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十三章九幽冥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林中逗留,然而他之前卻根本感覺不出這人的存在。 一名女子緩步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她的身影縈繞在風雪中,令他更加心悸難安的是,同樣陷於風雪之中的景物還勉強看得清,然而她周身的一切,卻是根...

看著默不作聲,只是靠近自己身邊幫自己撐傘遮住風雪的丁寧,薛忘虛啃ΑYAnKuAi

然後他輕輕的咳嗽著,看著腳下是血,手上是血,胸前也全部是血的梁聯,有些驕傲的輕聲說道:「論年輕,論力氣,我不如你,但論對於劍經的領悟,我還是比你強,所以最終還是我贏了。」

梁聯沉默不語。

對於他而言,勝負的本身根本不如胸腹之間的傷勢重要。

他感覺著薛忘虛的劍意還在他的身體里殺伐,可以肯定,這樣的傷在今後的數年都會對他造成極大的影響。

他的心中驟然湧起一陣難以遏制的燥意。

雖然明知道對方也付出了沉重的代價,不可能再活很長的時間,然而這股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燥意,卻是讓他想要將薛忘虛就此留在這裡。

所以他沉默的伸出右手。

然而也就在此時,所有這營門前的人都驟然感覺到了什麼,抬起頭,望向上方的天空。

飄雪的天空分開兩半,中間是一道絕對真空的通道。

一股可怕的力量,就此鎮落,就像一道不可逾越的牆一樣,阻擋在梁聯和薛忘虛、丁寧之間。

堅硬而冰冷的石地突然凹陷下去,嗤的一聲裂響,出現了一道裂口。

這道長達數十丈的裂口絕對的平直,從頭至尾裂開的寬度都是一指,沒有任何的偏差。

這是一道劍痕。

營門內的許多修行者看著這一道劍痕震撼無言,他們的目光通過那條將天空劃開的通道,落在遠處的那座角樓上。

他們無比震撼的想著,那座角樓上的到底是誰,竟然能夠隔著那麼遠的距離,施出這樣的一劍。

梁聯的面容微僵,他沉默的看著身前的那道劍痕,緩緩的收回了右手,然後慢動作一樣轉身,走向身後的營門。

傘下的薛忘虛笑了起來。

「結束了。」

他輕聲的對著傻了這一句,然後轉身回走。

丁寧依舊沒有言語,只是用力的撐著傘,儘可能的擋住風雪。

薛忘虛走了幾步,臉上的神輝散去,似乎迅的變得疲憊起來。

「還是不成。」

他搖了搖頭,輕嘆了一聲,伸出了胳膊,搭在了丁寧的肩上。

丁寧依舊沒有說話,只是讓自己的身體更為靠近薛忘虛,用瘦弱的肩膀承擔起了薛忘虛的大部分分量。

「真是好啊1

薛忘虛看著周圍的雪落,感受著身為修行者之後已經許久沒有感受過的刺骨寒冷和虛弱,他卻是又笑了起來,「當營擊敗虎狼北軍大將軍,又讓陛下和宗法司司的老師都為我施出凌雲一劍,今日可當真風光。」

丁寧看了他一眼,聲音微顫,然而卻說不出的堅定:「開心便好。」

雪意更濃。

看著傘下那一大一小攙扶離開的身影,角樓上的老人眼睛里也湧起了複雜的情緒。

「薛忘虛今日的表現,足以令人覺得驚艷。」

他輕聲感慨道:「跟著他的這名學生,卻是也的確不俗。」

黃真衛也忍不住真誠的讚歎道:「的確不俗。」

風雪裡,和軍營相距更近的一座樓閣的頂端,一名身穿白裙的女子也在看著離開的薛忘虛和丁寧。

她正是夜策冷。

雖然她的境界比梁聯和薛忘虛都要高一些,而且也是在兩人戰鬥的最後關頭才趕到,然而梁聯也已經是七境之上修行者的事實,以及最後薛忘虛的那一劍,依舊讓她感受到了強烈的震撼。

她看著那一頂消失在風雪裡的大傘,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沉默的思索著,似乎這場戰鬥也提醒了她很多事情,讓她領悟了一些東西。

……

薛忘虛和梁聯如搬山一般大量抽引天地元氣,不知道吸引了長陵多少修行者的注意,絕大多數人都想親眼看看七境之上的修行者的對決,然而那些事先並不知情的修行者卻沒有幾個能夠和夜策冷一樣趕得這麼快。

許多人甚至只是剛剛確定戰場戰鬥生的大致方位,這場戰鬥便已然結束。

一名文士裝扮的中年男子沿著河畔的冬林正朝著虎狼北軍大營急的前行,此時再也感覺不到劇烈的天地元氣的波動,感覺著連風雪的呼嘯聲都顯得平靜下來,這名中年文士停了下來,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五年前他便已經是六境上品的修行者,然而五年的時光過去,他卻是原地踏步,根本感覺不到一絲搬山境的奧妙。

今日里感覺到天空中天地元氣如巨山穿行,他心中有所感,想著若是能夠近身感覺到第七境修行者之間的全力拚殺,或許就能獲得那一絲有望破境的契機。

然而這契機一閃而逝。

即便已經選了最直線的行進路線,但此刻距離軍營還有很遠的距離,那裡的戰鬥便已然結束。

在長陵,或許七境之上修行者的簡單切磋或者論劍還有希望可以見到,然而這種真正的拼殺,要多少年才能得一見?

