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十二章我是要戰勝你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和我沒關係1聽著徐鶴山的呵斥聲,謝長勝也惱羞成怒般的低聲咆哮了起來:「你了解我姐還是我了解我姐,你以為我姐那些話是說著玩玩的?既然我姐是認真的,那他現在就是我未過門的姐夫1 謝柔根本沒有注意謝...

墨塵不由自主的望向丁寧,但張儀卻是微微一動,遮擋住了他望向丁寧的視線。

張儀溫和的看著他,看著他手中的雪蒲劍,有禮的說道:「你的劍很好,但你的修為差我很多,所以你不可能比我快,除非你能擊敗我,否則你的對手只可能是我。」

墨塵的眉頭微跳,他看了不遠處的蘇秦和丁寧一眼,然後頷首為禮:「你說的是對的。」

……

聽聞丁寧那一聲顯得很虛偽甚至肉麻的叫聲,蘇秦沉默了片刻,然後計鵠矗骸跋胍拖住我,成全別人么…可是你覺得你能拖得住我?」

丁寧搖了搖頭,微笑著,慢慢的說道:「我不是想拖住你,而是要擊敗你。」

蘇秦嘲諷的看著他:「長夜過去,已然日出,你便不要做夢了。」

「你在白羊洞山門口便不相信我能通過白羊洞的那些入門測試,你也覺得沒有可能,但是我證明給你看了,我通過了那些測試,而且比你都快。」丁寧收斂了笑意,平靜的看著他,說道:「在此之前,你也認為我不可能戰勝何朝夕,但是我不僅戰勝了他,還戰勝了你驅趕過來的那些對手,你一直都不明白我的信心來源於何處,但我現在的確有信心可以戰勝你。」

蘇秦盯著他,目光漸冷。

丁寧平靜的回視著,接著說了下去:「雖然我進入白羊洞的時間最短,但是白羊洞的確給了我很多驚喜,薛洞主,李道機師叔,張儀大師兄,他們都是很可愛的人,只是和你一開始就不喜歡我一樣,我也是一開始就不喜歡你。你的身上始終都有那種踩著別人往上走的氣息,連尊敬你,甚至仰慕你的同門師兄弟,在你的眼裡也是隨時可以踩下去的墊腳石,我不希望你這樣的人留在白羊洞,所以這次你敗在我手裡之後,最好自己很快的從我眼睛里消失,否則我會換著方法對付你。」

蘇秦的嘴角又浮現出了笑意,他的眼睛里卻是瀰漫出真正的殺意,「居然反過來威脅我?」

「蘇秦師兄,我想說的話都已經說完了,所以你不要廢話了。」丁寧也笑了起來,橫劍於胸,說道:「這可是我最後一次叫你師兄了。」

蘇秦的面容沒有多少的改變,眼底里的殺意卻是越來越濃,像一蓬幽火燃燒了起來。

……

「這是什麼意思?」

觀禮台上一片死寂,所有人心中都是充斥不可思議的情緒。

自從張儀走向墨塵,南宮采菽攔住柳仰光開始,謝長勝的雙拳就已經握得越來越緊,看到此時丁寧對著蘇秦橫劍,他便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走到了顧惜春的面前,然後用一種低頭認刺請求道:「顧惜春,不如你再說幾句丁寧不行的話?」

「到現在還不死心?你覺得我說上兩句,丁寧就真的有可能戰勝得了蘇秦?」顧惜春嘲諷的看著他,冷笑道:「既然你這麼幼稚,那我便隨你心意,丁寧能夠戰勝蘇秦,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

「謝長勝,你腦袋有問題么1徐鶴山惱怒的拉回了謝長勝,「就算你這種幼稚的方法真的能夠丁寧帶來運氣,但丁寧和你有什麼關係,你非要弄得自己當眾出醜才甘心?」

「怎麼和我沒關係1聽著徐鶴山的呵斥聲,謝長勝也惱羞成怒般的低聲咆哮了起來:「你了解我姐還是我了解我姐,你以為我姐那些話是說著玩玩的?既然我姐是認真的,那他現在就是我未過門的姐夫1

謝柔根本沒有注意謝長勝和徐鶴山的爭執,她的所有精神此刻全部集中在丁寧和蘇秦的身上。

「你難道真的還能戰勝蘇秦?」她在心中,不斷的重複著這樣的一句話。

薛忘虛此刻的眼睛里也充滿了異常複雜的神色,他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李道機,又看著平靜的丁寧,在心中緩緩的說道:「你若真能勝,我便為你乞命。」

