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六章劍火灼身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746字

膽敢在剛入鍊氣境就單獨刺殺宋神書,丁寧自然擁有非同尋常的戰鬥經驗,只是在封清晗的眼光變得有些異樣,那枚紫金色符籙還未出現在封清晗手中的時候,他便已經敏銳的感知到了危險。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去眼快杠杠的。

沒有絲毫的停留,他的身體再次往後縱躍出去。

他手中的殘劍再次在身前划出一道道符線。

只是和之前相比,他划出符線的速度更為驚人,他體內真氣沁出的速度也更快,急劇的真氣噴涌,甚至震裂了他的指甲,流出了絲絲的鮮血。

兩道劍符幾乎同時在他身前兩側形成。

轟的一聲爆響。

和之前的劍符不同,眼下這兩道劍符爆開,沒有冰寒的元氣凝聚,而是爆開兩團渾厚的青色元氣。

他的身前,就像有兩片青山豎起,合攏。

所有觀戰的竹山縣修行者臉色更為凝重,無論是何種劍符經,自然不可能只有一種劍招,自然不可能只能畫得出一種符,然而能畫的劍符越多,便說明在劍符一道上走得更遠。

先前封清晗施展劍符道的水準,和此刻丁寧頃刻間兩道劍符化為青山的表現相比,簡直就是蹣跚學步的孩童和可以疾步狂奔的成年人之間的差別。

封清晗知道自己極度低估了跟在薛忘虛身後這名長陵少年的實力,但此時他並不在意。

隨著他的一聲厲喝,一股極為強大的符意,驟然從他的左手迸發,籠罩周圍十餘丈方圓。

這片區域里所有的空氣都凍凝住,奇異的震動。

就連他身後沉重的灶神像,都開始不斷的顫動,如同畏懼著這股力量。

薛忘虛的眼睛微微眯起,雙眉上皆是冷意,如同有一層透明的玄冰在閃耀。

紫金色的符籙從封清晗的手中飛了出來。

紫色符籙上的金色符線好像某種奇特的生靈一樣,從符籙上飛出,朝著前方的空間迅速的擴散。

在下一剎那,在無數人的駭然驚呼聲中,每一條細小的金色符線都變得壯大,變成了真正的金色雷光!

紫氣升騰里,一條條胳膊粗細的金色雷光,絞結在一起,前端恐怖的氣息噴吐,就像是一條張開了大口的巨蟒。

沿途的石道上噼啪作響,瞬間被流散的雷光灼燒出無數焦黑的痕迹。

兩片青山無法阻擋這狂暴的符意,在和最前端的雷光像觸的瞬間,就要徹底的崩散。

丁寧顯得有些孤單的站在這樣的閃電風暴中間,站在無數紊亂的天地元氣流束的前方,面對著比他的身體大出許多倍的雷光,他臉上的情緒很複雜,有些傷感,有些憤怒,但看不到任何的恐懼。

他的劍平穩而迅疾的割裂著他前方的空氣,就在雷光和兩片青山接觸的瞬間,他再成一道方方正正的劍符。

白色劍符往前散開,兩片青山的中間,瞬間出現一條奔流的大河。

一聲沉悶的巨響震蕩開來。

數股符意終於接實,猛烈的碰撞在一起。

兩片青山倒塌,狂奔的大河往後倒灌,雷光巨蟒還在前行。

一條條耀眼的閃電,在水霧和水流之中穿過,折射出更多的光線,更有了種蟒化蛟龍的氣勢。

封清晗眼睛裡湧出更多的快意,他的身體飛掠而起,緊隨在其後。

破碎的青色元氣、狂暴倒涌的水汽、被雷火灼燒得發燙的水流,全部往後衝來。

各種氣息被一隻無形巨手捏合在一起,可怕的沖向丁寧的身體。

丁寧的身體被沖得往後倒飛出去,他的外衣被各種力量撕扯著,發出撕裂的聲音。

但是他持劍的右手卻依舊極其的穩定。

在這一瞬間,他再成一道劍符。

很多竹山縣的貴人悚然動容。

丁寧此刻的表現,使得他這一道劍符都帶上了一種逆水行舟的不屈氣息。

一片灰色的天地元氣落在倒涌的大河上。

就像是一片天邊的孤帆,逆流而上。

耀眼的雷光和狂暴的符意繼續前行,掀起的巨浪就將這片孤帆也拋起,撕碎。

丁寧的臉色依舊絕對的平靜。

感受著那些雷光的走向,他的眼睛卻驟然明亮,亮若星辰。

他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湧入手中的末花殘劍,湧入每一條細小的符文,湧入每一條細微的裂縫。

此時他沒有再畫符。

而是在劍身上無數細小的白色花朵盛開時,朝著前方的某處,用力的投出了這柄末花劍。

劍身驟然散開,無數劍絲像刺入蘇秦左手時一樣伸長。

在這一瞬間,看著這些充滿末路氣息的花朵,感受著丁寧這有去無回的一擲的氣勢,封千濁終於想起了什麼。

他的臉色驟然變得雪白,身體里也油然的湧起極大的恐懼。

散開著細花的殘劍穿入巨浪中。

這是沒有任何後繼力量支持的一劍,然而這一劍不在於阻擋,而在於導引。

「好!」

感受著這一劍劍意的精妙,就連神容有些緊張的薛忘虛都忍不住拍了拍大腿,大聲的喝彩。

「竟然…」

那些紅木椅上的竹山縣貴人,此時全部不可置信的發出了驚呼,很多人甚至忍不住站立起來。

散開的劍絲和一條條雷光接觸,幾乎所有的雷光沿著這些劍絲湧入了劍柄,又從劍柄處湧出,匯聚成更為明亮的一股。

然而這些雷光的走勢卻徹底的改變。

這條明亮的雷光,從水流中衝出,斜斜的衝上天空。

轟隆一聲!

這條雷光在空中炸開的同時,倒涌的水浪拍打在丁寧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