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十四章此時快意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的勝者。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他的背影上,走在落滿無數黃葉的平坦大道上的他的背影,在此時顯得無比的輝煌。 然而不知為何,看著他腰側那柄斷劍,看著他此時顯得有些過分平靜的身姿,謝柔的眼眶卻不...

「提升修為的丹藥…這樣的一柄劍…你的身上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秘密1蘇秦瘋狂的厲笑道。

丁寧平靜的說道:「這和你無關,關鍵在於你現在用劍的手已經廢了,我看得出你天生就是左撇子,所以就算你換右手煉劍,天生的劣勢也會讓你的劍很平庸。」

蘇秦的笑容全部消失,他的臉開始慘白得比圖畫里的鬼臉還難看。

一名青藤劍院的師長急速的從藤林中穿出,帶著藥箱掠向蘇秦。

「不要靠近我1

然而還未真正接近,蘇秦看著鮮血淋漓的左手,卻是如受傷的野獸般,對著那名青藤劍院的師長發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嘶吼。

那名青藤劍院的師長頓住,皺起了眉頭。

他比觀禮台上的那些人更為接近戰場,所以他對於這裡發生的事情看得更加清楚。

「且不說這是你自作自受。」

他眼神冷漠的看著情緒徹底失控的蘇秦,冷笑道:「從今天開始,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需要令宗門裡很多人圍著你轉的天才?」

說完這句,他不再理會手上還在不斷滴血的蘇秦,轉身走向南宮采菽和柳仰光戰鬥的地方。

柳仰光已經垂下了劍。

他原本還有能夠抵擋南宮采菽數劍的力量,然而此刻看到丁寧和蘇秦的戰鬥已然結束,他身體里所余不多的勇氣便已盡數消失。

「我認輸。」

他垂下了頭,對著南宮采菽說道。

「小師弟…蘇秦…」

張儀也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局面,他不希望丁寧受什麼損傷,所以他剛剛不顧一切的輸出真元,想要儘快擺脫墨塵的糾纏,但因為他本身寬厚的性情,他也實不願意見到蘇秦這樣凄涼的結果。

他很清楚,從一名天才跌落到連尋常修行者都不如的廢材,這對於一名修行者而言是最嚴重的懲罰。

……

這一戰的結果太過意外,就連墨塵都停頓了下來。

在他的視線里,以前英姿勃發,似乎一切都在他掌控之中的蘇秦,和現在厲鬼一樣的蘇秦完全就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他垂頭,看到了自己手中的劍。

擁有雪蒲劍的自己和以前的自己,也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只是賜雪蒲劍給自己的人,希望自己能夠阻止丁寧的勝出。

所以現在蘇秦敗、柳仰光敗,他似乎又不可能擊敗張儀,對最後的結果產生什麼影響,但他還是覺得自己一定要做些什麼。

所以他抬起了頭。

在張儀還在憂慮的想著這如何是好,還有沒有什麼可能能夠醫治蘇秦的手臂的時候,他的身體便已經化成了一道狂風,從張儀的身旁掠過,沖向丁寧。

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在勝負已然註定的情況下,墨塵還會有這樣的舉動,所以就連一側的那名青藤劍院的師長都是一愣。

