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八章美好的感覺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沒有轉身,跟著薛忘虛從潮水般分開的人群中走過的丁寧接著平靜的說道:「原本在廟會前一場公正的決鬥便可以解決的事情,結果要弄得用皇后的畫捲來恐嚇,最後比試輸了,還想煽動整個竹山縣的人來試圖殺死一名七境的...

無法用言語形容薛忘虛的這簡單一劍。YaNkuai

一劍出而萬千七彩琉璃劍滅。

封千濁背靠著台階,捂著鮮血流淌的腹部,驚怒交加,凄厲叫道:「為什麼1

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從方才那些畫面的震撼中回過神來,根本不明白封千濁此時問的這一句是什麼意思。

但薛忘虛知道。

他有些輕蔑,有些同情的看著封千濁,淡淡的說道:「像你這樣的人,即便是用同歸於盡的劍法,也少了些氣勢,少了些真意。」

一陣陣驚呼聲和劇烈的吸氣聲響起。

聽到薛忘虛的這句話,很多竹山縣的貴人才開始明白方才發生了什麼。

從一開始,薛忘虛就不想和封千濁過多的糾纏,畢竟巴山劍場的劍經有諸多外人不知的玄妙變化之處,所以他只出一劍。

這是他的本命劍隱忍多年之後,積蓄力量的一劍。

封千濁的任何劍勢皆不能阻,所以他用七寶琉璃劍抖出千萬劍,以攻對攻。

然而薛忘虛根本沒有改變任何的劍勢。

封千濁不敢和薛忘虛同歸於盡,甚至可以說,從一開始出劍時,薛忘虛已經感覺到封千濁的劍意里差了那一點意思。

封千濁不想死,所以他唯有敗。

封千濁捂著腹部,鮮血從指間不斷流出,感受著腹部的劇痛和那道恐怖的劍意,想到長久以往的平靜安康被這一劍打破,他終於瘋癲一般厲聲狂笑了起來:「你勝了…但你以為你就能平安離開竹山縣么?」

「方才那一劍,你也幾乎耗盡了所有真元1

「給我殺了他1

……

「殺了他們1

「不要放他們走1

隨著封千濁的厲笑聲響起,周圍堵住每條街巷的人流中發出了無數憤怒的叫喊聲。

丁寧面容依舊平靜。

他抬頭望向上空的天空,只看到白雲的下方,屋檐的上方,有許多黑色烏鴉在盤旋。

嗆啷一聲,一名身穿錦繡華服的中年男子已經抽劍沖了上來。

他的面容和封千濁十分相像,應該是封千濁的某個子侄。

他手中的赤色長劍上飛灑出許多熾烈的火焰,如許多火蛇在狂舞。

然而面對這一劍,薛忘虛只是不徐不疾的彎下了腰。

他撿起了身旁道邊的一把長長的竹掃把。

然後他很簡單的,用這柄竹掃把像劍一樣刺了出去。

竹掃把的前端燃燒了起來。

衝上來的這名錦繡華服男子想要揮劍斬斷這柄前端燃燒著的掃把,然而不知為何,卻偏偏就像隔著一種奇異的時間差,偏偏無法觸及。

前端燃燒的竹掃把刺在了他的胸口。

噗的一聲,火焰熄滅。

許多燃了一半的細小竹枝刺入了他的血肉,又被他體內湧出的鮮血和勁氣衝出來。

這名錦繡華服男子不可置信的站立著,他手中的劍徒勞的伸向前方,但和薛忘虛的身體還有數尺的距離。

在下一刻,他有些茫然的低頭,看著頂在自己胸口的竹掃把的長柄,然後他失去了所有力氣,頹然坐倒在地。

又有數人厲吼著沖了上來。

薛忘虛站在原地,只是伸手又刺了數刺。

這數人胸口都湧出一股血泉,慘叫著倒地。

掃把柄依舊是掃把柄,只是普通的長竹竿,然而因為前端的細小竹枝已經散盡,最前端染了一層鮮血,且在血肉和骨骼的摩擦之下,已經多了些銳意,所以此刻在薛忘虛的手裡,這根普通的長竹竿,就像一柄分外長的竹劍。

周圍迅速的安靜下來。

看著那數名在薛忘虛簡單的戳刺中跌倒在血泊里的數名修行者,許多原本已經準備出手的竹山縣貴人也都臉色發白的重新坐了下來。

在方才的這數刺里,薛忘虛根本就未動用任何的真元。

他只是在以這樣的方式告訴所有人,即便不動用真元,第七境的修行者和尋常的修行者和武者之間,在對於劍術的理解和力量上,依舊有著巨大的差距。

要想殺死七境之上的修行者,必須用大量的軍隊,或者有許多五境六境的修行者與之戰鬥。

僅憑現在的竹山縣,如果硬留薛忘虛,要死多少人?

