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十一章師兄,來戰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婦人之仁。」 張儀轉頭也看著他,誠懇的說道:「同門弟子仁義友愛為先,我身為大師兄,不管別人做不做得到,我必先做出表率。」 丁寧看著他,又想到了曾經的某個人,他沉默了下來,再想起自己梧桐...

墨塵微愕,從蘇秦臉上的笑意看出了些什麼。

蘇秦卻已然轉身,他的目光落在了柳仰光和慕留年的身上,然後他走向了慕留年,微微一笑,道:「請。」

慕留年的面容驟寒,一側的柳仰光卻是面容微白。

他們震驚於剛剛墨塵手裡雪蒲劍的力量,也想不明白在這種情形下,蘇秦直接尋人挑戰是什麼意思,因為在他們看來,越是急著出手的人損耗越大,往往戰不到最後。

「張儀師兄。」

丁寧的目光從墨塵手中的雪蒲劍上收回,他蹙著眉頭對著張儀輕聲道:「你要出手的話,現在就可以出手了,如果讓蘇秦把慕留年解決掉,他接下來肯定會和墨塵、柳仰光一起對付我們。我們三人怎麼看都是偏弱,柳仰光也應該不會拒絕蘇秦的邀請。」

張儀面色微苦,輕聲道:「蘇秦師弟現在是對付外人,我又怎麼能先出手對付他,若真是如你所言,那我接下來竭盡全力一戰,看看能不能保你便是。」

丁寧一呆,無奈的看著他,認真的說道:「張儀師兄,你這可真的是婦人之仁。」

張儀轉頭也看著他,誠懇的說道:「同門弟子仁義友愛為先,我身為大師兄,不管別人做不做得到,我必先做出表率。」

丁寧看著他,又想到了曾經的某個人,他沉默了下來,再想起自己梧桐落酒鋪家裡的那一面牆。

……

「你應該明白我此時為什麼找上你。」

看著身前一時沒有動作的慕留年,蘇秦說道:「因為你比其他人弱。」

他的聲音雖然平淡,然而卻能瞬間挑動人的怒火。

慕留年的眼眸瞬間燃燒了起來。

錚的一聲輕響,他的劍已然出鞘。

他的劍身也異常平直,然而隨著他五指在劍柄上收緊,劍身上卻是一陣輕響,彈出許多彎刺。

他的劍看起來便瞬間變得像一根魚骨。

這便是雁門郡獨有的魚脊劍,每一根彎刺在戰鬥時,都有可能鎖住對方的劍,讓對方的劍無法依勢而行。

沒有任何的停留,慕留年手中的這柄魚脊劍瞬間化成數十道劍影,朝著身前的蘇秦籠去。

這數十道劍影都是魚脊劍在空中急速刺擊時留下的真實影路,而且都留有真正的劍氣,完全就像是一柄柄真實的劍在空中飛來。

然而面對這些劍影,蘇秦只是微諷的一笑。

他的左手揮動,一股渾厚的真元湧入他手中的劍柄。

紫色的長劍揮出。

只是一道紫色的劍影,但迎面而來的數十道劍影皆碎。

慕留年一聲厲聲長嘯。

他體內的力量毫無保留的全部湧起,在他真實的劍身和蘇秦手中的長劍相交的一剎那,他劍脊上的幾根彎刺鎖住了蘇秦的劍身。

然而當的一聲爆響,他只覺得手中一熱,即便鎖住了蘇秦的劍身,手中的魚脊劍依舊被一股無法抗衡的力量帶向身體的一側。

蘇秦淡淡的一笑,隨著一股真元的再度湧入,他手中長劍急速的彎曲,一道彎月形的劍光,直切入慕留年的懷中。

慕留年此時才駭然的發現,自己雖然鎖住了蘇秦的劍,但真實的情況卻反而像是蘇秦鎖住了自己的劍。

看著切入自己懷中的劍光,他呼吸停頓的鬆手,往後飛退。

即便如此,他的胸口還是湧出了一道血光。

看著這驚人的一劍,墨塵將雪蒲劍的劍柄握得更緊,柳仰光的臉色卻更為蒼白。

「他真的很強。」

南宮采菽深深的呼吸著,她看著已然真的像一根魚骨般從蘇秦的長劍劍身上滑落,墜進下方泥土裡的魚脊劍,她沉聲問張儀,「他手裡這柄長劍到底是什麼劍?」

「蘇秦師弟這柄劍叫紫蘇。」張儀看著她和丁寧,凝重的說道:「配合他主修的風柳劍經,他的劍便真的就像風中的柳條一般,柔軟而萬千變化。而且現在的蘇秦師弟柔中有剛,比起前些年又有了很大的進步。」