「你很遺憾么?只可惜這就是命,即便有這樣的戰鬥,你卻不在場,還要為此丟了命。」

也就在此時,一聲清冷的聲音從他身側的冬林中響起。

聽著這樣的聲音,這名中年文士心中驟然生出極大的警惕和不祥之感。

他直覺這名出聲的修行者似乎早就在這片冬林中逗留,然而他之前卻根本感覺不出這人的存在。

一名女子緩步出現在他的視線中。

她的身影縈繞在風雪中,令他更加心悸難安的是,同樣陷於風雪之中的景物還勉強看得清,然而她周身的一切,卻是根本看不清楚。

「你是什麼人?」

細想著自己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一名仇人,尤其是修為顯然在自己之上的這樣一名女子,這名面白無須的中年文士又驚異的補充了一句,「你是不是認錯了人?」

「你難道不是南宮傷?巴山劍場劍庫的弟子之一?」女子清冷的聲音再度響起。

中年文士就像是驟然被蛇咬到一樣,臉色變得極度雪白,整個身體都不自覺的往後一縮,他的喉嚨也像是被捏住一樣,出了不可置信的聲音,「你是巴山劍場的餘孽?」

縈繞在風雪裡的女子確定了他的身份,似乎根本不想和他廢話,只是清冷而異常簡單的說了五個字:「不是,五羊丹。」

「不是?」

南宮傷怔住,他不能理解的看著這名女子的身影,重複道:「五羊丹?」

女子不悅而冷道:「我要五羊丹丹方。」

「五羊丹丹方?」南宮傷越來越無法理解,「只是要這樣的一道丹方?」

女子說道:「你不知道?」

南宮傷驟然感覺到了恐怖的殺意,他身體微僵,寒聲道:「我南宮家有這樣的丹方,但是不在我身上,而且這種丹方是我南宮家很多種丹方中的一種,平日里又用不到,我怎麼可能記得清楚。」

女子似乎已然知道他會這麼回答,如同背書一般,語很快的說道:「你告訴我丹方在你家中何處,若是說了假話,我便殺死你家中所有人。我知道你是孝子,對家中的老母照顧得無微不至,想必你不希望看到她屍分離。」

南宮傷驟然憤怒了起來,厲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即便你是那些大逆一流的人物,但這裡是長陵,今日里距離虎狼北軍大營這帶,不知道有多少修行者的目光關注著,裡面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即便你能殺死我,我不相信我和你戰鬥生之後,你能逃得出去。」

縈繞在風雪裡的女子似乎連他說這些話都提早知道,所以她沒有半分的停頓,清冷的說道:「在這裡殺死你,根本不需要引起他們的注意。」

隨著她這句話的聲音響起,冬林里的風雪裡突然瀰漫起一股奇異的冷意。

南宮傷駭然的抬頭。

他看到外面的雪還在緩緩的飄落,根本沒有變化。

然而所有落下的雪,在距離他和這名女子頭頂數丈之時,卻好像落在地面上一樣沉積下來,越積越厚,形成一條雪簾。

整片冬林,被這條奇異的雪簾覆蓋,宛如一個獨特的世界。

不僅外面的風雪一絲都透不進來,就連天地元氣都無法進出。

這是一個獨特的法陣,一個守株待兔,等待他進入的法陣。

南宮傷的額頭上全是冷汗,但他卻還有最後的希望。

他厲聲笑了起來:「很強的法陣…但天地元氣無法進入,即便你是搬山境的修行者又如何,我已至六境上品,你如何能很快的戰勝我?」

女子身外的風雪驟消。

南宮傷的厲笑聲驟然停頓,他感覺前方的空間都好像亮了起來,出現在他視線之中的是一張美麗到了極點的容顏。

然而也就在此時,這名太過美麗的女子,手中卻是出現了一股幽藍色的深沉光焰。

他的呼吸驟然停頓。

只是一點氣息,他就感覺到了渾身的鮮血都似乎被冰凍了起來,他就感覺到了根本無法匹敵。

幽藍色的光焰越來越濃,最終變成了藍黑色的色澤。

「九幽冥王劍1

看到對方本命劍的最終色澤,看到空氣里驟然漂浮起的無數湛藍色冰砂,南宮傷徹底失神,像見了鬼一樣嚎叫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