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五章劍符道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817字

薛忘虛忍不住搖了搖頭,一切都如丁寧方才所言那麼發展,果然是他反而跟在了丁寧的身後。

有時候他都根本無法理解丁寧這種細緻入微的觀察力和看透人心一般的判斷力是怎麼回事,因為這種能力,除了天賦之外,往往更多的來源於處世的經驗。

丁寧橫劍於胸,許多竊竊私語聲傳入他的耳廓。

無非是嘲諷他手中竟然是一柄殘劍。

他眼睛的餘光里,封千濁的神色也沒有什麼變化,他心中的冷意便越來越濃。當真是養尊處優的日子過得太過長久了,就連這柄劍也不識了。

封清晗此時的目光也落在了丁寧手中的這柄殘劍上。

就連封千濁都已經不認得因為斷裂而樣貌大變的末花劍,巴山劍場大變時還未出生的他,自然不可能認得這柄劍。

他看著丁寧手中這柄劍參差不齊的斷口和細微的裂紋,嘴角瀰漫出更多嘲諷的意味。

嗤的一聲輕響,他拔出了自己的劍。

出現在他手中的劍長約三尺,異常輕薄,白色的劍身中央,一條黑色的符線由劍柄一直延伸到劍鋒。

就像是一張劍形的白紙上,畫著一條墨線。

丁寧眉頭緩緩的蹙起。

他認得這柄劍…這是巴山劍場的丹青劍。

在昔日的巴山劍場,唯有品性最為高潔的人,才配擁有這柄劍。

現在這樣的一柄劍,竟然出現在封清晗手裡。

看著丁寧緩緩蹙緊的眉頭,封清晗的眼睛裡多了幾分得色,他以為丁寧是因為他手中的這柄劍而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但他的動作並沒有太多的停頓。

「請!」

他充滿著嘲諷之意的聲音才剛剛響起,整個人便已經化成了一道殘影,切過數丈的距離。

轟的一聲巨響!

他和丁寧手中的劍已然碰撞在一起,無數凄厲的劍鋒四濺而出,兩人的身體之間,出現了兩個半圓形的光弧。

光弧之間,有許多繁花一樣的光星在涌動,綻放著各自的力量。

這相持只是短短的一瞬。

只是一息不到的時間,封清晗身影微頓,手中的丹青劍還有朝前揮動之勢,劍身上一層劍光如流水般不斷涌動,而丁寧卻是身前光華盡碎,他持劍的右手衣袖都已然被劍氣衝出許多道裂口,整個人凄然往後連連倒退,雙腳交替著踏在石板路上,鞋底都發出了炸裂的聲音。

封千濁神色微松,輕呼了一口氣。

這第一劍的試探已然證明了這名長陵少年雖然在劍術上造詣不弱,然而在力量上,和封清晗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

端坐在紅木椅上的竹山縣貴人們眼中的嘲弄之意也更加濃烈。

這便是鍊氣境和真元境之間的巨大差距。

圍觀的尋常竹山縣民眾此時還都處於這一劍對撞的震驚里,他們無法想像封清晗和丁寧如此瘦小的身體里,竟然蘊含著這樣恐怖的力量…但不管如何,對方被封家小少爺一劍震飛,顯然是有些不敵了。

一時間,歡呼聲和喝彩聲四起。

……

看著依舊還未徹底站穩的丁寧,封清晗的臉上流淌出更多的冷嘲之意。

然而他並沒有乘勢追擊。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真元緩緩的從手中流淌出來,流過白紙般的劍身上的那一條墨線。

他十分專註的,朝著他和丁寧之間的空氣里,斬出了一劍。

白色的劍影在空氣里斬過,然而一道黑色的劍氣,卻是停留在了空中,一動不動。

清冷的空氣里,突然多出了一道黑線。

看到這樣一道黑線,許多竹山縣的貴人呼吸也都局促了起來,目光微凜。

這顯然是一條符線。

竹山縣每個人都知道封清晗是資質極佳的修行者,然而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主修的竟然是劍符道!

以劍氣畫符,每一道劍氣都是一條符線,最終結成各種完整的符籙,便能引聚更多的天地元氣,釋放出更強的威力。

這是符劍雙修的手段,同樣也是極難掌握的手段,哪怕只是畫畫,要在空無一物的空氣里作畫,也比在黃紙上作畫要困難許多倍,更何況是不能有絲毫偏差,否則引不起天地元氣共鳴的符線。

封清晗的修為本身就比這長陵少年高,現在又展現出了這樣驚人的劍道手段,這名長陵少年還有什麼可以戰勝的機會?

封清晗臉色微嘲,眼神卻極度專註,他再出一劍,前方空氣里再次多出一條墨色的符線。

兩道符線並不相交,但是其中卻已然有了莫名的反應,出現了許多黑色的煙氣。

丁寧此時才停止了退勢。

他的右手衣袖已經破爛不堪,手背上甚至出現了數條血痕,然而讓所有圍觀的人不解的是,他此刻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懼意,依舊一味的平靜。

看著空氣里那兩道開始流散出黑色煙氣的符線,他右手的斷劍也平穩的往前划出。

墨綠色的劍身走的似乎是他在車廂里對薛忘虛比劃的劍勢,隨著墨綠色的劍身急速的穿行,他前方的空氣里,也驟然出現了數條白色的符線!

所有先前認為丁寧絕無勝理的竹山縣貴人全部怔住,封千濁的面容微僵,雙瞳急劇的收縮起來。

這顯然也是劍符道!

封清晗也第一時間看清了那數條白色符線,一股強烈的不可置信的感覺充斥在他的身體里。他自己主修這種劍法,自然知道劍符雙修是何等的困難,他是自三歲便開始畫符,六歲開始持劍,直至半年前才有小成…但眼下這名和自己年歲差不多的長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