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五章凶劍降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幫忙。」 長孫淺雪沒有再深入去問什麼,這是她和丁寧這麼多年裡自然形成的約定。 「你真的從祭劍試煉里勝出了?」看著丁寧吃得香甜的樣子,她也很罕見,或者說之前從未有過的拿了一塊甜米餅慢慢的...

至夜間,夜幕終似托不住冬意的沉澱般,天空里終於星星點點的飄起了白色的雪花。

靜待在白羊洞山門口的馬車車廂原本包裹著黑棉布,此刻卻是慢慢被染白。

丁寧從白羊洞山門裡走出。

他沒有打傘,在走到車頭前,對著依舊穿著灰袍的荊魔宗行了一禮之後,便拍了拍衣衫,抓了抓頭髮,去掉身上堆積的雪屑之後,這才掀開了厚重的夾棉黑布簾,進入了車廂。

「你可是真夠虛的。」

看著身穿狐毛大襖,就像把自己堆在一堆狐狸毛裡面的王太虛,丁寧忍不住說道。

「大概過完這個冬,養到明年春里才會不這麼虛。」王太虛微微一笑,這笑意更使得他像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今天怎麼想到要見我?」

車廂外的荊魔宗已經開始驅車,車廂微微的顛簸。

丁寧抽了一個軟墊靠著,說道:「我聽說這幾天長陵城裡出了一件大事。」

「你說是白山水?」王太虛看了他一眼,點頭說道:「你大概是今天才知道,長陵城裡已經翻了天了,據說兩相和皇后都異常震怒,已經有不少長陵城裡的官員被撤職流放。尤其白山水且戰且歌之時,吟唱的歌詞太過放肆,又被他成功的逃了去,估計風波還要擴大。」

丁寧沉吟道:「白山水出手,周圍卻沒有能夠足夠阻止他逃出長陵的人…你知道什麼內幕么?」

王太虛說道:「是長陵衛追蹤一些皇陵被盜之物,結果逼出了樊卓和白山水。當時樊卓處於被查的商隊之中,想必無法隱瞞強大的修行者身份,所以才悍然出手,引出了白山水。只是長陵衛一開始直接圍住了那支商隊,如此湊巧,恐怕有些我們無法得知的隱情。」

丁寧眉頭微蹙,道:「應該是長陵有人想故意驚走白山水,不過我聽說白山水從九江郡會館一路衝殺出去,由渭河逃走。這樣的修為,應該比趙斬還要強得多。」

王太虛微微一笑,道:「白山水本來就是和趙四先生齊名的人物,你今天想要見我,應該不會是想要和我探討白山水修為的事情吧?」

丁寧看了他一眼,說道:「你最近在做什麼?」

王太虛的神色嚴肅了起來,認真的說道:「其實我最近怎麼做,我很想聽聽你的看法。畢竟別的人不知道,但我自己非常清楚,我之所以能夠在和錦林唐的爭鬥里活下來,便是因為你的計謀。」

「薛忘虛之前帶你進白羊洞的時候就和你說過,要想多幾個人給你的那些兄弟償命是不可能的,我想你也不會去做這種傻事。」丁寧看著他,說道:「如果換了是我,我必定是乘這段時間要挾軍方,乘機多要些利益。尤其是此刻因為白山水的事情,皇后和兩相震怒,軍方的人必定更要想息事寧人,不敢再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尤其你經歷了上次的刺殺,這次有所準備的情況下,他們也應該明白,就算殺死你,他們的很多事情也會馬上被你的一些手下抖出來。」

「我真的很佩服你,我越來越覺得,就算是那些傳說中的怪物能在修行速度上壓過你,但是也不可能擁有你這樣直接撥開雲霧的眼光。」王太虛感慨的看著丁寧,「我現在已經讓兵馬司很頭疼,我提出要做解庫、礦造的生意。」

「獅子大開口是對的。」

丁寧沉默了片刻,「但你不是選擇離開長陵,而是選擇更上重樓,這便說明你最終還是想和那個害死了你兄弟的權貴斗一斗。」

「敢於控制錦林唐做那些事情,在那夜能夠調動那麼多修行者來殺我的人,應該不是大將軍便是王侯。」王太虛輕輕的咳嗽了起來,「我現在自然不可能動得了這樣的人,可是我的那些兄弟,真的是我的手足,即便我願意砍掉我的手腳去換他們,他們也已經不可能活得回來。我希望在將來有一天,我也可以讓那個殺死我兄弟的人,付出一些應有的代價。」

