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二章過去的故事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魏王也越來越依賴雲水宮,許多東西都全部朝著雲水宮傾斜,最終使得雲水宮一家獨大而導致許多修鍊宗門凋零,甚至消亡。 滅趙則是反間計的最經典運用,在大秦王朝和趙王朝征戰的最緊要的時期,大秦王朝成功的...

「你對他們太過冷漠了。」

李道機出現在丁寧的面前,他看了一眼遠處的謝長勝和謝柔等人,然後一貫肅冷的看著丁寧,緩聲說道:「你不要誤解,我的意思是,即便你不喜歡謝柔這樣的做法,你也不必這麼冷漠粗暴的對待他們。」

丁寧沉默了片刻。

李道機耐心的等著他。

丁寧看著腰側的斷劍,輕聲的慢慢說道:「李道機師叔你既然幫我找來了這柄殘劍,你自然應該知道和這柄劍有關的故事。」

李道機的眉頭皺成了川形,「你知道這柄劍的故事?」

「在元武皇帝登基之前,我們大秦皇朝還有一個很出名的修行之地叫做巴山劍常」

丁寧的面容沉靜如水,他用一種真正講故事般的清淡語氣說道:「在很多故事裡,巴山劍場甚至是比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更高的存在,因為替大秦王朝剿滅三朝,甚至幫扶元武皇帝登基這些事情里,很多起到決定性作用的修行者,都出自巴山劍常」

「只是元武皇帝登基之前一場大變,無數原本忠於大秦王朝的修行者一夜之間變成了叛逆,其中有些人的身份高絕,即便是元武皇帝也不得不承認他們對於整個大秦王朝的將來都有著很深重的影響,巴山劍場鄢心蘭便是其中之一。」

「只需要她說一句元武皇帝想聽的話,公開表明些態度,她便能很高貴的活下來,巴山劍場也會繼續存在,而且今日應該也會有比岷山劍宗和靈虛劍門更高的位置。」

「然而她卻選擇對元武皇帝揮劍來表明自己寧折不屈的態度。」

聽著丁寧的這些話,李道機的面容變得越來越不自然。

他終於忍不住出聲說道:「小孩子知道什麼?很多事情甚至都是發生在你出生之前的事情,既然你知道很多故事,便應該明白很多故事都不能再提起。而且這些故事,和你現在對待他們的態度有什麼關係1

「謝柔的性情恐怕和這柄末花劍的主人十分相近,我不討厭,甚至欣賞她,但是我的狀況你比別人都更清楚。」丁寧抬頭正視著他說道:「你知道我得罪了軍方某個大人物,連驪陵君也惦記我,我的身體狀況,也會決定我在長陵要往上爬得很快,這還不知道要觸犯多少人的利益,我會不惜命的去冒險做一些事情,因為我有所圖。但是我不能拖著他們和我去做這樣的事情。」

「你擔心謝柔會有和這柄末花劍主人一樣的命運?」李道機譏諷道:「你想得太遠。」

丁寧搖頭:「人無遠慮,必有近憂。」

李道機不再勸說丁寧,轉過身去。

但是走出數步之後,他卻又停頓了下來,轉頭看了丁寧一眼,說道:「你提這末花劍主人的故事…可是你可曾會知道末花劍的主人怎麼想?你怎麼知道她這樣不快樂?和享尊處優的終老相比,她這樣戰至劍折,死去的時候,或許心中會更快快樂。一生無悔,沒有幾個人能做到,但她卻或許做到了。」

丁寧沉默不語。

這些年他在長陵已經見到了許多平日里不會留心的人,他也見到了以前從未講過的許多形形色色的人,販夫走卒、漁耕樵讀、妓女老鴇、富賈豪客、農奴戰俘…還有許多原本是魏、韓、趙這三大王朝的移民,現在卻已經慢慢和長陵相融,成為大秦王朝的子民,有些依舊記得故國,處於邊緣的一些人,還有些則是已經完全忘記故國,想要拚命和長陵人獲得同等地位,在大秦王朝往上爬,但卻受到排擠的一些人。

從這些人的身上,他領悟了許多,也學會了站在他們的立場去看一些東西。

他其實承認李道機說的話是對的,然而他可以肯定,李道機若是知道他的胸膛里跳動的是一顆怎麼樣的大逆之心后,就絕對不會再說現在這樣的話了。

即便傳說中的趙劍爐趙一先生、雲水宮的白山水再怎麼優秀,再怎麼值得敬佩,有誰會勸說人和這樣的大逆做朋友?

