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六章劍火灼身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隨著他的一聲厲喝,一股極為強大的符意,驟然從他的左手迸發,籠罩周圍十餘丈方圓。 這片區域里所有的空氣都凍凝住,奇異的震動。 就連他身後沉重的灶神像,都開始不斷的顫動,如同畏懼著這...

膽敢在剛入鍊氣境就單獨刺殺宋神書,丁寧自然擁有非同尋常的戰鬥經驗,只是在封清的眼光變得有些異樣,那枚紫金色符籙還未出現在封清手中的時候,他便已經敏銳的感知到了危險。看完美世界最新章節,杠杠的。

沒有絲毫的停留,他的身體再次往後縱躍出去。

他手中的殘劍再次在身前劃出一道道符線。

只是和之前相比,他劃出符線的速,他體內真氣沁出的速度也更快,急劇的真氣噴涌,甚至震裂了他的指甲,流出了絲絲的鮮血。

兩道劍符幾乎同時在他身前兩側形成。

轟的一聲爆響。

和之前的劍符不同,眼下這兩道劍符爆開,沒有冰寒的元氣凝聚,而是爆開兩團渾厚的青色元氣。

他的身前,就像有兩片青山豎起,合攏。

所有觀戰的竹山縣修行者臉色更為凝重,無論是何種劍符經,自然不可能只有一種劍招,自然不可能只能畫得出一種符,然而能畫的劍符越多,便說明在劍符一道上走得更遠。

先前封清施展劍符道的水準,和此刻丁寧頃刻間兩道劍符化為青山的表現相比,簡直就是蹣跚學步的孩童和可以疾步狂奔的成年人之間的差別。

封清知道自己極度低估了跟在薛忘虛身後這名長陵少年的實力,但此時他並不在意。

隨著他的一聲厲喝,一股極為強大的符意,驟然從他的左手迸發,籠罩周圍十餘丈方圓。

這片區域里所有的空氣都凍凝住,奇異的震動。

就連他身後沉重的灶神像,都開始不斷的顫動,如同畏懼著這股力量。

薛忘虛的眼睛微微眯起,雙眉上皆是冷意,如同有一層透明的玄冰在閃耀。

紫金色的符籙從封清的手中飛了出來。

紫色符籙上的金色符線好像某種奇特的生靈一樣,從符籙上飛出,朝著前方的空間迅速的擴散。

在下一剎那,在無數人的駭然驚呼聲中,每一條細小的金色符線都變得壯大,變成了真正的金色雷光!

紫氣升騰里,一條條胳膊粗細的金色雷光,絞結在一起,前端恐怖的氣息噴吐,就像是一條張開了大口的巨蟒。

沿途的石道上啪作響,瞬間被流散的雷光灼燒出無數焦黑的痕。

兩片青山無法阻擋這狂暴的符意,在和最前端的雷光像觸的瞬間,就要徹底的崩散。

丁寧顯得有些孤碘樣的閃電風暴中間,站在無數紊亂的天地元氣流束的前方,面對著比他的身體大出許多倍的雷光,他臉上的情緒很複雜,有些傷感,有些憤怒,但看不到任何的恐懼。