「既然你已經這麼做了,我想求你幫忙做件事。」丁寧低下頭,輕聲的說道。

這無疑不符合丁寧一開始的態度。

因為在一開始,丁寧便不想和兩層樓有過多的糾纏。而且這件事對丁寧應該很重要,否則他不會這麼鄭重其事的說出來。

所以王太虛有些奇怪,「什麼事情?」

丁寧緩聲道:「在你和兵馬司談的最後階段,看看能不能爭取到一些和牢獄有關的生意。」

王太虛微微一怔:「和牢獄有關的生意?」

丁寧點了點頭:「最好能夠出入牢獄,和管牢獄的那些人可以接觸得很熟的生意。」

王太虛看了他一眼,說道:「我儘力去辦。」

丁寧眉頭微蹙:「你不覺得我這個要求很奇怪,不想問我為什麼?」

「你能夠一月鍊氣,又能夠在祭劍試煉這樣的比試里最終勝出,你將來必定是個做大事的人.」王太虛笑了起來:「既然我們都是做大事的人,無論做什麼都不奇怪。」

……

落滿白雪的馬車穿入陋巷,停在梧桐落無名酒鋪的門外。

丁寧下了馬車,揮手和荊魔宗和王太虛告別。

推開虛掩著的大門,長孫淺雪和往常一樣,點了一盞小油燈在等著他。桌子上的幾樣吃食應該是剛剛從蒸籠里端出來,還在冒著熱氣。

丁寧看到長孫淺雪換了件新的襖子,雖然是街巷之中最常見的款式,但一些最普通的碎花紋飾,在她的衣上都似乎變得特別生動,特別的鮮亮。

於是他在坐下來的時候,忍不住說道:「別人是靠衣飾好看,你卻是讓衣飾變得好看。」

長孫淺雪根本沒有在意他這句話,清冷道:「你怎麼又會坐王太虛的馬車回來?」

丁寧一邊開始吃東西,一邊說道:「因為我有件事情要他幫忙。」

長孫淺雪沒有再深入去問什麼,這是她和丁寧這麼多年裡自然形成的約定。

「你真的從祭劍試煉里勝出了?」看著丁寧吃得香甜的樣子,她也很罕見,或者說之前從未有過的拿了一塊甜米餅慢慢的吃了起來,同時不冷不淡的問道。

丁寧輕恩了一聲,馬上從衣袖裡掏出了一個方木盒,遞給了長孫淺雪。

長孫淺雪不需要去看,就知道方木盒裡的是對她而言十分重要的青脂玉珀。

她沒有第一時間去接那個方木盒,而是看著丁寧,緩聲道:「謝謝。」

丁寧隨口說道:「你我之間何須謝。」

長孫淺雪清冷的說道:「這次和以前不一樣…你應該明白,經過上次的關隘,再加上這顆青脂玉珀,我的劍便將穩固下來,今後對你便沒有太多特別的依賴。若換了是我,我未必會把這個青脂玉珀給你。」

「這沒有什麼關係。」丁寧抬起了頭,舔了舔唇角看著她,說道:「因為這些年我本來沒有想依靠你做些什麼。」

長孫淺雪蹙起了眉頭。

這些年除了修行的事之外,她很少思考別的方面,但是她並不是笨人,所以她很快的想到,雖然她和一般修行者而言的確擁有很強的力量,然而這些年丁寧的確沒有依靠她做什麼。甚至沒有讓她出一次手來保護他。

丁寧一時也沒有再說什麼。

「今夜你自己一個人睡。」

長孫淺雪也莫名的不再多說什麼,拿起了方木盒往後院走去,「我欠你一個人情。」

丁寧苦澀的一笑。

……

在穿過後院走入房的時候,片片的雪花落在長孫淺雪完美無瑕的臉上,感受著這些雪花的冷意,長孫淺雪越來越覺得這個長陵的恩怨太過複雜。

她便不再多想什麼,將紛亂的思緒從身體里祛除出去,再次將自己的識海變成一張白紙。

和以往修行時一樣,她在床上和衣躺下。

方木盒裡的青脂玉珀散發著柔和至極的光暈,同時流淌著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

一縷真元從她的指尖沁出,瞬間將這顆青脂玉珀碾得粉碎,所有的粉末,順著她的呼吸,進入她的腹中。

當她的神念沉入氣海,觸及到玉宮之中那柄幽藍色的劍時,那柄劍再次如同被幽禁的巨龍一樣暴躁的躁動起來,散發出無比凶煞的氣息,似乎要強行刺穿她的玉宮,然後從劈開氣海衝出她的體外。

然而一股股淡青色的元氣從她的身體里不斷湧來,沉入氣海。

這些散發著柔和光暈的淡青色元氣,不斷的融入玉宮之中,融入那柄幽藍色的凶劍。

幽藍色的凶劍慢慢的變得安寧下來,開始真正接納她玉宮裡的氣息。

她的神念都開始緩緩的和這柄劍融為一體。

黑暗裡,她的眉心中都閃現起一條淡淡的幽藍色光焰,完全就像是一柄幽藍小劍。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