「你1

張儀明顯也是一怔,他不能理解墨塵為什麼這麼做。

「你這樣不好。」

但他絕對不允許墨塵對丁寧造成什麼傷害,在這樣的聲音響起的瞬間,他的整個身體便也化成了一股狂風。

隨著狂風湧起的,還有暴雨。

他手中溫潤如玉的長劍,在這一瞬間的無數劍影便化成了暴雨,從後方追上了墨塵,將墨塵包裹在內。

墨塵的眼神黯淡了下來。

他沒有再出劍。

因為張儀的這一劍,讓他明白張儀一開始說的是真的,張儀比他快出太多,他不可能擺脫張儀,對丁寧造成任何的威脅。

無數道暴雨般的劍氣淋灑在他的周圍,將他周圍地面無數的落葉擊得粉碎。

張儀收劍,身影卻落在了他的前方。

「是巴山夜雨劍…雨灑芭蕉1

觀禮台上,狄青眉皺起了眉頭,轉頭看著薛忘虛,輕聲的說道:「這在元武初年,這是屬於必須焚毀的劍經。」

薛忘虛看著他微微的一笑,帶著一絲掩飾不住的傲意,「這樣的劍經,白羊洞的經卷洞里還有不少。」

「我不認為你們這樣的做法是對的,但是我不得不承認,即便是作為對手,你也是值得尊敬的對手。」狄青眉轉過頭,輕嘆了一聲。

蘇秦帶著瘋意的目光落在了地上無數的細孔上。

感受著張儀方才那一劍的速度和威勢,他終於明白,張儀平日里的那些謙和是真正的謙和。

想到若是公平對決,自己連張儀都是不可能戰勝,他再次笑了起來,笑聲無比的凄楚,神情分外的怪異。

……

張儀皺著眉頭,原本想要說些什麼,但是看著垂下頭,解下身上令符的墨塵,他便閉上了嘴,面色恢復了溫和,不再說什麼。

然而丁寧卻不像他這麼仁慈。

墨塵手中的雪蒲劍和他最後的這個舉動,讓他瞬間就明白了很多東西。

「是驪陵君用這柄雪蒲劍收買了你?」

他嘲弄的看著墨塵,「所以你士為知己者死,即便是在這種時候,也想拼一拼,看看能不能把我踢出前三?」

墨塵沉默不語。

「雪蒲劍對於你而言可能和命一樣重,然而對於驪陵君那樣的人物,只算得上是一件比較精美的擺設。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付一個根本不對他構成威脅的酒鋪少年…你不要把他想象得太過美好,他根本沒有那樣的崇高。」丁寧看著他,譏諷的輕聲冷笑道:「煩勞你告訴他,惹上了我這樣的一個對手,將來我一定會讓他很後悔。」

他和墨塵中間的張儀聽清楚了丁寧的話,他剛剛鬆開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憂愁的轉身勸說道:「小師弟,驪陵君自然不對,可是你逞一時口舌之快,也沒有什麼意思。」

丁寧平靜的說道:「口舌之快里有個快字,有些話說出來,就會心裡舒暢快活,這便是意思。」

「小師弟,這道理好像有些不對。」張儀苦悶的輕聲道:「但是我也沒有辦法說服你。」

「我的人生,其實沒有道理可言。」

丁寧抬起了頭,看著在深秋里顯得有些溫暖而並不那麼刺眼的朝陽,在心中輕聲的說著,臉上露出了一些滿足的笑意。

祭劍試煉,對於現在的他而言是暴露在長陵的陽光下之後的重要一步。

這一步終於能夠按照他的預計完成,那他在梧桐落家中的那一面牆上的許多痕,便可以抹滅的更快一些。

觀禮台上也再次變得平靜下來。

丁寧身後的橫如城牆的藤蔓里,發出了無數嗤嗤的聲音。

許多粗藤如水蛇般遊走,無數藤蔓枯萎。

落葉飛舞,藤牆消失。

丁寧和張儀、南宮采菽的身前,出現了一條平坦的通道。

通道盡頭的祭劍峽谷出口處,有一座高台,高台上面的三截枯藤柱上,分別放置著三塊青脂玉珀。

「走吧。」

看著已經處理完傷口的南宮采菽和還是一臉憂容的張儀,丁寧開始邁步走向那處高台。

直到此時,觀禮台上所有被他那一劍震驚的人,才徹底的反應過來,這名半日通玄,一月鍊氣的酒鋪少年,真正的成為了最終的勝者。

金色的陽光灑落在他的背影上,走在落滿無數黃葉的平坦大道上的他的背影,在此時顯得無比的輝煌。

然而不知為何,看著他腰側那柄斷劍,看著他此時顯得有些過分平靜的身姿,謝柔的眼眶卻不由得微潤。

她莫名的覺得,他瘦弱的身軀所走的每一步,都似乎異常的艱難。

她身旁的謝長勝沒有這麼多感觸。

想到自己喊了許多聲的「姐夫」竟然如此爭氣,如此不可思議,他的臉上便也堆滿了燦爛的光輝。

他轉過身,對著臉上不知何等表情的顧惜春躬身行禮,掩飾不住的得意:「最終還是要謝謝你。」

「我希望你在岷山劍會的時候,也多說說他不行的話。」

接著,他又對著在陽光里化成雕像的顧惜春說了這一句。

李道機面容不改,然而他的心中也是分外滿足。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