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王朝 武俠修真

劍王朝 第八十章徹底了斷的時刻

作者:無罪

本章內容簡介:臉上。 然後在其餘所有人還沒有動作的時候,他第一個動作,走向墨塵。 「他想做什麼?」 這是一場對於所有觀禮的人而言分外具有視覺衝擊力的日次,剛剛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的許多人看著蘇秦...

觀禮台上一片嘩然。

謝長勝震驚的轉頭看著謝柔問道:「姐,他這是什麼劍?」

「劍氣如雪如蒲花…只是真氣境卻激發出比真元境下品還強的力量,這隻有可能是雪蒲劍。」謝柔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說道。

謝長勝和徐鶴山互望了一眼,都動容道:「大楚王朝神匠工坊姬天雪打造的雪蒲劍?」

謝柔再次深吸了一口氣,轉頭看著兩人,說道:「相比這柄劍的威力,我更想知道這柄劍為什麼會在他的手裡,會出現在這裡。」

謝長勝和徐鶴山的目光頓時停留在了前方不遠處端木煉的身上。

雪蒲劍在大楚王朝都是名劍,神匠工坊本身又是宮廷御造工坊,唯有真正的皇室子弟,才有可能會得到這樣的名劍。

端木煉的眼睛里此時卻是也充滿了絕對的震驚。

這場試煉已經給了青藤劍院太多的意外,他當然也不知道墨塵這樣平凡的弟子手裡怎麼會有這樣的一柄劍。

「這不公平。」

一個沉重的聲音響起。

眾人轉過頭去,卻發現此刻莊重出聲的人是平日里極少話,只是抓緊時間修鍊的何朝夕。

「這不公平。」

迎著眾人的目光,何朝夕又重複了一遍那四個字,然後看著端木煉說道:「光是這柄雪蒲劍本身的力量,就足以擊敗參加祭劍試煉的絕大多數人。任何人拿著這柄雪蒲劍都是如此,這都已經和修行者本身的實力無關。」

端木煉知道何朝夕說的是事實,尤其是在祭劍峽谷這種地方,別的真元境的修行者在體內真元消耗之後,根本無法補充,然而此刻擁有雪蒲劍的墨塵,卻始終可以迸發出真元境的力量。

但祭劍試煉的規則對於這方面沒有規定,且事實上每個人所帶的劍都有些不同,有些人的佩劍也有著獨特的妙用,也有高下之分,只是沒有像墨塵手裡的劍這麼驚人而已。

所以端木煉一時無法決斷,他轉頭看向觀禮台一側的薛忘虛和狄青眉。

「你什麼看法?」

只是隔了一夜,狄青眉的眼眉之間便少了幾分戾氣,多了幾分平和,他輕聲的問薛忘虛。

薛忘虛看了他一眼,笑了起來:「我的看法應該和你一致。」

狄青眉點了點頭,轉身看著決斷不下的端木煉,緩聲道:「無妨。」

何朝夕一愣,他張了張口,就想要出聲,然而狄青眉的目光卻是已經落在了他的身上,接著說了下去:「規矩就是規矩,已然定下的規矩不能改,而且即便墨塵擁有這樣的劍,我也可以肯定,這峽谷里還是有人能夠戰勝他。且墨塵既然擁有了這樣的一柄劍,那便代表著他的面前比起別的人有了更廣闊的天地。若是這樣的弟子最終能夠在三個席位之中佔得一席,我也認為是好事。祭劍試煉的獎勵,對他也會有很好的幫助。」

觀禮台再度沉寂了下來,所有人咀嚼著狄青眉的話,漸漸覺得站在一名宗主和為整個劍院前途考慮的立場,此刻狄青眉的決定沒有任何的問題。

何朝夕的眉頭緩緩的鬆開,他對著狄青眉微微躬身行禮,不再發表異議。

……

黑夜再次祭劍峽谷。

祭劍峽谷里再次變得一片安寧。

在黑夜裡最寒冷的時候,許多觀禮的學生卻都不約而同的起身,再次匯聚在數個觀禮台上。

一條標誌著可以出發的狼煙燃起,許多火星在濃厚的煙氣中裊裊上天,顯得十分美麗。

一名青藤劍院的弟子開始非常快速的在黑暗裡奔行。

這已是最後一日。

按照祭劍試煉的規則,只要誰能最快到達祭劍峽谷的出口,獲取放置在出口處的一枚青脂玉珀,便是最終的獲勝者。

這種試煉,自然也需要智謀。

所以這名青藤劍院的弟子在日間進入指定區域之前,已經多趕了很多路,勘查出了一條至出口方位十分安全的路線。

雖然這名青藤劍院的弟子在日間多耗費了許多體力,此時極其疲憊,但是他卻充滿信心,認為自己絕對可以最快的趕到祭劍峽谷的出口處。

然而他奔行了半炷香的時間,眼看著距離祭劍峽谷已經不遠,他卻是驟然停了下來,眼中全是震驚而不能理解的神色。

在日間,他此刻的面前本應該有一條通道的,然而此刻,他面前的通道消失了,只有一道看上去異常厚實的藤牆。

他在呆了數息的時間過後,往前走近了些,想要確定是不是自己看錯。

也只是這幾步的距離,他面前這道沉寂的藤牆驟然動了,隨著無數嗤嗤的噴氣般的聲音,數十根藤蔓同時射出。

這名青藤劍院弟子一聲駭然的驚呼,劍光揮灑之間,噹噹噹噹連續爆響,一蓬蓬火星不斷湧出。

這攻向他的數十根藤蔓,竟然全部都是那種表皮堅硬如鐵的粗藤!

