊幅,他的眉眼之間,他的一舉一動,依舊有著常人根本無法想象的威嚴和氣度。

他的每一個呼吸,每一步都似乎攜帶著無數河山而來。

他的身材只是中等,但給人的感覺卻是無比高大。

任何人哪怕閉上眼睛,甚至不需要看他的容顏和衣著,便可以肯定他便是大秦王朝的帝王。

聽聞皇后的問話。

這名大秦王朝有史以來最為強大,此刻也最受臣民愛戴的皇帝,卻是沒有回答她的話語。

而是思索著什麼重要的事情一般,看了她一眼,又轉頭從這間書房靈泉上方的天井往外看去,同時輕聲囈語般說道:「皇后,你說九境真的存在么?真的有人可得長生?」

聽聞他這樣的話,皇后的心驀然一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