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十五章劍符道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 他和丁寧手中的劍已然碰撞在一起,無數凄厲的劍鋒四濺而出,兩人的身體之間,出現了兩個半圓形的光唬 光弧之間,有許多繁花一樣的光星在涌動,綻放著各自的力量。 這相持只是短短的一瞬。...

薛忘虛忍不住搖了搖頭,一切都如丁寧方才所言那麼發展,果然是他反而跟在了丁寧的身後。

有時候他都根本無法理解丁寧這種細緻入微的觀察力和看透人心一般的判斷力是怎麼回事,因為這種能力,除了天賦之外,往往更多的來源於處世的經驗。

丁寧橫劍於胸,許多竊竊私語聲傳入他的耳廓。

無非是嘲諷他手中竟然是一柄殘劍。

他眼睛的餘光里,封千濁的神色也沒有什麼變化,他心中的冷意便越來越濃。當真是養尊處優的日子過得太過長久了,就連這柄劍也不識了。

封清此時的目光也落在了丁寧手中的這柄殘劍上。

就連封千濁都已經不認得因為斷裂而樣貌大變的末花劍,巴山劍場大變時還未出生的他,自然不可能認得這柄劍。

他看著丁寧手中這柄劍參差不齊的斷口和細微的裂紋,嘴角瀰漫出更多嘲諷的意味。

嗤的一聲輕響,他拔出了自己的劍。

出現在他手中的劍長約三尺,異常輕薄,白色的劍身中央,一條黑色的符線由劍柄一直延伸到劍鋒。

就像是一張劍形的白紙上,畫著一條墨線。

丁寧眉頭緩緩的蹙起。

他認得這柄劍…這是巴山劍場的丹青劍。

在昔日的巴山劍場,唯有品性最為高潔的人,才配擁有這柄劍。

現在這樣的一柄劍,竟然出現在封清手裡。

看著丁寧緩緩蹙緊的眉頭,封清的眼睛里多了幾分得色,他以為丁寧是因為他手中的這柄劍而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但他的動作並沒有太多的停頓。

「請1

他充滿著嘲諷之意的聲音才剛剛響起,整個人便已經化成了一道殘影,切過數丈的距離。

轟的一聲巨響!

他和丁寧手中的劍已然碰撞在一起,無數凄厲的劍鋒四濺而出,兩人的身體之間,出現了兩個半圓形的光唬

光弧之間,有許多繁花一樣的光星在涌動,綻放著各自的力量。

這相持只是短短的一瞬。

只是一息不到的時間,封清身影微頓,手中的丹青劍還有朝前揮動之勢,劍身上一層劍光如流水般不斷涌動,而丁寧卻是身前光華盡碎,他持劍的右手衣袖都已然被劍氣衝出許多道裂口,整個人凄然往後連連倒退,雙腳交替著踏在石板路上,鞋底都發出了炸裂的聲音。

封千濁神色微松,輕呼了一口氣。

這第一劍的試探已然證明了這名長陵少年雖然在劍術上造詣不弱,然而在力量上,和封清之間有著極大的差距。

端坐在紅木椅上的竹山縣貴人們眼中的嘲弄之意也更加濃烈。

這便是鍊氣境和真元境之間的巨大差距。

圍觀的尋常竹山縣民眾此時還都處於這一劍對撞的震驚里,他們無法想象封清和丁寧如此瘦小的身體里,竟然蘊含著這樣恐怖的力量…但不管如何,對方被封家小少爺一劍震飛,顯然是有些不敵了。

一時間,歡呼聲和喝彩聲四起。

……

看著依舊還未徹底站穩的丁寧,封清的臉上流淌出更多的冷嘲之意。

然而他並沒有乘勢追擊。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真元緩緩的從手中流淌出來,流過白紙般的劍身上的那一條墨線。

他十分專註的,朝著他和丁寧之間的空氣里,斬出了一劍。

白色的劍影在空氣里斬過,然而一道黑色的劍氣,卻是停留在了空中,一動不動。

清冷的空氣里,突然多出了一道黑線。

看到這樣一道黑線,許多竹山縣的貴人呼吸也都局促了起來,目光微凜。

這顯然是一條符線。

竹山縣每個人都知道封清是資質極佳的修行者,然而之前所有人都不知道,他主修的竟然是劍符道!

以劍氣畫符,每一道劍氣都是一條符線,最終結成各種完整的符籙,便能引聚更多的天地元氣,釋放出更強的威力。

這是符劍雙修的手段,同樣也是極難掌握的手段,哪怕只是畫畫,要在空無一物的空氣里作畫,也比在黃紙上作畫要困難許多倍,更何況是不能有絲毫偏差,否則引不起天地元氣共鳴的符線。

封清的修為本身就比這長陵少年高,現在又展現出了這樣驚人的劍道手段,這名長陵少年還有什麼可以戰勝的機會?