他的劍平穩而迅疾的割裂著他前方的空氣,就在雷光和兩片青山接觸的瞬間,他再成一道方方正正的劍符。

白色劍符往前散開,兩片青山的中間,瞬間出現一條奔流的大河。

一聲沉悶的巨響震蕩開來。

數股符意終於接實,猛烈的碰撞在一起。

兩片青山倒塌,狂奔的大河往後倒灌,雷光巨蟒還在前行。

一條條耀眼的閃電,在水霧和水流之中穿過,折射出更多的光線,更有了種蟒化蛟龍的氣勢。

封清眼睛里湧出更多的快意,他的身體飛掠而起,緊隨在其後。

破碎的青色元氣、狂暴倒涌的水汽、被雷火灼燒得發燙的水流,全部往後衝來。

各種氣息被一隻無形巨手捏合在一起,可怕的沖向丁寧的身體。

丁寧的身體被沖得往後倒飛出去,他的外衣被各種力量撕扯著,發出撕裂的聲音。

但是他持劍的右手卻依舊極其的穩定。

在這一瞬間,他再成一道劍符。

很多竹山縣的貴人悚然動容。

丁寧此刻的表現,使得他這一道劍符都帶上了一種逆水行舟的不屈氣息。

一片灰色的天地元氣落在倒涌的大河上。

就像是一片天邊的孤帆,逆流而上。

耀眼的雷光和狂暴的符意繼續前行,掀起的巨浪就將這片孤帆也拋起,撕碎。

丁寧的臉色依舊絕對的平靜。

感受著那些雷光的走向,他的眼睛卻驟然明亮,亮若星辰。

他體內的真氣瘋狂的湧入手中的末花殘劍,湧入每一條細小的符文,湧入每一條細微的裂縫。

此時他沒有再畫符。

而是在劍身上無數細小的白色花朵盛開時,朝著前方的某處,用力的投出了這柄末花劍。

劍身驟然散開,無數劍絲像刺入蘇秦左手時一樣伸長。

在這一瞬間,看著這些充滿末路氣息的花朵,感受著丁寧這有去無回的一擲的氣勢,封千濁終於想起了什麼。

他的臉色驟然變得雪白,身體里也油然的湧起極大的恐懼。

散開著細花的殘劍穿入巨浪中。

這是沒有任何後繼力量支持的一劍,然而這一劍不在於阻擋,而在於導引。

「好1

感受著這一劍劍意的精妙,就連神容有些緊張的薛忘虛都忍不住拍了拍大腿,大聲的喝彩。

「竟然…」

那些紅木椅上的竹山縣貴人,此時全部不可置信的發出了驚呼,很多人甚至忍不住站立起來。

散開的劍絲和一條條雷光接觸,幾乎所有的雷光沿著這些劍絲湧入了劍柄,又從劍柄處湧出,匯聚成更為明亮的一股。

然而這些雷光的走勢卻徹底的改變。

這條明亮的雷光,從水流中衝出,斜斜的衝上天空。

轟隆一聲!

這條雷光在空中炸開的同時,倒涌的水浪拍打在丁寧的身上。

丁寧的身體往後倒退,口中隱隱沁出一縷血絲。

「夠了1

但是他卻是看著順著水流疾進的封清,隱怒的低喝了一句。

封清聽到了他這一句喝聲,然而此時的他卻是根本未曾聽出丁寧這句怒喝中的強烈警告和威脅之意。

他只看到末花劍通體閃耀著雷光在墜落,他只看到丁寧已然受傷,而且手中已無劍。

所以他根本沒有任何停頓,毫不猶豫的對著丁寧,一劍刺出。

丹青劍的前方,再次湧出黑色的劍氣。

丁寧的面容再次變得絕對平靜。

他不再有任何選擇,即便是他,此刻也唯有真正的出全力,才有可能破得了封清的這一劍。

既然沒有選擇,他便不再去考慮後果,不再去考慮任何的事情。

他伸出了右手,並指為劍。

他的右手指甲在先前全部已然崩裂,流淌著鮮血。

此刻他體內的真氣毫無保留的湧出,這些鮮血順著真氣噴涌而出,他的手中,就像是多了一道血劍。

真氣和鮮血並沒有太多力量,無法和堅韌鋒利的丹青劍抗衡。

然而就在此時,還未徹底從往事的回憶中徹底清醒過來的封千濁,卻是徹底的驚醒。

他張開了嘴,卻來不及呼喊。

丁寧的身前,再度出現許多條符線。

許多條血紅的符線。

原本稚嫩的臉上布滿殘忍之意的封清呼吸驟然停頓,身體急速的變得僵硬。

他已經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血紅的符線在他的身前已經燃燒起來。

大量灼熱的天地元氣急劇的收縮。

孤帆遠影的河面上,就像是出現了一輪落日。

轟的一聲。

落日和他的劍尖已然相撞,瞬間迸碎成無數條血紅的火線!

「啊1

當這無數條血紅的火線刺在他肌膚上的瞬間,這名一開始便存了要廢了丁寧之意的封家小少爺才感到由心的恐懼,才發出了一聲凄厲至極的尖叫聲。

噗噗噗噗…

無數股氣流穿透的聲音從他的身體里傳出。

無數細小的火線瞬間穿透了他的身體,帶著無數股微小的鮮血,從他的身體里穿過,淋灑在他後方的石道上。

「爺爺…」

在身體還未墜地之時,封清就感覺到自己身體里好像一切都被穿透了,五臟、髓河、甚至氣海、玉宮…這一瞬間,他才像個真正的孩童一般,無助的轉頭看向封千濁,只是凄厲的喊出了這一聲,便已徹底昏死過去。

「清1

在絕大多數人還沒徹底反應過來的這一瞬間,封千濁發出了一聲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凄厲嘶吼。

他狀若瘋虎的掠出,接住了已然徹底昏死過去的封清。

「這是什麼劍術?」

「以真氣和鮮血為線,施出一劍…」

「這樣的一擊,即便能救的活,恐怕連床都下不了了1

「封家小少爺竟然被…」

也直至此時,所有竹山縣圍觀的人才開始徹底的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更多隨之而來的震撼情緒,讓絕大多數人都感到身體發冷和發麻。

封千濁平時如神佛般始終帶著溫和慈藹的面容,此刻已經無比的扭曲。

然而讓很多人難以想象的是,丁寧只是十分平靜的上前數步,拿起了自己墜落在地的那柄末花殘劍。

轟的一聲,如平地打了個驚雷。

封千濁的身體周圍,驟然出現了一條旋轉的風牆,他所有的髮絲如游蛇般飄舞起來,無窮無盡的殺意,不斷的擴散出來。

薛忘虛微微的皺了皺眉頭,他一步跨出,到了拾劍的丁寧的身前,然後淡淡的看著如瘋魔般的封千濁,說道:「你應該明白,是他自找的。」

「自找的?哈哈哈…」

封千濁驟然仰天狂笑了起來。

「取我的劍來1

在下一刻,他發出了一聲震天的狂吼。rg

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