「我不會對你出手,因為最後的勝者可以有三人。」蘇秦收劍,看著一側臉色蒼白的柳仰光,緩緩的說道:「我知道你的仰光劍不錯,而且你的姓名里有個柳字,我所修的劍經也有個柳字,我們也算是有緣。你可以和我、墨塵一起並肩戰鬥。只要我們能夠戰勝張儀、丁寧和南宮采菽,我們便是此次祭劍試煉的最後勝出者。」

柳仰光的身體一震。

他不由自主的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蒼白瞬間就變成了異樣的紅暈。

「最後的勝利和青脂玉珀,比起任何言語都要有誘惑力。看來一切真被你不幸言中。」南宮采菽的眼睛微微的眯了起來,「張儀師兄,你去對付墨塵,我去拖住蘇秦。丁寧你去對付柳仰光。只要張儀師兄能夠擊敗墨塵,我能夠拖住蘇秦,如果丁寧你能夠直接擊敗柳仰光,那你們三人便已經是最後的勝者。如果擊敗不了,你便等張儀師兄…我會盡全力為你們多拖延一些時間。」

張儀看著南宮采菽,猶遭好像不好吧?」

「這當然不好。」丁寧笑了起來。

張儀和南宮采菽都很不理解的看著他,不明白他這個時候為什麼還能笑得這麼燦爛。

「我有更好的選擇。」

丁寧看著已經在緩緩行來的三人,輕聲道:「張儀師兄你去對付墨塵,南宮采菽你去對付柳仰光。」

張儀和南宮采菽一怔,齊聲問道:「那你呢?」

丁寧用看著白痴的目光看著兩個人,說道:「剩下我和蘇秦,我當然去對付蘇秦。」

張儀皺起眉頭,反過來用白痴的目光看著丁寧,「我怎麼想不明白小師弟你這個計劃好在哪裡?」

丁寧笑了起來,說道:「她的計劃,再怎麼都是犧牲掉了自己,我這個計劃,可以讓我們三個都最後勝出,當然好了不止一點。」

南宮采菽也用看著白痴的目光看著丁寧:「三個都最後勝出?你的意思是你能戰勝蘇秦?」

丁寧極其認真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你們不相信,但我真的能。」

張儀和南宮采菽互望了一眼。

「小師弟,我知道你天賦異稟,可是這種時候你這些話聽上去怎麼都有些捨己為人,騙我們上當的感覺。」張儀愁眉道:「這樣不好。」

南宮采菽深吸了一口氣,看著丁寧,說道:「給我個相信你的理由。」

丁寧看著她,點了點頭,說道:「我還有隱藏著的東西…還有,我在經卷洞里仔細看過風柳劍經。」

提及經卷洞,南宮采菽驟然想到了很多事情,她的心情頓時激動和緊張了起來,但她還是有些不能肯定,懷疑道:「你真的仔細看過風柳劍經?」

看著她清澈的眼神,丁寧有些不好意思,畢竟他在經卷洞里連風柳劍經在哪裡都根本不知道,他根本沒有留意過這本劍經,然而他面上還是露出了十分肯定的神色,「當然。」

張儀開口:「小師弟…」

丁寧有些惱羞成怒,道:「婦人之仁也就算了,再婆婆媽媽我可是要罵人了1

「我選擇相信你,但如果你做不到,我能夠得到青脂玉珀的話,我會把青脂玉珀給你,到時候你不要婆婆媽媽的拒絕就好。」南宮采菽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了決然的神色。

丁寧拍了拍手:「成交1

「小師弟…」張儀又開口。

丁寧眉頭豎起,就要發飆。

「形勢所迫,我也只能選擇相信你這一回。」張儀馬上說道。

丁寧頓時轉怒為笑:「大師兄你還是很不錯的。」

然而讓他又差點瞬間惱羞成怒的是,張儀從他身旁走過,朝著墨塵快步前行之時,卻在他的耳畔輕聲說了這一句:「可是我們白羊經卷洞里哪來的風柳劍經,風柳劍經是蘇秦師弟的家傳。所以小師弟你還是說了謊了。做人要誠信為先,尤其南宮采菽這姑娘,真的很不錯。」

「張儀,你這是什麼意思?」

看著徑直朝著墨塵前行的張儀,蘇秦的眼瞳微微收縮,冷笑道:「你的對手是我。」

「選擇誰做對手,不是你一個人所能決定的事情。」南宮采菽揚起了手中的魚鱗鐵劍,指向了柳仰光:「仰光師兄,我來領教你的仰光劍。」

柳仰光微微一怔,不由得望向蘇秦。

蘇秦一時也有些想不明白,皺眉望向丁寧。

丁寧卻是笑了起來,用一種顯得很虛偽,很肉麻的語氣叫道:「蘇秦師兄,來戰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