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十章計劃不如變化

作者:無罪  |  更新時間:2014-10-31 11:52  |  字數:3313字

時日漸逝,冬意更濃,入了巴郡,沿途風物便和長陵截然不同,放眼可見,略微低矮的山丘大多被墾出了梯田,到處都是小集鎮,卻難見有規模的大城,連綿的巴山險峻高峰像一個個頂天立地的巨人並肩站立著,那些地方,迄今為止還是人煙罕至。

在千年之前,天下的修行者還很稀少,能夠悟道,或者得到一些修行之道的修行者,在尋常人口中都是地仙、劍仙一流的人物。

這些人在山中藉助靈脈修行,被認為是餐風露,吞雲霞,留下了無數傳說。

到世間諸國慢慢強盛,形成各大王朝,大秦王朝和巴山劍場興起之時,巴山一帶設郡,人口雖然大量增多,但巴山之中的靈脈已經斷絕數百年,裡面的古修行之地也像自然淘汰一般,已經消失了很多年。

時至今日,巴山劍場都在元武皇帝登基的那一場風波里隕落,相比長陵這種修行者密集的國都而言,巴郡一帶的修行者數量極少,尋常山民對於修行者的了解,還是和以前差不多,覺得修行者都是餐風露吞雲霞的仙客。

所以只是沿途薛忘虛只是略微展露一些手段,便能輕易的換到最好的馬匹,一路行進的速度自然不慢。

這一日,丁寧掀開被冰屑凍得有些堅硬的車簾時,他看到了一大片沿著山坡建立,足有上千間木樓組成的城寨。

他知道這是連城寨,原先在巴山一帶沒有正式設郡,沒有駐軍之時,這裡已經是巴山土人最大的聚集地之一。

經過這裡,再穿過一個峽谷,裡面有一片盆地,那便是竹山縣所在。

……

就在丁寧跟隨著薛忘虛,已然接近竹山縣之時,長陵郊野的兵馬司驛站里,王太虛和俞辜正在進行著一次會談。

俞辜的目光大多時候依舊停留在院落里的那株臘梅樹上,他的表情依舊威嚴而冷,但心中卻是已經真正的平靜。

因為他十分清楚,按照前些時日的進展,這場兵馬司必須及早結束的談判,將會在今日完成。

「寒氣已濃,衣甲之事若是突然換了人來接手,便有可能會遲誤。」

王太虛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那株蠟梅樹上,他不急不緩的說道:「所以將軍之前說的有道理,我們兩層樓可以不要衣甲采造的生意,但解庫的生意必須要,除此之外,我聽聞長陵許多牢獄已經年久失修,且裡面的犯人天冷也需穿衣,恐有些苦處也需要幫忙,這些事情,讓與我們兩層樓做,想必將軍能夠做主?」

俞辜霍然轉身。

他的眼睛裡射出刀鋒般的厲芒,直視著王太虛,沉聲道:「你是認真的?」

這是完全出乎他預料的事情。

牢獄房屋修繕,牢飯衣物被褥,一些往來通融之事,這裡面雖然也大有好處,但怎麼可能比得上軍隊衣甲采造的驚人利潤?

王太虛微微一笑,說道:「我雖然只是市井小民,比不得將軍軍令如山,但說起話來,一言九鼎還是做得到的。」

俞辜看了他一眼,頓時會錯了意思,微嘲的說道:「能夠通入牢獄,今後你兩層樓的人即便有進去的,想必也會得到不錯的照料。哪怕是用於頂包的冤鬼,在裡面呆的也會舒服不少,倒是長陵其餘那些江湖人物,和你作對的時候倒是要先想想清楚了,他們的人進去之後可是沒什麼好日子可過…王太虛,你這以退為進,少得罪些我們兵馬司,今後卻可以在和那些江湖大佬的爭鬥中佔得更多的地盤,你這算盤,打得的確還算不錯。」

王太虛再次微微一笑,對著俞辜卑謙的躬身行禮,道:「多謝俞將軍成全。」

俞辜的面容微寒。

他當然還未答應,但王太虛已然知道他會答應,他也的確會答應,畢竟讓宗法司給出些利益,這對於兵馬司而言只是小事,王太虛要求的,已經絲毫不觸及兵馬司的底線,甚至可以說給兵馬司讓出了很多顏面。

然而無論是在戰場上還是在朝堂里,他都極其忌憚和不喜歡這種太過聰明,可以看穿對手心中想法的人。

所以這一瞬間,他的眼睛裡甚至充滿了真實的殺意。

「這次我雖然能夠滿足你的一些要求,但你是聰明人,你應該明白過了這段時間,形勢會有什麼改變。」

俞辜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呼出,聲音微冷道:「過完這冬,你最好收斂一些。」

王太虛依舊躬身未起,恭謹的輕聲道:「我會謹記將軍教誨。」

俞辜沉默不語。

這場持續時間已經很久的談判終於塵埃落定。

面前的王太虛的體態和話語雖然如此謙卑,但他很清楚,從這個驛站走出之後,伴隨著軍方的承諾和配合,王太虛的兩層樓將會很快的讓數十個原本依靠那些生意依存的江湖幫派無路可走,或者被迫併入兩層樓。

原本勢力已經很龐大的兩層樓,將會變成其餘江湖幫派根本無法相比的龐然大物,除了魚市的那個地下統治者。

……

……

因為從連城寨到竹山縣城已經只需大半天的距離,所以在徵求了丁寧的意見之後,薛忘虛和丁寧並沒有在連城寨休憩,只是吃了些東西,便繼續上路。

「很快就要到竹山縣城了,你有什麼計劃么?」

丁寧一邊揉著因為長時間乘坐而有些不甚舒服的膝蓋,一邊問薛忘虛。

他自己一直是很有計劃的人。

比如殺死宋神書,比如什麼時候出現在謝長勝等人的視線中,在什麼修為時設法進入能夠參加岷山劍會的修行之地,他都有很多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