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三章雪落之前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法,此刻聽到陳監首親口說出,他心中一熱,緊繃著的身體也頓時鬆弛了下來。 他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告辭離開。 在走出這間房屋的時候,他卻是身形不自覺的微微一頓。 方才天空還是一片晴朗...

長陵,一名禮司的官員低著頭,緊張的行走在兩側都是高大松柏的石道上。

他的前方,一名身穿灰色官服的年長御史凝立在石道中央。

越是接近這名御史,這名禮司的官員背上的汗珠便流淌得越多。

「李大人。」

在走到這名御史面前,行禮出聲只是,這名禮司官員的厚袍背部已然盡濕。

「不必如此。」

這名李姓御史淡淡地掃了他一眼,緩聲說道:「你知道我的職責便是帶來聖上的一些旨意,提拔或是謫貶官員,既然我要和你想見,你最近又沒有可以讓你升遷的功績,你便應該確定你會被謫貶,事已確定,就不需要再如此緊張和擔心了。」

聽到寒風裡傳來的這些話語,這名官員並沒有因此而鎮定多少,反而覺得這裡的寒風越來越寒冷,連身體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你之前的軍功封賞會被罰沒,你要去邊關入伍五年。若是還想你和你的家人在長陵過上不錯的生活,在這五年裡,你便再多積累些軍功吧。」李姓御史面無表情的接著說了下去。

禮司官員抬起了頭來,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李大人,我知道遭受這樣的謫貶是因為那日我在白山水逃遁的路線上,可是我相信那條線路上還有不少其他官員存在,為何偏偏對我如此重罰?」

「你以為只對你一人如此重罰么?」李姓御史依舊面無幣⊥罰骸霸諛闃前,我已經在此約見了五人,當日白山水衝殺出城,在他逃遁的線路上,有可能拖延住他腳步的長陵修行者,含你在內一共有十七人。其中八人出手,死在白山水劍下,若是你們九人也出手,後來的虎狼軍符車便極有可能來得及擺出陣勢攔住白山水。你們這九個人裡面,有七名是當朝官員,這七名當朝官員,全部會被謫貶。」

禮司官員的臉色更加難看,卻是說不出話來。

李姓御史卻是已然接著說了下去。

「你們惜命,不敢上前,你們想過這是何等丟臉的事情么?被白山水硬生生的殺出,我大秦王朝這麼多強軍,這麼多修行者,而且是在國都長陵,而且還不是在前方戰事緊急,長陵空虛的情況下被他殺出。身為秦人,明明有可能攔住他,殺死他,卻偏偏讓他持劍狂歌,如入無人之境,這是比苦苦廝殺后被他逃出,更丟臉的事情1

「陛下讓我在這英園和你們約談,是讓你們好好想想,我們大秦王朝的臉面和你們現在的好日子,就是安息在這英園裡的無數死去的秦人爭得的。」

「你可曾想過,因你的惜命,多死了多少虎狼軍士,將來那些敵國看輕我們,我們又要多死多少將士和修行者?又有多少尋常百姓被殃及?」

「陛下希望你們能夠換種想法,任何好逸惡勞,想要守小家而不顧大家的人,都不配在長陵立足。對於我而言,被恥辱的謫貶,不如在這英園裡靜躺。」

……

陰暗的神都監里,莫青宮垂首站立在一名身穿深紅色棉袍,短須分外雜亂,面相年輕的瘦削男子。

這名看上去有些頹廢,似乎並沒有什麼強大氣息流露出來的男子,便是神都監之首,陳監首。

「這絕對不是意外。」

莫青宮寒聲道:「長陵衛是因為皇陵的一件盜物才被引去九江郡會館。那名出賣盜物供出線索的人本來就是長陵一名沒有妻小父母的閑人,已離奇暴斃,連我們的追查都陷入僵局。」

聽著莫青宮的稟報,陳監首雙手十指交叉微微彈動了一下,似乎在轉瞬之間已經完成了很多思考。

他抬起頭,身上色澤深重而鮮艷的紅袍和他頹廢的外表形成了強烈的反差,只是這種反差,便讓他分外有吸引力。

「不一定非要追著這個死線查,有能力做出這樣事情的,即便是我們神都監傾盡全力,都未必能查得出來。」

他漆黑的瞳孔也被身上的袍子染得有些微紅,他看著莫青宮陰霾的面目,語氣平淡的訓示道:「換個方向著手,去查那些有可能知道白山水和孤山劍藏消息的人,查查他們所有的心腹這些時日做了什麼。這樣的事情,一定只會交待給他們最為信任的心腹去做。」

