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九章老夫聊發少年狂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覺得她是真正的秦人,對於鄭人並沒有特別的同情,然而在長陵的局勢徹底穩定,她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后之時,很多人才赫然發現在很多事情上特別冷酷無情的她對於故國的人還是有些柔軟的成分。一些在處理鄭人上手段柔和的...

巴郡竹山縣是個很特別的地方,它甚至有個別名叫做「鄭人城」。

昔日大秦王朝和韓、趙、魏三朝的交戰中,首先滅掉的便是當時的一個小國,鄭國。

鄭國本身疆域只相當於大秦王朝現在的一個郡,再加上國力薄弱,又處於要衝之地,即便當時的鄭國國君大開方便之門,任憑大秦王朝的軍隊通過,然而最終還是因為大秦王朝軍隊的動向容易被人掌握,不便駐軍等等原因,被大秦王朝找了個借口滅了。

大多數鄭國青壯勞力被迫服苦役,用於修建灌溉農田的水庫、溝渠。

在大秦王朝設立巴郡之時,絕大多數的鄭國人,便又被一道旨意驅趕到了巴郡,開山辟壤。

當初經歷國破之痛,重役之苦,跋山涉水之艱險,巴山蛇蟲之毒的鄭國人大多已經老去,他們的後代在巴郡定居下來,其中巴郡竹山縣的居民大多都是鄭國人的後代。

因為已然隔了一代人,這些鄭人的後代也早已接受了變為秦人的命運,但許多鄭國的習慣,還是延續了下來。

可能是始終夾雜處在大國虎視眈眈的威脅下,沒有多少安全感的原因,所以鄭人特別敬鬼神,一年裡有眾多的敬鬼神的祭祀、廟會。

一開始薛忘虛和丁寧所說的很熱鬧的廟會,便是鄭人祭祀灶神的灶火廟會。

巴郡竹山縣封家卻不是鄭人。

在元武皇帝登基,需要巴山劍場的人表面態度之時,所有用行動表示了對皇帝陛下絕對忠誠的巴山劍場弟子,不管是那些修為高絕的,還是只是普通的外門雜役弟子,全部都活了下來。

封家的封千濁就是昔日巴山劍場的一名普通弟子,後來封家能夠在巴郡過得很好,甚至像極了一個小小的關外侯,那是因為另外一個很多人都不願意,也不敢提及的事實。

大秦王朝最尊貴的女子,皇後殿下是出身鄭國的鄭人。

雖然和關中謝家的那名女主人一樣,皇后鄭袖的家中本來就已經是在長陵發展的貴族,鄭袖也是在長陵出生、學習、修行。

但鄭人就是鄭人,哪怕是她登上皇后之位,也不知道用了多少腥風血雨方才鋪就。

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最鮮血淋漓的那數年間,她表現出來的一切,讓人覺得她是真正的秦人,對於鄭人並沒有特別的同情,然而在長陵的局勢徹底穩定,她成了高高在上的皇后之時,很多人才赫然發現在很多事情上特別冷酷無情的她對於故國的人還是有些柔軟的成分。一些在處理鄭人上手段柔和的官員,便會得到一些略微的優待。

封家在鄭人被迫遷徙巴郡,開山辟壤的那個年代,對鄭人表現得十分寬厚,再加上巴山劍場被滅的那個時期封家所做的事情,使得封家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後,很快一躍成為竹山縣一帶最後聲望的門閥,不僅擁有著對附近幾處銅礦和錫礦的管轄權,而且深得竹山縣一帶的鄭人的尊敬。

「你說的巴郡竹山縣裡有給我治病的葯,到底是什麼?」

在車輪碾壓著路面薄冰的單調聲音里,丁寧問薛忘虛。

「是一顆定顏珠。」

因為有著足夠的時間,所以薛忘虛並不著急,緩慢的,講故事一般,想到一句就說一句:「我說的這顆定顏珠當然不是長陵那些香粉店裡用些花粉花蜜做出來的不入流香丸,而是真正有著奇特保顏功效的古丹珠。」

「在陛下正式登基,停止戰事,且不限制外來人口遷入長陵定居之後,長陵現在已然是天下第一雄城,巴山一帶現在雖然設郡,但相對於長陵依然是凶山惡水之地,然而你可能知道,很早以前,巴山一帶一直存在著許多修行宗門。」

