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七章石中劍(第二更)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圈圈的佛光。 莫名的天地元氣匯聚在這一圈圈的佛光里,圍繞著封千濁的身體,漸漸形成了一個龐大的佛龕,襯得封千濁的身體都似乎龐大了起來,變成了一個散發著七彩琉璃光澤的尊者。 佛光光圈裡的封...

誰都能理解封千濁此刻的心情。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眼.快么?

然而就在此時,一聲平靜的聲音卻是在薛忘虛的身後響起:「定顏珠呢?」

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聚集在丁寧的身上。

明明所有人都知道這句話是他說的,也都知道他說這句話的意思——之前封千濁便已承諾,只要他能擊敗封清濁,定顏珠便是白羊洞的。

按照這事先約定,現在封千濁的確已經要交出定顏珠。

然而在現在這種場面之下,這樣平靜的討要定顏珠,這似乎也太不合時宜了些。

「定顏珠?」

封千濁怒極反笑起來,看著手中生死不知的封清,慘然道:「我孫兒的一身修為和性命,難道還不如一顆定顏珠?」

丁寧平靜的看著他,說道:「定顏珠。」

所有在場的竹山縣貴人們全部說不出話來。

丁寧竟然又只吐出了這三個字,而且從他的面容來看,這都是理所當然…不僅封千濁現在給定顏珠理所當然,就連封清的修為和性命不如定顏珠都是理所當然。

封千濁的眼瞳憤怒得似乎要燃燒起來。

「定顏珠。」丁寧毫不畏懼的看著他,平靜的重複道。

這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在無比固執的討要糖果,但封千濁卻從中感覺到了無比的蔑視和冷漠。

他將手中鮮血淋漓的封清交給驚叫著圍攏上來,甚至哭泣起來的家人,攤開左手。

雪白色的定顏珠從他手心裡飛起,緩緩的落向丁寧,不帶任何強大的力量,然而他的面容卻變得徹底冷酷起來。

「就算給了你們,你們能用到么?」他蘊含著滔天殺意的目光掃過丁寧和薛忘虛的身體,聲音極度寒冷的說道。

丁寧接住了這顆雪白的定顏珠。

然後他做了一件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他拿出了隨身的水囊,沖洗了一下這顆定顏珠,然後十分平靜的將這顆定顏珠一口吞了下去。

所有在場的竹山縣貴人們再度陷入了沉默和震驚里。

丁寧這次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說。

然而他這樣的舉動,卻無異於又直接抽了封千濁一耳光。

他直接以行動告訴封千濁,即便他和薛忘虛死在這裡,他也已經用到了這顆定顏珠。

更讓人震撼無言的是,在吞下了這顆定顏珠之後,丁寧直接閉上眼睛,在薛忘虛身後的一塊石頭上坐了下來。

他似是根本不想再管周圍發生的任何事情,直接就開始煉化這顆定顏珠!

看著如此作態的丁寧,聽到身後的哭喊聲,封千濁雖然明知此時要絕對的冷靜,但雙手還是不可控制的微微震顫起來。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往後伸出了手。

封家的管事,被薛忘虛評價為很會說話的封浮堂此刻臉色雪白的站在他的身後,雙手抱著一柄烏鞘長劍。

此刻看到封千濁朝著自己伸來的手,他的雙手也不可遏制的顫抖起來。

看著這些畫面,薛忘虛只是平和的等待著。

封千濁沒有去接管事遞出的劍,他的手直接落在了烏鞘長劍的劍柄上,直接開始拔劍。

這已然徹底表明了他的態度。

烏鞘長劍的劍柄是烏金色的。

然而當這柄長劍緩緩抽出,場間卻是如有一條彩虹在綻放,很多人身上都落滿了七彩的光澤。

這柄長劍的劍身,竟然質如琉璃,竟然是七彩的。

薛忘虛微蹙的眉頭驟然鬆開,就像終於等到了一個困惑許久的問題的答案一樣,輕聲的自言自語道:「原來是這柄劍。」

巴山劍場曾經是整個大秦王朝最強的修劍之地,自然擁有無數強大的劍經和名劍。

作為巴山劍場最終活下來的那批人,都得到了不少劍經和名劍。

昔日封千濁擊敗杜青角搶奪定顏珠,用的是本命劍,而未用巴山劍場的名劍。

現在,在巴山的那些劍里,封千濁到底挑選的是一柄什麼樣的劍,終於得到了解答。

巴山劍場昔日所有的名劍中,唯有一柄是這種七彩的。

這柄劍叫七寶琉璃劍,也叫做佛光鎮魔劍。

……

隨著這柄劍的出現,一股股龐大的氣息不斷擴散。

所有距離較近的人都感覺到了危險,都不自覺的往後退開。

就連灶王神像都被搬離,偌大的火德殿前的空地上,方圓數十丈之中,只留下了封千濁、薛忘虛和丁寧三人。

七彩琉璃的光芒越來越濃艷,終於在封千濁的手中變成一圈圈的佛光。

莫名的天地元氣匯聚在這一圈圈的佛光里,圍繞著封千濁的身體,漸漸形成了一個龐大的佛龕,襯得封千濁的身體都似乎龐大了起來,變成了一個散發著七彩琉璃光澤的尊者。

佛光光圈裡的封千濁有一瞬間的恍惚。

他覺得這是很荒謬的事情,當這麼多年過去之後,竟然因為一個小小的白羊洞的尋仇,那柄本不應該存在於世的劍竟然重新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在這麼多年過後,他竟然還要動用這柄劍,和人拚命。