……

蘇秦沒有再說什麼。

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出手,他便也已真的出手,往前伸出了左手。

他的紫蘇劍劍身柔軟,平時便纏在他的左臂上,此刻他的左手伸出,劍柄落於手中,一蓬紫光從他的手腕周圍旋轉,頃刻間彈成一柄長劍。

的一聲響,他一劍朝著前方空中揮出。

這一劍看似非常隨意,和丁寧的身體也相距甚遠,根本不可能觸及,然而他一劍揮出,一條紫色彎月般的劍光卻是從他的劍身上跳躍而出,瞬間出現在丁寧的喉前。

丁寧的殘劍出現在這道劍光之前。

墨綠色的劍身上瞬間布滿無數細小的白色花朵。

紫色彎月般的劍光和無數細小的白色花朵相撞,被瞬間激碎,墨綠色的殘劍劍身卻也不可避免的往後倒退了一些,在丁寧的咽喉上壓出了一條細小的血痕。

「還差一些。」

丁寧的眼神依舊平靜,沒有絲毫的畏懼,他反而露齒一笑,露出白生生的牙齒。

「那試試這一劍。」

蘇秦冷漠的吐出了這一句。

他左手中兀自在清冷的秋風中擺動的紫色長劍驟然變得筆直。

電光火石間,他的右腳重重的跺向地面,體內的真元瘋狂的湧入左臂,接著湧入手中紫色長劍劍身中的符文。

轟的一聲巨響。

他的整個人破空飛出,他手中的紫色長劍周身湧起旋轉的紫雲,極為蠻橫的,筆直的刺向丁寧的身體。

觀禮台上所有人呼吸驟頓。

這一瞬間,所有觀禮的學生都只覺得蘇秦這一柄劍已然變成了一根長槍,一根戰場上,純粹以速度和力量往前衝刺的長槍!

丁寧的瞳孔劇烈的收縮。

他的身體微微的躍起,手中殘劍先行往上抬起,然後急劇的壓下,準確無誤的以劍身的前半段,壓在了蘇秦這一劍的劍尖上。

一股無可抵禦的巨大力量,順著殘劍傳到丁寧的身體。

丁寧的身體在空中先是一頓,然後重重一挫,隨後往後加速倒飛出去,狠狠墜在後方的藤林里,將那片已然枯黃的藤林中所有殘餘的黃葉全部震落,漫天飛舞。

蘇秦的眼睛漸漸的眯起,臉上沒有絲毫得意的表情。

因為丁寧已經在漫天飛舞的黃葉中站立起來,他再次抬起那柄十分礙眼的墨綠色殘劍,左手抹去唇角的鮮血,再次對著蘇秦露出白生生的牙齒,笑道:「這一劍還是差了一些。」

……

南宮采菽站立在柳仰光的面前,面對著這名比她高了半個頭的師兄,眼睛里看著墜入藤林,激起無數黃夷身影,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狠狠呼出,口中迸發出一聲令人耳膜刺痛的厲嘯聲。

她手中的魚鱗鐵劍以最純正的直線進擊。

與此同時,她左手的衣袖裡,那柄青藤短劍也刺了出來,同樣以最純正的直線前行,同樣不斷的迸發出層層的力量。

柳仰光完全停止了呼吸,他往後倒退,手中的長劍用盡全力揮灑開來,劍光在身前如同形成了一個光罩。

轟的一聲爆響。

他倒退的身影驟然加快,連退五六步都無法站穩。

他的虎口和掌心不斷的滴落著鮮血,他的臉色卻再度變得蒼白起來,他看著南宮采菽腰側沁出的一條血路,急劇的呼吸著,顫聲道:「你受了這麼重的傷,為什麼還用這種最剛猛的劍勢…你這樣不可能堅持很久的。」

南宮采菽看著他,毫不在意的說道:「我不需要堅持很久,因為已經是最後的戰鬥,所以我只需要在倒下之前擊敗你。」

柳仰光先前只是聲音顫抖,然而此刻看著她的眼神,他流血的手卻是也不可遏制的顫抖起來。

……

「能否接住我前面兩劍並不是關鍵,關鍵在於你能不能接住我的第三劍。」

看著丁寧明顯挑釁的笑容,蘇秦沒有動怒,只是輕聲接著說道:「若是接不住我的第三劍,你的一條手臂或許便會徹底的廢掉。」

蘇秦的這些聲音里蘊含著極其陰冷的意味,換了別的人可能會感到極端的恐懼,然而丁寧的眼神卻是依舊出奇的平靜。

他搖了搖頭,輕聲道:「既然你這麼說,那廢掉的便有可能是你的手。」

蘇秦面無表情。

他決定要做的事情,一定會不惜一切去完成。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體內所有的負面情緒全部排除出去,然後他將體內剩餘的所有真元,一次性的全部湧出,注入他手中的紫色長劍。

嗡的一聲震鳴。

紫色長劍上所有的符文亮得就像要裂開一般,劍身瑩潤得就像要滴出水來,而且劍鋒都往外微微的延展,變得更保

然而這柄劍卻並沒有因為這樣力量的貫注而變得更加平直,反而是整柄劍發生了微微的捲曲,就像一片微卷的柳葉。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