「巴山以前存在著很多靈脈,那些靈脈可比我們現在白羊洞的靈脈要強得多。所以在裡面蘊育出了很多宗門,直至今日,雖然靈脈早已耗竭,但是巴山裡面還有許多宗門的遺。」

「就在陛下登基后第二年,我師兄正好在巴山遊歷,適逢有處古宗門遺被發現。有不少修行者趕去探寶,我師兄便發現了一顆定顏珠。」

「定顏珠上沁出的葯氣有著浸潤五臟,保持容顏的作用,但我師兄在發現這顆定顏珠之後,又遭遇到了另外一名修行者的搶奪。」

「那名修行者便是巴郡竹山縣封家的封千濁,我師兄和他對敵,不敵之下,被他奪走了定顏珠。」

聽到這些話語,丁寧不自覺的輕輕搖頭,他的目光落在那柄末花殘劍上,不由得想到了長孫淺雪那日反對他進入白羊洞時的話語。

長陵的確是匯聚著無數恩怨的地方。

就如現在,這一柄殘劍本來和白羊洞,和薛忘虛沒有任何的聯繫,然而無形之中,這柄劍卻是已經莫名的將很多恩怨都糾纏到了一起。

「在那幾年,我的修為比師兄高不了多少,我師兄無法應付的對手,我也未必對付得了。」

薛忘虛看了丁寧一眼,平和的說道:「而且那顆定顏珠是可以煉化的,我和我師兄自然認為對方奪得了那顆定顏珠之後便煉化了,再加上封家和皇后氏族有些關係,便只有硬生生的咽了這口氣,不再去想這件事情。」

「但是後來發現他沒有煉化這顆定顏珠?」丁寧從他的眼神里卻是看出了什麼,問道。

薛忘虛嘲芬⊥罰骸爸鋇絞年前才聽說,封千濁喜好美色,所以這顆定顏珠卻是給了他的小妾用。」

丁寧皺了皺眉頭,也嘲諷的說道:「那他可算是專情的,大多喜好美色,對容貌這麼看重的人,總看一張臉,哪怕那張臉再美麗,看不了多久也會生厭。」

薛忘虛笑了起來,「他也會生厭,所以那顆定顏珠他是分別給了三個小妾用。這樣在他生厭之前,至少他喜荒清麗姿色能夠保持不變。」

丁寧冷笑了起來:「很好的想法,只可惜卻是沒有用在修行上。」

「其實修行久了,總會想有什麼意義。」

薛忘虛看著丁寧,認真的說道:「當感覺再進一步沒有可能,又不想建功立業,去上陣拼殺,就會覺得再修行也沒有意義。還不如美酒美妾的渡過餘生。」

丁寧沉默了下來,他知道薛忘虛說的是事實,但是封千濁欠他的債,所以在他看來,即便封千濁覺得修行沒有了意義,也不配過這樣錦衣玉食美妾成群的生活。

「對於你而言,修行當然有意義。」薛忘虛看著沉默不語的丁寧,微微一笑:「對於我而言,默不作聲了一輩子,最後的風光比一百個美妾更讓我心情舒暢,所以你不用覺得欠我什麼,更何況你要在岷山劍會上去爭勝。哪怕是你說我執念,我白羊洞哪怕不在了,有一名白羊洞出去的學生如果能夠在岷山劍會上進入三甲,我也會比任何事情都開心。哪怕光是現在想象一下可能,想想那些貴人臉上的各種神情,我就很高興。」

丁寧看著他顯得有些亢奮的臉,看著薛忘虛臉上的笑意,他便也忍不住想象那樣的場景,他也覺得高興起來,忍不住微笑著,說道:「我不會覺得你執念,因為白羊洞對於很多人而言只是一個名臣,但對於你而言卻是一生。只是我聽說岷山劍會和我們青藤劍院這種小打小鬧的祭劍試煉不同,三甲也是分前後的,所以只是進入三甲,不算是最開心的事情,要爭當然便是要爭榜首的位置。」

薛忘虛微微一怔,他從丁寧的微笑和平靜的眼神里看出了絕對的信心,他的手便差點又擰斷了自己的數根白須。

「你要爭第一?」

「即便我對你說過了那麼多,你也依舊擁有這樣的信心?」

薛忘虛搖了搖頭,卻是呼著氣又笑了起來:「若你真的能拿第一,我便老夫聊發少年狂,在岷山劍宗前的名劍江脫光了衣服跑上一圈。」

「我會拿到第一的。」

丁寧很確信的說了這一句,然後用種很古怪的神色看著薛忘虛:「難道你們年少時,很喜歡脫光了衣服狂奔?你們有這種古怪的嗜好?」

薛忘虛哈哈的大笑了起來,雙手拍打著坐墊,好像真的回到了青春年少時光。

「年少輕狂,放歌縱酒,誰知道多少輕狂事,可是多少歲月消,多少事錯了,多少人走了,卻是再也難回頭,沒有重來一次的機會了。」

聽著薛忘虛這樣的聲音,丁寧閉上眼睛,心中輕聲說道:「老頭,你雖遲暮,但我跟著你,必會給你真正的風光。」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