莫青宮的眼瞳微亮,輕聲道:「屬下明白了。」

陳監首此時卻是皺眉,沉吟了片刻,說道:「多給兵馬司的人施加一些壓力,他們是這件事里牽連最多的,他們必須拿出一些交待,我們藉助他們的一些力量,辦事起來會更順利一些。」

莫青宮心中原本已有這樣的想法,此刻聽到陳監首親口說出,他心中一熱,緊繃著的身體也頓時鬆弛了下來。

他不再多說什麼,轉身告辭離開。

在走出這間房屋的時候,他卻是身形不自覺的微微一頓。

方才天空還是一片晴朗,而此時卻是鉛雲重重,一陣陣冷意從天空中不斷灑落,看上去,還未真正冬至,一場雪卻是快要飄灑下來。

……

長陵城外,鉛雲下的渭河某處遼闊水面上,一葉烏篷小船隨波逐浪,緩緩飄蕩著。

一艘漁船從遠處駛來,在接近這葉烏篷小船之時,一條淡淡的流光一閃,一名漁夫打扮的男子穩穩落在烏篷小船的船頭,但這葉烏篷小船卻是連晃都沒有晃一下。

這名漁夫打扮的男子便是數日之前九江郡會館前裝扮成車夫模樣的雲水宮真傳弟子之一的樊卓。

他遠遠的看了一眼長陵城的輪廓,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的冷意,對著面前黑布簾垂著的船艙說道:「你便是前些日給我送信的人?你身後的主子,又是長陵里哪一個貴人?」

黑布簾被一根細竹竿挑開,掛在兩邊。

盤坐在船艙裡頭發花白的黑衫師爺做了個請入艙一座的手勢,同時說道:「通知你們離開的,是梁將軍。」

「等待封侯的梁大將軍?」

然而即便是漁夫打扮,卻依舊散發著那種大逆獨有的不可一世氣息的樊卓,卻是沒有絲毫入艙坐下的意思,只是嘲弄道:「這窩裡反是什麼意思?」

「魚困於缸,想要跳出缸外,只是沒有一些助力,非但不能進入大江大河自由遨遊,反而會掉在地上活活乾死。」黑衫師爺不以為意的微微一笑,反手點了點遠處連輪廓都異常雄偉的長陵,說道:「對於你們而言,長陵也是一個缸,你們進去也有危險,所以梁將軍覺得你們也需要一些朋友。」

樊卓冷笑道:「我們和秦人不可能成為朋友。」

黑衫師爺淡然道:「不可能成為朋友,至少也能相互利用。而且你們現在已然欠我們一個人情,若是沒有我送給你的那封信,你完全不知道已經被神都監盯上,若是到了收網之時,別說是你,就連白山水都不可能逃出長陵。」

「雖然不知道你們到底掌握了多少孤山劍藏的秘密,但是你在長陵停留時間太久,誰都可以斷定,長陵里應該有有關孤山劍藏的東西,是密鑰?還是更多的線索?」

不等樊卓出聲,黑衫師爺已然看著他的雙眸說了下去:「但你們倉促離開長陵,必定還不可能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你們必然要再次進入長陵,所以你才會接受我信中的提議,今日到這裡來和我相見。」

「你說得不錯。」

樊卓冷笑道:「我不得不承認你們神都監和一些權貴的能力,竟然能夠發現我們的蹤跡,甚至能夠猜測出我們的一些意圖,我到這裡來,的確是想看看有沒有足夠分量的權貴有互相利用的可能。只是梁大將軍…那就算了。元武皇帝登基之前的腥風血雨里,梁大將軍可是踏著兄弟和朋友的屍骨才走到了這個位置,我們怎麼可能相信他這樣的人?」

「沒有永恆的友誼,只有永遠的利益。」

黑衫師爺的臉色依舊沒有明顯的變化,他的目光反而更加的堅定,「以梁將軍的身份,和你們合作,本身便已關乎性命。這世上沒有什麼比安身立命更加重要,所以你們盡可以放心。」

樊卓嘲菲鵠礎

他的笑聲很響亮,沿著江面傳出,如許多大魚的魚尾在敲打著江面。

「這世上有很多事比性命還要重要,只是對於梁大將軍和你這樣的人,是安身立命最為重要而已。」

「怎麼看我們沒有關係,只要互相有利用價值便可以。」黑衫師爺也笑了起來,說道。

樊卓的笑意緩緩消失,他看著黑衫師爺,說道:「你們想要什麼?幫你們封侯么?」

「我們不過問你們在長陵的行蹤,負責幫你們隱匿行蹤,保證你們在長陵之中的安全,我們只需要能夠幫梁將軍修為更上一步的東西,無論是孤山劍藏,還是你們雲水宮的秘笈。」黑衫師爺搖了搖頭,道:「這世上沒有什麼官位比真正的力量更為重要。」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