他手中的劍在一息的時間裡便被磕開,在他絕望的目光里,數十根藤蔓同時涌到他的身上,將他直接包裹成了一顆粽子。

一名青藤劍院的師長從上方飄然落下。

纏繞著這名青藤劍院弟子的藤蔓如流水般重新散開,接著這名青藤劍院的師長帶著這名已然失去繼續爭勝資格的青藤劍院弟子離開。

只是數十息的時間過後,剛剛平靜下來不久的薄霧一陣涌動,蘇秦頎長的身影不急不緩的顯現出來。

他停留在這名青藤劍院弟子一開始頓住的地方,凝視著這面白日還未出現的藤牆。

確定這一面藤牆完全封堵住了所有通往峽谷出口的通道,又感知到這面藤牆裡所有藤蔓內天地元氣緩慢的流失速度,他便徹底安心了下來,盤腿坐下,然後閉目休憩。

幾乎同一時間,丁寧也到達了這面藤牆的另外一處。

他比蘇秦還要更清晰的感覺到周圍的天地元氣的變化,他甚至感覺出來這面藤牆平直的朝著兩端延伸,就像和兩側的山體連成了一體,且按照這些藤蔓里天地元氣的流散速度,這面藤牆在明日正午之前不會消失。

所以他也在附近挑了一塊乾淨的大石躺了下來,閉目睡覺,等待日出。

……

天空漸漸放亮。

黑暗漸漸淡去,當第一抹曙光落入這片山谷時,所有在觀禮台上還醒著的學生幾乎同一時間發出了一聲驚呼。

這些驚呼也驚醒了那些沉睡中的學生。

然後這些被驚醒的學生也第一時間發出驚呼。

所有的淡青色薄霧已然開始消散。

絕大多數原本鬱鬱蔥蔥的藤蔓,也開始變得枯黃,所有的葉片開始掉落。

整個祭劍峽谷驟然開朗,變得清晰異常。

唯有那條寬逾數丈,像城牆一樣平直的藤牆依舊存在著,橫峽谷兩端。

而這條幾乎密不透風的藤牆面前,一共只剩下了七條身影。

丁寧、南宮采菽、張儀、蘇秦、墨塵,除了這五人之外,還有兩名也是青藤劍院的學生,分別名為柳仰光和慕留年。

從上往下看,這七人錯落的分佈著,也是隨著周圍藤蔓的凋零,才剛剛徹底看清楚周圍人的所在,然而其實所有人都相距不遠,其中最近的,只不過相距十餘丈。

「看來已經到了徹底了斷的時候。」丁寧伸了個懶腰,看著周圍的這些人,臉色依舊平靜。

「終於到時候了。」蘇秦的臉上浮現出一絲莫名的冷笑。

他的目光掃過所有人,最終停留在墨塵的臉上。

然後在其餘所有人還沒有動作的時候,他第一個動作,走向墨塵。

「他想做什麼?」

這是一場對於所有觀禮的人而言分外具有視覺衝擊力的日次,剛剛從震撼中回過神來的許多人看著蘇秦的舉動,忍不住紛紛出聲。

「先對付掉在他眼裡最弱的一個,這樣連他在內,便只剩下了六個。」已經許久沒有出聲的顧惜春清冷的說道:「張儀、丁寧和南宮采菽三人顯然是同一陣線,他對付掉他眼裡最弱的一個之後,便應該會以此來遊說另外兩個和他同一陣線。」

謝長勝和徐鶴山互望了一眼,兩人雖然都對顧惜春有些厭惡,但此刻他們卻都覺得顧惜春說的是對的。

「只可惜墨塵不是他想象中的那種軟柿子。」

謝長勝欣喜了起來,忍不住輕聲的說道。

然而事情卻並未像他期待的那樣發展。

看著緩緩走向自己的蘇秦,墨塵沉默的抬頭,然後他握緊了銀白色小劍,開始朝著內里湧入真氣。

一股澎湃的氣息再次從他手裡這柄小劍中湧出,將他的黑髮再次吹拂得往後全部散開,如無數魔物在空中扭曲飛舞。

蘇秦瞬間頓步,眼睛里閃現出異樣的寒芒。

「我想先和丁寧戰鬥。」墨塵看著他寒光閃動的眼眸,輕聲而異常堅定的說道。

蘇秦微怔,隨即嘴角揚起,淡笑道:「那可真是妙極。」Z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