「我可能會死,每個人都會死。」

薛忘虛隨意的垂下滴血的長竹竿,淡然的看著被一些人簇擁在其中的封千濁,說道:「但我可以保證在死之前,將你殺死。」

因為痛苦和驚怒,封千濁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然而他開始清醒的意識到,薛忘虛說的是事實,僅以方才的數劍,他就明白自己在劍道上的感悟和薛忘虛相比,什麼都不是。

若是沒有巴山劍場的名劍,他會輸得更加凄涼。

「你欺人太甚1

他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他憤怒的大喊了一聲。

薛忘虛淡淡的笑了笑。

從一開始,他就對封千濁說過,話不投機半句多,終究還是要靠劍來說話。

若非擊穿滔天濁浪的那一劍讓他身心舒暢,他在擊敗封千濁之後,可能一句話都不會多說。

所以此刻他根本不想多說什麼,只是轉身示意丁寧跟著自己離開。

丁寧轉身,緊跟在他的身後。

但與此同時,他卻是也平靜的出聲道:「我們有什麼欺人太甚的地方?從一開始我們只是要回定顏珠,什麼規矩都是你們定的。在你們叫罵的時候,我們甚至一句話都沒有多說。在整個大秦王朝,這樣事先劃下條件的公平決鬥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次,但是像你們竹山縣這樣,輸了又不認輸,還想把我們全部殺死在這裡…這樣的地方,大秦王朝卻是沒有幾處。你們不覺得羞愧?」

「還有你們封家。」

微微頓了頓之後,沒有轉身,跟著薛忘虛從潮水般分開的人群中走過的丁寧接著平靜的說道:「原本在廟會前一場公正的決鬥便可以解決的事情,結果要弄得用皇后的畫捲來恐嚇,最後比試輸了,還想煽動整個竹山縣的人來試圖殺死一名七境的修行者。即便你們封家可以不承認這點,但這樣的事情傳出去,你們封家覺得長陵的大人們會怎麼看?會覺得你們封家做得很好么?」

聽到丁寧平靜而冷的話語,細想著其中的字句,封千濁的身體越來越冷,心中越來越驚懼,最終他的衣衫都被冷汗盡濕,看著消失在視線中的丁寧和薛忘虛的身影,他發出了一聲絕望的野獸般的咆哮。

人群在薛忘虛的身前不斷分開,就像大海讓開一條通道。

「感覺怎麼樣?」

如影隨形般跟在薛忘虛身後的丁寧,看著兩側臉上神情都是異常複雜的竹山縣人,輕聲的問薛忘虛。

薛忘虛轉頭看了他一眼,如孩童般笑了起來,道:「感覺很好。」

然後他反問丁寧:「你感覺怎麼樣?」

丁寧認真的回道:「我感覺也很好。」

薛忘虛說道:「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問你吞服了定顏珠后,感覺如何。」

感覺著那顆定顏珠緩釋在自己體內的精純藥力,丁寧的神色凝重了起來。

除了留下這門功法,傳說中的幽帝之外,從沒有人知道九死蠶的奧秘,而即便是已然修行九死蠶的他,這門功法的一些特性,也唯有隨著他修為的進步而逐一被他察覺。

在剛剛吞服下定顏珠的瞬間,他發現自己有些忽略了一個事實。

並非只有那些直接作用於真氣、真元的丹藥才能讓他修行得更快。

這種純粹滋養,滋養五髒的丹藥,也同樣可以讓他修行得更快。

因為九死蠶最大的弱點,便是過分消耗體內五氣。

九死蠶消耗五氣的速度原本就極快,只是不能讓五臟過快衰竭,才必須控制修行的速度。

只是滋養內臟,養生的丹藥,卻也相當於可以讓在五臟衰竭的速度同等的情況下,吞噬到更多的五氣用於修行。

最簡單而言,九死蠶的修鍊本來就可以更快,只是他的五臟不夠強壯,無法再承受更快的速度,所以未必一定要直接作用於真氣、真元的靈藥,只要能夠強壯五髒的養生丹藥,也可以讓他在今後修行得更快一些。

這顆養顏珠,不僅此刻的藥力讓他感覺如同注入了不少新的生命,對於他而言,更為重要的是在修行之中的一些頓悟和提醒。

「感覺非常好。」

所以他異常認真的看著薛忘虛,說道:「至少可以贏得數年的時光。」

薛忘虛不知道丁寧此刻心中的真正想法,但是他感覺得出丁寧真摯的致謝之意,這便讓他更加的滿足,他拈著已然為數不多的白鬍須,滿意的笑道:「那就好。」

看著薛忘虛側臉上滿意的笑容,丁寧充滿了無數恩怨和殺伐的心中卻被一種溫暖充斥。

他想到了長孫淺雪,想到了魚市裡的老婦人…他想到除了那兩人之外,自己在長陵還從未和一個人相處這麼長的時間。

想到這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本身便已沒有多少的時間,於是他的心便變得更加柔軟,他輕聲的提議道:「既然這樣,要不要去喝酒?要不要幫你找個姑娘陪酒?」

薛忘虛霍然轉頭,不可置信的看著他,又拈斷了數根鬍鬚:「你開什麼玩笑?」rg

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