……

有些事往往是經過了之後,後世的人才容易評判,容易看得清楚。

在昔日大秦王朝和韓、趙、魏三朝的征戰中,戰局瞬息萬變,一場大戰便有可能死傷數十萬劍師,損失上千名的修行者,勝負的結果誰都難以預料。

但現在韓、趙、魏灰飛湮滅,後世許多史書里歸結勝敗的原因,卻都是看法大多一致,意見很統一。

在現在史書的絕對主流,甚至可以說是權威的記載里,韓王朝最終被滅,主要是因為遷都失敗。曾經依靠一些丹宗雄極一時的大韓王朝原先都城是陽翟,然而大秦王朝的一些謀士,通過很多種方法對韓哀帝灌輸了一些思想,描繪了一副很美妙的遠景,令他堅信要想令大韓王朝擁有更強的力量,就必須遷都洛邑。

遷都洛邑在當時看來的確有很大的好處,因為洛邑左邊有崤山,崤山中的玉谷,是靈氣極濃,天下最佳的修行地,將許多宗門搬遷至玉谷,可以為王朝輸送更多強大的修行者,而洛邑的右邊,則是沃野千里,糧倉充足的隴蜀之地。

然而不少百姓和貴族並沒有因為遷都而遷徙,而且因為遷都造成的許多利益損傷,和韓哀帝之間造成了許多矛盾,遷都之後,一些新勢力的崛起和瓜分新都,又使得王朝的勢力反而銳減,最終被滅。

滅魏則是兩件大事,一件是靈渠之計,在一些陰謀的推動下,魏王朝開始匯聚無數能工巧匠,想要人為的建立一條可以吸聚大量天地靈氣的巨大靈渠。這條靈渠的建造,消耗了魏王朝無數的資源,國力也漸弱。而另外一件則是魏雲水宮後來的一家獨大。雲水宮在某一時期,湧現了許多修為驚人的修行者,魏王也越來越依賴雲水宮,許多東西都全部朝著雲水宮傾斜,最終使得雲水宮一家獨大而導致許多修鍊宗門凋零,甚至消亡。

滅趙則是反間計的最經典運用,在大秦王朝和趙王朝征戰的最緊要的時期,大秦王朝成功的令趙王相信趙劍爐將會和大秦王朝合作,最終取代他的位置。所以他殺死了趙國最強的宗師,開創趙劍爐的那柄劍。

隨後大秦王朝的大軍再無忌憚,勢如破竹,只是三個月不到的時間,便傾滅了趙王朝。

即便是對於定了很多計策,在這樣的戰爭里最終獲勝的大秦王朝的許多人而言,這三個王朝覆滅的過程中,依舊有著無數可以借鑒和值得深省的地方。

畢竟在瞬息萬變的征戰中,不知道有多少偉大的人物在使力,不知道有多少種陰謀算計在同時互相進行著,只有在後世來看,才會發現其中是哪些起到了作用。

尤其是魏雲水宮一家獨大而導致很多丹宗勢微,影響國力的事實,更是令各個王朝引以為戒。

所以此時的長陵,雖然元武皇帝相比之前的所有大秦王朝的皇帝更有掌控力,他和皇后、兩相組成的集團,牢牢的壓制和控制住了大秦王朝所有的貴族門閥,但中央皇朝對於大部分的修行之地,還是刻意的令其保持一開始開山立派時的狀態。除了提供一些蔭庇和支持之外,只是令其像野草般自然生長。

魏王朝滅亡的過程,讓後世的人都明白,一個宗門看上去再勢微,但只要保持著開山立派時的狀態,只要保持著那個宗門的精髓,那這個宗門在很多年之後的某一時刻,或許會因為一些天賦不凡的人而突然強盛起來。

而一個特彆強大的宗門輸出的對整個王朝特別有用的修行者,在數量上遠遠不及那些中小宗門的數量總和。

所以各個王朝在魏王朝滅亡之後,都是儘可能的保證己朝的所有宗門都能長久的存在下去,像白羊洞併入青藤劍院這樣的事情,實際上很少。

大部分的宗門因為被刻意的保持著原有的狀態,所以相當於與世隔絕的清凈之地,山門內的修行者,只需考慮境界提升的問題。

對於青藤劍院而言,三日的閉門祭劍試煉,更是相當於將自己和長陵隔絕了三日。

所以此時,祭劍試煉雖然結束,一些結果和祭劍試煉里發生的事情已經傳出,但是丁寧此時走在山道上的時候,卻是不知長陵已經發生了許多驚天動地的大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