然而這也是極微小的時間,他腦海中的雜念在佛光中盡去,化為純粹的殺意。

他的手腕一翻,綻放著驚人佛光的劍隔空刺向薛忘虛。

隨著他這一劍刺出。

一圈圈的佛光重重疊疊交替起來,天地之間,就像是驟然多出了無數丈高的濁浪。

狂風平地生起。

很多他正面遠處的竹山縣尋常民眾直接就無法站穩,被吹得往後翻倒。

薛忘虛的雪白長發也被狂風吹得筆直向後,然而面對這樣的狂風和激起狂風的滔天濁浪,他卻反而搖了搖頭,感慨般輕嘆了一聲:「終究還是氣魄不夠,用濁浪劍經配合七寶琉璃劍,威勢有餘,然而卻少了些神韻…若是氣魄夠,說什麼也要換些禪劍劍經重修,不破不立,何必捨不得自己濁浪劍的造詣。」

在輕嘆聲響起的同時,他朝著前方滔天的濁浪伸出了手。

他原本一直用的是白羊洞那柄宗主劍。

此刻那柄宗主劍已然被他贈給了李道機,他又並未帶別的劍在身,所以此刻他只可能動用他的本命劍。

薛忘虛的本命劍是什麼樣的劍?

丁寧也很好奇,所以在全力煉化定顏珠的他,也在此刻睜開了眼睛。

一股異常沉著的氣息從薛忘虛的指掌之間透出。

沒有任何奪目的光華,只有最樸實的色澤,就像道路上,最普通的石頭。

出現在薛忘虛手中的本命劍,竟然就像是一塊最普通的頑石打磨而成的小劍。

然而所有竹山縣的修行者都感到了異常危險的氣息。

一層層的石皮,就在此時,在小劍的劍身上剝落。

每一片細小的石皮,都像一塊巨石般呼嘯飛往前方,拍向滔天的濁浪。

內里露出的劍身,卻是放射出難以想象的光亮。

這光亮太過耀眼,讓人看不清任何的顏色,讓人甚至覺得,這裡面的劍身,純粹是沒有實質,完全是由耀眼的璀璨光輝凝聚而成。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這柄劍確實存在。

所以所有人都開始反應過來。

這柄劍只是隱忍太久,就像是沉寂在泥土裡的絕世寶劍,劍身外的塵埃,都結成了石皮。

然而今日,這柄絕世寶劍終於再放鋒芒。

佛光都在這柄劍露出的光芒前顯得黯淡。

封千濁也感到了窒息般的壓力,他發出了一聲低沉的咆哮,手中的劍身一瞬間急劇的朝著前方的空氣里連拍七十二擊!

佛光里驟然多了七十二股大浪,瞬間將所有飛來的石皮震碎。

就在此時,薛忘虛手中的這柄本命劍劍身上所有石皮也都盡褪。

在耀眼而潔白的光線的照耀下,他整個身體都好像變成白玉雕成。

他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只是簡單的,如同長陵街巷一樣異常平直的往前刺出。

轟的一聲。

聲音來自遙遠的天地間。

在他的頭頂上方,卻是驟然多了一座無形的巨山,急劇的收縮,湧入他手中的這柄本命劍里。

與此同時,他體內幾乎所有的真元和積蓄的天地元氣,也全部從他的身體里湧出,無比決然的貫入他手中的本命劍。

這樣強大的劍勢,他最多也只能出一劍。

但這正是他所想的。

因為他也不想過多的糾纏,只想這一劍便分出勝負。

他只是盡皆將自己的劍意,將自己的力量,從這一劍之中傾瀉出去。

佛光盡滅!

濁浪盡潰!

看著朝著自己直刺過來的這一道無比璀璨的劍光,封千濁的心中全部是不可置信的感覺。他無法想象薛忘虛竟然能夠刺出這樣威力的一劍。

他不甘心自己就這樣敗於這一劍之下。

他的眼睛里燃起無盡的幽火,他厲嘯了一聲,手中的七寶琉璃劍散發出的圈形佛光驟然一變,變成無數超前綻放的七彩劍光。

一瞬間,就像是千萬劍在朝著薛忘虛刺出,根本看不出哪一劍是真實的七寶琉璃劍。

然而薛忘虛只是淡淡的一笑,他的劍勢根本沒有任何的改變,依舊只是異常平直的前進著。

所有七彩琉璃般的劍光頃刻消失。

封千濁的厲嘯變成了一聲凄厲的慘嚎,身體往後疾退。

他的小腹噴出一股血花,整個身體在石道上不斷彈飛著,拖出一道長長的血路,一直撞到火德殿前的台階上才停止。rg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