封清臉色微嘲,眼神卻極度專註,他再出一劍,前方空氣里再次多出一條墨色的符線。

兩道符線並不相交,但是其中卻已然有了莫名的反應,出現了許多黑色的煙氣。

丁寧此時才停止了退勢。

他的右手衣袖已經破爛不堪,手背上甚至出現了數條血痕,然而讓所有圍觀的人不解的是,他此刻的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懼意,依舊一味的平靜。

看著空氣里那兩道開始流散出黑色煙氣的符線,他右手的斷劍也平穩的往前劃出。

墨綠色的劍身走的似乎是他在車廂里對薛忘虛比劃的劍勢,隨著墨綠色的劍身急速的穿行,他前方的空氣里,也驟然出現了數條白色的符線!

所有先前認為丁寧絕無勝理的竹山縣貴人全部怔住,封千濁的面容微僵,雙瞳急劇的收縮起來。

這顯然也是劍符道!

封清也第一時間看清了那數條白色符線,一股強烈的不可置信的感覺充斥在他的身體里。他自己主修這種劍法,自然知道劍符雙修是何等的困難,他是自三歲便開始畫符,六歲開始持劍,直至半年前才有小成…但眼下這名和自己年歲差不多的長陵少年,竟然也施展出了這種手段,而且似乎比自己還要純熟,劍勢還要快!

……

丁寧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他手中的殘劍順暢的在空氣里繼續的穿行著,只是一息的時間,他的身前又多了十餘道白色的符線。

這十餘道白色的符線和先前的數道符線,在空中交錯著,赫然形成了一張方形的符籙。

「嗤」的一聲裂響!

在下一瞬間,這張符籙驟然崩碎,然而無數寒氣卻是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聚集在前方。

空氣里千樹萬樹梨花開一般,無數的白色冰花連接在一起,形成一株株冰樹,朝著封清壓至!

封清臉色微白,一聲厲嘯之中,手中丹青劍連划數劍。

隨著數條黑色符線掠起,他身前的這道劍符也終於形成。

轟的一聲爆響,一股黑煙如蛟龍一般往前衝出,內里似有無數黑色的蝙蝠在橫衝直撞,在嘶鳴嚎叫。

異常好看的冰樹瞬間被震碎,變成無數冰屑噗噗的往後飛濺出去。

同樣的劍符道,但因為修為的差距,所以在力量上也有著明顯的差距。

然而所有竹山縣的人卻都沒有發出歡呼。

因為丁寧的劍勢很快。

劍符之道,除了精準之外,最關鍵的便是快。

只是這短短的時間裡,丁寧的身前,又已出現了一片白色的劍光,一張方方正正的白色劍符,又已然成型。

無數往後倒飛到他身前的晶瑩冰片被一種新生的力量驟然推停在空中,然後迅速變成無數細微的冰晶。

更為澎湃的力量往前爆發,這些冰晶和新生的冰樹凝聚在一起,往前推進。

一聲怪叫。

封清往後疾退,他手中的丹青劍不斷的往前斬擊。

那一條墨龍般的黑煙威勢不在,無數利刃般的冰片刺穿了黑煙飛射出來。

冰片和他手中丹青劍不斷碰撞,發出密集得令人牙酸的聲音。

隨著他的後退,無數冰片墜落在他身前的地上。

他的頭髮和身上的衣袍上,也落滿了雪白的冰屑,並開始融化。

丁寧依舊無比的平靜,他開始前行。

在封清的視線里,他的身影從破散的墨龍中透出,隨之帶著的,還有一道全新的劍符。

介於無形和有形之間的白色劍符,給所有人的感覺,就像是一枚白色方印一般,被丁寧的劍尖挑起,朝著封清砸來。

封清再次厲嘯,他體內的真元毫不珍惜的瘋狂湧出,注入白紙般劍身上那一條墨線。

劍首處,一股黑色的光團急劇的擴大,形成一片黑色墨潭。

轟的一聲爆響。

白色劍符所帶的力量被盡數震碎,封清倒退的身影頓時頓祝

然而讓他拚命咬牙,心中湧出一絲無力之感的是,他看到丁寧的身影也頓住,而丁寧的身前,已然又形成了一道白色劍符。

同樣是劍符道,但對方的劍勢太快,竟然快得自己連再施展劍符道的機會都沒有!

所有坐在紅木椅上的竹山縣貴人的臉色都變得極為難看。

「你見過這個年紀,卻能夠將劍符道用的這麼好的修行者么?如果我沒有看錯,這應該是白羊洞的白羊冰河劍符經,這種劍經的難度,絕對不會弱於封清的巴山墨龍符劍經。」其中一名貴人聲音微寒的對著身旁的一人說道。

「先前這長陵少年寧靜,看出有些不凡,但沒有想到如此不凡。在史書的記載上,也極少見到有人能夠在這樣的年紀將劍符道用得這麼好。」那人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修為和對方隔著一道境界,然而被打成這樣…也可以認輸了。」

雖然每個竹山縣的人都希望封清能夠戰勝,但是這兩人的對話,卻可以代表此刻絕大多數有眼光的貴人的心情。

只是封清不甘心。

他不想認輸。

「沒想到你有這樣的實力…但是從一開始,我就不是想要擊敗你,而是想要廢掉你1

他狠狠的逼視著丁寧,在心中陰冷的發出這樣的聲音。

一絲殘忍猙獰的意味浮現在他的嘴角。

再次將真元急速的注入手中丹青劍的同時,他的左手微動,一枚紫金色的符籙從他的袖中滑落,落於他左手掌心。

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